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用户 - 传媒 2022-04-24 09:59

组织专业运力,货拉拉企业版为上海保供配送民生防疫物资

晚 11 点,鲍师傅完成了最后一单的收尾工作,驶回徐汇区凯旋南路一个偏僻的停车场。这是他们上海保供物资运输的基地,而车是他们这些天来的“家”。

4 月初,货拉拉在上海打响了抗疫保供运输战。由于防疫管控,司机想要出门拉货特别难。尽管如此,每天仍有一千多名货拉拉司机奔波在运送物资的路上。与此同时,货拉拉企业版业务团队也组织了近百位司机为保供单位、保供企业提供运力支援。截至 4 月 20 日,这百位司机为上海方舱医院、被封控的小区居民点运送了 394 车次、近 20000 箱的生活防疫物资。

“一定要保住这个项目”

上海封控期间,为打赢物资保供战,分属不同体系的运力协同作战,各自发挥不同的作用。长途货运司机负责来沪物资的远程运输,同城货运司机负责运输物资到最后一公里。

4 月 14 日,货拉拉企业版接到上海新徐汇(集团)有限公司的货运需求,为徐汇区辖区居民运送生活和防疫物资。

(货拉拉企业版保供运输车队)

受到 2020 年货拉拉武汉抗疫运输事迹的感召, 4 月 16 日,鲍师傅带着五六个相熟的司机一起加入了这个项目,后续又有几位货拉拉司机加入,组成了 11 人“兄弟连”。他是老货车司机, 2019 年便加入了货拉拉,同年为货拉拉企业版客户罗森便利店配送过物资。由于在多点配送、取单回货等复杂配送流程中的出色表现给平台工作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被选为这个项目的司机队长。

“每天睡几个小时,只吃 2 顿,白天不敢多喝水,怕上厕所。”一直在居民密度较高的管控区配送,鲍师傅特别担心兄弟们被感染。他要求兄弟们穿好防护服、带上两层口罩。白天运送过程中尽量不摘下口罩吃东西,渴了就在车上喝半口水润一润喉咙。“上厕所就要拉开防护服,会增加被感染的风险,一定要少喝水,晚上回到停车场做完消杀后才敢吃东西。”

(正在运送物资的鲍师傅)

除了应防疫要求保持 48 小时核酸记录,鲍师傅还让兄弟们每天早上自测抗原。“一旦被感染了,做抗原马上就能知道,而核酸有可能要做两三次才知道。”鲍师傅称,一旦团队中有一个人被感染,那么这个项目无法继续了。只有做到最极致的防护,确保我们每个人安全,才能保住这个项目。

16 日- 18 日,鲍师傅和他的兄弟们在 3 天时间内完成了 52 车次的运输,为徐汇区辖区内居民运送了 3500 箱米面粮油蔬菜等生活物资。

“一天跑 60 多个小区,虽然累,但我没漏掉一单”

“都在抢时间。不管是司机,还是我们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连轴转”。货拉拉企业版工作人员卫平称,经常半夜接到运输需求,就得紧急协调运力找司机。虽然疫情严重的这段期间,上海几乎处于静止状态,但他们一直都在工作岗位上,“晚上忙到凌晨 1 点多是常态。”

除了承接政府部门的运力需求,货拉拉企业版也为蒙牛、豫园等保供企业配送民生生活物资。对于货拉拉企业版运力工作人员卫平来说,找司机太难了。

(货拉拉司机为封控区居民运送牛奶)

“运力需求特别大,而能出来在路上跑的司机非常少,符合要求的司机更是稀缺。”卫平说,“有的司机承诺可以出小区,但实际上到了要配送的时候,他们却出不来。”和以往普通订单不同的是,保供物资基本上都是多点配送,对于没有企业订单配送经验的司机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尤其是蒙牛这个项目,一车一百多箱的牛奶至少要配送到几十个小区。点位过多,很容易出现漏单的情况。

为了保质保量完成配送任务,卫平为此整整找了一个星期的司机,最终选中了 23 位司机。安徽人郭师傅是被选中的师傅之一。“早上 8 点就要到达嘉定马陆镇的蒙牛仓库取货,一天送四五十个小区,有时送六七十个小区,基本上到晚上 9 点多才能送完。”郭师傅有企业订单配送的经验,对于他来说,难度不高,但还是会觉得累,不过好歹没出过错,没漏掉一个订单。

并不是每一位司机都像郭师傅这样经验丰富,有的司机三四十个点位可能也要送到晚上七八点。这类司机需要卫平重点跟进,协助司机优化排线,争取将物资早点送到居民手中。

自 4 月以来,货拉拉企业版业务团队为政府单位以及蒙牛、麦德龙、饿了么、京东买菜、豫园等保供企业累计运送了 394 车次、共计 20000 箱牛奶、米面、蛋肉果蔬、口罩、防护服等生活物资和防疫物资,车型涵盖面包车、依维柯、4. 2 厢货、7. 6 米货车、 13 米平板等。

一千多名货车司机疫区“逆行”

除了货拉拉企业版组织的抗疫保供运输力量,还有不少货拉拉司机自发投身到保供运输中来。

52 岁的货拉拉司机陈师傅就是其中之一。 3 月 16 日陈师傅从江苏扬州来上海送防疫物资,因回江苏需要隔离,干脆留在上海继续接单拉货。

他每天 8 点开始干活儿,为用户运送米面粮油、果蔬蛋肉、消毒液、抗原试剂等生活物资和防护用品。“每天只吃 2 顿饭,一顿泡面,一顿干脆面。一天大约有 15 个小时跑在路上。”陈师傅最多的一天跑了 16 单,几乎 1 小时内就要跑完一单。

据货拉拉数据显示,上海疫情期间,活跃货车运力下降了90%以上,但每天仍有一千多名货拉拉司机奔波在运输生活物资和抗疫物资的路上。他们每天往返于政府防疫部门、生活超市、物资仓库、保供单位和各个小区之间。

为了保证每天能顺利出行,不敢住酒店,不敢回家,他们以车为家、驾驶室为床,精细地计算着每一口水该喝多少、每一口食物该什么时候吃。

“我们也很怕被感染、心里压力特别大,但每次听到这句‘师傅,太感谢你了’,便激励着我们继续前行。”鲍师傅说,兄弟们相聚是缘分,但希望再也不要因这种原因而相聚,他相信,他们很快就散落到上海各个角落,然后各自安好。   陈师傅希望疫情早日结束,他想家了。“好久没吃家里的饭了”,不过他相信,应该很快就能吃到家乡的扬州老鹅。

相关话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均为站长传媒平台用户上传并发布,文章为企业广告宣传内容,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对本页面内容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相关信息仅供参考。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页面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可及时向站长之家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点击查看反馈联系地址)。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依规核实信息,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俞敏洪是罗永浩的一面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