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红老师臧冬冬:抖音粉丝216万,被全国小学生催更

2020-06-11 16:56新榜公众号
文章目录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颜椿颖,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打开抖音,开始学习!

听上去不太对劲,但小学语文老师臧冬冬的抖音评论里,多的是催更的粉丝。

有人催他下期讲解某个汉字的笔顺和意义,有人在认真在探讨某个字的意思。点赞量最高的一条视频里,臧老师正在讲解“食”的正确写法:一字无二捺。评论有人回复,如果不是抖音,我可能要错一辈子。

网红 抖音 抖音粉丝

这位扬州江都实验小学的语文老师,从教 22 年,他给自己的抖音起名为“臧老师的秒懂学堂”,意思是,从一个细微的知识点管窥语文的精妙。在他看来,短视频当然不是知识的最佳承载方式,但它可以是课堂的补充,也是引发学习兴趣的引子。

入驻抖音一年半,臧冬冬已经拥有了 216 万粉丝,拍摄作品 544 条。在抖音讲课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而内容垂直如教育,如何才能获得更多的粉丝关注?

涨粉 200 万后,终于桃李满天下

成为抖音网红,源自一次无心插柳。

2018 年 6 月,又一届学生毕业,臧冬冬随手用手机记录了一段学生们在操场上挥手微笑的片段,配上《家有儿女》的音乐。恰逢毕业季,孩子们脸上透出的喜悦意外触发推荐,臧冬冬收获了近 1 万粉丝,这突然让他意识到:移动互联网的能量比他想象中更大,“可不可以把抖音和我的教育事业结合在一起呢?”

那一年,臧冬冬已经执教 20 年,是江苏省硬笔书法家协会会员,曾获扬州市班主任基本功大赛一等奖,写一手漂亮的粉笔字,也对基础语文教学有很深的认识。于是,视频从最基础的知识点开始——学写一个字。最初的想法也很简单,臧冬冬希望学生们回家后可以看着视频继续练习,相当于课后的陪伴式学习。

网红 抖音 抖音粉丝

当这些视频发到抖音上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臧冬冬的学生从自己班的 65 名,扩大到了整个年级,其他班学生家长告诉他,“可以在你的抖音复习知识点”,再后来则是扬州和整个江苏省——苏教版教材的使用地区。

当年正是教材改革之年,实行多年的全国多版本教学改为统一版本,趁着这个机会,臧冬冬的影响力延伸到全国。

网红 抖音 抖音粉丝

起初是拍书写讲解, 15 秒就能演示完一个汉字的书写,这种内容可能很难爆火,但是对当时的学生和家长来说,短平快的小视频极其有帮助,从粉丝画像也能看到,31- 40 岁的粉丝占了39.4%,其次是24- 30 岁的粉丝,占比24.57%,前者以年轻家长居多,可能是带着孩子看视频,也可能是孩子用父母的手机刷的视频,后者中有一部分是 90 后年轻人,在短视频中补上了缺失的语文知识。

很快,书写示范就满足不了粉丝的需求了,有家长想就孩子语文学习的更多问题进行提问,这些也恰好是臧冬冬课上常见的知识点,于是,视频的面开始逐渐扩宽,延展到语文学习的各个方面,账号的名字,也从最初的“臧老师教你写字”到“臧老师的秒懂课堂”。

臧冬冬现在的内容,以课堂实录形式为主,上课的精彩片段直接精简后放到抖音,有时也会直接收录学生互动。偶尔出圈的作品,比如“标点的正确使用方式”、“的地得的用法”,往往击中成年人的痛点,他们留言:我读书的时候遇到您就好了。这些话自然是玩笑,但小学语文+短视频的能量,似乎穿透了原本的小学生圈层,和每一个汉字使用者发生着联系。

娱乐为教育服务:臧老师的课堂真人秀

臧冬冬有一套自己的内容制作方法。

相较于其他创作者通过视频发布数据来复盘视频质量的方式,臧冬冬几乎可以直接通过课堂反馈,判断剪取哪个视频。

每节课前,臧冬冬用一个三脚架把手机架在教室后方,清晰度开到最大,方便后期拉近景进行高清剪辑。这样一来,既不影响教学,也能录到最真实的课堂反应。通常来说,如果课堂上学生反馈好,发到抖音上,数据也不会太差。

作为主科老师,臧冬冬几乎每天都有两节课,视频素材就不缺了。但对他来说,录视频的改变在于,他更注重前期的备课了,要提前安排好知识点的讲解节奏,还要呈现细致的引导过程。

他曾经提到一个例子,教作文的时候,开头先抛出问题:怎么把玩具写好?紧接着说,三部分写到位就行。短短一分钟,通过开头的提问,到中间的引导,再到最后的解答,甚至还加入了学生的回答,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手机这边的观众,有了一种回到课堂的感觉,“这种代入感,或者说情景感,还有参与感会非常强烈”。

