站长之家- 传媒 2021-08-24T17:03:31 +08:00

上海拍拍贷完成战略转型,大力发展助贷业务

用户的口碑是企业品牌形成持续发展的关键,长期坚持服务至上原则的上海拍拍贷,便是深谙此道。 2019 年底,上海拍拍贷最终完成战略转型,升级为“信也科技”,并将转型为纯助贷机构,资金来源为传统金融机构及银行,以便为客户带来更好的服务体验。

作为网贷行业的开山玩家,上海拍拍贷的动向一直是行业重点关注的风向标。上海拍拍贷曾官宣截止到 2020 年 9 月,完成存量网贷业务的清零和退出,上海拍拍贷自此与网贷无任何关系。

转型后的上海拍拍贷业绩也逐渐走上正轨,成为金融科技中概股中为数不多的股价依然坚挺的机构。财报显示,信也科技 2020 年全年促成借款金额达 641 亿元,总营收达75. 63 亿元,净利润为19. 69 亿元。从营收和利润上看,信也科技稳居上市互金企业前三。业绩公布后,信也科技股价大涨并创出历史高价。

在营网贷业务清零后,大多网贷的生命被彻底终结。相比之下,始于网贷的头部互联网金融平台转型较早,已完成金融科技的角色转变,业绩重新步入上升轨道,继续参与消费信贷的资源配置。

早在 2007 年,拍拍贷就成为国内率先开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的平台,中国网贷篇章也由此被掀开。凭借先发优势和用户资源,拍拍贷于 2017 年赴美上市,一路上可谓风光无限,集团累计注册用户数超过 1 亿。

2020 年,面对民间借贷新规和下沉客群风险,上海拍拍贷逐步将客群上移作为战略,应对定价波动及信用风险。信也科技在财报中称,已经成功地完成了向更优质借款人的战略转型,通过强化风险评估和管理框架,能够继续降低融资成本,同时增加机构融资合作伙伴的数量。

就实质影响而言,民间借贷利率新规对金融机构并不适用,上海拍拍贷等互金机构转型纯助贷平台,放贷机构均为金融机构,因此不会对业务产生较大影响。

况且,严监管趋势下互金机构纷纷开启轻资本业务模式,主要将精力聚焦在低风险、无风险的科技型助贷模式。在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新规要求下,互金机构的轻资本、不兜底大概率会成为主流。当然,这取决于平台的资产质量和科技、场景实力。

助贷轻资本模式也被称为分润模式,指助贷机构与金融机构合作时,主要负责流量供给和初筛的流程,通过自身场景和营销汇集用户,然后经过第一道简单的风控排查输送给放款机构,再由放款机构进行贷前资信审查,决定是否放款。

在轻资本模式中,助贷机构不再对资产兜底,仅与资方按比例分成贷款收益,所赚的费用也只是导流和风控技术服务费。一般来讲,助贷机构的分润比例主要取决于助贷机构在资方面前的话语权,而话语权的基础在于流量、技术、催收能力。

在互金机构客群上移过程中,会面临消费金融公司、银行的竞争,银行等机构具备较强的资金能力,在定价方面游刃有余。资金成本高,定价不具备优势,自然成为互金机构获客劣势。这也意味着,互金机构的场景拓展、新增获客面临困境。

同时,互金机构对市场洞察更加透彻,特别比较了解下沉市场的用户,加上灵活的产品策略和打法,互金机构在场景拓展上依然具备很强的实力。目前来看,通过信用支付+现金贷的组合打法,是互金机构拓展场景的主流方式。

此外,拍拍贷将贷款业务延伸到微型企业领域。 2020 年,拍拍贷为 22 万多家微型企业发放贷款 37 亿元,小微贷款总额约占贷款总额的6%。小微贷款的额度高、信用风险较大,这也是拍拍贷从消费贷转做小微贷无法回避的难题。

从网贷到金融科技,监管大浪淘沙,热衷上市的互金机构近三年经历了生死交替的气候。挺过来的机构已经撕掉了网贷标签向纯助贷发展,不过仍存变数的定价和助贷规则,将反复校准它们的转型路标。而上海拍拍贷作为沉淀 14 年的老牌金融机构,无疑具备足够的实力与底蕴。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支付宝借呗更名为信用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