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传媒 > 陈向东最新资讯 > 正文

创业6年市值1300亿!陈向东:逆境之中,我有5个建议

2020-11-25 16:34用户投稿

陈向东

从创立到上市,它仅融资过一次;仅仅花了6年时间,在2020年其市值就超过了200亿美金(约1300亿人民币);而据最新财报消息,它已连续8个季度实现收入同比增长超过250%。 它就是无论业界口碑还是影响力,都独树一帜的跟谁学。 不依靠巨额融资快速圈地,却一再创造市值奇迹的表现,在令人叹为观止之时,也让人不禁深思: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不靠融资和补贴,竟还能做到持续盈利,究竟是做对了什么?这些实践又能给到其他企业什么样的启发?

成功,来自优秀的组织

和行业竞争对手相比,不是战略,而是组织之间的差异拉开了企业和对手之间在竞争上的差距。

企业组织就像自然一样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自然有万物,组织也该有万物。

陈向东看来,企业组织里的万物就是,组织里面的核心关键人才背景是不一样的,知识结构不一样,他们对很多事情的专业洞察不一样,但他们背后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对真善美的理解、对自身不断修炼达到最佳状态的诉求是一样的。

在创办跟谁学时,陈向东遇见了很多和他背景不一样的人。跟谁学初创阶段公司里有300多人,其中200多人都是产品技术研发人员,核心业务管理干部一共有7个人,其他6个人的背景出身和陈向东完全不一样。

陈向东期待这些不一样带来的化学反应。

他回顾说,当最核心的伙伴们的成长认知、逻辑底层,以及他们所搭建起来的思维体系和思维框架都和他不一样时,如果他们每个人还能够成为他们领域里的人才,那我们这些人才在一起继续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我们每个人,去配上这个组织的话,最后产生的化学反应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

这些也造就了跟谁学的不同之处——跟谁学是一家只融了A轮就赴美上市的公司,跟谁学也是在上市一年内市值规模快速增长的一家公司。

陈向东自认跟谁学在过去创办的过程当中,犯过很多错误,但是他觉得他做对的一件事,就是在打造一个新的DNA方面,不断培育公司新的DNA,并不断让其生长壮大。

“我特别兴奋的是,跟谁学创办的时候,我们的伙伴和我如此的不同,正是因为伙伴们都和我不一样,所以我们有了一个不同的DNA。正是因为我们多元化的人才、团队、认知,多元化的组织,以及多元化背后的文化振动、冲突、共情、同理心,最终达成一致的时候,成为生命最小可复制细胞的时候,一切才可以发生。”

找准方向,做企业最擅长的事

在陈向东看来,任何一家公司曾经掉过的坑,99%都是一把手的问题。

创业初期,跟谁学几乎将市场上所有的教育产品一并吞下,因此被贴上“贪心”的标签,2018年跟谁学重新梳理业务线后,业绩趋向明朗,内部成员也开始慢慢认可陈向东的决定。

在陈向东看来,领导的方向很重要,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说的便是如此。

陈向东也曾自嘲说,跟谁学走的弯路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自己,但他从不后悔,企业就像是一个孩子,总要先学会哭才能灿烂的笑。多做些事情总不会有错,至少比坐着干想要靠谱得多,要知道任何努力都不会白费,所有的人生经历都是宝贵财富。

他私下跟团队说,别着急,慢就是快,不要干着10块钱的活,想着1个亿的事。先把客户服务好,口碑一树立,后边的事自己会来。

这恰好印证了这样一句话:有所为,有所不为,企业要做自己擅长的事。

做产业要用加法,但做企业要善用减法。做减法,不是不能搞多元化,而是要寻找一个平衡点。如果一个新的延伸,可以让核心业务更强大,你可以去做。只要你敢于举起刀,砍掉和核心业务无关的,不能为你创造最大化价值的,你才能重燃希望,是企业真正成熟的必修课。

专注、集中焦点于核心事业的成长

真正影响企业持续成功的主要因素,不是企业的策略目标,也不是发展策略的流程,而是专注、集中焦点于核心事业的成长。

韦尔奇改造GE的第一个愿景目标,就是“第一或第二”,核心事业如无法成为业界的第一或第二,就修理、关闭或出售。

企业能否解决核心事业,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而事实上,每个行业中,最专注、聚焦于于做一件事的那个企业,就是最有价值和前景的。

跟谁学,正在成为那一个!

因为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面面俱到,只能重点照顾一两个自己特别感兴趣也特别擅长的领域,沉浸其中,精耕细作,才有可能取得一些成果。

2017年,跟谁学聚焦To C业务后,这一优势就变得很明显,很多人都问他跟谁学为什么一瞬间就能达到如此强势的效果,他想说的是,别人看到的只是跟谁学的冰山一角,事实上,2015年3月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模式就已经引入了,只是它的效果一直未能体现出来。

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只有你在某个领域内有所突破,冲到赛道前列,才有可能引起别人的关注。特别是在知识爆炸的现在,“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成为多面手是不现实的,成为某个方面的行家里手是可能的理智的。

教育这个赛道是一个慢慢积累的行业,既不能求快,也不能求杂,要求精,脚踏实地的去做一件事,当这个雪球越滚越大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已经比同赛道的其他人快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慢就是快。

