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前“中供铁军”程学良13个月的悦刻速度

2020-07-17 11:53用户投稿

悦刻

13个月可以做很多事,作为十年阿里巴巴“中供铁军”的程学良,在这段时间里,挖掘市场,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出100家悦刻专卖店,令人叹为观止。

从0起步,开出近100家悦刻专卖店。

从2015年离开阿里巴巴,进入电子雾化行业独自创业以来,程学良再次感受到了创业初期的激情,事业也再上一个台阶。

不过,程学良说,这并不是他最看重的。

经销悦刻后,自己的社交圈越变越大,生活更有意思了.

而更大的改变在于,除了自己公司团队成员扩充了一倍,300+的悦刻店主及店员也在深圳零售中实现了就业。

悦刻

程学良

“看着公司新员工逐渐成长,以及悦刻专卖店店主、店中店店主等,通过开店实现创业梦想,悦刻零售店的店员也有不错的收入,我挺为他们开心的。”

他还说,特别是在今年疫情下,悦刻店主及店员的工作和生活没有因此受到太大的影响,这让他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有价值。

观望半年:

认准悦刻,敲定合作

早在5年多前,程学良就坚定看好电子雾化行业的前景。

2015年,他从深圳阿里巴巴“中国供应商”团队辞职后,打定主意自己创业。

“当时深圳在阿里巴巴平台上做外贸的产品,就数LED灯和蒸汽大烟雾最畅销”。

于是,程学良以代理国内蒸汽大烟雾设备出口为主业,开始搭建团队组建公司,频繁地出现在深圳各厂商及海外大小电子雾化展览上。

在这之后的5年里,他打拼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公司每年的外贸出口交易金额有上亿元,团队规模也逐渐扩大。

悦刻

程学良与RELX悦刻创始人、CEO汪莹合影

2018年,封闭式电子小烟在国内崛起,将公司重心放在海外市场的程学良,在国内也代理着部分蒸汽大烟雾的经销业务。

但直到2019年初,越来越多客户找他要悦刻的产品,他才有了加入这波浪潮的想法。

让程学良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当时一个客户托他买100套悦刻作为礼品,他将认识的经销同行问了遍都没有找到,最终通过悦刻的旗舰店,一分不赚地才给客户拿到了货。

他觉得是时候可以做封闭式电子烟的经销了。

悦刻

程学良公司团队合影

“我在这个行业看过太多起起落落的事情,相比起抓住机遇,避免踩空更重要。不过,在观望几个月后,我发现悦刻不同于以往的任何电子烟,不单单是产品做得好,而且是真正在做品牌。”

经过朋友的牵线搭桥和3个月的洽谈,程学良和悦刻的合作很快敲定下来:

程学良作为悦刻的深圳区域经销商,负责深圳市场的经销开拓。

“啃下”一块“硬骨头”

拿下深圳区域的经销授权,看似有了不错的开头。

但程学良明白,要“啃下”深圳市场这块“硬骨头”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深圳是“世界电子烟之都”,生产和出口着全世界超过90%的电子烟产品,但这对于经销商而言,却不见得是什么好事,因为这意味着更大的竞争和挑战。

程学良罗列了当时面临的几个挑战:

一是,由于深圳人生活节奏快,普遍务实,也更倾向于网购,因而偏向娱乐性的蒸汽大烟雾实体店在深圳并没有多少家,在缺少现成的渠道下,线下渠道开拓是一项艰难的工作;

二是,公司以往的业务模式主要在线上,对团队而言,线下开拓是全新领域,需要带领团队尽快地摸索和熟悉这一新领域;

三是,针对可能出现的“窜货”和“乱价”,需要做针对性的应对措施。

悦刻

程学良在新开的RELX悦刻专卖店剪彩现场

“要怎么跨过这些难关,其实我当时并没有多少底气,不过,对于认准的事情,我是会拼命干到底的人。”程学良坦言。

不过,他说,作为阿里“中供铁军”曾经的一员,他熟悉地推营销的操作和流程。

并且“使命必达、勇往直前”的“阿里铁军”精神是深入自己骨髓的。

事实上,进入阿里巴巴“中国供应商”深圳团队第二个月起,程学良的业绩就没有跌下过第一名。

而后,他也作为团队负责人,带领成员作战长达8年。

稍稍了解互联网发展史的人,对于阿里巴巴“中国供应商”都不陌生:

