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评论 > B站最新资讯 > 正文

“门外汉”的B站,如何做出了一档现象级的说唱综艺?

2020-08-31 11:46数娱梦工厂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数娱梦工厂”(ID:D-entertainment),作者:李文凤,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B站?音乐综艺?一定会有人问:B站也能做这个吗?B站的说唱节目是个什么样子?”作为特邀见证官的李宇春在《说唱新世代》的一开场就抛出了许多网友的疑问。

作为B站的首档S级说唱综艺,《说唱新世代》在 8 月 22 日播出了,除了李宇春,节目组特邀了黄子韬为主理人,马伯骞为助理,导师方面更是邀请了更高兄弟的马思唯和KnowKnow、MC热狗以及亚洲说唱新生代代表人物Rich Brian。

B站 说唱 综艺

节目一开始,一辆载着 40 位选手的大巴缓缓驶向了一个遍地砖块、外表破烂的废弃厂房。没有人想到,这里竟然将成为这档综艺的说唱基地。有选手下车后甚至目瞪口呆,惊呼:“太吓人了!”

这让人依稀看到了《极限挑战》一样的画风,不禁联想到作为本作总导演的严敏同时也曾执导过《极限挑战》前四季,虽然严敏的导演能力毋庸置疑,但《极限挑战》毕竟是一档真人秀节目,而留给外界最大的疑问是:

严敏懂说唱吗?B站懂综艺吗?

于此同时,这几年的综艺市场,说唱类综艺年年涌现,仅在当下便有三档说唱类综艺(说唱新世代、中国新说唱、说唱听我的)同时在播。这也一度令人担心,在如此高密集的同类型综艺覆盖下,观众们是否容易出现审美疲劳?

B站 说唱 综艺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第一期播出之后,《说唱新世代》在豆瓣的评分高达8.7,在三部综艺中目前打分最高。

而“万物皆可说唱”的口号也似乎暗示着,从未染指过说唱领域的B站也有机会挤进自制综艺的上层殿堂。万物皆可说唱,每个平台都有机会。

独特赛制下的节目“真实感”

从第一期的观众反馈来看,《说唱新世代》吸引观众的看点在于,做到了它立意中的“新”。区别于其它棚内说唱节目的赛制,成为它的主要吸睛点。

执导过《极限挑战》拥有非常多户外真人秀经验的严敏,这次为《说唱新世代》制定了相当新奇刺激的街区游戏赛制。节目拍摄的说唱基地,位于无锡一片老旧废弃厂房之中:遍布碎石的场地,裸露红砖的烟囱,简陋粗糙的白墙,都让整个基地带着一股子浓浓的废弃街区的味道。

在看惯了灯红酒绿、光怪陆离的都市景象后,这种流淌着废土工业风格的画面让观众有了非常高的辨识度,也让节目一开始就打上了与众不同的标签。

节目中基地用于流通的虚拟货币——哔特币,也与B站投币机制十分呼应。有哔特币的选手将会获得更多的选择权,而没有币的选手未来将面临淘汰。

但与许多音乐综艺所不同的是,《说唱新世代》一开始并没有让选手用自己熟悉的歌曲,而是让每一队成员根据临时给出的关键词,比如:哪吒、糊、半开麦、RUSH、足道馆,这些风马牛完全不相及的词语,在现场进行即兴创作,不仅要作词作曲,还要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完成。

这几乎是给了所有参赛者一个措手不及,但也成为了节目中的一个重要的看点。选手们在狭小闷热,互相干扰的场地里,不仅要根据伴奏将关键词编进创作,还需要与不太熟悉的队友合作cypher表演,对这些rapper而言,这种赛制是一项相当棘手的挑战。

难度在于:时间紧,与队友沟通磨合不畅,难以记住歌词。

有选手开始提出放弃,作为专职rapper歌手的 TY唐溢给出的理由是自己记不住歌词,并且不想在现场边看手机边表演,因为这让歌手显得不专业,如果以这种形式进行表演,他表示将成为自己职业生涯的一个污点。

很快弃权有了跟随者,第三象限的夏之禹也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表演,并认为cypher中选手们的表演有目共睹的“尬”,在这么一个赛制下,他实在没办法演得出来。

面对两名选手的弃权和质疑,令作为节目主理人的黄子韬感到十分生气,上演了一幕“发怒走人”的戏码,也令当时现场的气氛一度充满了火药味,这个节目还能不能顺利录下去?选手和导师之间的冲突一跃成为了主线。

虽然也有很多网友认为,每个综艺背后都有“台本”,这些冲突爆发的背后本身都是为了“节目效果”。但也有观众认为,通过选手的现场表情,可以看出并没有事先排练的痕迹,这与导演严敏擅长的真人秀,鼓励每一位选手都能有最真实的情感表达,有很大关系。

