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秒变“李佳琦”,直播1小时带货1个亿,这些“另类主播”你看过几个?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馒头商学院(ID:mantousxy),作者:韩俊杰,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提起直播带货,你会想到谁?

相信你可能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李佳琦、薇娅、牛肉哥……如果你了解的更多一点,你可能也知道很多明星比如李湘、王祖蓝等也在带货。人们通常意识中,直播界似乎也只有这些网红、明星、达人在活跃。

事实上,在更广袤的外延,更远方的,更乡土的人群,更特殊的行业人群,也在直播带货。

他们中有的人可能在媒体上曾引起过热议,有的只是被一部分人熟知,但是远没有达到妇孺皆知的地步。对于他们而言,直播带来的,不仅是生活条件的变化,更多的是给他们一个展示自己生活的窗口。

今天,馒头商学院就带大家一起来认识下,那些你可能并不熟知的行业,以及这些行业里直播带货的人。

法官直播卖房、副县长“在线吃鸡”

法官直播 1 小时,带货 1 个亿,能想象吗?这事儿还真发生了。

2019 年双 12 期间,阿里开通司法拍卖直播间,邀请了 13 家法院,从 12 月 1 日到 12 日,每天让法官们“直播带货”一场,这些货,都是执行标的物。

12 月 12 日上午九点,在宁波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拍卖的直播间里,房子、奔驰汽车、手机号、车位等物品均被拍卖,短短 1 小时,成交额破亿。

其中一套青岛海景房历经 64 次竞价,以 451 万元的价格成交。

在 12 天内多家法院的直播拍卖过程中,拍卖品的种类非常丰富,有卖貂皮大衣的,有卖金条的,有卖包包的,甚至还有黑社会老大的大金链子……

镜头前,化身主播的法官们,对网络的熟悉程度丝毫不亚于职业主播,直播带货表现不仅相当专业,而且语言诙谐幽默,金句频出。

比如在拍卖房产时,杭州富阳区人民法院法官犹如中介附体,介绍很接地气:“属于一线江景房!它透明的落地玻璃,就可以 180 度地将一切江景呈现在眼前!””然后紧接着一句“该房主下落不明”,让网友们爆笑不已。

和网友互动,他们的表现也非常积极:“你的资金足够吗?不够是吧?那请你选择别的标的。”“我稍微透露一下,不能透露太多。”

因为拍卖标的优质,很紧俏,杭州江干区人民法院法官在直播中直言,“你们打我们的电话,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估计都不会通的,我们的电话是真正的热线电话,各位网友你们一定要坚持地打!”

最为硬核的是河南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的法官,直接来到待处置房源现场,扯掉封条,进行了一场“在线腾房”的直播。在进入房间之前,法官还劝网友考虑清楚:“竞拍房子可不是在街上买一颗白菜那么简单!”

南京秦淮法院的法官为了能让网友了解标的,更是亲自当起了模特,展示拍卖物。

并非只是单纯的“直播带货”,在带货过程中,法官们也为大家讲解了不少法律知识,既普了法,也合理地处置了被执行的人资产。

法官们的优秀表现,让网友赞叹“要是法官大大们真的去做主播,可能都没李佳琦什么事了吧。”

公务员群体参与直播,并非只有法官。前段时间,山东济南商河县副县长王帅,就曾因直播“在线吃鸡”走红网络。

为了帮助基层农民卖当地有名的皇家扒鸡,王帅在直播的时候可谓不遗余力,不仅在线吃掉 4 只扒鸡,还模仿李佳琦各种搞笑推荐:

“皇家扒鸡历史悠久,离千年老店,只差 800 年噢”、“好看到,无法呼吸,色泽天然,天呐,上头,好想吃一口”、“皇家的感觉,太子才能享有”、“amazing,偶买噶”……

这次直播被网友剪成一部 32 秒左右的短视频,上传到网络,受到了许多网友和主流媒体的点赞,有网友留言说:“看了李佳琦的直播没买过东西,看了县长吃扒鸡,我下单了。”

