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年时光改变电竞产业,这些年LPL经历了什么?

2018-03-15 15:00陀螺游戏

3 月 17 日,就是英雄联盟职业联赛(简称:LPL)五周年了,从LPL诞生至今,已经走过了整整五个年头。五年前,《英雄联盟》在中国搭建起电竞职业生态的雏形。到了今天,《英雄联盟》不仅是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电子竞技项目,更是推动电竞体育大众化的中坚力量。

2017 年,S7 落地中国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电竞热潮,LPL赛区职业赛事的观赛人次也已经突破了 100 亿,舆论关注度已然能和传统竞技体育中的顶级赛事相媲美。

更重要的是,这五年来,中国电子竞技运动的历史也在《英雄联盟》和LPL等赛事的推动下被大幅改写。

回溯五年来的种种,LPL与《英雄联盟》电竞化的发展,对整个中国电子竞技产业发展所产生的深远影响,无疑也会启迪电竞业更多的后来者。

2013 年——电竞算不算体育?这是个问题

2013 年,LPL正式创办。彼时的LPL,影响力自然远远无法和今天的LPL相提并论,甚至从经营一支职业战队的成本消耗上说,当年的一支LPL队伍,或许还不及今天LDL(英雄联盟发展联赛)中一支强队的投入更大。

当然,即便是这样,当年的LPL也足够让不少国内的《英雄联盟》爱好者,以及电竞从业者们感到自豪。毕竟,放到当时仍然处在早期发展阶段的《英雄联盟》全球赛事体系当中来看,LPL的诞生时间仅仅只比韩国的OGN(LCK前身)晚了一年而已。

不过,在LPL诞生后不久偶然发生的一次网络论战,让当时的不少从业者从LPL开办的兴奋状态中清醒过来,深刻认识到了电子竞技运动在中国发展艰辛的一面。

2013 年 3 月 19 日,国家体育总局宣布成立电竞国家队,以征战第四届亚洲室内和武道运动会。奥运冠军何冲的弟弟何超看到消息后,在微博上展开吐槽,认为电竞算不上体育。此后,该言论引起包括Sky(李晓峰)在内的不少电竞圈人士有理有据的反驳,甚至就连同为奥运冠军的体操名将陈一冰也选择站出来为电竞发声。

这件事让电竞第一次进入了公众视野,成为了大众热议的话题,尽管这一事件很快就以何超微博道歉的方式告一段落,但从此事引发的网络论战却不难看到,对于当时的很多人来说,电子竞技都是一个陌生事物。而在对电子竞技运动了解不足的人群中,有相当比例的人都和何超有着相似的看法,认为电子竞技并非体育运动。

然而,就在这样一种发展电竞运动殊为不易,有着太多不确定性因素的大环境下,腾讯互娱于同年发布“大电竞”战略,宣布将对战队、俱乐部进行规范化的管理,并将大力扶植中小俱乐部,改善电竞选手的生存环境,为命途多舛的中国电竞产业注入活力。

这一年开始,中国电竞正式迈入了职业化发展的道路,腾讯的这种坚持投入所带来的效果,很快就在下一个年度里得到了体现——

2014 年——更加稳固的赛事金字塔

2014 年年初,央视体育频道《体育人间》栏目报道了皇族战队征战《英雄联盟》S世界赛的一系列故事,在电竞圈掀起不小的波澜,似乎也为这一整年电竞产业的蓬勃发展开了一个好头。

继 2013 年LPL成立后,在 2014 年里,LSPL(英雄联盟甲级联赛)和德玛西亚杯相继创办。

LSPL与LPL的关系,就如同足球领域的中超与中甲一样,通过升降级关系被联系在了一起。

当然,除了最直观的升降级制度带来的战队、俱乐部交替更迭外,LSPL也在其过去四年当中,成为LPL最主要的人才储备库。例如现在叱咤LPL赛场的Smlz、Xiye等人,当初都成名于LSPL赛场。

德玛西亚杯,则是明显区别于LPL和LSPL这两项联赛的一项特殊赛事。

德玛西亚杯采用的是赛会制的杯赛赛制,同时,德杯的参赛队伍不仅仅包含了LPL与LSPL两大联赛的劲旅,也包括高校赛事和TGA、城市英雄争霸赛等大众赛事当中涌现的优秀代表。如果仍然拿足球来类比,那么德杯便是足球领域的“足协杯”。

在这一年间,LSPL和德玛西亚杯的相继创办,让《英雄联盟》日后大放异彩的电竞赛事体系终于得到确立——以LPL和LSPL两项联赛为“双顶层”设计,以大众赛事、高校赛事为根基,再辅以沟通不同层次的德玛西亚杯,共同构成一个多元、立体的“金字塔”式结构。

尽管今天的我们很难想象,腾讯与拳头游戏的决策者当时是如何下定决心,在大部分社会公众都对电子竞技运动认知不足的中国,搭建起一个完整的、高度职业化的电子竞技赛事体系。不过,这种“赔本赚吆喝”的现象,很快就因为另一种“赔本赚吆喝”的互联网新兴力量的崛起,而变得不再那么令人难以理解——

2015 年——网络直播业兴起,电竞靠拢传统体育

2015 年,以游戏内容为主的直播平台开始兴起。

凭借 2014 年融到的大笔资金,斗鱼TV开始在 2015 年展现出惊人的发展势头,并在这一年里基本确立了自己的行业龙头地位,也为之后腾讯的多轮战略性投资埋下伏笔。

