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B站绑索尼、腾讯绑环球,在线音乐平台版权模式“嬗变”

2020-04-12 09:00娱乐独角兽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赤木瓶子,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三年为期,版权再次搅动在线音乐平台的一池春水。

一方面是在线音乐平台对新一轮的版权重置抱有期待。仅在 3 月,腾讯音乐完成了对周杰伦独家版权的续约;网易云音乐与滚石唱片、日本杰尼斯事务所达成合作;太合音乐与阿里达成版权合作。

另一方面,流媒体版权抢夺的空间缩减,也加速了在线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关于绑定模式的探寻。

今年 3 月,在为期三年的环球音乐独家版权协议即将到期之际,腾讯音乐完成了对环球10%的股权收购,且腾讯音乐两年内可收购UMG大中华区业务的少数股权。而网易云音乐与滚石唱片也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版权、艺人、音乐IP开发、原创音乐、音乐演出、在线K歌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

无论是滚石唱片和网易云的多维合作,还是TME和环球的资本捆绑,其背后,是在线音乐平台的版权战役由“曲库之争”的竞价模式到深度战略“捆绑”模式的过渡,在巩固版权资源的终极诉求下,也让围观者见证了在线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的合作模式的“大跃进”。

B站 在线音乐 音乐版权

“三大”莫比乌斯环,

流媒体成“救世主”

进入数字音乐时代,传统唱片公司的的收入结构受到冲击,而流媒体正在成为“唱片时代消亡史”中的“救世主”。

Spotify、Pandora以及Apple music等流媒体音乐平台的出现让唱片公司转危为安。 2016 年开始,数字音乐、流媒体逐渐取代实体唱片成为唱片公司的重要收入来源,以索尼音乐为例,索尼音乐在 2016 年的流媒体收入已经超过实体收入,流媒体已然成为三大唱片的“贡献霸主”。

唱片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由录制音乐、版权转授和音乐发行三大部分组成,其中,录制音乐是主要营收来源,并且其中的数字音乐已经取代实体唱片成为重要营收来源。

2019 年,索尼录制音乐收入达到41. 7 亿美元,同比增长2. 55 亿美元,增幅达6.5%。得益于《Old Town Road》等全球热门单曲的发布, 2019 年索尼的流媒体收入增长了3. 89 亿美元,同比增长19.3%,达到 24 亿美元。而除流媒体收入外,音乐下载和实体专辑销售都呈下降趋势。而在华纳音乐的 2019 年度财报中,录制音乐总收入同比增长11%至38. 8 亿美元,其中流媒体收入为22. 2 亿美元,同比增长21%,占到录制音乐总收入的57%。

尽管流媒体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夺走了唱片公司的话语权,但在数字音乐时代,唱片公司仍然充当着重要的角色,且唱片公司与流媒体的合作共赢已经水到渠成。

一方面,多年来积累的曲库内容是唱片公司的核心资产。环球音乐、索尼音乐、华纳音乐这三大世界音乐唱片公司多年来积累的厂牌资源、头部音乐人及新鲜血液,都是互联网音乐平台数年时间为之争斗的内容优势。据Midia Research报告显示:在 2019 年整个录制音乐市场中,三大唱片曲库数量占据全球录制音乐曲库版权数量的89.1%,同时公司收入占67.5%的份额。

另一方面,尽管互联网音乐时代的到来冲击了传统唱片产业及公司的核心地位,传统唱片公司依然具备了强大的资源聚合及渠道推广能力,在歌手包装、宣传渠道方面具备优势,辅以在线音乐平台对网生内容的耕作能力,与平台的年轻受众属性,三大音乐集团自然受到自音乐代理商的青睐及邀约,这也导致关于三大的版权战役往复循环且甚嚣尘上。

在此背景下,在线音乐平台对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进击也从未懈怠,在线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双方在以版权内容为核心而紧密联系的同时,也创造了更深度的合作空间,正从版权采买向内容制作领域入侵。

曲库之争到战略绑定,

在线音乐平台与唱片集团“渐入佳境”

对于唱片集团而言,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将曲库资源“租赁”给流媒体平台的买卖身份,自然是无法满足与体现唱片集团的实力。

三大中最早进军流媒体市场的是索尼音乐。早在 2018 年 1 月,腾讯音乐娱乐便与索尼音乐娱乐共同成立了一家电音厂牌Liquid State,旨在发掘培养亚洲各地的电音人才并推动原创内容的创作,同时拓展亚洲市场的国际艺人。

而日本索尼也试图深度渗透进流媒体平台,并为用户提供订阅服务。 2018 年 12 月,索尼音乐娱乐日本公司(SMEJ)与流媒体平台Rhapsody联手,在日本推出了高品质音乐流媒体服务——Mora Qualitas,技术支持由Rhapsody旗下的Napster平台提供。

