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庆余年》后的阅文2020

2020-03-19 10:27娱乐硬糖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 罗大肥,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盘点 2019 年文娱产业的重要变化,男频IP剧的全面崛起绝不会被忽略。在 2018 年还被市场频繁质疑的男频IP改编,在 2019 年终于迎来了《从前有座灵剑山》的小确幸与《庆余年》的大欢喜。

当男读者的老铁成了女观众的老公,笑最大声的当然是“网文一哥”阅文集团吆喝多年的网文IP全产业链故事,终于有了过硬的案例佐证。且是连续成功,证明存在了一定的“工业化”操作体制。

这种变化也清晰反映在阅文 2019 年财报上。 3 月 17 日,阅文集团(0772.HK)公布的 2019 全年业绩显示, 2019 年阅文实现总收入83. 5 亿元,同比增长65.7%;净利润11. 1 亿元,同比增长21.9%。与此同时,版权运营收入同比激增341%,达到44. 2 亿,营收占比首次超越在线阅读业务。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网络文学(即在线阅读)和IP全产业链开发(即版权运营)一直是阅文的两大主营业务。其中前者是阅文的传统业务,在国内甚至全球都有领先地位;后者则是阅文这几年通过大笔收购、自主开发等重点布局的业务。

2018 年,在线阅读和版权运营在阅文营收中占比分别为76.0%和24%。 2019 年,形势迅速逆转为44.5%和55.5%。不论是增长速度还是营收贡献,阅文的版权运营业务都超越了在线阅读业务。这无疑是一个重要信号,不光是对阅文本身,也是对内容产业。

最初,我们认为内容是新闻、信息流,而后是网络文学,再之后是IP孵化,再之后辐射至所有的泛娱乐衍生品。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作为一家以内容为主导的服务商,究竟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内容的天花板在哪里?面对越来越广义地、错综复杂的内容生产线,行业的新突破口究竟是平行的还是多元化的?

这些问题的答案,或许我们能从阅文的轨迹里窥探一二,也对阅文的前路小作预言。

管中窥豹,阅文财报里的干货

细品 2019 年财报,能够读出将对阅文集团产生深远影响的三个变化。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首先是阅文整体财务数据的增长。这意味着传统内容市场仍有尚未挖掘的价值盲区,也意味着阅文在传统内容市场的地位持续稳固。

随着全球经济转冷,国内市场从 2015 年开始进入调整期。直至 2020 年,无论是传统的制造行业还是新兴的互联网行业都面临着巨大压力。在此大的经济背景下,阅文依旧能够实现持续高速增长,足以看出文化衍生行业的发展潜力及阅文自身的行业价值。

得益于当下被广泛应用的去中心化的智能分发技术,阅文在学习并理解用户阅读癖好、个性化定制推荐内容方面也进行了足够深入的尝试。从财务数据中披露的包括社区化建设、高质量内容互动方面的增长(配音及评论数据的体量增长)、以及付费用户平均付费的增长,可以看到这种尝试所取得的成果。

这种变化对于提升阅文自有内容平台的C端用户活跃将影响深远。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与此同时,根据 2020 年 2 月百度小说风云榜显示,排名前 30 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 25 部出自阅文平台。这个数据充分证明了阅文在IP生产链的源头——小说内容上始终保持的垄断地位。

而财报中包括营收、净利润以及月活用户在内的高增长率,也佐证了阅文在内容领域领头羊地位的不断巩固,头部效应愈发明显。

其二正是硬糖君开篇所言,版权业务正式成为阅文主引擎,也验证了阅文此前在IP全产业链搭建的投入开始产生丰厚回报。版权运营收入的增长,为阅文发展提供了新的强有力支持。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相比于传统的在线业务收入,版权运营的收入更加多元化。这一部分收入中包括了有声、动漫、影视开发、影视发行、游戏研发、游戏运营版权转让等IP全内容链上所产生的经济价值。

这一点很重要。这意味着阅文之前对于IP全内容生成链的基础搭建已经初具成效,成为了新的业务增长点。以“新丽传媒”为代表的阅文系生产矩阵已经通过成功的产品证明了自己具备高品质内容的制作能力。这种能力不仅体现在完成高品质内容上,还体现在产品能够在市场中取得切实成功。这其中的最成功的代表,就是《庆余年》。

爆款的诞生和财报的格局逆转,标志着阅文的内驱转型已经初见成效。这也意味着阅文已经不再是依赖在线阅读等收入支撑财报的传统内容服务商,而正在逐渐转向立足于IP深度开发以及泛娱乐内容生产、运营的综合内容服务商。

阅文说想做“中国的漫威”,现在这个梦想无疑更近了一步。

《庆余年》的爆款效应

尽管商业逻辑早已通顺,产业布局早就起航,但让所有人都认可,还需要一个爆款。《庆余年》正是那个爆款。

这部由新丽传媒主导的男频IP改编剧不仅证明了阅文旗下内容端的制作能力,同时也解决了两个行业难题。

第一, 男频剧究竟怎么拍才能不扑街;