因他带货出名的扒鸡,不仅日销 2000 只,也带起了扒鸡淘宝店的销量,一周就卖了 3 万只,半天卖出了半年的量。

这几年,随着国家精准扶贫的深入推进,一些贫困县县长、副县长纷纷出镜为当地特产代言直播,充当“推销员”,为脱贫贡献力量。

这支队伍逐渐壮大,据南都记者统计,现在全国已经有 50 多位贫困县的县长们驻扎淘宝直播等电商平台,成为扶贫攻坚中的“独特现象”。

 无声胜“有声”

3 岁的时候,因为一场重感冒,紫薇失去了听力。

长大后,紫薇在上海某酒吧谋得一份工作——做暖场伴舞。听不见声音的紫薇并不能感知音乐节拍,跟着音乐跳舞更是无从谈起。于是紫薇只能提前记住舞蹈动作,并在正式表演时,紧紧盯着同伴所做的动作,跟着效仿。辛苦可想而知。

后来,紫薇辞掉工作来到杭州,在朋友推荐下, 成为淘宝上第一批聋人主播。成为主播后,紫薇每天下午三点准时开播,她面对的粉丝,主要也是听障人士。

在直播间,紫薇通常会试穿约 60 件衣服,每件衣服,她都会作 5 分钟的手语介绍和展示,方便镜头前的听障人士网购。尽管只有几百粉丝,但是紫薇仍然非常认真。每卖出一件货,就意味着紫薇能获得一份佣金收入。

和普通直播一样,紫薇介绍商品的时候,同样需要从做工、面料、产地等多角度入手,这就要求她必须有丰富的肢体动作,通过手语准确传达所要表现的信息。

在直播前,紫薇要做充足的准备工作,不仅需要了解产品信息,也要思考如何把这些信息转换成手语表达。和普通主播相比,紫薇需要付出更多倍的努力。

好在还有粉丝们的鼓励,在直播间,粉丝们经常会给她好评, “支持聋人主播”、“加油”,这成了紫薇坚持下去的动力。

在每天的直播,紫薇还会专门留出 15 分钟的时间,在线教粉丝们学习一些简单的手语,比如“你想去哪里玩?”“我很喜欢你”等简单的日常用语用手语该如何表达出来。直播间变身为手语教室,受到很多粉丝的欢迎。

紫薇所在的公司,像紫薇一样的聋人主播还有 2 位。一个是沈赛,一个是陈北玲,两人之前一起在鞋厂打工,因工作环境恶劣生病,辞职离开,辗转做了主播。从生产车间到整洁干净的直播间,她们的工资也翻了近一倍,生活工作环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据悉,中国有近 3000 万聋哑人,紫薇、沈赛、陈北玲只是其中非常微小的个体。通过做主播带货,她们正在努力改变自身生存现状,服务于社会上更多的聋人,这也为聋哑人从事直播带货行业提供了一个良好范本。

草原上的太平“歌”

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天边草原乌拉盖,冬天的时候,气候环境恶劣,交通不便,当地的牧民生活十分贫困,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靠贩卖牛羊。但是如果冬天遇到雪灾,就很容易造成牛羊死亡,牧民们的生活收入也会被切断。

当地的草原牧民阿木古冷,汉文名太平,起初也是在草原上放牛羊。后来为了谋生路,太平跟朋友贷了 10 万块钱,开了一家实体店,卖自己亲手制作的牛肉干。

但是卖了一段时间,旅游旺季后,太平的实体店再无人问津,一度到交不起房租、电费的境地。

有次偶然出门吃饭,太平看到自己的朋友在刷快手,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牛肉干,也可以在这平台上卖。

于是太平先在快手上传自己制作牛肉干过程的视频。视频一发出去,就获得几万赞。这让太平看到了机会,开始坚持发自己制作过程的视频。粉丝一点一点涨起来后,太平开始直播卖牛肉干。

