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慧慧周 点赞破亿,特效短视频的生存现状如何了?

2020-05-28 08:31卡思数据公众号
文章目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卡思数据(ID:caasdata6),作者:大婷婷,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互相攀比的终极答案是什么?@阿星and阿奇给出了一个答案:一起完蛋。

为了打掉一只苍蝇

阿星:拿出苍蝇拍

阿奇:请出火箭炮

阿星:投放原子弹

阿奇:二向箔伺候

最后浩瀚星河都成为壮观的油画。

A和B互相攀比,在多轮沙雕比拼后一起回到原点。这便是抖音搞笑类账号@阿星and阿奇 近期的爆款公式了。“原本陈靖川的一个tag,a和b两个人互相攀比,然后出来一个c比他们两个都强。我们根据自己的节奏进行了调整,想到大男孩之间的攀比欲还是很强的,就决定做这么一个系列” @阿星and阿奇 运营李琬莹告诉卡思数据(ID:caasdata6)

沙雕风格打底,热梗密集抛出,摸索出清晰风格的@阿星and阿奇 在抖音茁壮的成长着。#沙雕的胜负欲#系列视频也因诠释了“反转”“惊喜”这一平台内容特性而受到抖音用户肯定。数据显示,第一支相关视频共累积224.8W点赞量,@阿星and阿奇也因此单周涨粉158. 3 万,登上卡思数据抖音新锐周榜(2020/05/11-2020/05/17)TOP2。

短视频 慧慧周 抖音 特效

@阿星and阿奇瞄准的赛道是“搞笑”,不过与一般搞笑类账号不同的是,它的内容中融入了更多的特效元素:花手转起来就地起飞,手速快到尾迹重重,武力PK时地动山摇…,这些效果放大类的视觉呈现为内容增色不少。

相比将特效作为内容调味剂的用法,短视频平台上还存在一批聚焦后期特效,围绕硬核特效叙述内容价值的账号,他们的一路走来却是考验重重。

早期引领潮流的技术流短视频逐渐小众

技术流内容是早期抖音的心头好,代表着潮、酷、个性的创意类内容吃到了抖音的第一波红利。@黑脸V 也由此出发,在常规的运镜基础上,加重后期剪辑的投入,用特效作为内容的载体,成为首批名噪一时的抖音红人。

这时大家对特效的认知也仅是作为强化内容表达的工具。到了 2018 年 5 月,@疯狂特效师的一条《擎天柱跳舞》的视频,发布后迅速引起众人围观,镜头里,一位在闹市跳dura舞的男士,其背后的汽车被音乐声唤醒,后者瞬时变幻成数倍高的擎天柱加入舞蹈。

高质量的视觉观感让抖音用户眼前一亮,这支视频仅几天便积累播放 1 个亿,帮助涨粉70W+。抖音用户及从业者发现原来15S的短视频内容也出现了如此高的“配置”。

短视频 慧慧周 抖音 特效

2020 年,抖音DAU突破 4 亿,由“让崇拜从这里开始”转变为“看见美好生活”的抖音成为国民级应用,更加贴近大多数人的生活,用户的口味也从追逐精致走向了多元化,粉丝也期待参与红人的生产生活,加入红人以内容为载体的自我表达的过程中来。

而特技类内容在此环境下,在创作方面有其自身的壁垒。这也是导致技术流目前未追平现状的原因之一。

5 月 26 日,创壹视频联合创始人梁子康,在朋友圈祝贺旗下特效类账号@慧慧周  抖音点赞突破 1 亿,这档在卡思数据抖音-特效榜单上TOP2 的账号,上线 2 年四个月后,达成了的这项代表着跃升至头部红人的成就。

不过@慧慧周 的粉丝量目前即将破800W。这与往常抖音红人的状况略有不同,一般来说,点赞破亿的红人,其粉丝量会在千万以上,甚至有的红人在5、 6 千万赞的时候,粉丝就已经破千万了。对此梁子康向卡思数据表示,可以认为她的人设是偏弱的,但是对我们来讲,它的商业价值核心不是在于粉丝量,而是在于持续获得公域流量的能力,而这也是广告主看重的能力——议程设置及社会化传播。

