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号- 传媒资讯 2020-12-09 16:22:13 +08:00

跟谁学CEO陈向东:每个人都应得到更好的教育

几乎没有人会否定,今年是在线教育绝佳的商业契机。

在线教育行业竞争之激烈、融资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不亚于之前的团购、共享单车、餐饮外卖。

根据在线教育企业跟谁学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跟谁学净营收为19.658亿元人民币,与去年同期的5.570亿元人民币相比增长252.9%;净亏损9.325亿元,相较去年同期净利润190万元大幅转亏。

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认为,暂时的“战略性亏损”不会持久,短期亏损换取长期高速增长未尝不可。

12月7日,跟谁学(GSX.US)宣布,几家价值投资者已约定购买总计约8.7亿美元的公司新发行股票。跟谁学表示,此举是为了增厚公司的现金储备,以加大对旗下K12业务品牌高途课堂的全方位投入,包括对技术研发和内容研发的投入,对优秀教师和优秀人才的吸引力度,以及对学生学习体验和学习效果的投入。

作为全国第一家实现在线教育盈利的企业的CEO,陈向东要思考的不仅是未来财报上的美丽的数据,还有做教育事业的初衷。

在他看来,优秀的企业家,要承担更大的社会责任。

陈向东

押宝在线教育

从数据上看,跟谁学无疑是成功的。

全球市值规模最大的在线教育公司;连续8个季度收入增长超250%;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规模化盈利的在线教育公司;世界上第一家市值突破100亿美元的在线教育公司。

6年前,促成陈向东下决心创业做“跟谁学”,竟是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总金额4000万元的惊人数据。

传统的线下教育,是不是也能向线上转移?这是不是一笔好买卖?

2014年6月,跟谁学刚创办时被定义为一家科技公司,团队中80%的成员都是针对于互联网产品、内容、技术、研发等方向。

在O2O平台时期,跟谁学的商业模式是对平台上的老师、机构收取会员费、流量费。跟谁学平台上一个月的GMV(成交总额)就冲到了一、两个亿,但公司还是赔钱。

随后,陈向东组建了视频直播技术团队。在2015年3月,通过自有技术推出了3000多人在线直播大班课,次年开始孵化以K12的B2C为主导的在线直播大班课品牌高途课堂。

2017年8月,公司把所有to B业务“要么关掉、要么拆分”,把所有力量聚焦在跟谁学to C在线直播大班课,到2017年9月份,跟谁学整个公司单月实现盈利。

在线直播大班课这个最小盈利单元,让陈向东尝到了甜头。2018年,跟谁学非但营收跃升到3.97亿元,且有了1970万元的利润,实现了规模化盈利。等到2019年,其营收中来自to C端的K12课程服务已占比80%以上。当年6月,跟谁学宣布上市。到年底,营业收入超过21亿元,现金收入超过33亿元,净利润接近3亿元。

 “小成功靠的是努力,大成功靠运气。”陈向东认为。几乎每一次内部会议中,他都会感慨:“跟谁学只不过是撞上了移动互联这个伟大的机会,运气好爆了。”在他看来,正是直播及支付等的发展,推动了在线教育形成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才有了跟谁学的今天。

聚焦在线大班直播课,然后all in

对于在线教育而言,在线直播大班课并非跟谁学首创,但在某种意义上,跟谁学的确重新定义了这个概念。

32年的教育经历,让陈向东深知教师资源的重要性。

17岁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河南省新安县的一所中学教书。“那个时候好老师稀缺,每个班都塞满了学生,我的班级有73个人,人多到教室后面的门都打不开,我的校长为了要好老师,天天往教育局跑。”

在陈向东看来,“如果一个优秀老师在线下每个班只有20个学生,而通过技术在线上,每个班能够教2000个孩子,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把一个最优秀老师的产能放大了100倍。”

对于在线直播大班课可能会存在无法针对性、个性化教学,陈向东和团队采用了“双师模式”。

“在线直播大班课的表象是大班,但对于学生和家长的上课来说,他面对的主讲老师实际上是一对一。在线直播大班课有一个主讲老师,可能会面对2000个孩子,但我们每200多个孩子会配一个辅导老师,而这些辅导老师会通过拉小班的方式服务于我们的学生和家长,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小班教学。”

相较其他在线教育模式,在线直播大班课具有边际成本更低的优势。在线直播教学,面向1个人直播,和面向100人、1000人直播的成本几乎一样,而且大班课模式利润更高,也更容易形成口碑。

