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品牌的线下渠道覆盖,阐述悦刻与拉萨的不解之缘

2020-07-14 16:42用户投稿

由于西藏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超高的海拔,造就那独一无二的美景,这也是不少人们心之所向的源头,都想亲自看一看这个神圣又神秘的地方。

当人们亲临西藏,就一定会被这里纯净的生活和朴实的风俗所吸引,而且藏民们的生活依然很多保持着纯真的状态,没有太多的欲望和需求,简单的保持着最自然的状态,这才是真正的生活。

线下渠道 悦刻

在这充满神秘色彩的城市里,每天有很多人慕名而来,很多人也因此而留下。

28 岁的湖北宜昌人戈坤荣、 33 岁的重庆万州人冉珅玮和 40 岁的青海西宁人汤庆青,因为同一件事走到了同一条道路上——在拉萨开RELX悦刻专卖店。

当很多人心中的“诗与远方”变成了自己的生活之后,悦刻成为了他们“梦想生活”的支撑。

一直在路上的戈坤荣

1992 年出生的戈坤荣,今年 28 岁,不足而立之年的他,几乎已走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2014 年,戈坤荣大学毕业,为了尝试更多的体验和找准未来的方向,他和一个大学同学,开着一辆二手车,不带一分钱,沿途只靠着出售自制的汽车音乐CD。

在 50 天里,他们途径四川、西藏和甘肃、内蒙古、黑龙江等省份,最终回到湖北,全程累计跑了 21000 公里。

线下渠道 悦刻

戈坤荣

当他们回到出发地时,有媒体关注和报道了他们的经历,而这趟旅程也让敢想敢做的戈坤荣做出了一个决定——把行李打包收进后备箱,出发,去拉萨生活。

戈坤荣是个早熟懂事的人,赚钱的念头很早就在他的脑海里转悠——早在读初中的时候,他一边上学,一边在街边摆起了地摊。

然而,他在这趟旅程看到,有些人是可以靠着兴趣单纯地活着的,“我曾在新疆遇到一对夫妇,十几年住在荒漠上,只为在周边捡拾自己喜爱的石头,这太酷了。”

在他看来,西北地区,尤其拉萨,虽然没有内地那么发达,但当地的藏民都很淳朴,生活节奏也很慢,大家对物质没有很高的要求,有酒有肉就是幸福,这种生活方式与成功学式的人生追求是背道而驰的。

他说“我想有个新的开始,于是我去了拉萨。”

戈坤荣在地图上用黑线划出自己这趟旅程的线路;一路上,戈坤荣让帮助过他们的人在他车上签下了名字,他说现在这辆车放在家里,用薄膜将上面的字好好保存着,这是很珍贵的记忆。

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摆地摊并不是值得将之作为工作或者事业的事情,但戈坤荣发现,在拉萨他可以靠着摆地摊活得很快乐,“只要你愿意当个农民,不管有钱没有钱,你都可以很开心。”

事实上,在这之后的 5 年里,戈坤荣从在后备箱摆摊卖汽车音乐CD、某品牌的打火机开始,逐渐在拉萨落定了脚跟:

相继开了 6 家打火机品牌店、把女朋友接到拉萨,并在蒸汽大烟雾兴起之时,将大烟雾产品放入店中,做成了“打火机+大烟雾”的集合店。

而这,也让他后来遇上了悦刻。

线下渠道 悦刻

戈坤荣在给藏民朋友介绍悦刻

“身处电子雾化行业,我自然而然地感受到了国内大烟雾向电子小烟更迭的趋势,其实,早在我开悦刻专卖店之前,我就接触和售卖过了很多品牌的电子小烟,但相比之下,悦刻几乎受到顾客一致的喜爱和追捧,进店指名要买的是悦刻。”

从顾客反馈嗅到商机的戈坤荣,在 2019 年 9 月,把自己最早位于拉萨城关区乐百隆商场的打火机集合店,完全转变成悦刻专卖店,之后,他这个只有 15 平米的店面,每月销量可以达到 10 万以上,很好地解决了原来店面面临的增长难题。

戈坤荣说,他有预感,悦刻在拉萨将来会有长远的发展,“悦刻品牌在开店、运营和管理方面都非常规范,而且推出的无论是可以给烟杆雕刻的激光手臂、有特色的皮套和贴纸等周边,以及好看的产品造型和颜色,都很契合身边新潮朋友及老顾客的喜好”。

线下渠道 悦刻

戈坤荣位于拉萨城关区乐百隆商场的悦刻专卖店

戈坤荣还发现,甚至以前对大烟雾很抵触的藏民朋友,也开始愿意尝试悦刻,“要让传统的藏民朋友转变对新型事物的态度,其实有难度,但这种迹象的出现,意味着这里将有一个很大的市场机遇”。

线下渠道 悦刻

爱车如命的戈坤荣有 5 辆车,他会在车上贴上“RELX”,觉得看着很酷

于是,善于抓住机遇的戈坤荣有了更多的打算—— 2020 年初的疫情后,他正逐渐将其余 5 家打火机品牌店与悦刻产品融合起来,同时,他也在寻找合适的地方再开悦刻专卖店。

