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硅谷科技巨头CEO一年赚多少?这10位高薪代表了解一下

2020-05-02 13:48量子位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量子位(ID:QbitAI),作者:量子位,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就在科技巨头们纷纷向SEC提交报告之际,我们赶紧给大家梳理梳理,看看全美科技巨头的CEO们,到底在 2019 年这一年里挣了多少钱?

在这里,年收入为基本工资(salary)、奖金(bonus)、股票奖励(stock awards)以及补偿(compesation)的总和。

OK,闲言少叙, 10 大硅谷科技巨头CEO的年薪,了解一下^_^

硅谷 硅谷CEO年薪 硅谷CEO

Alphabet CEO皮猜:年收入2. 81 亿美元

在从谷歌创始人手中接过最高指挥权后,劈柴哥也顺理成章拿下了谷歌史上最高薪。

根据谷歌母公司Alphabet提交的一份监管文件显示,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 2019 年的总薪资高达2. 81 亿美元 (19. 9 亿元人民币),成为全球薪酬最高的高管之一。

而在这份薪资构成中,绝大部分是股票奖励,其中的一些奖励,将根据Alphabet相对于标准普尔 100 指数中其他公司的股票回报率来发放。

其中,劈柴哥在 2019 年的年薪为 65 万美元( 460 万元人民币)。

Alphabet表示,这一数字在今年可能会增加至 200 万美元( 1416 万元人民币)。

值得注意的是,劈柴哥的薪酬,是Alphabet员工总薪酬中位数的 1085 倍

差距还是挺大的。

但要知道, 1993 年Pichai从印度到斯坦福求学,自述当时连个书包都买不起。如今的地位,全靠个人开挂般的实力赢得。

从 2004 年进入谷歌以来,长期负责Chrome、谷歌工具栏等产品; 2013 年 3 月,担任谷歌Android总裁一职; 2015 年 10 月,正式成为谷歌公司新任CEO。

在进入谷歌的 27 年后,也就是去年的 12 月,同时担任母公司Alphabet和谷歌的CEO,接掌了全世界最受尊敬的公司。

苹果CEO库克:年收入1. 25 亿美元

乔布斯的接班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蒂姆·库克也有上亿美元的年收入。

根据苹果今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苹果首席执行官Tim Cook, 2019 年的总收入为1. 25 亿美元 (8. 85 亿元人民币)。


同样,在这份薪资构成中,大部分的收入来源于苹果的股票奖励,其年薪为 300 万美元( 2124 万元人民币)。

但与 2018 年1. 36 亿美元的总收入相比,有所下降。

主要原因是苹果公司在 2019 年没有超出财务目标——在iPhone11 系列售价回归之前,奢侈品iPhone XS系列,一度上苹果陷入增长困境。

所以作为掌舵者,库克的薪资,与去年同期相比,奖金则从 1200 万美元降至 767 万美元。

此外,库克年薪和奖金为 1160 万美元,与苹果员工平均年收入 57596 美元相比,是他们的 201 倍

库克的履历也很明晰。分别于 1982 年和 1988 年,在奥本大学和杜克大学拿到本科和硕士学历。

他毕业后先在IBM就职长达 12 年之久。 1998 年年初,被乔布斯挖角,库克进入苹果,任副总裁,主管苹果的电脑制造业务。

2000 年起,库克的职能开始涉及销售、技术后端服务,以及供应链管理。 2005 年晋升COO,地位仅次于乔布斯,并且由于其出色的供应链管理能力,让苹果在产品创新之余,开创了全球销售新局面,是苹果如今辉煌的肱股之臣。

值得注意的是, 2004 年乔布斯患癌住院期间,就由库克代掌公司,并且成功赢得各方信任。

2011 年接替乔布斯担任苹果公司CEO。

至今接管苹果 9 年之久,在乔布斯之后,开创了可穿戴业务Apple watch品类。

如今,蒂姆·库克,就是苹果。

微软CEO纳德拉:年收入 4290 万美元

萨提亚·纳德拉,比尔盖茨和鲍尔默钦定之人。

微软首席执行官Satya Nadella,在 2019 财年的总薪酬为 4290 万美元 (3. 03 亿元人民币),比上一财年增长66% 。


其中,纳德拉的基本工资相比之前提高了 100 万美元,为 233 万美元 ( 1650 万元人民币),绝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股票奖励。

