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号- 传媒 2020-12-15 14:57:49 +08:00

如何摆脱内卷?或许,超越程式化生活的开始在青团社

从“早安/晚安,打工人!”,到“干饭人、干饭魂,干饭成为人上人!”,热词从“打工人”变成了“干饭人”,但不变的是在竞争压力愈发加大的背景下,年轻人在面对择业、工作时一种不由自主、无可奈何的自叹和自嘲。

“你可以996,我可以007,输家惨败,赢家惨胜,一起原地踏步。”「内卷」近日已经成为了2020百度年度知识热词。

有没有更好的答案?一定要按照社会规定的程序化走吗?上好大学-找好工作-升职加薪,但什么样的工作才能叫“好”?

其实,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青团社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他们或许也会调侃自己是打工人、干饭人,但同时,他们更是「自由人」。

超超:应届毕业生就业难?

那就以灵活就业软着陆

今年大学毕业的超超,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毕业季找工作的难度。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不少企业开始裁员或降薪,一些企业虽然也在招聘,但提供的岗位数量也开始变少。

一遍遍地优化简历,刷笔试题目,准备面试,但大多数时间是等待。尽管最终,超超没有等到心动的offer,但在等待的过程中,他通过兼职打开了新思路。

超超是个游戏迷,尤其酷爱玩密室逃脱、桌游和电子游戏,他不仅对这些游戏规则了然于心,而且还掌握了不少通关诀窍。找工作的空余时间,他在青团社上找到了剧本杀桌游馆店员、鬼屋NPC的兼职,时间机动灵活,让他结交了不少游戏玩家,也有了一定的收入。

父母当然有质疑,他们总觉得,玩儿和工作总不是一回事儿,但超超有自己的想法。

他在平台上发现了电子游戏陪玩儿、代打的兼职,虽然之前也玩儿的不错,但确实没接过这样的工作。刚开始打是有点紧张的,但是他水平挺高,有越来越多的机会来找他,收入也水涨船高,高峰时一天能达近1000元。用他的话说:“玩儿着把钱挣了~”

能用兴趣赚钱,超超在今年最难毕业季中实现了灵活就业,而这份幸运有据可查。

仅以他所在的沈阳为例,根据辽宁省职业资格工作网数据,2019年,灵活就业的大学生达到1.6万人,占毕业生总人数的17.8%。今年,沈阳市接收的10万多名大学毕业生中,选择灵活就业的比例将上升至20%~25%。

而为了帮助毕业生实现就业软着陆,青团社也在今年加大了岗位的加推力度,帮助数百万大学毕业生灵活就业,进行阶段性的正向过度。

一白:95后自由职业者

从设计师转型时尚博主

根据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进行的“中国幸福小康指数”调查结果,自由职业者在“公众眼中最具幸福感的职业”中排名第一。而一白正在从事这个被羡慕的职业。

一白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大学时期就开始在青团社上找设计兼职和实习,时间自由,不用坐班,大部分的设计稿是她在宿舍完成的。依靠越来越娴熟的设计能力,有越来越多的设计需求找到她,收入可观,她成为了“自由”设计师。

而现在,她已经不仅想做一名设计师了,时尚博主是一白的下一个职业目标。她喜欢研究穿搭,也有设计师不错的审美品味,但如何用文字更好地配合和输出呢?

她发现在青团社上有不少大平台在招聘时尚文案写手,她尝试写了几次,通过实践,她大大加深了对时尚行业的了解,也对转型时尚博主做好了准备。

今年10月,她和小伙伴一起去三亚玩耍,与大多数人十一出行不同,她得以错峰旅行,一切都更加坦然。

阿里研究院预测显示,到2036年,中国可能有多达4亿人成为自由职业者。互联网科技让自由职业成为可能,而新生代职业价值观的改变也让他们成为了自由职业者的主力军。

作为一家灵活用工招聘平台,青团社一直以来都推崇更加自由的工作模式。即使你是0基础,也能在此得到训练,快速入门掌握岗位技能,帮助你成长为更专业的自由职业者。

青团大数据显示,平台上报名人次较多的岗位是文案编辑、声音主播、平面设计等,但报名用户数量TOP3的专业为管理类、教育类、计算机类。在这里,专业不会成为职业选择的禁锢,你可以跳出自身原有的职业方向,自由选择。

小洁:00后搭乘时代快车

主播已成国家认证新职业

00后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有调查数据显示,主播获得了更多青睐。小洁是标准的00后,大学暑假,她在青团社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主播兼职。

小洁从小就喜欢唱歌、跳舞,有的时候还会翻唱一些歌曲传到音乐平台上,收获了不少关注。才艺或者颜值是不少主播的看点,但是小洁更希望自己能成为一名带货主播。

转型是困难的,报名主播兼职后,在青团社的组织下,小洁系统性地进行了主播课程的培训学习。比如如何提升直播流量?如何增加、运营粉丝?如何获得商家的信任?如何卖出更多的货?经过学习和探索,小洁目前已经有了稳定的关注量和带货量,一切正往小洁期望的方向发展。

刚开始,对于小洁来说,直播是一种释放,她收获了认同感,但随着对行业认识的加深,小洁也越发专业和职业化。她要给信任她的粉丝们,提供好产品、好服务。

作为一名播音专业的学生,小洁做主播,一定程度上是学以致用,同时,主播的身份也让她更加关注主播行业发展,并以此为学术课题,可以说形成了良性循环。

今年7月,国家人社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正式向社会发布了一批新职业,“电商主播”、“带货网红”有了正式的职业称谓——“互联网营销师”。时代的机遇来了,不少像小洁这样敏锐的00后乘势探索新职业路径。

《抖音直播数据图谱》显示,18-23岁的主播群体的占比达20%,24-30岁的主播群体占比最高,主播愈发年轻化。一台电脑,一部手机,可能就是最简单的开始。

声音主播、打字聊天主播、颜值主播、游戏主播……在青团社,通过报名兼职、专业培训,年轻人可以在这里推开主播行业的大门,乘上时代的快车,加速成长,吸纳未充分就业的劳动力。

在新技术变革的浪潮下,年轻人面对职业愈加开放,企业雇佣方式也越发多样灵活,更多新职业被创造出来。

根据青团大数据,今年上半年平台上一些新兴岗位迅速崛起,主播、UI设计等数字化岗位数量同比增长了35%。餐饮、零售、文化教培、互联网、物流等行业中,也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启多形态新型用工模式。

60、70后从稳定工作中获得安全感,但在00后看来,“灵活性”取代了“稳定性”。42%的00后认为,稳定性在一份工作中不太重要,他们更相信追求稳定的工作,不如追求稳定的能力。

作为一站式灵活用工招聘平台,青团社已经累计向3000万年轻人提供了3.5亿人次报名服务。接下来,青团社希望能帮助更多年轻人摆脱程式化的工作和生活,从被雇佣到自我雇佣,为自己而活。

有关更多对00后职业观的最新数据及观点,请持续关注青团社将于年末发布的《2020中国00后职业观调研报告》。

相关话题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青团社X良渚古城遗址,新年开启公众考古活动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