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20-02-14 14:49
+关注

尼曼年度趋势预测:付费墙或加剧新闻消费者“贫富分化”

用更好的产品触达Z世代

“如果媒体不能承诺让年轻人讲述自己的故事,那么至少应该以吸引Z世代的方式制作内容。”

——Instagram本地新闻项目经理

Nico Gendron

新闻机构如何走近Z世代?Nico Gendron认为,不要只是简单地通过采访讲述年轻一代的故事,要雇佣年轻的记者们,让年轻人自己去表达。如果新闻机构不能做到这一点,Nico建议,应当更关注年轻人的阅读习惯和偏好。

基于自己的工作经验,她提出了几点建议:

  • 媒体人可以开设Instagram账号来吸引年轻用户;

  • 在内容生产上注重视觉优先、视频优先;

  • 鼓励、维护用户的积极参与,哪怕只是从鼓励点赞开始;

  • 通过电子邮件、短信等方式来扩大内容输出渠道。

媒体合作:前所未见的新浪潮

分享技术,对抗平台

“真正的伙伴之间需要信任:媒体机构与用户之间需要信任,媒体与广告合作伙伴间需要,媒体机构内部不同部门之间也需要。”

             ——《华盛顿邮报》战略总监

Jeremy  Gilbert;

商业技术与发展副总裁

Jarrod Dicker

平台力量的崛起,成为打破媒体掌控力、主导地位的重要因素。这些平台利用用户数据,催生了定向广告的繁荣,促成了海量交易,并且让用户在平台上发表、消费内容。这意味着,技术是为注意力变现服务的。在平台力量继续膨胀的当下,Jeremy Gilbert和Jarrod Dicker认为,媒体必须建立起有意义的各类合作,从而对抗平台力量,分摊越来越复杂的技术成本。

在 2020 年,我们将会看到媒体开始开发并且分享某些技术,用以解决行业共同问题,如建立发布轻量内容的通用标准,创建媒体自己的广告平台等,都是当下比较热门的方向。

OSINT新闻渐成主流

“OSINT调查不是一种只获取真相的方法,而是一种创造性和批判性思维结合、用以调查网络数字资源的技能。”

——挪威公共广播研发实验室记者、战略顾问

Ståle Grut

OSINT原是应用在情报领域的概念。现在,由于摄像技术和互联网服务技术发展带来庞大数字资源,新闻业开源数字情报(OSINT)应运而生。Ståle Grut认为, 2020 年,将有更多的新闻工作者将在新闻业应用OSINT。

目前,部分组织正在开创共享数字资源的方式,以共同探寻真相;这些组织与老牌媒体(如《纽约时报》、BBC等)的合作,也日益受到关注。哥大Tow中心及全球深度报道网都已经发布了 2020 年OSINT新闻工作指南;BBC也将训练新闻工作者运用开源技能作为 2019 年的一大重点……

Ståle Grut还认为,随着越来越多的新闻工作者接触了解到OSINT,这一方法将从大型新闻编辑室扩散到较小的编辑室、甚至个人。

服务属性:回到读者需求中去

新闻应与情绪保持距离

“对读者和社区而言,烈焰般持续的愤怒,不仅无法抗拒而且令人筋疲力尽。”

——独立记者,前CNN、《华盛顿邮报》记者

Masuma Ahuja

现在的新闻总是让人感到紧迫、着急,无数标题让人感到愤怒。从两极分化的加剧,到野火一般肆虐传递的假新闻,如今的用户们都通过数字新闻感受并影响着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Masuma Ahuja认为,这些新闻虽然能够抓住我们的注意力,但是,也常常会对读者、观众和用户带来伤害——因为,记者很少提供足够的信息来帮助读者理解一则新闻的“前生今世”。在Masuma刚工作时,一位前辈告诉她,一则好的新闻应该是“要么告诉你新的东西,要么能让你心生感触”。现在,她常常追问自己,我们的新闻,真的帮助读者理解世界了吗?

在 2020 年,Masuma Ahuja认为我们的新闻工作应该更慢一些、从容一点:“我希望记者和编辑是以这样的问题开始的:我们的读者需要怎样的信息。”

新闻应为公众提供信息增量

“记者需要像老师一样勤于思考,开发创造出能够增强信息强度的新形式,并且在基于历史背景和未来昭示的语境下,进行创作。”

——MarketWatch主编Jeremy Olshan

人们为什么会阅读《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或者其他优质报纸?是因为我们想要提高自己,丰富知识,深化理解,学习新的技能、思维和生活工作方式。从这个意义来说,Jeremy Olshan认为,所有的新闻都应该是服务性的新闻。在他看来,当前,公共话语领域面临的一大问题,是人们认为自己知道的和实际知道的之间,存在越来越大的差距。浮沉在信息的洪流中,我们牺牲的不仅是注意力,还有宝贵的理解力

Jeremy Olshan认为,下一步,新闻业有责任帮助读者将信息转化为知识、升华为智慧:“在 2020 年,我们要提出一个概念——‘人人可以使用的新闻’!”