而 2019 年微软员工(除了 CEO),年薪总额中位数为 172512 美元,Nadella是普通员工的 249 倍

纳德拉 1998 年毕业于印度马尼帕尔理工学院,获得电子和通信的工程学士学位,随后前往美国留学,在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Milwaukee)攻读计算机硕士,后来还在芝加哥大学获MBA学位——利用周末时间飞行往返 2 年。

毕业之后,先是在SUN工作, 1992 年加入微软,历任在线服务部门的高级副总裁、研发以及业务部门的副总裁、微软服务器和工具业务群担任总裁等等。

是微软多项重要技术的开发者之一,比如数据库、Windows服务器和开发者工具等等,也曾负责Bing搜索业务,向陆奇汇报。

2011 年接手云计算业务,推出云计算版Office软件——即Office 365,并推动微软云服务Azure快速增长。

2014 年 2 月,接替史蒂夫·鲍尔默,成为微软CEO,当时微软股价为31. 76 美元,市值 2413 亿美元,备受错失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困。

而且那时候,华裔高管陆奇同样拥有超高威望和呼声,纳德拉面临内外压力。

纳德拉上任之后,在微软进行大刀阔斧改革,发力云计算与企业级市场服务,逐步不再只聚焦Windows业务,推动微软“刷新”。

而且因为在面向程序员和开发者事务中,表现出超高战略领导力,把GitHub等知名开源社区揽入麾下,又推出一系列福利和友好政策,赢得了广泛赞誉。

到 2019 年 12 月 31 日,微软股价为157. 7 美元,市值近 12000 亿美元,是纳德拉上任时的 5 倍。

他跟谷歌掌舵人劈柴哥,也成为硅谷印度裔的巅峰榜样。

Salesforce CEO:年收入 2839 万美元

企业服务市场巨头公司缔造者。

Salesforce首席执行官Marc Benioff,在 2019 年的收入达到了 2839 万美元( 2 亿元人民币),绝大部分收入依旧是来源于股票奖励。


Benioff的基本工资是 155 万美元,奖金为 310 万美元,其他类型的补偿为 124 万美元,剩下的大部分收入,便是与股票相关。

Salesforce普通员工的薪资约为 15 万美元,Benioff约为他们的 180 倍。

Benioff在 1986 年毕业于南加州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理学士学位。

在 Salesforce 成立之前,Benioff曾在甲骨文公司任职 13 年,在销售、市场营销和产品开发等各个领域担任高管职务。

23 岁时,他被提名为甲骨文公司的年度最佳新秀,三年后,他被提升为公司副总裁,成为公司最年轻的副总裁。

1999 年 3 月,Benioff在旧金山一套租来的公寓里创立了 Salesforce,并在一份营销声明中将其使命定义为“软件的终结” 长期以来,他一直宣传将软件作为一种服务来取代传统的企业软件。

他是“平台即服务”(platform as a service)一词的创造者,并通过允许客户在该公司的体系结构或 Salesforce 云中构建自己的应用程序,扩大了 Salesforce 的影响范围。

思科 CEO:年收入 2582 万美元

他是思科青训中成长起来的领袖。

思科首席执行官——罗卓克(Chuck Robbins),在 2019 年的收入达到了 2582 万美元 (1. 8 亿元人民币)。

其中,基本工资为 132 万美元, 579 万的奖金, 1857 万美元的股票奖励和 13 万美元的其他收入。


罗卓克毕业于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专业是数学。

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是北卡罗来纳州国家银行的“码农”。

1997 年,罗卓克加入思科。从一名客户经理做起,一路出任思科美洲区高级副总裁、负责美国企业、商业领域和加拿大地区业务高级副总裁等多个高级管理职务。

期间,他领导了思科的全球销售和合作伙伴组织,一手建立了思科合作伙伴计划,据报道,这每年至少为思科增加了 400 亿美元收入。

2005 年、 2006 年,罗卓克连续两年被商业杂志评为年度“渠道百强高管”。 2008 年,他又被《计算机经销商新闻》杂志(CRN Magazine)评为年度“最佳渠道领导人”。