网红 抖音 抖音粉丝

但短视频和知识,似乎天生有一些矛盾的地方,这也是业界常常讨论的专业性和娱乐性的平衡问题,每个知识传授者或许都会遭遇同样的困境,臧冬冬也一直在寻找一个平衡点。

在他看来,其核心是知识的不变形,一切的传授过程的变化都为最终知识点服务,比如增加语言的趣味性,而在讲解“曹冲称象”这一成语的时候,他选择引入一个道具:秤。“秤的偏旁是禾木,而在古代,秤是用来称粮食的,要称得好,必然是左右两边平衡”,于是“禾字旁加平衡的平,构成了‘秤’这个字”。

而这些知识点被拆散了,形成更容易传播的短视频,在臧冬冬看来,碎片化是客观存在的,但对抗碎片化的方式,既要靠学习者,也要靠传道者,前者需要有意识坚持,后者则要有作为授业解惑之人对知识系统化的自觉,“知识点的确零散而碎片化,但你能不能呈现完整的知识体系?”

而在一个短视频平台上传播知识,如何才能持续获得用户关注?臧冬冬表示最近有些焦虑,“流量不如半年前了”,但分析后他发现,变化的原因,一方面来自于疫情之下全民主播的竞争压力,另一方面则是大品类本来的关注度,而且,“(同品类)还有优秀的人比你做得还好”。既然如此,创作者必须适应平台的变化,迭代产出更好的内容,才有可能获得用户青睐。

教育短视频的未来方向

近期,抖音、头条、西瓜视频三个App联合发起了一个“学浪计划”,共同投入百亿流量扶持教育创作者,目标是聚拢一批k12、英语、高考、公考、考研、留学、职业、少儿编程等严肃教育类内容创作者和MCN,通过流量倾斜、创作赋能和变现助力三方面共同为教育创作者提供更好的创作体验,鼓励他们将课堂从线下搬到线上,最终打造出 5 位千万粉在线名师和 555 位百万粉在线名师。

网红 抖音 抖音粉丝

这是抖音必然迈出的一步——通过内容颗粒度的细化来满足足够多的用户的个性化需求,而在日活用户突破 4 亿后,平台也必须为用户提供更有用的内容。

从用户画像上看,抖音以一二线城市用户为主,对知识有更强烈的渴求。今年受疫情的影响,线上教育迎来大爆发,抖音自然也不能错过这次机会,所以注入百亿流量,扶持一批新的教育博主。

这也不是抖音第一次发起知识内容的扶持计划,去年 3 月,抖音联合 13 名院士、 52 名学者参与发布“DOU知计划”。

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 12 月 2 日,抖音上粉丝过万的知识内容创作者数量已超过7. 4 万名,这些优质知识内容创作者累计创作了 1985 万条优质知识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了 19000 亿次,平均下来,每一条知识短视频触达人次近 10 万。

一个客观的事实是,移动互联网已经走过了流量倾斜而下的红利期,泛娱乐和大类别如美妆、美食等类别已经到了成熟期,很难再出大头部,如果想要突破,只能在垂直类别寻找机会。

风投节目《疯投圈》创始人曾提到,现在这个阶段,需要明确大V和kol的区别,前者传播属性更重,追求的是流量最大化,不向受众收费,也不清晰定义受众,通过广告变现,让羊毛出在猪身上;而后者是专业人士,他们的变现形式是直接向受众收费,早期的新东方通过巡演转化学生,现在的律师、医生或机构教师,也是通过线上流量导向服务。

在抖音做普通话教学的张弛,就是垂类突破的典型,由于身兼艺考导师、播音主持老师、四川电视台主持人等多重身份,张弛决定从艺考着手, 2018 年底,他开设了“张弛的艺考小课堂”,教授艺考考点、播音主持等。

网红 抖音 抖音粉丝

正值艺考季, 2019 年的艺考报名人数突破 105 万,张弛的内容很快在艺考生中走红,在抖音半年涨粉 100 万,连带而来的是走到线下做服务的机会。

张弛认为,短视频让知识走向流量时代,老师的影响力和话语权被数倍放大,虽然线上无法替代线下,但它可以成为更廉价和精准的流量获取渠道,进一步将服务引导至线下。

老生常谈的知识碎片化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困扰,知识生产门槛下放,知识的边界得以拓展,而短视频带来的另一面,是知识传播和理解壁垒的突破,触达人数呈倍数增加。知识进入普惠时代,有真才实学的人有机会走红,发声,在更大的世界被听到。

提到未来方向时,臧冬冬调侃道,“我这么一个 40 多岁的大叔,还能和学生打成一片,热爱演不出来”。

网红 抖音 抖音粉丝

在他看来,从教 22 年,教育依然是他的初心,脱离真实的课堂无法谈教学,“离不开我的学生啊”。但他希望内容可以更多深化和迭代,形成一套完整的课程体系,把小学语文涉及到的拼音、写字、阅读理解、作文等板块全部线上化,找到一种短视频时代的表达方式。

臧冬冬算了一笔账,一年 300 多天,在校时间最多 200 天,那寒暑假和周末加起来还有 160 多天,“ 100 多天用来做课程迭代,我觉得够了”。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网红
1464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