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榜公众号- 业界资讯 2021-05-03 09:22:19 +08:00

微信状态失败了吗?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龙志腾,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高开低走的微信状态,从初上线时喜提微博热搜,到如今发布者寥寥不过三个月的时间。

按照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提出的设想,状态应该是一个减轻表达压力,寻找同类的社交功能,具有个人化、实时性的特点。

但就当下来看,状态似乎并没能完成任务。字母榜通过观察多位同事的微信发现,发布状态的用户比例长期维持在1%~1.5%之间。

“功能刚出的时候,出于新鲜使用过几次,但因为没有互动也就放弃了。”一名普通的微信用户告诉字母榜。

据字母榜观察,目前微信状态仅有点赞功能进行互动,尚无像朋友圈一样的评论回复等功能。

虽然这在另一位热衷于状态功能的微信用户看来,“点赞,就表示看到了,也算是一种互动”,但据他表示,通过状态的交流大多都止于点赞,私聊这种更深层次互动次数极其有限。

除了产品功能不完善外,轻便化的状态内容,与视频号、公众号和朋友圈比起来则要单薄很多,这也让用户无法养成“刷状态”的习惯。

字母榜通过测试发现,目前状态除了可以承载用户发布的内容(文字、图片、短视频),还可以将视频号内容“分享”到状态内。

这或许是微信团队,对7.0时代“动态视频”功能失败的一次反思。

据张小龙在公开课上透露,“每天大概有100多万的人在发视频动态”。这一数字在十亿日活的微信面前,可谓是少得可怜。

他对视频动态的不成功总结为,“拍摄视频动态表达个人的状态让所有好友看到,会产生挺大的压力。”

从7.0时代“动态视频”升级来的“状态”,便引入了视频号内容作为状态的“背景”展示,而弱化了曾经生产视频内容的表达方式。

这也让状态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为视频号打造的“朋友圈”。

虽然分享可以通过相对优质的视频内容展示个人状态,减轻用户生产视频的制作压力。但这一前提则严重依赖于视频号的内容丰富度。

据天风证券报告指出,视频号目前正处于平台基础搭建向内容生态填充的过渡阶段,在内容生态上仍需补足。

内容的限制,也直接影响了用户的使用粘性。据第三方机构视灯研究院发布《2020年视灯视频号发展白皮书》显示,2020年视频号的平均使用时长仅为19分钟。

在缺少优质内容和尚未形成使用习惯的前提下,用户自然难以形成分享视频号内容的习惯。何况同状态竞争的,还有朋友圈这样的分享渠道。

被当作生动个人名片展示的“状态”,也自然难以成为吸引用户的有趣功能。

在内容视频化的路上,微信在7.0版本推出了“动态视频”。

这一功能在上线初期,曾被微信团队寄予厚望。不仅直接作为一级页面的功能,出现在个人主页内,还在朋友圈置顶位置、对话框图标等开设了多个入口,为“动态视频”的内容增加曝光渠道。

但此举并没能换来用户发布视频内容的积极性,最终落得个悄然下线的下场。微信视频化的任务,之后也由视频号接棒。

8.0时代从“动态视频”升级来的状态,便意图通过分享视频号内容的方式,降低视频内容的表达门槛。

这也让状态看起来更符合朋友圈的产品逻辑:发布原创的日常视频,和分享相对专业创作者生产的优质内容形成了互补。

但是受困于视频号的内容的丰富度和朋友圈的影响,培养用户“视频号朋友圈”的使用习惯,仍需时日。

虽然状态解决了“动态视频”的生产压力,但短期内,状态仍难以将足够多的视频内容填充进来。

因此,从当下来看,状态仍没能彻底解决“动态视频”时期,在视频化表达上所遭遇到的问题。

状态另一个区别于“动态视频”之处,在于引入了分类标签的方式。而曾经的“视频动态”看起来更像是抖音的朋友tab。

与现在的抖音一样,视频动态也是以单列全屏信息流的形式呈现。全屏的展示形式虽然有着更好的沉浸式体验,但也有信息显示不丰富的弊端。

这就需要尽可能地提高每条内容对用户的吸引力,否则便会伤害用户的使用体验。

因此在以UGC+算法推荐的抖音上,单列全屏信息流的展示形式就是制胜法宝,但到了以社交关系链为核心的“动态视频”里,这种展示就成了灾难。

在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也曾分享过这方面的产品思考。

“你不是想看每个朋友发的内容。朋友圈的内容命中率取决于和朋友的关系,而不是内容本身,但微信很难了解用户之间的关系。”

所以在8.0的状态里,微信团队用状态分类的方式将内容折叠。既丰富了单屏的展示内容,也给予用户主动选择的权利,避免被不关注的内容打扰。

这也让状态既不属于内容驱动(抖音)、也不限于社交关系的链接(朋友圈),而是将重点落在被同类寻找到的需求。这也让交流的核心从微信传统的熟人关系,转变成当下的状态情绪。

张小龙将其总结为,“状态,是用来给人看到的,最好还是给同类的人看到。”

