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点评 2018-03-26T08:59:33 +08:00

美团渡江

文丨方浩

美团打车本周终于在上海上线了,第一天的订单就超过 15 万,这相当于过去一年整个南京市场的规模。看一些上海朋友在朋友圈的热烈反应,有点当年欢呼解放军进城的意思。这不是对滴滴的不满,而是对一家独大的不满。

上海是继南京之后,美团打车进驻的第二个城市。本来北京应该成为第二座城市的,但上线之前被监管部门约谈,也就暂停了,据说这个月底有可能会重新上线。总之,网约车在经历了长时间的中场休息之后,现在终于来到了下半场。

其实看看此前美团打车公布的第二阶段路线图,就会发现七个城市中北京是唯一的北方城市,其它六座城市(上海、成都、杭州、福州、温州和厦门)都是长江以南的城市。北京是滴滴的大本营,这场仗早晚都要打,但打过长江、挺近敌后方,才是美团打车当下主要的作战方向。

无论上海还是南京,程维和王兴都很熟悉。当年滴滴正在北京全力围歼对手的时候,上海冒出个大黄蜂,直接威胁到了滴滴的市场份额。程维不得不奔赴上海亲自坐镇指挥,最终稳定住了局面。而千团大战的时候,美团同样遭遇过“长三角之围”,王兴来不及收拾行李,订好机票就飞到上海、又连夜赶到南京……

在彼此熟悉的战场,打对方的主业,是目前滴滴和美团的战略交集。看看滴滴外卖公布的 9 个即将进入的城市,至少 4 个城市与美团打车的进驻城市相同,而且都集中在南方,这绝非巧合。

相爱相杀。最近一篇文章刷屏朋友圈,题目叫《程维:是王兴先动手的》。说的是美团去年推出打车业务,直接挑起了已经平静的网约车战争。但硬币的另一面是,早在 2015 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之后不久,滴滴就战略投资了饿了么。所谓江湖恩怨,如同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还真不好说。

除了牌照、政策等原因之外,南京作为二线城市,可以成为一线城市(上海、北京)决战前的前哨战,对于美团熟悉市场、打磨产品、沉淀经验都有很好的益处。所以,美团打车一年之后从南京打到 300 公里之外的上海,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但即使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觉得美团做打车这事不自然,就好像当年从团购做外卖一样,让人难以理解。

与其解释美团为什么扩张,不如说一说竞争对手们获得了什么好处。 2013 年 11 月,美团外卖上线;半年之后,外卖市场的领头羊饿了么获得大众点评 8000 万美元投资,当时这家公司只是一个拥有 300 人和 12 个城市的外送网站;而 5 个月之后,饿了么迅速扩张到了 2500 人和 187 个城市,日订单量从 10 万单增长到 100 万单。

再来看一组数字:到 2014 年年底,美团外卖上线 15 个月,当时中国整个互联网外卖市场的盘子是 150 亿人民币;而到了 2017 年,这个数字变成了 2000 亿人民币。不同之处在于,美团外卖取代了饿了么,成为行业老大。先做大蛋糕,再分蛋糕,这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则。

从团购到外卖,是美团的第一次“渡江战役”。后来所有关于美团、关于王兴的争论,都是从此开始:边界与内涵、专注与多元化、平台还是生态……有意思的是,之后的美团又在电影票、酒店等多个领域成功“渡江”,这背后的逻辑到底是什么?胜算是什么?

美团投资人、今日资本创始合伙人徐新说,王兴决定进入打车市场的时候,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但她仍然义无返顾地决定追加投资以示对王兴的支持。“虽然滴滴已经占据龙头地位,但打车难、抽成高的问题仍然存在。”徐新说。

重点就是六个字:打车难,抽成高。“打车难”是相对用户而言,“抽成高”是相对司机来说;而抽成高会影响司机的积极性,从而过滤掉一大批网约车司机,最终影响的,还是用户的“打车难”。所以,解决市场和用户痛点的关键,就是改变抽成机制。

滴滴在一统网约车江湖之后,把对司机的佣金抽成比例调到20%,要么接受,要么离开,没得选择。这就是一家独大的现实。美团打车从南京试水开始,就确定了 8 个点的抽成比例,到了上海,又提出了三个月免佣金的政策。可以预见,将来网约车行业的佣金抽成比例,必然会下调;玩家多了,对司机对用户都是好事。

但不要忽略20%这个数字,这正是美团一直以来“渡江”的动力所在。美团在进入酒店领域之前,大型OTA的抽成比例是15%到25%,中间值也是20%;美团进入之后,自己把这个比例降到10%,让大批中小酒店感动得要哭,也造就了美团在酒店市场的异军突起。

外卖市场也是如此,如果只有一家美团或者一家饿了么,我们每顿餐的成本不知要提高多少。从这个角度看,一家独大对中小商家和用户都不是好事,而对客户和用户同时不利的事情,其商业模式也难以长久。

我之前说过,滴滴早先仅仅是结束了网约车市场的资本战争,并没有完成价值重建,这个事只能通过竞争进一步完成。现在美团是新加入者,而且最终美团能走多远谁也说不好,但对整个市场来说,多一个美团比少一个美团要好得多。

49 年的渡江战役,是先解放南京、再解放上海,前后不到半年,其路径与今天美团打车的路线完全一致。王兴说,“解放军”这个名称起得真有水平;程维说,“尔要战,便战”。如果说外卖业务是辽沈战役、酒店业务是平津战役,打车最终会是淮海战役还是松沪会战?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美团等开放主流支付工具

美团iPhone一小时达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