起初效果并不好,第一次直播时,太平不知道说什么,因为太紧张,他播了三分钟就下播了。

有的汉字不认识,他看不懂网友的评论,他就自己偷偷查字典,不知道该怎么互动,他就经常看其他的主播是怎么直播的,自己揣摩着模仿学习。

随着后来播的次数越来越多,太平直播的表现越来越娴熟,一口一声老铁、兄弟,和网友的互动十分亲密,网友们也亲切地称他为“太平哥”。

直播带货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太平哥也会为老铁们展示内蒙大草原风光,记录自己日常生活,介绍民族风俗,兴起之时也会来一段草原歌曲。随之而来的,太平哥的粉丝也一路看涨。到现在为止,已经有粉丝 23 万左右。

23 万的体量,和动辄百万粉丝的博主自然不能相比,但是对于太平哥来说已经足够了。通过直播卖货,早在 2018 年,太平哥就卖出了 450 万,可见太平哥的粉丝购买力。

生活好转的太平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乡人,现在的太平不仅卖自己的货物,也帮助当地的牧民卖货,并且教他们拍短视频玩直播,带领大家一同致富。

从最初周围人的不理解,到越来越多的人在他的带领下,加入直播卖货的队伍,当地通过短视频直播改善生活的牧民越来越多。

太平,也从最初的放牛娃,成了当地远近闻名的网红,谱写了一曲草原上的太平“歌”。

开江、赶海、捕鱼

在祖国的最东方,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向乌苏里江,黑龙江省抚远市抓吉镇比全国大多数地区更早醒来。

每天凌晨 4 点,在抓吉镇生活了 34 年的张鹏,会准时起床,然后架炉子烧一壶开水,完事揣上干粮开船下江,追逐乌苏里江“游动的黄金”——大马哈鱼。

张鹏,出身渔民世家,打自己太爷爷那一辈起,家里就以打渔为生。 8 岁时,父母离婚,张鹏跟着爷爷奶奶为生。 17 岁,张鹏辍学,也干起了打渔的营生。

但是即使省吃俭用,张鹏也赚不了多少钱,冬天的时候为了贴补家用,张鹏的妻子会去山里砍柴卖,夫妻两人加起来的月收入,也只有 2000 左右。

一次偶然机会,张鹏知道附近有一个快手上叫“户外老三”的人,他每天直播捕鱼的场景,一天能挣几十元,而且靠着直播捕鱼,积累了 30 多万粉丝。

张鹏寻思着自己也能干,于是他也开了一个账号,叫“乌苏里江张鹏”,一边记录直播自己的捕鱼场景、乌苏里江的生活,一边和“户外捕鱼”“户外老三”等当地的快手大号互相关注互相支持。

冬天凿冰,开江的时候下网,张鹏会向老铁激动地展示自己捕到的各种鱼。有漂亮的鳌花,有大块头的怀头鲶,还有当地盛产驰名的大马哈鱼。每次张鹏捕鱼,他的妻子都会拿着手机在旁边直播。

“这里是祖国最东方,抚远黑龙江。双击年年有余,关注步步高升,每天中俄边界捕鱼直播,风里雨里,乌苏里江等你,双击加关注老铁们”,这是张鹏每天的开场白,真实充满活力。

第一天直播的时候,只有 20 人观看,张鹏挣了 20 多元;第二天挣了 90 多;第三天就挣到了1000,这一发便不可收拾。

视频里的他,性子耿直,看起来还有点楞,说话简单粗暴,因长期在海面暴晒皮肤很黑,眼珠子滴溜溜转,粉丝们称他为“打鱼界的宋小宝”。

靠着经年累月的直播,张鹏吸引了 150 多万粉丝的关注,收入有了很大改观。除了粉丝的打赏,张鹏也会在直播的时候卖自己捕的鱼。几年下来,靠直播捕鱼,张鹏买了车子和房子,还开了鱼馆,收入攀升,成了小县城里的名人。

