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陈向东:从新东方到创业最难的是“清零”

2015-07-21 11:11金错刀微信

文/金错刀

一个传统老兵如何进行互联网的创业冒险?

从新东方执行总裁到互联网创业陈向东经历过很多天人交战的自我拷问。陈向东也是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小时候在农村长大,梦想就是在北京买个大房子,有个游泳池。这些都实现了,但家里的游泳池经常空着,他妈妈看不过去,每次都说要填上种菜。陈向东说,一定不行,这个游泳池是我的梦想。

陈向东很有为人师表的老师相,但内心是个冒险王。他说,10岁时,可以不借助任何工具爬电线杆、掏最难掏的鸟窝。

当然,他最大的冒险是创业,而且是互联网创业。陈向东的人生转折点发生在2012年12月,当时他参加哈佛商学院的"真诚领导力"项目,"如果你有5000万美金,是否会选择别样人生?"这个看似普通的调查,却成为陈向东自我对话的开端,也促成他对职业方向的重新思考。

回国后,陈向东曾经历短暂的失眠,他开始在脑海中复盘新东方10余年工作经历,不断的、很痛苦的自我对话,最后确定创业。他认为教育与移动互联网融合将产生化学反应,创立跟谁学——既有别于新东方又是新东方做不了的事,创建仅6个月A轮融资5000万美元。

陈向东反思:"清零注定是个艰难的过程,大公司高管更是难上加难。"从传统老鸟,到移动互联网战场,陈向东如何自我清零?

以下是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的案例口述:

创业必考题:如果你有5000万美金,是否会选择别样人生?

最近,《道士下山》在院线热映,我趁着周末带女儿去观看,《道士下山》主要讲述主人公小时候被父母送上山,接受师父教育长大成人,学会一身武艺后下山,尝遍善与恶后再次选择上山。其实每一个人都一样,都有着自己别样的上山下山。我在农村长大,小时候与小伙伴一起玩耍、追逐,被别人推倒在地,拍拍灰尘继续嬉戏闹腾。我从人大读研究生到加入新东方,再从新东方老师到俞敏洪助理,2003年成为新东方副总裁,2006年晋升为高级副总裁,每一次登高都是考验,考验自己的内心能否清零,能否回归原点,能否不被名利所拖累,能否遇到挫折后拍拍灰尘继续奔跑前行。

2010年我升任新东方执行总裁,带领3万多名教师员工打教学服务质量之战。2012年12月,我在哈佛商学院参加"真诚领导力"项目,86个CEO和企业高管参加,课程结束后进行一项调查:如果你有5000万美金,是否会选择别样人生?结果超过80%的人表示会。当晚,我独自绕着哈佛商学院附近的查里斯河散步,进行自我对话,整个对话过程极其痛苦,因为真正的好领导是不断自我认知,提升自身领导力,才能带领公司前进。

回国后我一度经常失眠,总是会思考哈佛的调查结果,审视我在新东方十多年,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职业经理人,而是事业经理人,每天都在拼命向前冲,我发现许多杰出人士认知新的自己后,才会选择新的起点。2013年3月,我再次来到哈佛商学院参加"最佳领导力实践"项目,这是我从业多年来第一次短期内二度学习领导力课程,目的是认知自我。课程结束后,我决定放下一切,寻求另一次出发。之后“秘密”交接工作持续半年多,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每天都在进行自我对话,思考从新东方执行总裁位置退下来后,朋友、家人、老师、同学会如何看待我。因为我的角色、担当和价值观,所以我无法告诉别人。当新东方宣布我离开时,很多内部员工完全不知情,我是在2014年1月初才和总裁办公会其他成员沟通。如果没有强大的内心,很难自己能够全力以赴工作到最后一天。

我在新东方思考N年,发现企业自身产生突破性创新的成功案例少之又少,破坏性创新往往来自企业外部,把不容易的事变成容易,把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把不简单的事变成简单。当我身处新东方执行总裁位置时,每年都去哈佛商学院培训两次,也听过《创新者的窘境》作者克莱顿分享,回来后每天思考外界存在哪些破坏性力量,会对教育行业产生颠覆性冲击。

一对一教学创业门槛较低,国内市场潜力巨大,年产值达1000亿,谁能提供更合适的解决方案,谁就能占领足够大的市场。我们分析教育机构成本结构发现,20—30%用于营销,20—30%是房租成本,再加上管理成本,老师平均课程费不超过20%,而且不少一对一机构规模越大,越有可能陷入不经济状态,必须寻找让老师获取更多课程费的连接方式。现在中小机构越来越多,跨界进行教育创业的越来越多,但是很多中小机构没有互联网再造的能力,很多教育创业者在移动的升级优化方面也有很多的短板,如果有一个平台能够助力中小,进行互联网化的升级和再造,应该是一个超有意义的事情。我们认为未来场景下存在这种破坏性创新,通过各种流程、环节的服务为用户创造价值,使机构与学生的连接更加高效和优质,最好的老师和渴求进步的学生实现共赢。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陈向东
17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