无论是与在线音乐平台共创内容——成立音乐厂牌,还是共创平台——推出流媒体服务产品。唱片公司与在线音乐平台的分工一目了然。

在网易云音乐与滚石唱片的战略合作中,双方将在多个维度展开深度合作。值得一提的是,从 2014 年至 2020 年期间,滚石唱片一直长期跟阿里音乐进行独家战略合作,而去年,阿里作为领投方参与了网易云音乐B2 轮 7 亿美元的融资,这次水到渠成的合作背后,资本没有缺席。

而以唱片公司的视角来看,在流媒体作为宣发渠道的优势逐渐显现的当下,在线音乐平台对音乐人/作品的推广能力也是重中之重。

今年 3 月 31 日,QQ音乐和周杰伦版权协议的最后一天,QQ音乐默默续约,并在首页挂上了“你的周董一直都在”的独家banner。腾讯音乐的 2019 年财报数据中也显示: 2019 年,腾讯音乐人计划进一步升级,成为越来越多音乐人发布原创音乐,搭建长期、稳定和互惠的粉丝经济的首选平台。 2019 年,参与该计划的音乐人数量和原创作品数量均同比增长一倍以上。截至 2020 年 1 月,这些原创内容在公司旗下平台上的播放量占平台总播放量的比例较一年前也增长了近一倍。

索尼音乐在全球拥有许多站在乐坛顶峰的天王天后级别艺人,如迈克尔杰克逊、Westlife、布兰妮、杨丞琳、萧亚轩、罗志祥、中岛美嘉、初音未来等。并拥有杰威尔音乐、相信音乐、摩登天空和少城时代旗下歌手的唱片代理发行权,在版权及头部音乐人运作层面拥有成熟的经验。

对于唱片集团而言,尽管拥有头部音乐人资源及培养新生代音乐人的实力与资源,但青黄不接的华语音乐市场也催生了音乐人断代现象,而在线音乐平台近些年的扶持计划恰恰能够一定程度上补充新鲜血液。

腾讯音乐娱乐旗下拥有的QQ音乐、酷我音乐、酷狗音乐三款流媒体及全民K歌,腾讯音乐人、演艺直播业务、微信、QQ等社交娱乐渠道,网易云音乐拥有活跃的年轻听众及独立音乐人社区。在寻找以及培养新人方面,头部唱片公司几十年的丰富经验运作优势和流媒体巨头的渠道分发优势完美结合。

长短视频、mv曲库,

新的危机正在出现?

3 年前,杰威尔包括周杰伦歌曲在内的 808 首歌曲的三年独家代理权花费超过 5 亿。动辄数亿资金来维护的版权库无疑是在线音乐平台的硬实力,但在独家版权尘埃落定之际,在线音乐平台们也必须在软实力上寻找突破口。

4 月 8 日,B站上线的一则专题页面显示,索尼音乐娱乐已正式与哔哩哔哩达成战略合作。从即日起,用户可以在B站观看索尼音乐娱乐旗下曲库MV。而在 4 月 9 日晚间,哔哩哔哩宣布获得索尼 4 亿美元战略投资,索尼中国回应称投资B站是看中其年轻一代核心用户群,“借力其年轻一代的核心用户群及在线娱乐的强大实力,推动索尼娱乐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在与 “中国youtube”的联合背后,B站音乐视频创作UP主与二次元创作、多重传播的社区氛围,无疑将为其旗下音乐内容分发与传播带来助力。B站去年 10 月的数据显示: 50 万音视频创作者在原创、剪辑、翻唱视频中使用音乐,并极有可能涉及音乐版权的改编、翻唱等多项商用权益。

B站 在线音乐 音乐版权

而截至 4 月 10 日,索尼音乐官方账号“索尼音乐官方MV库”上线5. 4 万个视频内容,并获得9. 2 万粉丝的关注。用户们在短视频平台听歌早已不是新鲜事,而对于在线音乐平台来说,在这场关于版权及唱片公司的角逐战中,视频平台的入局是否会带来更多竞争力?

据Quest Mobile数据,视频APP的日均活跃用户规模出现了显著上升,B站、抖音、快手的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超过了 100 分钟。用户对于长、短视频及直播领域的高度需求,不仅给了在线音乐平台压力,也为其提供了优化范本。网易云音乐的LOOK直播、云音乐节,TME在财报中提到的将在 2020 年上半年于QQ音乐推出的直播服务等等。

当视频平台正试图加深音乐基因,流媒体音乐平台也正在加速视频化,二者的相互渗透背后,俨然已是一场唱片公司的“在线入侵”。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B站
1483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