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经验 2008-01-17T13:16:27 +08:00

站长的朴实 站长的共鸣

不说话的站长

租一间房子,拉一条网线,借钱买一台电脑,很多个人站长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站长生涯。

站长是没有早晨的,当早市上人潮汹涌的时候,他们才刚刚入睡,在梦中他们拥着QQ上那个远方的女孩,如果这时候有人在他们旁边,定会看到他们脸上灿烂的笑容。

中午醒来的时候,对着空荡荡的房子的发呆。梦中那个女孩突然不见了,让他们感到怅然若失。然后打开显示器(电脑是经常几天几夜都不关的),挨个看自己网站的流量、收录排名和广告收入,如果流量涨了,排名升了,收入增加了,就会格外的兴奋,有时候会请几个朋友吃饭却不和他们说理由,弄得朋友莫明其妙;如果流量降了,排名降了,收入减少了,就会格外的沮丧,然后就开始疯狂的找原因,然后开始疯狂的忙碌。

等忙完的时候,窗外已是灯火阑珊,这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还没吃一口饭,甚至脸还没洗。匆匆擦把脸(有时候这个也免了),跑到最近的小餐馆匆匆的吃碗拉面,然后匆匆的跑回自己的小屋。全然不知身后的大街上、小区里还有老人孩子的嬉戏欢笑和情侣们的甜言蜜语。

深夜,当人们关掉电视,准备休息的时候,站长们又开始疯狂的忙碌了,直到天色微亮,他们爬上床,沉沉入睡。

无聊的时候,他们就去论坛潜水,或者下一堆X片来看,或者就玩游戏,有时候也会去公园盯着一根小树杈整整半个小时眼睛不眨一下。他们极少的去商城这些人多的地方,在人多的地方他们感到浑身不自在。

这时候,生活已经变得没有任何意义,无所谓理想,也无所谓目标。常人最在乎的东西,在他们看来已经变的微不足道,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有什么还能让他们在乎。

有时候他们也会想到自杀,可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自杀的借口,所以他们还活着,乱七八糟的活着。

这样的生活会使人变得沉默寡言,变的不知道怎么说话,更不愿意说废话,变成一个不说话的人,一个不说话的站长。

不说话的站长:草根心声的呐喊

“你儿子做什么的?”;“我儿子政府做公务员”;

“你儿子做什么的?”;“我儿子在外企做小白领”;

“你儿子做什么的?”;“我儿子在学校读研究生”;

“你儿子做什么的?”;“我儿子。。。好像。。。在家做网站。。。”;

大鸟想看到了一位朋友新发的一篇文章:不说话的站长,看完后又仔细的看了底下的回复,再回顾自己曾经的站长生活,不多的文字和朴实的话语,无需长篇大论就能激起从草根站长们的共鸣

为什么我们会这样?熬夜到临晨,降价到白菜价(降个猪肉价也好接受啊!),拿点广告联盟扣量后的广告费,看google和百度的脸色做站。月赚一万?哦,朋友,月赚1000就可以在草根圈吹嘘好一阵子了,要是GG能赚到每天10美元,在很多新手站长看来简直就是高手。

曾经在媒体中风光过的IT人士,现在被很多站长苦笑为:“挨踢人”,曾经那些民工睡在街边的民生照片,被好事者改为“网站制作一个10元”“廉价SEO优化”等调侃图片,并且被广泛传播。

不说话的我们

我不知道站长们是否是话语功能退化的最快的人群之一,但打字的声音就是站长们的话语,打的快,证明话多,打的慢,证明话少,各种QQ表情搭配文字,就是站长的言。

沉默,拉伸了与亲人的差距,隔膜了社会交往的能力,阻断了与外界的正常交流,网名“大胡子”,可能是一个腼腆的小伙子,网名“真诚”可能是一个混迹已久的骗子,站长们身怀几种甚至几十种身份遨游在网络中,代码作伴,平面添彩。

不能说的秘密

我们真正的收入,我们不想说。

我们的未来,我们不知道。

我们的理想,除了希望网站更好,长远的考虑往往被现实的K站和扣量所打断。

我们也想做到公司化运营。

我们也想出人头地,开着新车来带女友去疯狂购物。

我们也曾幻想,自己的网站上市后,像百度的李彦宏那样,在美国打电话给自己的妈妈:“妈妈,我的网站上市了”

不说话的站长,永远是属于草根群体,那么,这篇不说话的站长,就是草根的呐喊,感谢作者的分享。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自如CEO熊林接任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