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张朝阳回顾创业20年:我曾经想被全世界认可,如今只忠于自己

2018-03-09 09:01凤凰科技

出品:凤凰网科技《风眼》栏目

对话&作者:贺树龙

对话张朝阳

搜狐 20 岁,张朝阳 54 岁。

54 岁的张朝阳,为了庆祝搜狐成立 20 周年,带着员工在奥森公园跑步 20 公里。有人说张朝阳还是当初那个“少年”,他热衷跑步、喜欢游泳、梦想游世界上“最冷的海峡”。就像 20 年前一样,张朝阳如今的一举一动,也仍然受人关注,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互联网行业的头条新闻。

人们关注张朝阳,并不只是因为他的时髦、智慧与财富,而是把他当作中国互联网启蒙阶段的一个符号。张朝阳说:“搜狐的历史也是中国互联网的半部历史。” 20 年前,搜狐和网易、新浪一起开创了中国互联网的门户时代。 20 年后,回望搜狐走过的路,就几乎看到了中国互联网的缩影。

张朝阳如何影响一个时代?或许可以从他对如今互联网三巨头BAT创始人的影响中找到一些踪迹。 20 年前,张朝阳是那个时代最耀眼的明星和布道者,他曾招募过还在硅谷打工的李彦宏(未果)、拒绝过前来求职的马云,连马化腾都是听了张朝阳的演讲激动不已、回去做了QQ的前身OICQ。

不过,现实永远比故事艰难。与作为拓荒者的荣耀相比,张朝阳在搜狐早期找风险投资、与董事会斡旋、抵御恶意收购时所经历的曲折和痛苦同样令人惊讶,它们一起构成了这个传奇的一部分。

张朝阳告诉《风眼》:因为过分重视市场和品牌、忽略了产品和技术的重要性,搜狐错失了很多机遇,与搜索、社交、电商等大趋势失之交臂。 2008 年以后,张朝阳因为抑郁两度退隐江湖,又两度高调复出。失去了“船长”的搜狐,也在动荡中进一步远离了中国互联网的舞台中央。

不过,搜狐还没有败,张朝阳手中仍有几张好牌。第一张牌是搜狐,门户和视频是核心业务;第二张牌是搜狗,搜索是核心业务;第三张牌是畅游,游戏是核心业务。三个上市公司的市值累计近 70 亿美元,张朝阳仍有筹码重新一战。

《风眼》问张朝阳,搜狐复兴最大的难题是什么?张朝阳提到了管理和文化。张朝阳随性温和,对下属宽容信任,这使得搜狐一度奉行“好人文化”。现在的搜狐,则更强调责任和承诺。张朝阳坦诚,“好人变狠”最大的难点在于他自己。

“ 10 年前,我对于自己没有太多要求。”张朝阳说,“(那时候)觉得自己很伟大”、“要最有名”、“赚更多的钱”、“做一个伟大的企业”、“让别人都来夸赞我”……如今,张朝阳只在乎自己的评价——“要让自己满意”、“过有意义的生活”、“既然我是这家公司的CEO,就要把它打造得更有竞争力,推出好的产品,影响更多的人。”

在奥森公园跑步 20 公里的那天,张朝阳对记者说:“搜狐还在路上,跑步也意味着重新出发。”

《风眼》问张朝阳:“你还焦虑吗?”

他说:“比较平和了。”

“你是如何缓解焦虑的?”

“不去缓解,接受它。”

搜狐 20 年,张朝阳的荣耀与遗憾

1995 年, 31 岁的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博士张朝阳决定回到国内,拥抱互联网在中国的机会。辗转拿到风险投资后,成立了爱特信公司。 1998 年,爱特信开始做门户网站,取名搜狐。

如今回头看,搜狐、网易、新浪在早期所开创的门户模式,为中国互联网走出了一条光明大道。而有着学霸背景、口才突出、个性张扬的张朝阳,在当时对整个行业所起到的启蒙作用,要远远多于另外两家公司的创始人。

张朝阳告诉《风眼》, 20 年来他最自豪的事情是:在中国互联网的早期,他首先看清了要建立网站的发展方向;后来发现分类导航最重要,所以有了搜狐;除此之外,对于如何借助风险投资的力量发展、如何创办一个新型的互联网公司、如何为初创企业做市场宣传,张朝阳的思考、尝试和取得的成就在当时都是独一无二的。