新闻采访要到现场去

“如果新一代的年轻记者只在电脑屏幕前成长,为了获得流量和快速的成功,他们只能学会去复制、粘贴故事。”

——牛津大学路透社新闻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Alexandra Borchardt

Alexandra Borchardt指出,在当下,新闻业必须重新赢得、加强用户对自己的信任,而要做到这一点,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接触。接触得越多,信任关系越良好。这种需求,也将进一步推进记者的回归。现在,记者们都十分精通使用搜索引擎来发现、优化故事,但是从另一方面,这阻碍了他们深入学习调查技巧。记者的经验,需要来自于充满毅力和沟通技巧的接触。跳出网络、走出办公室的采访方式,可能将经历一场复兴。

媒体与平台:在“缠斗”中明确自我

媒体押注用户忠诚度

“经过与不可预测的平台、令人费解的算法和数据的多年缠斗后,媒体又一次地燃起了对自身数字财产的热爱。”

——BBC新闻移动端编辑

Nathalie Malinarich

在 2020 年,关注用户对媒体的忠诚度意味着什么?Nathalie Malinarich认为,这意味着一个更强大的新闻业、更好更有用的新闻产品以及用户更高的信任度。她表示,下一步需要更好地去关注、了解我们的用户,明白是什么让他们持续关注媒体本身,也需要学会更好地利用用户数据,并将用户的需求放在产品开发和运营的中心。

媒体与平台如何共存

“但凡一个新闻编辑室曾从Facebook等科技公司获得过资金,或者接受过他们的项目、培训,那就不可能再对这种合作保持距离。”

——Cannabis Wire联合创始人

Nushin Rashidian

媒体和平台的关系正日益复杂。Nushin Rashidian介绍道,在过去一年里,这一关系同时走向了两个方向:在Facebook等平台上,媒体的广告收入持续下降,越来越多的机构转向了读者收入;同时,Google、Facebook等巨头加大了对新闻业的支持力度,比如, 2019 年,Google在俄亥俄州Youngstown成立了地方编辑室,帮助填补了当地的“新闻沙漠”。

单一主题的垂类新闻编辑室面临机遇和挑战

“网络话语的分散使得广泛的公共知识更难形成,但是在特定主题中,接触、影响读者的机会,却比以往任何时刻都光明。”

——电子杂志Glitch编辑

Margarita Noriega

现在,越来越多关注特定话题(如气候新闻、新食品经济等)的单一主题新闻编辑室正在快速发展。Margarita Noriega认为,对记者而言,在单一主题的垂类新闻编辑室工作的好处有:接触更深层次的新闻来源和选题,在报道节奏中更加独立自由等。对于机构而言,对单一话题的关注,也往往能够让他们在非盈利领域更容易找到资金。

但是她也认为,这一类型的机构也面临不少挑战,例如:利益集团可能带来的胁迫、社交媒体话题的分散化特点以及服务小众的压力等。

对抗假新闻:重要的是人的力量

“打假”需要人的介入,而非算法

“硅谷试图让算法掌握新闻判断的尝试,就像沃尔特·克朗凯特(美国著名电视新闻主持人)试图用Python编写代码一样。”

——NewsGuard联合首席执行官、

《华尔街日报》前发行人

L.Gordon Crovitz

面对泛滥的假新闻,不少人相信技术的力量。但是L. Gordon Crovitz表示,也许在 2020 年,科技巨头们需要依靠新闻界和记者的力量来做出事实判断。他指出,近年来的事例已经证明,科技公司无法胜任识别、打击错误信息的工作。在技术和记者之间,消费者给出了答案:根据盖洛普调查显示,人们对“受过不同背景训练的新闻工作者”的评价比“黑盒技术平台”高出90%。对此,Crovitz认为,在未来,减少错误信息的希望在于提升透明度的新闻报道本身,而不是所谓的秘密算法。 

高质量内容,意味着准确+多元+包

“在一个真正多元和包容的编辑部中,当编辑部工作人员都关注细节的准确性时,就能通过生产有影响力的内容来赢得读者。”

——《纽约时报》助理副总编辑

Monica Drake

信息量爆炸的时代的新闻运营,将需要利用更多工具和工作流程以验证各种各样的内容。此外,我们应该更深入了解虚假信息的来源,它们通常在Facebook和Twitter以外的平台上传播。

不过,可信度并不是仅仅依靠核查各种流行的小视频来建立的。我们的报道建立在多元报道人员的基础上,以呈现过去可能被忽视的新主题。在生产高质量内容的基础之上,用户才会愿意为媒体支付。