同时,技术可以帮助解决学生的个性化问题,陈向东说:“我们可以根据学生具体的错误点、难点、困惑点向他推送相关内容,甚至我们可以个性化地推送相关内容。比如200个孩子中有50个孩子选择了A,选A是错的,怎么错了,我们的辅导老师就可以录制一段视频,甚至拉着这50个人开个小课,然后通过系统瞬间发送给50个学生和家长。对于辅导老师而言他服务了50个孩子,但对于学生和家长而言,在那一瞬间他们是一对一的,也是个性化的。”

随着消费升级、二孩政策开放、年轻父母教育的意识不断增强,高质量教育需求愈加迫切,推动在线教育“刚需化”转变,促使市场规模、用户规模不断攀升,在线教育的竞争也日趋白热化。 

“在线教育公司的链条比线下机构的链条长得多,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分工会比线下的分工多得多。比方说,流量团队、销售团队、主讲老师团队、辅导老师团队、内容研发团队、教师打磨团队、视频直播团队、数据团队、人力团队、财务团队、数据反馈团队等等。因为在线教育的分工更多,在线教育的链条更长,这就使得在线教育这件事本身组织的难度会急剧加大。”陈向东说。

有一些在线教育公司,把失败纯粹归因于流量。陈向东批判这是一种“强盗逻辑”,因为教育质量永远是根本之根本,即使大家都在讨论营销、流量的时候,在跟谁学,讲得最多的仍然是老师、教学、品质、有效增长。

在陈向东看来,在线教育仍然是教育,而教育是慢功夫,是良心活,作为一家教育机构,最终要保证的是教育质量,不能辜负学生和家长的信任,要提供最优质的教育产品和服务。

在教育教学成绩方面,今年跟谁学及旗下高途课堂学院中,有4位考生高考成绩超700分,26位学员进入省前100名,78位学员进入省前1000名……优秀学员总人数位居在线教育品牌第一,斐然的成绩也再次令业界为之侧目。 

“教得好,管得严,高科技,提分快”,正是在高途课堂强有力的自有技术研发力量的支持下,在优秀师资、教研、辅导老师等各个团队的配合下,高途课堂源源不断地向学生和家长输出优质教育产品和教学服务。

“我相信通过奋斗改变命运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接受最优质的教育。”陈向东表示,每个人都应得到更好的教育,而“跟谁学”要做的,就是以技术创新结合多种渠道让教与学更加平等、便捷与高效。

别人捐钱,我捐课

6岁的跟谁学,目前已经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在线教育机构,市值超过90亿美元。对于一家上市教育机构来说市值越大,肩负的使命和责任也就越大。

面对疫情,陈向东选择了捐课,在他看来,作为一个在线教育工作者,自己的每一节课都是有价值的,而对于等待教育的孩子而言,课程的价值无法估量。

“既然要捐课,就要捐赠最好的课程。” 今年1月底,跟谁学决定向武汉地区的中小学生,捐赠2万份总价值2000万元的寒假正价直播课,为确保教学效果与服务质量,承诺授课内容、上课时长、授课老师与寒假正价班一致。

随后跟谁学携手几十家媒体平台,面向全国中小学生开放公益直播课以及免费精品课程,让学生们的居家学习得到了保障。跟谁学的公益课程已惠及1500多万学生。

不仅如此,跟谁学免费向全国培训机构提供在线直播工具“微师”,免费帮助超过134000家培训机构和个体老师成功转为线上授课。

而为了使众多线下培训机构能够及时将线下培训转为线上培训,跟谁学旗下专为教育培训行业从业者开办的商学院“成蹊商学院”,不仅免费为中小培训机构提供在线直播工具微师,并且在第一时间开展免费的线上转型主题培训。

今年以来,跟谁学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大力推进大学生就业,帮助缓解就业压力。跟谁学发布2020年招聘计划,面向全国招聘6500个岗位,主要包括辅导老师、产品、技术、研发、内容等岗位。在郑州、武汉、西安、济南、合肥等城市运营中心均有大量岗位开放。

为承担起更多社会责任,“跟谁学”响应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发起了“在线誓师——高考百日冲刺承诺书”活动,为学生制定每日学习计划,深度联动考生家庭,提供心理咨询和帮扶,为不能返校的考生提供了有力的备考支持。

在陈向东看来,大企业和创业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表现形式差异很大。创业企业如果能够活下来,能够不断增加就业、创造税收,就是最大的社会责任。教育事业天然就带有社会属性,如果能把教育做好,就是在做慈善,就是在履行社会责任。而眼前承担社会责任最好的方式,就是做好本职工作,投入到为学生和家长的服务当中。

陈向东认为很幸运的是整个职业生涯都是在做教育,他不奢望人们称他为教育家,但他希望自己能以一个教师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进步、不断理解、不断探索。

“可能每一个优秀的老师永远是在路上,如何通过商业的方式更好的做教育,这也是我做的一个人生探索。”

相关话题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