2015 年 7 月,这位程序员出身的大佬接棒John Chambers,成为思科首席执行官。

以罗卓克 2019 年的收入来看,他与普通员工的“贫富差距”和Salesforce的情况差不多,为 180 倍左右。

高通CEO:年收入 2310 万美元

一个因成功领导了高通4G业务而上位的现任掌舵人。

高通首席执行官Steven Mollenkopf,在 2019 年的年收入达到了 2310 万美元(1. 64 亿元人民币),比 2018 年增长了15% 。


其基本工资是 120 万美元,大部分的收入来自补偿和股票奖励,分别是 1340 万美元 1220 万美元

Mollenkopf年薪约是普通员工( 9 万美元)的 256 倍。

Mollenkopf同样是工程师出身,拥有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电子工程学学士学位和密歇根大学电子工程理学硕士学位。

他曾领导高通芯片组业务,监督4G技术的发布,是高通成为全球最大移动芯片组供应商和LTE技术全球领导者路途上的功臣。

2014 年,Mollenkopf接任高通首席执行官。

值得一提的是,Mollenkopf还是 38 项专利的发明者,专利涉及多标准发射器和无线通信收发器等技术。

英特尔CEO:年收入 2850 万美元

鲍勃·斯旺,英特尔去年刚上任的CEO。

Bob Swan的薪资构成,在上任之初,就有过披露。


由三部分组成:

基本工资: 125 万美元( 880 万元),以及 340 万美元( 2400 万元)的目标达成现金激励。

股票:一个价值 1550 万美元的激励大包,折合人民币 1 亿多,当时约定的是80%与公司业绩挂钩。

安保及交通:可以使用公司的私人飞机,安保费用每年最高 200 万美元。

所以整体下来,按照最理想情况,英特尔CEO在 2019 年年薪可以达到 2215 万美元。

不过按照外媒BI的推算,整体年收入可能还要在 2850 万美元以上—— 2 亿人民币啊朋友们。

相比于多数硅谷掌舵者,鲍勃·斯旺并不是技术出身。

他本科毕业于纽约大学布法罗分校,跟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还是校友,只不过鲍勃念的是工商管理。

其后他还在Binghamton大学获得了MBA。

1985 年加入通用电气,其后 15 年里屡次升迁,并在 1998 年晋升通用照明的CFO。

通用之外,鲍勃·斯旺也在多家公司证明过自己。

惠普企业服务的CFO、eBay的CFO,以及泛大西洋投资的运营合伙人。

直到 2016 年,被任命为英特尔的CFO及执行副总裁。

这也打破了英特尔自 1983 年以来的传统,首次从外部聘用CFO。

2018 年,英特尔前任CEO Brian Krzanich因办公室恋情相关引咎辞职,鲍勃·斯旺被任命为临时CEO,并在销售、供应链和运营方面展示才能。

于是 2019 年 1 月开始,鲍勃·斯旺,正式成为英特尔CEO。

英伟达CEO老黄:年收入 1364 万美元

作为一位知名的钞票收割机,英伟达首席执行官Jensen Huang(黄仁勋),在 2019 年的年收入达到了 1364 万美元 ( 9658 万元人民币),大部分来源于股票奖励。


黄仁勋的基本工资是 99 万美元,去年拿到的奖金是 102 万美元。


而英伟达员工工资中位数是 155035 美元,老板是千万级,员工是十万级,黄仁勋的工资是普通员工的 88 倍。

说起来, 1999 年,英伟达推出世界上第一款GPU之际,老黄就被财富杂志评为全美 40 岁以下最富有的人之一。

从斯坦福硕士毕业,到AMD芯片设计师,再到创立英伟达,以及早早All in 深度学习的战略,老黄着实在一路书写传奇。

新冠病毒大流行之下,身位“AI顶级军火商”掌舵人的老黄也承诺:公司不会裁员,而且会提前给员工涨薪。

虽然硅谷新贵如流,但英伟达始终是雇员最为满意的技术公司之一。

而且由于英伟达出色的GPU产品,也得到全球开发者追捧,每年英伟达主办的GTC——GPU技术大会,全球多地轮番进行,宛如节日一样。

Facebook CEO扎克伯格: 1 美元底薪, 2340 万美元安保费用

小扎,不从自家公司领工资的创始人。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在 2019 年的总收入为 2340 万美元 (1. 66 亿元人民币)。