而“真实感”,如今已成为一档综艺是否能够被观众接受和喜欢的重要因素。在这一点上,《说唱新世代》显得十分具有“真实感”,不仅有突发的弃演风波,在第四象限的cypher里,选手们的整场表演完全垮掉,导师们都不禁给出“一团糟,没有一个人在我心中是过关的”的负面评价。

于是,这档节目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在B站的屏幕上各路弹幕争论不止,上半场冲突不断,然而到了下半场,形势陡然逆转。代表各自团队出战的选手们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每一位都带来风格迥异,各有千秋的作品,点燃了全场的气氛。

“无限对战”中,选手们将在八角笼舞台上表演,每象限拥有 30 张光盘,通过每轮1V1 的battle比拼赢得对方手中的光盘,手中光盘较多的象限,则获得好的居住环境。根据比拼结果进行区分,不同的结果对应不同的环境,这些生活资源被称之为“一环”“二环”“三环”“四环”。

同时《新世代》中,新人与有名气的老手同台竞技,平等竞争。不论是自带流量的知名rapper还是默默无闻的小萌新,都能拥有足够的发挥空间。在播出的第一期中,不少新人献上了惊艳众人的竞演,使得整个“无限对战”环节显得异彩纷呈。

上下半场的节目带给观众的感受如同过山车一样,风格迥异,大起大落,大呼刺激,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也难怪《说唱新世代》可以在众多说唱节目中脱颖而出。

什么是“万物皆可说唱”

在说唱基地那根高耸的烟囱上,《说唱新世代》打出了slogan——万物皆可说唱。

什么是“万物皆可说唱”?

MC法老在接受采访时曾提到:“中国的嘻哈圈有一个问题。就是都比较遵循前一代所留下的那些想法。如果出现一些特别的新的想法,可能会被人骂。我更希望看到不一样的人出来,我觉得他们年轻一代,可以专门去做一些这样的东西。就是跟大家前面都不一样,哪怕被人骂了,但是你做出了自己的风格。”

而《说唱新世代》里确实出现了非常多,具有着强烈的创新性的东西。

不管是生番《而立》对于已不再少年的而立之年的感悟,还是于贞《她和她和她》为女性的发声,或是TangoZ《Love Paradise》期望振兴家乡方言的说唱,以及圣代《雨夜惊魂》对校园暴力的反思和描画,都是这句口号绝妙的注解。

而选手subs的创新性说唱《画》,甚至令导师马思唯都陷入了自我怀疑:“你让我在一个完全不懂的领域迷失了,我会开始怀疑我自己,难道你以前追求的就是对的吗?你所认为的说唱的样子就是对的吗?”

不光是在battle对战的歌曲里,每一段讨论说唱的地方,弹幕上都飘满了“万物皆可说唱”。正如李宇春在开场所讲的“新世代的声音,也许就来自身边的生活,不再是舶来文化的影子,也不仅仅是对经典的遵循和模仿。要用这个舞台,去鼓励创作者们打破边界,表达自我。要用最棒的氛围和创作土壤,孕育新的音乐,新的风格。”

创新,包容,打破边界,表达自我。《说唱新世代》传达出了许多足以令当代年轻人动容的价值观。这些充满了创新风格的作品令在后台观战的李宇春感慨:“我没想到这里的说唱是这个样子的。”

除了专业rapper导师,《说唱新世代》还邀请了腾格尔在后台进行观看,不难发现,B站邀请的几位流量级明星都是与其用户调性相合的。如深受B站用户喜爱的腾格尔,翻唱了虚拟歌姬洛天依歌曲《普通disco》的李宇春,“老二次元”的黄子韬等。还在后台安置了自家的百大up主“机智的党妹”。

这些令B站用户感受到亲切的配置,也能反映出B站是在一边维护自身社区文化的同时,一边追求破圈。

其实在节目筹备初期,许多人曾担心过,B站会让自己的一群up主来参加比赛吗?这样会不会显得很不专业?

如今来看,虽然在后台有百大up主“机智的党妹”作为见证官观战,但是第一期中出现的选手中,并没有B站的up主。B站也没有因为自己是出品方,而出现夹带私货的现象,打消了观众担忧节目选手质量的顾虑。

其实,相比于“优爱腾芒”这些有着丰富综艺自制经验的老牌视频网站,B站最大的优势在于,拥有大量喜爱并愿意进行二次创作的用户们,无论是满站“淡黄的长裙”的玩梗,还是鬼畜区音乐区的二创原创作品,都是能令节目保持热度的一个方法。

在市场上说唱类节目已经遍地开花的当下,新鲜的赛制,实力强劲的说唱选手,丰富的作品衍生,也许是未来《说唱新世代》持续吸引观众的关键所在。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B站
1725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