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11-30 09:42
+关注

“我们是生存在电竞圈底层的搬砖人”

解说有门槛吗?

如果腾讯当年没有多开一个解说面试分会场,如今的王多多可能是一名游戏策划。

2014 年 9 月 6 日,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内灯光闪耀,《英雄联盟》三周年庆典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此时,包括皇族战队在内的 5 支战队将在此决一死战,争夺参加S4 全球总决赛的名额。底下的观众席中,工作两年的平安银行员工王多多深受感动,励志要进入游戏或电竞行业。

直到 2016 年 9 月,王多多才彻底下定决心要转行。几个月时间内,他先后投递了《英雄联盟》电竞解说、游戏策划等工作。

三个月后,王多多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询问是否想去面试《英雄联盟》电竞解说。

“一开始还以为是诈骗短信。”他回忆说,当时腾讯已经面试了 20 多个人,可能是觉得人不够,所以增设了深圳分会场。

获知这一消息时,王多多已经面试了几份游戏策划的工作,正在等待新一轮面试的到来。这条突如其来的短信,让他决定推掉其他所有面试。

此前招募的解说员,都先解说了高校联赛等规模更小的比赛,再一步步往上走。但王多多是被额外招进来的,因此没了历练的机会,一上来就得解说当时《英雄联盟》第二大规模的LSPL联赛。

进入LSPL联赛后,剩下的就全凭个人造化了。“至少我了解是没有什么培训。除非说新人有一天突然上到更高级别的联赛,那才会搭档一位老解说,以免他出岔子。 ”

如今,无论是《英雄联盟》,还是《王者荣耀》的赛事,招募解说时越来越强调科班出身和学历。

王多多毕业中国人民大学德语系,学历虽高,却算不上科班出身。他告诉刺猬公社,腾讯在进行简历筛选时,往往会更看重播音主持专业。一些地方的招聘会场,甚至就直接安排在播音主持相关的大学里。

小鹿也深有同感。

2017 年夏天,小鹿参加了《王者荣耀》KPL官方青训营,身边同学也多来自重点院校。“他们不是中国传媒大学的,就是上海戏剧学院的,还有浙江传媒学院的。”

不过,小鹿认为“科班出身”有时也并非是个优势。毕业播音主持专业的人在解说时,难免会带有一些播音腔,反倒会让观众产生一些距离感。

其他规模稍微小一点的赛事,例如《剑网三》竞技大师赛,在招募解说时的逻辑不太一样。

《剑网三》竞技大师赛解说雨豪告诉刺猬公社,西山居在招募选拔时会同时看重人气和专业判定。“我们会上传一段解说的录屏,官方会放出来让观众来投票,然后观众投票占一定比例,官方打分占一定比例。”

西山居不是那么看重出身,但对专业水平的要求同样很高。

雨豪是一位典型的东北汉子,普通话不是很标准,讲话带着浓浓的东北腔调。虽极具个人特色,可在他加入《剑网三》解说团的第一天,西山居相关负责人仍要求他去学习普通话和解说相关技能。

电竞行业方兴未艾之际,解说人才青黄不接。你似乎只要擅长“侃大山”,或者长相甜美,都有机会在解说席唠上几句。如今伴随着大量资本的入局,以及行业日益规范化,电竞解说行业的门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拔高。

瓶颈

做电竞解说,陷入瓶颈似乎是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解说。”小鹿坦言,自己什么位置的解说都能做,能控场能分析,可除此之外,好像找不到别的长处,也找不到自己的特色。

似乎谁来讲都差不多?

观众在欣赏电竞比赛时,全程几乎看不到任何关于解说的画面,只有声音。谁又会在乎哪句话是谁讲的呢?如今的电竞解说如此之多,有突出风格的人屈指可数。

解说的风格一旦形成,就会产生很强的辨识度。有些观众会因为解说独特的风格,喜欢上一场比赛。激昂亢奋、现场作诗、分析数据、讲述历史……都能成为一种风格。

“我觉得有时候没有风格,不是件好事,但也是件好事。”小鹿解释说,如果电竞解说风格异常突出,会分流掉观众的注意力,反倒喧宾夺主了。解说不是脱口秀,需要处处替赛事服务。

“有风格”与“没风格”,两者就像是一个难以平衡的天秤。但也意味着,更多非头部解说,也更难形成独特的个人竞争力。

小鹿一直不甘于做一名二路解说。 2017 年的夏天,她参加了《王者荣耀》KPL官方青训营,希望有机会加入KPL官方解说团队。青训营结束,小鹿拿到了“优秀毕业生”,却依旧没能等来那个机会。

“我还是不够优秀。”小鹿说。

电竞 英雄联盟 解说

截自微博“解说小鹿”

王多多也有类似的看法。他一直是足球赛事的观众,深受传统体育解说的影响。

他用足球解说詹俊曾说过的一句话举例,“一个解说员的最高境界,就是让观众忘了这场比赛有解说员。

“这句话不能说百分百对,有时候比赛需要解说去渲染和传递。这句话其实是站在很高的高度讲的,你解说的节奏感、韵律感什么的,目的是让观众舒服,跟比赛真正融为一体。”王多多说。

