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 点评 2017-08-07T13:40:52 +08:00

周鸿祎“消失”这3年,奇虎360讲了三个创业故事

吴绛枫

奇虎 360 的转折发生在 2014 年。

这年年初, 360 公司创始人周鸿祎决定闭关——不参加任何会议、论坛、活动,打算集中精力学习、思考。三个月后,他重又出山,接受媒体采访,说自己一直在思考——“ 360 到底何去何从”。

PC端搜索的市场份额突破20%,成为国内排名第二的搜索引擎;在美上市两年多,市值首次超过 100 亿美元,成为仅次于BAT的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百亿美金俱乐部”的一员。

这些都是 360 在 2013 年取得的成绩,出众、耀眼,但周鸿祎直言“半点满意的感觉都没有”。

实际上,他感到整个互联网行业在 2013 年发生了颠覆,而自己又回到了那种”每天都在拼生存“的状态。

出山之后,周鸿祎便有了偃旗息鼓的味道,不再那么高调、张扬。直到近期,一篇《人民想念周鸿祎》刷屏,人们似乎重又想起,曾经的“红衣教主”,许久没有四面树敌、口无遮拦、争强好胜了。

面对“人民”的呼声,“红衣教主”郑重地回复了一篇文章——《致想念我的人民》。开篇,他直言不讳地说“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讲真话的人,是想念挑战者,也是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

过去三年,周鸿祎“消失”了,互联网变得无趣了,周和他的 360 却讲了三个与创业有关的故事。

“红衣教主”周鸿祎

从被看好到被唱衰的公司

2013 年以来,百度叫嚣着向人工智能和数据储备转型,腾讯利用微信拿到了进军移动互联网的船票,阿里则建立起”线上流量线下生意“的数字与实体的网络,连此前不太起眼的小米也在智能硬件上找到了突破口。

360 该拿什么拥抱移动互联网?

手机助手、手机安全卫士、随身Wifi…..这些产品既没有颠覆式创新,也无法给人更多想象。如果说别家公司的大佬都有一张互联网下半场竞赛的王牌,那么周鸿祎很清楚,那时的自己没有, 360 没有。

2014 年最后一天,周鸿祎在公司内部群发了封邮件,名为《奔跑吧360》。他在信中提出“Reboot”概念,寓意重启,号召全体员工回到创业的状态。

得益于搜索商业化的推进,以及在线广告与移动增值业务的发展,在 2014 年Q4 的财报中,周鸿祎强调, 360 已经连续 16 个季度取得业绩的持续型增长。

然而,主营业务的疲软之势早已初现端倪。

2014 年 9 月, 360 安全浏览器的用户渗透率为68%,去年同期,这一数据是69%。而浏览器的用户渗透率是 360 游戏、广告赖以生存的根本。

3Q大战后,腾讯、百度均以重金投入互联网安全市场,依托自身社交、搜索上的流量,抢占了 360 的市场份额而在移动互联网领域, 360 手机卫士并未联动起 360 的手机浏览器,复刻出“多级火箭”的业务模式。

PC互联网的人口红利日益减弱, 360 发家的“杀毒软件+浏览器+搜索”的三级火箭模式,也很难再说服股民。 2015 年年初, 360 股价大跌了六成。

智能手机大范围普及的 2014 年,周鸿祎曾相中营收同样出现疲软,迫切需要外部投资的手机制造商酷派,计划抢占一个属于自己的移动硬件入口。

当年 12 月,周拿出最大的诚意,两次累计投资4. 54 亿美元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 360 占股49.5%,酷派占股50.5%。 238 天后,奇酷推出了三款机型,价位从 1199 到 3599 不等。

发布会舞台上,一身红衣白裤的周鸿祎为新手机卖力宣传了两个半小时,说了几个一连串的fuck,还飚了一句“除非极端情况,我轻易不再跟人撕逼。”

那次,周的撕逼特指,乐视以21. 8 亿元入股酷派,占股18%,成为第二大股东。他一怒之下,在朋友圈扔了句“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要fuck回去。”

我们都知道,这是360、乐视、酷派上演的一出三角恋,结局是酷派接连亏损,奇酷手机发布后的年销量不足 200 万台,而乐视早已不是当年的乐视,华为、OPP等手机厂商却此间强势崛起,形成围猎之势。周鸿祎第一次试水手机制造,宣告败北。

360 搜索名字的频繁更换,或许是周鸿祎对公司发展困惑的表现。 2012 年 8 月, 360 搜索正式上线; 2015 年 1 月,“ 360 搜索”改名为“好搜”;一年后,名字又换回“ 360 搜索”。

没有王牌产品,也没有清晰的业务模式,从被看好到被唱衰,这是周鸿祎消失的三年里,关于 360 的第一个故事,它面临着转型的阵痛与瓶颈。

周鸿祎向库克展示奇酷手机的功能

从软件公司到人工智能公司

奇虎360,成立于 2005 年,原本是一家专注于软件的互联网公司,依靠免费杀毒软件,成为该领域的搅局者。

随着这家公司在 2014 年陆续推出儿童智能手表、智能摄像机、安全路由器等一系列硬件产品,与手机制造商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还投资了数家新硬件公司,周鸿祎将 2014 定义为 360 的智能硬件元年,还强调自己是公司最大的产品经理。