新闻平等:向左or向右走

新闻公平问题渐获关注

“新闻公平问题就像教育公平一样重要。”

——蒙特克莱尔州立大学媒体合作中心研究主任

Sarah Stonbely

Sarah Stonbely认为,新闻不平等指向的是优质新闻的不均衡,以及获取这些优质资源机会的不平等。虽然这并不是新现象,但是她认为,在 2020 年,新闻不平等将更加突出、严重。她指出,“新闻沙漠”正在越来越普遍,在美国,依然有数百万人口无法获得高质量、稳定的互联网接入。

Sarah呼吁,基于一个平等、稳定的新闻事业的重要意义,在 2020 年,对于许多基金会和地方组织而言,缓解新闻不平等问题应当是优先事项。

新闻消费者产生新型“贫富分化

“将那些拥有强大地方媒体和网络媒体的地区,与那些两者都没有的地区对比,两地的报道质量存在巨大差距。”

——西东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

Matthew Pressman

在历史上,由于地理位置和支付意愿的不同,人们接受到的信息质量存在差异,后来,互联网打破了这一桎梏。但是Matthew预测,地理位置和消费能力将再次把新闻消费者划分为“富人”和“穷人”两个阶层。造成这一可能的原因主要是过去几年里,越来越多的媒体建起了付费墙。而随着广告收入的疲软,还将有越来越多的媒体注重数字订阅和付费收入。

即便对于那些愿意为新闻付费的人而言,由于全国性媒体机构的进一步收缩和裁撤,高质量的本地新闻也将越来越难以得到保证。

最后,在全球范围来看,“新闻回避”(News Avoidance)趋势渐显。真正关心新闻的人,才会一如既往地阅读高质量新闻(在美国,为网络新闻付费的国民占16%)。

本地和全国读者的内容差距将缩小

“随着数字媒体的生产能力日益提升,其生产的内容让每个人都觉得牵涉其中。本地读者和全国读者在阅读内容上的选择差距将继续缩小。”

——ProPublica高级编辑Meg Marco

如何让本地读者和全国读者都能从一则报道里受益?Meg Marco认为,实现这一点,取决于编辑室如何更好地履行自己的职责——即让读者明白“为什么”。在她看来,不管读者身在何处,都希望在内容中看到自己。

在ProPublica的报道里,他们不仅通过解释一个地区性的故事如何与更大的背景(历史、全球、国家)产生关联,从而吸引全国读者,还为本地读者提供类似的反向解读。通过恰当的选题和深入的调查思考,他们向读者们明确了内容的普遍价值,实现了全国读者和本地读者对内容的偏好共享。“比起这件事发生在哪里,这件事为什么重要,才是读者真正想要知道的。

数据: 2020 年代,数据的时代

第一手数据是媒体最宝贵的资源

“很多媒体才刚刚开始思考如何开发技术栈,以巧妙、有效地收集并使用第一手数据,推动其广告、订阅和电商业务的增长。”

——彭博媒体全球数字与媒体分发业务负责人

M. Scott Havens

2020 年将成为全球数据监管的分水岭。行业对于第三方数据的依赖仍然存在诸多问题,数据的不准确、不完善,导致了广告市场的混乱。在没有Cookies的未来,媒体能通过提供高质量、差异化的内容,吸引订阅用户,并从中收集利用第一手数据。

当然,用户并不希望自己的个人隐私被滥用。在合规利用数据的同时,媒体也需要重新评估其与用户的关系,比如提高透明度,与用户进行更积极诚恳的对话。

学会用数据反观己身

“我们应该使用自然语言处理工具来核查我们报道的基调,我们可以使用地图来衡量我们实现社区覆盖的时间以及我们的资源来源。”

——Lenfest Local Lab产品总监

Sarah Schmalbach

现如今,数字新闻编辑室拥有很多工具来对用户进行分析。既然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量与用户相关的数据,那么那些关于媒体自身的数据呢?

Sarah Schmalbach认为,接下来,媒体机构应该学会调转方向,用这些工具来分析、帮助自己。在她看来,数据可以帮助媒体了解现在、对比过去、明确未来,她希望在 2020 年,媒体可以将产品开发的思维方式与数据新闻的图像、分析等工具进行有机结合。Sarah Schmalbach写道,这种“自我的量化”可以成为一面镜子,通过提供数据信息,为媒体照出一条坚定的、良性发展的路,避免陷入所谓潮流热点的陷阱里。

新闻的下一页如何被书写,决定着人类的悲欢如何被记录。在冷暖流交汇的时代,旧的规则正在腐朽崩塌,新的力量正在生根发芽,而新闻业的想象力并不仅限于上述展望。我们期待更好的新闻业,也相信更好的未来已在路上。

原文链接:

https://www.niemanlab.org/collection/predictions-2020/

付费阅读 新闻消费者 知识付费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付费阅读
316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