然而,如果想在同一状态下产生交流,就要依赖在同一时刻内足够多的人。

但据字母榜观察,目前的实时状态仅可以对通讯录好友展示,作为熟人社交的“动态名片”的形式呈现。

通讯录好友有限的数量,直接限制了触发相同状态的概率。

据智研咨询的《2019年中国网民微信好友数量分布调查分析》显示,超过9成的微信用户,好友数量不足1000人。

但目前微信却预设了五大类、29小类的状态分布。即便按1000通讯录好友,有2%的用户在同一时刻发布状态来推算,实时用户也仅为20人。

如果这20人平均分布在状态的5大类中,则同一时刻仅有4名好友处于相同的状态下。

仅凭有限的好友,很难想象出张小龙公开课上描述的“状态”的使用场景:

“在某一时刻,一定还有其他的人跟你处在同一种状态里,你会希望看到他们。看到在打同一个游戏的人,同一个咖啡吧的人,同一个景点旅游的人等,甚至是,同一种心情的人。”

此外,状态当下仅有点赞这一种形式,也很难产生更丰富的交流。

这或许是微信为鼓励用户私聊的有意为之,但缺少基础的评论、回复功能,无疑拉高了好友间的交流门槛,限制了用户的社交活动。

在可供交流的人数和产品功能都有限的前提下,社交的产生就要严重依赖于内容本身。

像朋友圈一样,足够丰富、新鲜的信息呈现,也能刺激用户的打开欲望,并产生交流。

在朋友圈内分享文章,对某条朋友圈的评论、回复都可以归类于此。

但状态相对于朋友圈,内容展示被隐藏得更深,并不是在集中的入口内以信息流的形式呈现,而是以分类的方式被折叠起来。

这虽然减轻了用户在表达上的社交压力,但也让状态无法像朋友圈那样提供丰富的内容展示。

除了统一入口外,聊天对话框、朋友圈和通讯录的状态,都仅以图标形式的进行符号化的呈现。如果想查看具体内容则需要点击对话框内的图标展开,或者进入到个人主页查看。

这让状态在基于内容的互动上,相对于朋友圈,处于天然的不利局面。

就目前看来,与“动态视频”相比,状态在降低表达门槛和作为“活生生的个人名片”展示上,反馈还不错。

但是在进一步的社交需求上,状态却受困于通讯录的好友数量限制。如果状态仅作为实时动态的展示来使用,长期下去用户势必减少查看状态,使用状态的需求,而沦为“鸡肋”的功能。

即便是在线下的生活中,个人名片也是为交换信息、展示自己等社交活动服务。

线上名片的核心,同样也应该是社交需求。在这方面,微信状态仍有很多功能需要完善。

当下已有的话题和地理位置的展示,或许能帮助状态解决通讯录好友限制,社交需求不被满足的问题。

据字母榜不完全统计,目前话题在朋友圈、视频号、搜一搜、对话框内均有入口可以触达。但目前状态里的话题并没有与其他话题打通。

如果未来微信将个人状态的话题与其他场景的话题联系起来,就能很好地解决通讯录好友数量有限的限制。基于某一事件的话题讨论,也容易引发用户间的社交交流。

长期以来,因为去中心化的限制,用户在微信内,很难通过内容和兴趣爱好等方式,寻找到具有相似经历、价值观的同类,并产生联系。

即便后来微信在搜一搜中,加入了类似豆瓣小组的圈子功能,但从用户的反馈来看,圈子的反响也很小。

即便是当下的顶流明星,微信圈子的人数也不过数万人。

不久前微信推出的公众号评论区盖楼,再一次让外界看到了微信在社区化上的尝试。但从提高找到同类的社交效率来说,通过当下个人状态的链接,或许是一个比评论区交流更高效的方式。

按照微信在产品迭代上一贯小步快跑的习惯,开放个人状态的话题入口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在个人状态的话题交流,不仅能有效降低朋友圈所带来的社交压力,让更多人在微信参与到事件讨论中,还能提升微信在舆论广场领域的话语权。

而通过个人状态背景,插入视频号的功能,或许也会借此成为朋友圈之外,视频号内容的又一传播入口。这也能激励到更多的创作者,加大在视频号内容上的投入。

此外,参考目前朋友圈地理位置入口,开放给视频号的先例。打通状态的地理位置,为视频号进行导流就显得顺理成章。

视频号在使用时长上,迟迟难以撼动短视频平台。微信去中心化的产品形态,让视频号内容难以快速攫取微信流量,这也限制了部分创作者的创作动力。

而内容分发和人工运营的方式,既不符合微信的产品底色,也不利个视频号内容生态的健康成长。

微信利用传统的社交通讯的优势,通过状态为视频号增加新的流量入口,并鼓励普通人通过视频进行真实表达的意愿,便并不稀奇。

但当下的微信状态想要复制朋友圈在图文时代的成功,前路仍然扑朔迷离。

参考资料:

《张小龙:微信十年的产品思考》——微信公开课

《火遍全网的「微信状态」,将成下一个超级朋友圈?》——微果酱

《微信内测“视频动态”朋友圈入口,这个新功能有点厉害!》——微果酱

《视频号:社会里,每个人》——天风证券

《2020-2026年中国微信公众号行业市场经营风险及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智研咨询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