第二, 《庆余年》作为大IP爆款后如何进行更深层次的价值挖掘。

毋庸置疑,《庆余年》本身就是一部被市场验证过的出色小说。与一般一目十行的爽文不同,《庆余年》对 90 后一代的影响力更为深远。它的笔墨浓郁,历史感厚重,展现了一个架空世界中少年的成长和王朝的兴衰。

而在影视剧改编中,制作团队同时兼顾了轻松活泼的剧情推进和人物群像的深度刻画。在小鲜肉和老戏骨的组合搭配中,让整部剧既看上去很美,也品起来很有味道。

有张若昀、肖战,有李沁、宋轶,有辛芷蕾、李小冉,有陈道明、吴刚,这部剧的选角独具匠心,也让剧集的受众几乎横跨70、80、90、 00 四代人。

《庆余年》的成功几乎是教科书般的说明白了男频剧改编大方向。要还原被市场证明过的小说剧情,要有明快轻松的剧情推进配合流量小生花旦吸引泛用户群,要有压得住场子的老戏骨带动起剧的品质,要有足够高的制作质量。最最关键,要有个好编剧。

重视内容的代际变化,是此前男频改编剧很容易忽视,但如今被成功者挑明了的问题。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就曾对硬糖君提到,早年网文中最常见的那种“逆天改命”的愤怒感、挑战感,如今年轻读者是不怎么买账了。苦大仇深的不要,搞笑吐槽才是王道。“你要一边吐槽,一边笑着去做。面对困难的时候,你要用一个非常二次元的方式。”吴文辉说。

同为阅文旗下IP,《从前有座灵剑山》的小爆和《庆余年》的大爆,无疑都遵从了这一逻辑。

从男频口碑回暖的《将夜》,到质量受广泛认可的《全职高手》,再到去年的圈层爆款《灵剑山》,直至阅文自研产品《庆余年》的集大成,可以看到阅文在男频IP改编上逐渐摸索出了一套方法论,并且具备可复制性。

而阅文针对《庆余年》的一系列后续操作,则是对爆款IP的深度挖掘。 2020 年 3 月,《庆余年》手游进入测试预约;而在 2020 年底,《庆余年2》将开启拍摄。

得益于近年来对生产链体系的基础搭建,阅文自身就掌握着反应足够迅速的制作资源和具有丰富经验的运营资源。这保证了阅文在内容端的持续输出能力,同样的案例在 2019 年,还发生在动漫《斗破苍穹》、《武动乾坤》;动画电影《全职高手之巅峰荣耀》;影视剧《黄金瞳》、《国民老公2》;自营手游《新斗罗大陆》等等IP全产业链内容上。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当这一套IP价值挖掘的方法论被一次次成功验证后,阅文旗下 800 余万作者 1000 多万部作品的内容储备,恐怕将绽放出令人咂舌的价值光芒。

IP开发能力=内容领域的新引擎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毫无疑问,IP泛娱乐衍生品的全领域开发正成为一种大趋势。无论这种成功模式是脱胎于迪斯尼还是脱胎于漫威,同一个大IP下,小说、漫画、动画、影视、游戏的全方位包装正在从流行成为标配。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在当前市场中,存在一种“泛宇宙”的说法。比如说,“漫威宇宙”。再比如说,近期热炒的“白夜宇宙”和“唐人街宇宙”。

这种说法的本意是,通过一系列故事与故事、人物与人物之间的联系,打造一个具有统一化认知坐标系的世界观。这种尝试在国内的实践也许更早起源于《盗墓笔记》与“老九门”。然而这种尝试普遍还局限于影视化的内容范畴中,还未在多元化的内容形态里进行发酵。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而现在,阅文打造的恰恰是在多元化的内容形态里持续发酵的“泛宇宙”体系。从小说到漫画、再到动画、直至影视化、游戏化。随着内容的不断挖掘,提供给用户的沉浸式体验逐步加深。

在这一过程中,天然的完成了内容的市场端试错。逐步通过市场反馈调整IP开发的投入力度,不断被证明的IP和故事以及人物设定,配得上更大体量的资金投入、更长的时间投入的复杂娱乐载体。与此同时,用户也更容易在该类型的沉浸式体验中产生付费。通过这种不断发酵的衍生品尝试,辨别出更具市场价值的IP产品,并进行更深层次的内容加工和IP价值挖掘。

如果说,平行的“泛宇宙”往往需要通过一个爆款以点带面打开市场的话,那么阅文体系下的多元化的“泛宇宙”则更具备可操作空间。从 800 余万作者, 1000 多万部作品中甄选具备市场潜力的,逐步开发、层层淘汰,最终能走到泛娱乐衍生品全部开发出来的,不仅是内容的佼佼者,也是市场认可度上的佼佼者。

庆余年 阅文集团 财报

从 2019 年阅文财报中,我们可以更量化的看到这种策略的可行性。44. 2 亿的成绩也许只是个开始,55%的收入占比恐怕也只是个开始。在341%增长率的背后,是阅文对于IP全产业链开发能力的布局已成。而源源不断地生产能力及市场运营能力,将驱动阅文集团之后的IP战略高歌猛进,对市场进行更有力的冲击。

或许,再用网文公司将其定义已不合适,毕竟我们也不当漫威是漫画公司了。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庆余年
90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