创壹视频是从传统影视行业切进来的玩家,早在 2017 年就开始深入布局短视频领域。后期与特效是其团队的核心竞争力,公司有着较强的影视及广告营销基因。

如何用神秘感、新鲜感引人追随,又如何打破与用户的距离,增强粉丝粘性?特效类创作者需要平衡这两者的矛盾,而这个矛盾其实分别指向了广告主的需求与吸粉能力。

成本:特效垂类的壁垒

“@慧慧周 用的摄像设备ARRI-Alexa艾丽莎,100多万,灯十几万,这是前期…”梁子康向卡思数据介绍了 @慧慧周 所用的拍摄器材。当然这些并不是单独服务于她一个红人,“公司的其他红人及To B业务的视频全部由这 30 人的后期团队产出”。

短视频 慧慧周 抖音 特效

在IP孵化方面,创壹视频显然很舍得“砸钱”。这是其抢占抖音特效赛道的必要付出。设备、后期每一个环节都是成本,道具、拍摄、灯光、三维、调色、渲染更是叠加出了寻常创作者所不能企及的护城河。

“模式重”适用于这个垂类上的所有创作者。实际上,目前跑出来的特效类账号也都有着各自的过人之处。创壹视频依托于成熟的影视制作公司,@疯狂特效师 是长沙广电国有控股公司旗下的账号,@钢铁西游 早在 2012 年长视频时代时,就在优酷上发表相关作品。

短视频 慧慧周 抖音 特效

后者可以说是草根跃出的典型,@钢铁西游 账号主理人赵文嵩最早出于兴趣成为视频网站的最早一批UGC,那时的他为政府形象宣传片一类的需求提供服务。 5 年过去,进入短视频时代时,他搭建了自己的小型工作室,成功将爱好变成了主业。对他来说,更新频率是目前比较头疼的一件事,目前的生产力仅支持一个月产出 4 条内容。

今年春节后,一些之前数据很好的内容,数据有所下滑。赵文嵩认为,受疫情影响,人们宅在家里,短视频也一下热闹起来了,观众的选择变多,而@钢铁西游 的周期太长,更新慢,这段时间也损失了一些用户。“长远来看,还想把团队做上去,增加更新频率,内容创新等各方面要加强,不然估计到明年就看不到我们了”。

除了@钢铁西游,其他特效类账号也向卡思数据表达了发布频率上的困扰。其中创壹视频的做法相对成熟,在经历了 20 多次迭代后,最后确立了流水线,“基本上@慧慧周 的每条视频 后期团队的每个人都会经手”,促使每个环节效率最大化,一次完整的产出需要5~ 7 天,每次产出的视频在5~ 8 条。目前@慧慧周已经可以做到 2 条/周的发布频率。

好在特效类账号的广告费用不算低,优质的内容我们以抖音439W粉丝@钢铁西游 的星图报价做参考,21~ 60 的视频,平均下来每秒的投放费用可达到2300- 6500 元。

二八效应同样适用于特效垂类,程度似乎更甚。对机构来说如何承受巨大的前期成本,将投入与回报连贯起来,并网罗技术人才;为爱发电的创作者怎样找到组织,中腰部创作者如何定位自身的优势,这些都是亟需思考的问题。

特效账号的核心:人物IP VS 特效?

随着红人经济深化发展,受众对于外部标签、物质光环兴趣寥寥,转而选择凝视红人的个人魅力。

如何安放用户的注意力,是更炫酷的视觉体验?抑或是红人的个人特质。卡思数据观察到,目前特效垂类内容的创意点,更多围绕生活场景展开。还没有具化到聚焦个人生活。

但如果我们将时间线拉长,这两点或许可以达到融合统一的状态。只不过脱离于普通人生活的人设更难打造罢了。影视行业早已向我们提供了这样的可能性,漫威、DC、迪士尼…只不过到那时,则需要更专业系统的编剧来将其进行升维。

除此之外,如果将该IP的所有功劳及粉丝粘性的终点都放在出镜人身上,背后付出大头的操盘手们也会有深深的不安全感。这就需要红人与机构有更深的绑定,无论是出于情感上的信任,还是利益上的牵绊。

一个健全的合作机制及退出机制怕是目前短视频行业最需要的克服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同样提给了特效短视频。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短视频
2192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