同一年里,龙珠直播、虎牙直播相继发力,熊猫直播正式上线。

其中,龙珠大手笔独家签约合作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KeSPA),并签下Faker及七大韩国俱乐部所有选手的国内直播权;虎牙直播则依托于YY的平台资源,以及更早的移动端布局,始终保持着位于网络直播行业第一梯队的地位。

在 2015 年下半年才正式上线的熊猫直播虽然有些姗姗来迟的味道,但有“校长”王思聪这样一个颇为特殊的创办者,背靠有着电竞赛事承办能力的香蕉计划,熊猫直播早在正式上线前便已名声在外。

在各大直播平台搅动风云的同时,《英雄联盟》收获了自从在中国开展职业化赛事以来的第一个汽车领域赞助合作—— 2015 年德玛西亚杯,获得了上海大众斯柯达旗下品牌“晶锐”的青睐。在赞助商的眼里,电子竞技似乎开始有了那么一些竞技体育的味道?

而伴随着赛场外的种种喧闹,LPL也开始尝试自己的一系列变革: 2015 年年底,LPL宣布从下一赛季( 2016 年春季赛)开始,常规赛由BO2 改为BO3,全部战队划分为A、B两组,赛制由全部战队大循环调整为同组双循环,异组单循环。这样的赛制正是源于传统竞技体育,LPL对电子竞技体育属性的挖掘,从彼时起便已开始尝到甜头。

同时,LPL的这一系列改革,让中国电竞有了更加体育化的运作模式,也让向来滞后于韩国及欧美地区的中国电竞,充分做好了迎接电竞领域新一轮热潮的准备——

2016——席卷全球的电竞投资热

2016 年,注定会是被载入中国电子竞技发展史册的一年。

这一年,《英雄联盟》在赛制上面进行了变革,在赛事运作模式上,更加贴近传统体育。

这一年,发改委、文化部、体育总局相继发文或推出政策,明确支持电子竞技运动发展,教育部也首次批准高校设立电子竞技运动管理相关专业。

这一年,明星召唤师周杰伦用一曲《英雄》传唱大江南北,成为电竞业与娱乐明星的经典合作案例。此后不久,周董还买下了中国台北老牌战队TPA,并命名为J-Team。

也是在这一年,LPL签约雪碧,双方共同展开覆盖线上、线下不同场景的一系列深度传播合作。借助快消品行业更为擅长的户外落地广告等传播形式,《英雄联盟》真正将触角延伸到了更多的生活化场景当中。

对雪碧而言,其品牌在数以千万计的赛事关注者群体当中得到了充分曝光,而对《英雄联盟》,对LPL联赛来说,通过与雪碧这样来自传统行业的老牌企业合作,也让电子竞技和电竞赛事在主流社会当中留下了更多的正面印象。

从之后的《英雄联盟》赛事招商动向,以及当年底传出的英雄联盟赛事版权过亿的消息来看,与雪碧的良好合作无疑让LPL和《英雄联盟》找到了电竞赛事商业化的正确思路。

放眼全球, 2016 年也是电子竞技运动开始为主流社会,为资本市场,尤其是来自传统竞技体育行业的资本力量广泛接纳和认可的开端。

整个 2016 年,从年初到年末,不断有关于传统体育界投资电竞的消息传出。例如 2 月有NBA小牛队老板库班宣布将组建《英雄联盟》战队并亲自管理, 4 月有德甲劲旅沙尔克 04 投资收购《英雄联盟》欧洲区战队,随后瓦伦西亚、里斯本竞技、巴黎圣日耳曼、土耳其费内巴切等欧冠联赛常客纷纷组建或收购自己的《英雄联盟》职业战队。

当然,站在今天来回溯过去,我们可以说, 2016 年发生在中国电竞产业里的一切,都是在为即将到来的 2017 年那个重要时刻做着准备——

2017——让更多人看到电竞的力量

如果说,从 2013 到 2016 的四年里,通过以LPL为代表的顶级职业赛事,电子竞技运动在中国的发展打下了坚实根基,并在多个领域埋下了种子,那么, 2017 年无疑是真正“开花结果”的一年。

2017 年全年,英雄联盟LPL赛区职业赛事观赛人次突破 100 亿,创下新的历史记录。而S7 落地中国,半决赛SKT对决RNG全球超过 8000 万观众观看的数据,更是打破了《英雄联盟》此前所保持的所有纪录,成为全球电竞发展史的又一历史性突破。

当然,对于《英雄联盟》赛事的普通观众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S7 全球总决赛在中国的举办。

武汉、广州、上海、北京,四座城市,在为期两月左右的时间里,不仅带给了全球观众以规格空前的观赛体验,同时也给过去视游戏,视电竞为“洪水猛兽”的无数中国普通民众普及了一次电子竞技运动的基本常识。

武汉黄鹤楼,广州猎德大桥,上海外滩,北京长城,在S7 到来之际纷纷“红蓝变色”,四座承办城市在迎接电子竞技这项新兴运动的全球最大赛事时给足了“排面”,而这一罕见奇观的背后,则是从各地政府及主管部门到普通民众对于电竞的接纳和认可。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英雄联盟
19497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