除了保持专注,陈向东反复告知团队,要时刻向往成长,要时刻把自己变成一粒种子。

他曾在很多晚上回头望,当年别人眼中定义的自己,已经相当成功,他却选择创业撞得头破血流,后来想想,这就是人生,你得爱上这种奇妙甚至爱上别人对你的抱怨,剥离掉一棵大树拥有的一切称赞和名利,最后就剩下一颗种子,而后,重新生长。

让钱为公司打工

毫无疑问,在线教育创业公司里,跟谁学在花钱效率上,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想当初,跟谁学同期好多公司挂掉,行业也烧过钱,烧到最后赚不到钱,投资人疯了;有的公司撑到最后,创始团队股份只剩下个位数,慢慢成了一个职业经理人在管公司,过段时间大家都撤了。

而跟谁学之所以能撑过最难的时候,最伟大的地方就是——花钱花得好。

2015年3月底,跟谁学开发布会,宣布完成A轮5000万美金融资,那年4月,陈向东把总部和全国各地负责人召集到燕山石化酒店,他提醒团队,花钱效率要高,不能做补贴,不能做无效竞争,不能做无效数据,不能教会了别人“螃蟹”是什么味道,最后“螃蟹”被别人吃掉了,要花的每分钱都尽量是该花的钱。

那时,全国分公司总经理,很多都是陈向东熟悉的人,知根知底,他们不会贪一分钱,同时陈向东天天盯数据,对每个数据非常清楚。即使大规模扩张、各地分公司要持续贴补的情况下,花钱最多一个月,也只有2380万,不到2400万元,而当时跟谁学已有900多人的规模。

很多创业者都拿百万年薪,可陈向东本人一分钱不拿,核心管理团队很多拿着低工资,联合创始人当年都1万块一个月。跟谁学是股权激励给得比较慷慨,在花钱上非常节省。

说到公司的花钱,那就更重要了,不夸张的说,这甚至是最重要的能力。

作为个人来说,赚钱靠的是自己的智力和体力投入,作为公司而言,就是能否花对钱,买到合适的资源要素,整合起来生产出受欢迎的产品或者服务,得到用户的青睐。

后者更多是战略问题,前者则反应出我们作为经营者的运营能力。

现在,陈向东开始头疼的是,得动员大家花钱。

他说,跟谁学要这么高利润率干嘛?得把钱花出去,投入到技术探索和创新,有效花钱的能力得提升,会花钱才能赚钱。

坚持长期主义

引发企业和企业决策者焦虑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着急”——急着想要达成目标。

可是,越是急着达成目标,目标往往越难实现;越着急就越失望,越失望就越焦虑。怎么办呢?

陈向东的答案就是:做个“长期主义者”。

长期主义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但是它其实又是非常困难的事。

我们知道,每临经济周期低谷期,都会有很多企业倒闭,而那些能够坚持下来的企业,通常是坚持长期主义的典型,他们相信未来,相信现在的行为对未来的意义,而并非动辄降薪、裁员、缩减业务。

不同时期下,政治、市场环境以及各种不稳定因素都可能会对企业的经营造成影响,所有这些问题,企业掌舵者更多的应该从企业的长远发展上去考量,应该放眼长远,立足现实,要审时度势地经营自己的企业,要紧跟这个时代发展的潮流,更应关注企业未来的发展,让现在的行动拥有未来的意义。

在2020这个公认的线下向线上全面渗透的元年,跟谁学开始变得“凶猛”起来,开始抢占市场份额,也许这就是陈向东认为的“美妙关键时间点”。

从最新财报数据看,跟谁学在Q3投入了巨额营销费用,这无疑让财务数据,特别是营业利润出现摊薄。然而,这背后却是跟谁学坚定战略力的表现。

无论是从同行业竞争、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的逻辑还是商业长期主义的本质来看,跟谁学都必须“增长”猛,以此来匹配自己的战略方向,赢得一个更大的赛道,做一个更大的事业。

数据验证了陈向东的战略判断,根据财报,截至2020年9月30日,三季度跟谁学在线直播大班课正价课付费人次数同比大增133.5%,达125.6万;收入同比大增252.9%,达19.658亿元,延续了此前强劲增长的势头,连续8个季度收入增长超250%。

从跟谁学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的收入规模来看,跟谁学已成为在线直播大班课领域的行业第一。

在线教育行业的长跑已经开始,最终胜出者们可能模样各不相同,但有一条特质是确定的,那就是有耐心、坚守长期主义。

结语

在2020疫情催生在线教育大风口的背景下,与其他同行依靠巨额融资快速圈地的白热化竞争不同,跟谁学既是一个世人看不懂的“谜”、又一再创造市值奇迹的表现,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不过,这并非陈向东的关注点。“我们内部不要求进行市值管理,股价涨跌和我们没太大关系。”陈向东说。

他更在乎的是“我是谁”。

“经过6年创业,我发现我还是一名老师,从1988年我成为一名初中老师开始到今天,我做教育已经32年了,我是一个对教育有真正敬畏感的人。”

先是教育家,然后才是企业家,这也正是陈向东带领跟谁学穿越迷雾、迅速突起的原因。投身教育32年的他,几经痛苦“涅槃”,终于洞悉了在线教育的本质及秘籍,他正在打开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陈向东
18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