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个假期,有多少人宅家找起游戏陪玩

2020-02-19 10:05青年横财发展会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青年横财发展会(ID:xrich666),作者:沈公子,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这段时间相信很多人都还没返回办公室工作,大家都规规矩矩地宅着,纹丝不动共克时艰。

除了以各种姿势瘫在沙发上关注疫情以外,每一代人宅的方式也有所不同。

长辈们大多热衷于火热群聊,小朋友则容易在游戏中找到温暖。

尤其是多人组队的游戏,更是在非常时期带来了充分交流的机会,实乃缓解焦虑、释放压力的第一利器。 

游戏 游戏陪玩

燃鹅,我观察了家里几个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的年轻人,发现他们虽然一人一机,但总能在赛博世界寻觅到不同的小哥哥小姐姐,同去艾泽拉斯,共赴王者峡谷。

和年轻人聊了聊,我发现,在线游戏陪玩这门生意,不可小觑。

游戏 游戏陪玩

广义上来说,在线游戏陪玩,就是一些人在网上出售自己的游戏时间,和支付了相应报酬的买家一起打游戏、聊天等。本质上还是“虚拟商品买卖、平台抽佣金”那一套。

听上去平平无奇。

但若是在应用商店搜索关键词“陪玩”,好家伙,排行榜前一百的有好几个,甚至有App一度冲到前 10 名。 

游戏 游戏陪玩

众所周知,春节假期天时地利人和,是娱乐社交类App拉新促活的重要阶段。

而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假期更是漫长。于是各厂都使尽浑身解数——王者荣耀单日流水近 20 亿,就是最好的证明。

游戏 游戏陪玩

但陪玩App在领域内原本关注度不高,这种上升趋势还是着实惊掉了我的眼镜。

游戏 游戏陪玩

△ 某陪玩App春节期间在Appstore的排名上升趋势

为了搞清楚游戏陪玩为何突然火爆,经过推荐,我下载安装了几个陪玩App。

经过一番研究,我发现平台中的陪玩主要分为两种,而他们也恰好对应了两类不同的需求。

其一是“技术类”,针对的是那些的确有游戏需求的买家——他们的主要诉求是提高游戏技巧、交流游戏心得——重点在“玩”。

一般来说,技术类陪玩卖家也比较实诚,个人页展示自己擅长的游戏,明码标价,有商有量。 

游戏 游戏陪玩

另一种是“社交类”,情况就有些微妙了。

社交类陪玩卖家大多颜值颇高,主页也以展示自己唱歌跳舞的才艺为主,一水儿的网红style头像,让他们看上去不像游戏玩家,而更像秀场主播。 

游戏 游戏陪玩

△ 马赛克挡不住的网红味

和这类玩家搭上线之后,玩游戏只占很少一部分时间,大多也是连麦陪买家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还可以根据需求唱歌、表演才艺等等。 

游戏 游戏陪玩

也就是说,社交类陪玩,一切以“陪”为主,和游戏关系不大。

数了数某App的首页推送,这两类陪玩卖家的比例大约在4: 6 左右。虽然打着“游戏”的名号,但实际上,社交类陪玩卖家的数量更多。

背后的原因不难理解。它来自于用户与平台的双重作用:社交类的低门槛促使相关陪玩大量涌入;而平台为了市场竞争,也在背后起到助推作用。

各个App虽然略有不同,但定价标准大体一样:根据游戏的不同,买家找陪玩,一局需要5- 12 元,也有按时长收费的陪玩,每小时大概在20- 40 元。

我咨询了几个比较受欢迎的技术类陪玩,这一行受时间、买家情绪、游戏种类、临场发挥等因素影响,不确定性很强。 

游戏 游戏陪玩

一天下来累到葛优躺,他们能赚到的钱也就在100- 400 元左右——都是挣零花钱的水平。

月入过万只是少数。能赚个 4000 元以上,就是相当厉害的陪玩了。

总而言之,技术类陪玩以游戏业务为主,卖家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对游戏的理解水平、游戏业务能力的强弱。