话虽如此,王多多也同样陷入了相当长的一个瓶颈期。

在他看来,似乎每场解说表现都差不多,也没有更多的人喜欢上自己。但更糟糕的是,王多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知道走出瓶颈的方法是什么。

“但我觉得最终还是走出来了,”王多多说,“每一场比赛都多准备一点,总会产生质变的。比如说有一个玩家叫‘你的骑士’,他只玩阿木木,已经玩了 5 万多场了,是迄今为止最多的,我就把这个真实的故事记下来了。等哪一天,阿木木这个特别冷门的英雄上场了,就可以说这个故事:阿木木终于上场了,‘你的骑士’,你看到了吗?”

空少送来充电宝

“把电竞圈收入排成四个等级的话,主播排第一,第二是选手,第三是主持,第四才是解说。”小鹿说,她解说一个赛季(三个月)赚到的钱,做直播一个月就能赚到。

电竞解说并没有底薪,工资完全是按照场次来计算。一周能解说几场比赛,解说本人也没有任何话语权,完全由赛事方安排。一旦进入休赛期,解说工作将没有任何收入。

小鹿透露,解说一场比赛的收入有高有低,浮动较大。“刚做解说第一年,有一次比赛,前公司报价是 5000 元,实际到个人手差不多有三分之一。”这是一个相对可供参考的的数字。在赛事期,她基本上每周能排到至少两场比赛。

如果是商演性质的解说工作,何时能拿到钱,还得看甲方何时付款。

对比其他行业,解说算得上高薪,且工作安排也没有那么满。但在电竞圈,名气相同的情况下,解说收入明显比不上其他职位。

电竞 英雄联盟 解说

小鹿在直播/截自斗鱼

由于一直没能进入KPL官方解说团,解说收入又只有直播收入的三分之一,公司希望小鹿能更专注在直播上,“我当时其实就比较困惑,觉得哪件事情都做不好。 ”思忖良久,小鹿还是决定先做好一件事情,告别了解说席。

她连续直播了四五个月,却发现自己愈发迷茫了,“总觉得没有发挥自己的价值。”

这期间,一位直播间观众曾在短短一个月内给小鹿刷了一笔不小的金额,反倒激起了她的恐慌。

“我好像也没产出什么有价值的内容,每天也就唠唠嗑、唱歌、玩玩游戏、吃东西,你为什么给我刷这么多钱?我就觉得很不心安理得。如果做解说,我觉得今天干了一场的活,拿着一场的钱,就觉得特别的硬气。”小鹿认为自己应该是个“直女”。

因此,小鹿在去年 12 月重新回到了解说席上。对她来说,电竞解说不仅是一份赚钱的工作,更像是一条寻找自身价值的必由之路。

对《剑网三》竞技大师赛解说雨豪来说,电竞解说这份工作又有着另一重意义。

转型做解说之前,雨豪曾是一位《剑网三》职业选手,拿过第二届竞技大师赛的冠军,同时也做直播。在他看来,职业选手总有退役的一天。相比之下,自己在解说上更能实现价值,也能给自己的直播间增加更多曝光。“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算西山居不给我发工资,我也会去解说。”雨豪说。

电竞 英雄联盟 解说

雨豪的自白/截自微博“雨雨雨豪”

解说这份工作,更像是对雨豪主播生涯的一个补充。

西山居对旗下解说也有加大力度的扶持。

电竞解说更像是介于台前幕后之间的角色,不会受到太多关注。《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赛事解说如此受欢迎,也是借了其赛事本身巨大流量的便利。西山居却希望解说能走到台前。

每届《剑网三》竞技大师赛结束后,官方都会留给每一位解说登台亮相的机会。 2018 年第三届竞技大师赛的现场,雨豪仍清楚地记得那些欢呼,“我喜欢雨豪”“雨豪解说得真好”。

赛事结束后,官方也会为职业选手和解说安排签售会。等待雨豪的粉丝,排成一条长龙,长到雨豪都记不清签了多少次,只记得至少有半小时。每个人签售有时间限制,轮到换人了,雨豪才有机会停下来。

“我在《剑网三》中认识了现在的老婆,组建了一个家庭。我的生活收入,也主要来自游戏直播。我还是一位解说,可以有机会让更多人认可我。”雨豪告诉刺猬公社。

几乎很少有人会只做电竞解说这一份工作。可这份工作,也帮助他们在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收获到不少意料外的惊喜。

前段时间刚刚结束的S9 全球总决赛中,王多多结束了在马德里的工作,飞回北京。刚下飞机,他突然意识到忘了拿充电宝,又折返了回去。此时,一位空少将充电宝递给了他,并说了一句“充电宝,多多老师。”

王多多愣了一下。整个飞行过程中,他从未和空少有过任何交谈。

“做这个行业也会有开心的事情。人家认识你,尊敬你,真的挺开心。”王多多说。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电竞
3692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