线下渠道 悦刻

戈坤荣说自己坚持晚上在拉萨固定的地方出摊,偶尔也会遇上一些体验生活的有趣朋友,玛莎拉蒂后备箱卖袜子、奔驰后备箱折价卖车厘子,但自己和他们不同,摆摊卖东西,这是自己“吃饭的家伙”。

而对于未来,他说,他享受一直在路上的状态。

“我现在几乎每天晚上在摆地摊,把我的超跑车开到固定的地方,车头摆上我和女朋友自创品牌的饰品,后备箱摆上悦刻、汽车音乐CD,然后和老顾客聊聊天,更重要的是,可以认识到很多有趣的新朋友,最后,一个晚上卖个一千来块,就很开心。”

中年“叛逆”的冉珅玮

不同于时刻奔向远方的戈坤荣,对于刚来到拉萨不久的冉珅玮来说,要到一个遥远的城市生活和工作,相比于他过往 30 多年的安稳生活,这实在是迟来的“叛逆”。

冉珅玮有着重庆人“重本安根”的性格,加上他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作为一个理工男,对于“诗和远方“没有太多的憧憬,甚至,在他来到拉萨开悦刻专卖店之前,他一次也没有到过这个地方。

“我来拉萨开店,这事其实发生得很突然,去年 11 月份,电子雾化行业出了新政,我预感在线下开电子烟店会是个机遇,于是和一位在拉萨经营公司的朋友聊了自己的想法,然后在他的建议和帮助下,我决定辞职到拉萨开悦刻专卖店。”

线下渠道 悦刻

冉珅玮在看店

冉珅玮将这个决定视为对自己一眼能望到头生活的逃离。

在去年 11 月份之前,他在重庆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做技术支持已经有 3 年多了,而这是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二份工作,“每天按时上下班,工资也不多,实在太没有意思了”。

冉珅玮介绍,自己本身并不抽烟,但身边抽烟的朋友很多,后来从这些朋友中了解到电子烟,在有了开店的想法后,比对了几个品牌,最后选择了在行业拥有绝对品牌和市场优势的悦刻。

而选择去拉萨开店,则是自己考虑到重庆已经有多家悦刻专卖店,相比之下,拉萨仍有不少的机会。

2019 年 11 月,冉珅玮来到拉萨开始找店面位置,然而,由于受到疫情影响,直到今年 4 月份,他位于拉萨高新区的门店,才算正式营业。

“我的店是一个居民楼的临街商铺,位置没有太好,但过去两个月里,店里的销售正稳步增长,目前已经可以做到收支平衡,其中很多顾客是通过悦刻官方的‘附近门店’来到我的店面,而接下来在悦刻品牌方的支持下,过几天会做几场地推活动,预计能够为门店带来更多的用户。”

线下渠道 悦刻

冉珅玮的悦刻专卖店店面

特别的,冉珅玮介绍,虽然门店周边汉族人居多,但店里藏民顾客的占比可以达到50%,他们中大多数人在购买前就已经了解悦刻,只是之前只能大费周折地从成都购买,有藏民跟他说,“有了门店,方便多了”。

从朝九晚五上班节奏跳出来的冉珅玮,来到拉萨开悦刻专卖店的几个月里,还在适应拉萨的高原海拔,不过他觉着这里的气候比重庆凉爽多了,并且自己也获得了之前没有过的自由。

“在这里,很多事情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日子比以前有奔头多了,这段时间也得到了很多朋友的鼓励和帮助,例如,门店第一单就是隔壁的广告印刷店老板帮衬的。我能感受到很多人的善意。”

数码店中的悦刻玩家汤庆青

对于汤庆青而言,拉萨是他来了就不想走的地方。

两年前,他把自己的第四家数码潮品分店开在了拉萨——离布达拉宫直线距离只有 400 米。

线下渠道 悦刻

汤庆青

“我本身比较喜欢数码产品,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在手机店打工,之后自己开店做了老板,所以当我决定留在拉萨的时候,我第一时间也是想到开个数码潮品店。”在此之前,他与其他 3 个合伙人在青海西宁、格尔木已经有了 3 家数码及手机店。

汤庆青介绍,悦刻专卖店是自己今年 4 月底时,在数码潮品旁新开的专柜,“在一堆音响、耳机旁,悦刻的柜台很显眼,冲着数码产品来的顾客会在悦刻产品前体验研究一番,他们中有部分人刚好在寻找相关的产品,就会购买尝试”。

至于悦刻产品的销量能否爆发,汤庆青并不急于求成,他说,疫情对商场人流的影响还存在,每天到店的顾客并不多,所以开拓和积累悦刻用户还需要一段时间。

线下渠道 悦刻

汤庆青的悦刻专卖店,距离布达拉宫直线距离 400 米

可以说,汤庆青对店面的选址还是非常值得称赞的。毕竟布达拉宫是当地非常著名的一个景点,来往人流络绎不绝。所以选择在这里开店,自然就会有不少喜欢电子烟的朋友,顺势光临汤庆青的悦刻专卖店。

目前试水一月有余,汤庆青发现锐刻产品真的是非常受欢迎,未来是很有增长潜力的。用户大多数都会因为安全品质而从别的品牌用户转化为悦刻用户,未来这个比例相信也会持续攀升。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线下渠道
139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