硬核大佬对陪玩兴趣不大,他们往往会选择代练、电竞直播等更垂直、投资回报率也更高的行业。

而社交类陪玩虽然业务能力不行,但他们能够通过个人的才艺特长来弥补,打着游戏唱着歌,连着麦卖着萌。这钱赚着轻松。 

连麦一时爽,一直连麦一直爽。遇到默契程度高的买家,更进一步发展,私下里沟通打赏也是常有的事。

平台为了竞争,为了新增、日活等KPI,也会变相降低“陪玩”门槛,从产品和运营层面,助推社交类陪玩卖家和买家数量的累积,从商业角度看,这种做法也无可厚非。

例如许多App会单独开设“颜值”、“才艺”区,“人皮话多”、“语音介绍”等于游戏关系不大的tag也会出现在陪玩卖家的介绍中。 

游戏 游戏陪玩

前有各家App苦心经营已久,加上今年春节假期特殊,激发了大量社交、娱乐与游戏的综合需求,业务多元化的陪玩App就这样在短时间内突然爆发。

如今有些陪玩App已经开始秀肌肉,在宣传语上写明了自己拥有“两千万用户”。

互联网行业头部效应强,用户已过千万的App,在商业化变现方面的能量不容忽视。

一切都昭示着:在线游戏陪玩绝对不是小打小闹。

游戏 游戏陪玩

陪玩这门生意,其实出现已有一段时间了。

游戏多多少少含有竞技元素,它捕获的就是玩家的好胜心。

好胜心需要用时间与注意力经营,许多玩家苦于时间不足,便想起了外包——找代练。

由于变相违反了公平竞争的原则,破坏游戏的“生态环境”,许多游戏是明令禁止代练行为。 

游戏 游戏陪玩

△ NGA上关于代练的讨论帖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作为代练的一种衍生物,更间接的陪玩应运而生,我们可以将它看做“代练”+“互动”的结合。

早期的陪玩只是零零散散地出现在各类游戏论坛等垂直平台上。

但随着手游行业的兴起,巨量用户涌入使得陪玩需求不断上升,有些平台就专门开辟了陪玩专区,既方便用户提高沟通效率,也能通过这种分类形式变相吸引新用户。 

游戏 游戏陪玩

△ 某直播App的陪玩版块

近年来手游的玩法不断升级,玩家被安排得明明白白:游戏账号和社交网络绑定,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游戏在设计和运营上也需要玩家做社交任务。

赛博世界中的排名和交流,一而再再而三刺激着玩家的好胜心、攀比心和虚荣心;同时激发了“玩”和“陪”的两种需求。

无论是哪种需求,游戏陪玩做的都是人心的生意。

除了游戏产品本身加持以外,陪玩兴起的更关键原因是,这门生意踏准了如今的“孤独经济”趋势。

城市发展催生了社会结构的变化,独自居住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

生理与空间上的孤独,以及日常生活节奏的加快,也让人们内心的寂寞亟待喷涌。 

反过来,人们在感受孤独的同时,也逐渐接受孤独,并试图与孤独和睦相处。

社会变化势必带来商业变革,命运早已为当代孤独年轻人标好了价格。

一人食、拼团、萌宠、地下偶像……孤独经济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渗入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很难想象,现如今还有没一个人叫过外卖、没在App上匹配朋友、没看过直播的当代现充青年了。 

陪玩在游戏娱乐的基础上,又融合了时间租赁与陌生人社交这两种热门形式,互联网更是作为一种高效率的连同工具,在其中发挥优势。

可以说,游戏陪玩切中了当代年轻人的痛点,给他们的心灵提供了恰到好处的马杀鸡。 

游戏 游戏陪玩

游戏行业,一旦做大便是强者恒强。近两年传统游戏行业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新的机会了,君不见如今制霸榜单的那一批,还是农药和吃鸡。

但有从业者在夹缝中摸索新的机会,没想到一池死水反而流动了起来。游戏陪玩便是其中一个分支。

再加上现在大家都宅在家,非常时期更是给陪玩添了一把火。

所以说,变化不一定是坏事。稳住,多朝周边看看,多往远处看看,总能看到不一样的机会。

越是非常时期,越有非常契机。 

参考资料:

https://mp.weixin.qq.com/s/QEIvVP9_UZoZbBL7araVsg

https://m.pedaily.cn/news/411251

https://mp.weixin.qq.com/s/IDibGuctM1LJoIGl5W3gRw

https://www.sohu.com/a/126859745_269429

https://blog.csdn.net/realxie/article/details/7247690

https://post.smzdm.com/p/a25g9kkd/pic_39/#bigImg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游戏
20761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