小扎的年收入构成就比较奇特,他的基本工资只有 1 美元,而所谓的两千多万收入,绝大部分来自补偿(compesation)部分。

而这份补偿,是Zuckerberg去年花费在安保和私人航空旅行上的费用……

小扎也是年纪轻轻,财富自由的传奇人物。

中学时代开始写码,上大学前微软就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进入哈佛后,扎克伯格为了专心做Facebook,果断从哈佛辍学……神奇之路,堪比比尔盖茨。

2014 年,年仅 30 岁的他就成为了历史上最年轻的世界前 10 大亿万富豪之一,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程序员之一了。

不过, 2018 年开始,由于糟糕的隐私安全缺陷,Facebook内外交困,扎克伯克也多次痛下决心,公开表态认真整改。

就在最近,Facebook就剑桥分析一事,认罚 50 亿美元。

亚马逊CEO贝佐斯:基本工资 8 万美元

最后,地球首富,亚马逊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 2019 年不含股票奖励的总收入为 168 万美元 ( 1189 万元人民币),基本工资只有 8 万美元


当然,财报中并没有透露贝佐斯在股票中的收入,但从亚马逊长期高位的股价来看,贝佐斯在股权激励方面的收入并不少……

目前,贝佐斯身家高达 1415 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其前妻离婚中分走的 470 多亿美元。

而长远看,亚马逊除了稳固的电商业务,其在云计算、流媒体等领域的成功,以及贝佐斯个人押注的航天事业等,还会给贝佐斯带来更大财富。

长此以往,薪资也好、身家也好,在贝佐斯面前只剩下不断增长的数字而已了。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这样的简单、枯燥。

以上,就是 10 位硅谷顶级CEO的 2019 年度薪酬。

也还有一些备受关注的焦点企业家。比如特斯拉的马斯克、Zoom的创始人袁征。

马斯克的 2019 年特斯拉年薪是多少?还不知道。只是 2018 年,马斯克从特斯拉的薪水、股票期权、股票升值和其他津贴中获得的收入超过22. 8 亿美元(约合 163 亿人民币)。

当时特斯拉还专门公告说,马斯克实际在特斯拉的薪水是0,他的收入主要靠股票和期权,但基本都无法马上变现,所以这个薪资实际并不能按年薪来计。

Zoom的袁征也差不多,目前Zoom市值已涨到 443 亿美元,而Eric Yuan持有20%的股份,也是百亿美元的身家。

不过,赚得多,自然也是焦点,甚至有可能变成靶心。

这不,高收入的CEO们,就被美国部分人士盯上了。

美国左翼:枪口瞄准高薪大亨

随着疫情在全球的爆发,美国百亿富翁的人数下降了,但拥有的财富总数反而上升,超过了 2019 年水平。

这就让美国左翼政策研究机构IPS,把枪口瞄准了科技大亨们。

他们觉得这些科技巨头们趁机发了疫情国难财,试图想办法把他们的钱分出来一些……

例如,虽然一开始受疫情、股市熔断等影响,贝佐斯资产严重缩水,但疫情需要亚马逊,亚马逊疯狂招人,在供应链上的地位更高。

自 1 月 1 日到现在,贝佐斯的财富增长了 250 亿美元。从美国疫情开始的 2 月 21 日算起,其财富增长了 120 亿美元。

马斯克的特斯拉,虽然开始股价跌了,财富缩水,但靠造呼吸机也赚回了不少钱。

而袁征的Zoom,更是由于疫情中视频会议和远程办公需求的激增,股价一路逆势上涨。

市场崩溃后,往往百亿富翁们的财富会反弹到更高水平, 08 年金融危机亦是如此。

所以,华尔街和股市的反弹速度,会超过底部80%的人所依赖的其他经济。

而IPS这样的机构,就要采取行动了——提升利润税、打击隐藏财富、给百亿富翁征税帮助大众、实行累进遗产税、实行财产税……

所以天价薪水的CEO们也不容易,毕竟都是靠本事赚的钱。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硅谷
3113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