这个后来有“互联网地推天团”誉称的队伍,既是成就阿里巴巴互联网地位的基石,也是马云口中的“中国电商黄埔军校”。

悦刻

位于深圳华润万象天地的悦刻专卖店

2019年5月,程学良和公司团队开始从熟悉的线上切入,先将深圳区域线上已有的零售商做规范统一;随后,带领团队走入深圳各大商圈的街头,开辟线下的零售渠道;

与此同时,招募更多的线下开拓人员,对新员工进行培训;此外,制定市场“窜货”和“乱价”的防控措施……

带领团队风风火火地干了半年,程学良终于把深圳市场撬开了口子

从最初的一筹莫展,到出货量每月逐渐上涨。2019年10月,特斯亿的悦刻月销售数额已经可以达到百万级别。

在他看来,这与悦刻给出的经销策略以及大量的营销活动支持分不开。

“悦刻经销模式打破了以往蒸汽大烟雾固有渠道和思维,这带给我们的是商业思维上的启发,而更直接地是打开了原有经销渠道狭小的发展空间,发展出了便利店、网咖、酒吧等网点。”

程学良介绍,去年5-10月份,悦刻在深圳举办了大量的线下活动,这让自己的团队从中受益良多。

从0 开始,

开出100家悦刻专卖店

程学良带领团队在深圳市场奔忙的同时,国内电子雾化行业发生着极速的变化:电子烟成为资本热切关注的风口,新品牌层出不穷。

此后,新政发布及疫情等对行业带来重大影响的事情接踵而来。

但程学良并没有动摇。

“纵使行业一直发生各种变化,悦刻依然在稳步成长”。

悦刻在国内封闭式电子烟的市场占有率始终在逐步上涨。

全球市场监测和数据分析机构尼尔森(Nielsen)最新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4月30日,在国内19个新一线城市的抽样显示,RELX悦刻已占据封闭式电子烟68.8%的市场份额。

而在程学良与悦刻合作之初的2019年6月,悦刻的市场份额是44%。

悦刻

位于深圳福田人气商场COCOPARK悦刻专卖店

品牌深度发展,助推线下开店的时机成熟。

2019年7月,程学良团队在深圳蛇口开拓出了第一家悦刻专卖店,而后3个月里他们在深圳再度落地了几家专卖店。

这样的开店步调不算快。然而,此时电子烟行业在深圳普遍以线上零售渠道为重,要让零售商拿出真金白银来开实体店,难度不小。

尤其在深圳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找到合适的点位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也需要有更多的开店资源积累。

程学良始终认为,在开专卖店这件事情上,他的团队走在了行业前头。

也正因为早期做足拓店的基础工作,他负责经销的深圳区域,在随后行业零售渠道转入线下时有了先发优势,开店速度大幅度提升。

程学良透露,截至2020年6月,他们在深圳开拓的悦刻专卖店达到100家,团队也在今年一季度拿下了悦刻华南经销商综合评比的第一名以及悦刻国内经销商评比的两个优异奖项。

悦刻

位于深圳宝安壹方城的悦刻专卖店

在他看来,自己的团队能达到这样的成绩,悦刻的品牌优势是一大助力,特别是在去年新政和疫情的影响下。

“一些心里多少还迟疑的意向开店店主,在参观完悦刻的实验室和专属工厂后,立马打消了顾虑。“

“相比之下,近期某些电子雾化品牌在行业变化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已经关掉了深圳过半数量的专卖店。”

程学良感叹,“当初幸运地选择对了正确的道路和品牌。”

他还给自己立了个小目标:

接下来,团队将朝着悦刻全国前三的经销商、带动更多就业岗位的目标努力。

把深圳的悦刻专卖店开到180家,这只是程学良的一个短期目标,中国的市场份额这位“野心家”还会以他的“悦刻速度”继续开拓,我欣赏说了就去做的人,更佩服说到就做到的人,程学良就是这样的人。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悦刻
12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