做奇酷手机,周鸿祎把整个过程看作二次创业。他在新书《智能主义》里坦言,这次做手机倾注了太多心血,用力过猛。

360OS里不少精心设计的功能,比如涡轮闪充、双摄像头、冷藏室等。而他最爱“显摆”的,是拍照显示年龄功能。马云曾让他给自己拍一张,拍照前还强调,要是敢把他的年龄照大了,他就把手机摔了。后来,周又给马化腾拍了一张,结果显示年龄 20 出头,这位马总很开心。

周鸿祎的遗憾是时间有限,手机系统里很多有意思的地方,没能让用户了解。

作为 360 的老板,他在 2015 年提出,要对公司的业务进行调整,把已经投入了一段时间,但成绩不大或者难以赚钱的业务精简甚至砍掉。比如 360 行车记录仪团队就被整合到其他部门,移动端各应用团队也曾适当裁员,他还让自己收购的公司鲁大师和团队重新独立。

周鸿祎曾亲自跑去硅谷拜访一些人工智能公司,也曾去到伯克利的八个实验室做沟通。他对 360 的战略规划,是全线硬件产品朝着人工智能的方向做,从图像识别技术与大数据两个方向深入。

2015 年 9 月, 360 宣布聘请颜水成担任 360 的首席科学家。颜水成的研究方向是计算机视觉与深度学习,他曾介绍 360 在人脸分析技术、语言识别技术等方面有进展,还建立了大规模的深度学习软硬件平台360net。

其中,人脸分析系统已经被应用到 360 手机、儿童手表、行车记录仪上。据说,线上搜索页在一步步配置人脸分析技术。

周鸿祎甚至招募了一个计算机视觉团队,负责车辆环境感知方面的研究。这是周鸿祎对 360 无人驾驶汽车的布局,试图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车辆和行人之间的准确定位,以辅助驾驶。

转型时要忘掉原来的商业模式,忘掉原来丰富的产品线,把所有的战略归结成从用户角度出发,寻找一个需求。这是产品经理周鸿祎在二次创业时坚持的原则。他做 360 儿童卫视智能手表,是保护儿童安全;做智能摄像机,是保障家人和家庭的安全;做行车记录仪,是保障用户的行车安全。

2015 年,奇虎 360 还做起了金融。第一款金融产品是你财富,如今 360 成立了专门子公司就叫 360 金融。下设有你财富,私银家, 360 淘金, 360 股票, 360 借条, 360 保险 6 大业务线。

如今,周鸿祎做产品的逻辑是,一切从“安全”出发。这构成了周鸿祎“消失”后的第二个创业故事,他的设想,是把 360 打造成一个集“硬件+软件+互联网核心应用”为一体的人工智能公司。

但 360 和它“消失”的创始人一样,这些故事并没有拿到明面上来讲,大多数是在不声不响中完成。

在纽交所前的周鸿祎

从在美上市到私有化回归A股

蓝色领带、粉红色衬衣、黑色风衣,周鸿祎一身正式的行头站在纽交所大楼前拍照留念。这天是 2011 年 3 月 30 日,奇虎 360 登陆美国纽交所。

周鸿祎一度将 360 比作中国的脸书,在招股书中这样定义360:以用户基础论, 360 是中国排名第三的互联网公司;以终端装机量计,排第二位;是排名第二的浏览器公司,仅次于微软;还是排名第一的安全方案提供商。

安全软件起家,满足用户安全需求,通过浏览器提供链接互联网的入口,再利用桌面管家等提供增值服务,周鸿祎的商业模式得到了许多国外投资人的青睐。

最终, 360 实现1. 75 亿美元融资,上市首日股价大涨134.5%,市值高达39. 56 亿美元。这让 100 多名员工身价突破 3000 万元人民币。

被称作“华尔街奇迹”的上市公司360,它的业绩与股价却在 2014 年陷入了一个怪圈:公司每个季度都有亮眼的财报,但股价在稍稍上涨后出现下跌趋势。到 2015 年 5 月,这一状况愈加明显, 360 的市值缩水至 64 亿美元,不到峰值时的一半。

不满于 360 的低市值,周鸿祎于 2015 年 6 月 17 日,提出将 360 私有化的要约。以时间为线索,之后 360 的私有化过程有这么几个重要的节点:

2015 年 12 月中旬, 360 达成私有化最终协议;

2016 年 1 月,招商银行和另两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将作为牵头行,为 360 私有化交易提供总额 34 亿美元(超 220 亿人民币)的债务融资;

2016 年 3 月 30 日,私有化协议获得了股东的批准;

2016 年 4 月 26 日, 360 私有化项目已经获得国家发改委通过,进入公示阶段;

2016 年 7 月 16 日, 360 宣布私有化提前完成,公司将从美股退市。

历史一年多,周鸿祎抵押了一切,举债两百多亿,从富翁变成了“负翁”,但 360 如周鸿祎所愿私有化,即将回归A股。

有人说 360 私有化回国是为了跨境套利,周鸿祎不服气,说“这是不懂私有化”。因为 360 的核心是安全,而回归国内资本市场是国家很明确的期望。他在公司的内部邮件中提到, 360 的私有化不仅是资本操作,更是 360 进入新的发展阶段的重要助力。

这是周鸿祎自诩的初衷,也是他的第三个创业故事。

上个月底, 360 又发布了三款智能硬件——新版 360 安全路由、安全夜灯、安全锁钥匙。 360 游戏还发布了5A计划,加大游戏业务的投入。

经过了此前一系列的韬光养晦,周鸿祎选择在 360 动作频频时再度开腔,似乎已经打好了从PC软件制造商向移动互联网、智能家居供应商转型的底子,也从资本层面做好了在国内再次爆发的准备。

现在,周鸿祎是时候回归了。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