为了回报粉丝,张鹏有时候还会主动给老铁送鱼,最夸张的一次是送出 150 元的鱼,运费自己就垫了 500 多元。因为互相信任,张鹏和粉丝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有了张鹏的带头,当地附近的渔民很快也加入直播的队伍,形成了一道乌苏里江特有的渔民网红矩阵,通过快手卖鱼,很多渔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张鹏为代表形成的渔民网红群体不是特例。吉林的查干湖冬捕、江苏徐州鸬鹚捕鱼、山东日照的赶海捕鱼等在快手上都有精彩的视频记录。

中国捕鱼千千万,快手占了一大半。渔民们通过快手,发现了更多改变生活的可能。

悬崖采蜜,险象迭生

如果要论直播界最危险的带货方式是什么?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的悬崖采蜜人应该可以算其中之一。

一个人,一把刀,一个桶,采蜜人像蜘蛛侠一样,攀上悬崖采蜂蜜。准确的说,应该叫“崖蜜”。

崖蜜是岩峰产的蜜,岩峰将蜂巢筑在悬崖峭壁之上,为了采蜜,只能借助人工,因此“悬崖采蜜人”这一群体应运而生。

他们在高空不断变换着采蜜方式,有时候用工具接,有时用长勺挖、用刀割,有时候干脆直接上手去挖。

采蜜时,这些岩峰围绕着他们,轰都轰不走,有的紧紧贴着他们的后背,如同披上了一件厚厚的披“蜂”。

在他们的脚底下,有时候是湍急的洪水汹涌而过,这样的场景,如同在拍《荒野求生》。

2016 年,云南德宏人段应洋当时还是村医,在跟着老乡一次进山的时候,他拍摄了一段老乡悬崖采蜜的视频,并上传到快手。出乎段应洋的意料,这个视频一下子就火了,视频点击量超过了 50 万。        

视频画面粗糙,毫无拍摄技巧可言,但是却真实记录了采蜜过程的惊险,被吸引过来的网友们纷纷在评论区留言:“太危险了!”“要注意安全呀!”。就这样,段应洋成了当地第一个发布悬崖采蜜人的主播。

随着段应洋的走红,德宏当地逐渐形成一个通过抖音快手等平台宣传和销售蜂蜜的群体。

通过短视频直播曝光,以前在当地不被重视的野生蜂蜜,逐渐有了经济价值和商业价值,形成了一条围绕蜂蜜的产业链。

其中一位快手博主“山货(户外野生蜂蜜)”,就是通过短视频直播记录采蜜过程,聚集了 30 多万粉丝,也让他通过卖崖蜜,为自己刚出生的双胞胎女儿,攒了几十万奶粉钱。

直播采蜜不算罕见,在快手输入蜂蜜,粉丝过万的博主有上百个,其中湖北恩施的博主“蜂蜜丫头”粉丝更是高达 150 余万,成为粉丝最多的采蜜博主。

淳朴的水果男孩

“大家好,我是王中源。”

一口淳朴的河南话,没有美颜、没有滤镜,也没啥拍摄和剪辑技巧,镜头直接怼到脸上,抖音博主@中源果农 这样跟大家打招呼。

他是那种郑州街头随处可见的河南小伙,一脸的淳朴,诚恳实在,在视频里给大家讲与水果相关的知识,展示水果批发商的生活,告诉粉丝如何挑水果、批发水果,有时候也会聊一些自己的生活。

真诚的事无巨细的坦露,让他获得了网友了好感,这也让他在抖音逐渐走红。

走红之后,很多粉丝去王中源所在的批发市场找他买水果。最多的一天他卖掉了 27 吨红提,这中间有80%的客户都是他的粉丝。

随着粉丝逐渐增多,一些外地网友建议王中源开网店卖水果,但他迟迟没有动静。

直到去年 9 月,王中源在抖音橱窗试着上架了一批他觉得不错的猕猴桃, 6000 件、每件 5 斤, 3 分钟后, 6000 件就被一抢而空。在粉丝强烈要求下,王中源又加了一万多件,还是秒空。