当然,张朝阳在享受荣耀的同时也承担了相应的磨难。

“首先,融资特别艰难,因为当时没有人懂风险投资。”张朝阳说。 1996 年,张朝阳在美国大街上排队使用公用电话,打给每个可能资助他创业的人,他甚至尝到过被投资人赶出办公室的狼狈滋味。后来,张朝阳拿到了尼葛洛庞帝、爱德华·罗伯特和邦德给的22. 5 万美元投资,才有了回国创业的资本。这笔钱花完后,张朝阳依靠股东贷款才撑到了第二笔 220 多万美元投资的到账。

搜狐的两位天使投资人爱德华·罗伯特和尼葛洛庞帝

有钱之后的张朝阳过得也并不太平,他告诉《风眼》:“早期股东都是西方资本,董事会管理的挑战很,当时很多公司都因为这个原因夭折了,甚至很多CEO都被换掉了。”从 1999 年到 2000 年,张朝阳明显感受到来自董事会的各种压力和不信任感。 2000 年 7 月,搜狐上市后,董事会甚至空降了一位职业经理人“辅佐”他。不过,张朝阳很快用业绩和权谋赢得了董事会的信任,并通过改造董事会彻底掌握了主动权。

虽然解决了后顾之忧,但此后搜狐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张朝阳向《风眼》表达了自己的几个遗憾:错失搜索、社交两大趋势,原因是“在产品和技术上发力不够”。这两大领域的机会造就了百度、腾讯日后的辉煌,而造就阿里巴巴和京东的电商领域,搜狐则压根没有涉足。

BAT崛起之后,搜狐和张朝阳逐渐丢掉了老大哥的位置。但与那些盛极一时、后来迅速陨落的互联网公司(比如盛大)相比,搜狐能够生存 20 年且保持不错的家底非常值得称赞;与那些名噪一时、后来销声匿迹的大佬(比如王志东)相比,张朝阳如今仍然留在舞台之上,也同样值得称赞。

“活下来本身也是值得庆贺的事。”张朝阳告诉《风眼》,这么多年他总结了四个生存经验:一,管理好董事会,保证你在CEO的位置上;二,不要进行过多的战略重组,很多公司都是被兼并收购毁掉的( 2001 年张朝阳领导了搜狐抵御北大青鸟收购的“毒丸计划”);三,保证现金流,不要让公司陷入没钱的困境;四,商业模式上不要盲目追风口,判断业务要从基本面出发。

好人文化、工匠精神与功利主义

错失掉互联网几大机会之后,张朝阳开始反思原因,最后把矛头指向了管理和文化。

搜狐被称作是中国互联网的“黄埔军校”,很多人离开搜狐后都在其他领域创造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比如古永锵创立了优酷、龚宇创立了爱奇艺、李善友创立了酷 6 网、陈一舟创立了人人网、周云帆创立了空中网、李学凌创立了欢聚时代(YY)……

对于“黄埔军校”的说法,张朝阳认为,“七三开,七十的不好,三十的好。”他说:“好的地方在于,我们开启了中国互联网,笼络了很多人才;不好的地方在于,管理松散、奖惩不分明导致很多能干的人流失掉了。”

“好人”一度成为了他的标签

张朝阳在大学做研究的经历,让他形成了对自由包容的学术氛围的认可,他把这种文化带到搜狐,给予搜狐员工最大的空间和信赖,“让好人活得高兴”。起初,“好人文化”凝聚了搜狐员工,但时过境迁,好人文化渐渐不再能适应日益激烈的互联网竞争环境。

如今,张朝阳摒弃了好人文化,更加强调performance commitment(绩效承诺)。他告诉《风眼》:“把不能实现承诺和业绩的员工,仍然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就是对能干的人的不公平。”“要敢于起用能干的人,敢于不用不能干的人。”

当然,张朝阳也承认,从好人文化到信守承诺,最大的难点在于他自己观念的转变。

“我想做一个负责任的人,把CEO做好是我的本分,打造一个有竞争力的组织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张朝阳讲了两个例子,一个是宜家创始人英格瓦·坎普拉德,说他用一生影响了人们的生活;一个是瑞士钟表店的工匠,用一辈子打磨一件事。

功利时代,追求工匠精神是否不合时宜?张朝阳的答案是:“当然有很多野蛮生长、不顾规则的企业,但我觉得遵守规则也会有很多的成长空间。”“我绝对不会不择手段。”“我要取之有道。”

畅游拆分上市、搜狗拆分上市,被张朝阳称为“历史的步骤”。如今,他不再迷信资本的力量,“我更相信产品的创新,我们不用抱团,也不搞布局,这些都是媒体报道的事情。”

因此,搜狐很少采用投资创业公司的方式去做产业布局,而是选择在看好的领域自己做,比如搜索、输入法、信息流、直播等等。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张朝阳
9545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