王中源说,每次我卖水果,抖音上都非常热闹:上架前,粉丝一直催着要货;上架后,半小时左右就能被抢空;抢到货的粉丝在网上晒出自己的“战利品”,没抢到货的粉丝在网上“吐槽”抢不到,还有人说再抢不到就去“举报”我。

对于发抖音晒单的粉丝,王中源都会评论。这种互动也增强了粉丝的粘性,现在他们收到货后发抖音已经成了惯例。

直播卖水果其实已经成为很多果农和电商的选择,无论是在淘宝还是在抖音、快手,在线直播吃水果,卖水果,已经成为线上销售水果的新方式。

老外也买拖拉机

徐林坦,山东人,在快手上,他有 30 万粉丝,账号的主要功能,就是卖拖拉机。

他所在的山东临沂郯城县徐蒲坦村,是中国最大的二手农机交易市场。徐蒲坦村几乎人人都与拖拉机有关,村里上百家二手农机商户,正在利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做生意。

在移动互联网和短视频平台兴起之前,徐蒲坦村的客户主要是在东北。作为全国最大的粮食生产基地,东北有足够的地方承接该村的农机。靠着传统的线下地推宣传,徐蒲坦村的农机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但是到了 2017 年,村民们感觉,二手拖拉机卖不动了。新机产能过剩,过度依赖东北市场,没有拓展新渠道,二手农机的买卖一度处于停滞状态。很多村民萌生了退出二手农机生意的念头。

直到短视频的流行,徐蒲坦村村民发现,原来在快手上还可以卖农机。大概一两年前,村子里就陆续有人将农机拍成短视频,发到快手上。至于是谁在快手上卖出第一台徐蒲坦的拖拉机,已经不得而知。

据村民们估算,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客户来自快手等平台,仅卖给他们的拖拉机就不少于 3000 台。甚至有非洲客户也通过快手,找到了徐蒲坦村购买拖拉机。

每天晚上,徐林坦都会直播 3 到 4 个小时,在镜头前,他会和老铁们聊一些和拖拉机相关的话题,也聊一些自己的生活琐事所见所闻。如今他的粉丝量,也已经涨到了 30 多万。

为了让自己的视频获得关注度,徐林坦围绕着拖拉机,拼命地想段子,设计段子,拍摄各种吸引人眼球的视频。比如徐林坦就曾拍摄过两台拖拉机拔河这样的题材,获得了不少点击量,也引来了不少同行的模仿。

因为体量原因,二手拖拉机并不能像走快递方式运输,短视频直播平台对于村民们来说,更像是一个宣传窗口,粉丝通过短视频直播了解货源后,通常会先打电话问价,成交后付订金,装车后视频拍摄发货单给买家,买家确认完转账打全款。

结尾

从这些人在直播平台带货来看,如今的直播带货正在渗透各行各业,直播的垂直化、细分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直播的方式变得更加灵活,人们不再局限于坐在小屋子里直播,而是走出房间,走向更广阔的天地。由此带来的视频信息的丰富度、趣味性、新奇度都在不断提升。

万物皆可播,随时随地都可播,正在逐渐成为流行。

直播镜头前的素人,也有了和网红明星们平起平坐的机会。

杨绛先生曾说过一句话:“大概浪漫故事总根据民间实事,而最平凡的人也会有不平凡的胸襟。”

在我看来,直播带货固然是他们改变生活的一种新方式,但是更值得赞叹的,是这些人通过短视频直播记录下自己在平凡生活中的努力,呈现了各行各业乃至于人们不曾注意的人物群像,这是当下中国人最真实的剪影,也是最鲜活的力量。

这一切,应当归功于移动互联网和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它们让沉默的大多数有了发声的渠道,有了被关注的窗口,有了改变命运的可能,也把生活和梦想的炙热传递给了更多的人。

(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

注:“本文转自公众号“馒头商学院”,汇集来自腾讯、网易、阿里等公司大牛分享的产品、运营、营销以及职场成长干货。关注馒头商学院,与100W互联网人一起学习、成长。”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CopyRight 2002-2020 站长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