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60回归A股:“红衣大炮”周鸿祎的国货崛起与颠覆时刻

2018-02-28 16:50张书乐的网站

【阅读本文预计花费15分钟】

作者 张书乐

2月28日,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360公司")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举行重组更名暨上市仪式。

就在4个月前的2017年11月3日,停牌近5个月的江南嘉捷发布公告,拟出售其全部资产、通过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360公司100%股权,360由此在A股上市。其创始人周鸿祎,刚在1个月前,过完47岁生日。

此刻,距离这家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2016年7月以93亿美元市值在纽约证交所摘牌,完成私有化退市,成为截至那时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中最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时间刚刚过去1年多。

此刻,距离2011年3月,以证券代码"QIHU"为名在纽交所挂牌,并在上市2年内市值超过10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BAT的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已经过去了6年。

此刻,距离2005年9月这家公司创立,过去12个年头。正好是一个生肖轮回。

周鸿祎用退市、上市,划出了一道回归线,证实回应了7月在网上极为火爆的自媒体热文《人民想念周鸿祎》。

这一次,被喜欢的人称之为"红衣教主",被争议的人叫做"红衣大炮"的周鸿祎,给出了一个简单的回归解读:360是一家安全公司,回A股是为解决身份问题。同时,他还同步奉上了一本《颠覆者:周鸿祎自传》。

360和周鸿祎,在一个轮回的时间里,颠覆了什么!一个以"安全"为主要卖点的新国货品牌,又是怎么在不断的颠覆着一个又一个行业规则?

第一部分:个性!这有家安全公司

360是一家有个性的公司,比起同时湖北人的雷军创立的小米,360更像一个"私人企业",周鸿祎的烙印太深,以至于画上了等号。

斗士、流氓、颠覆者……等等,各种看似矛盾标签,贴在周鸿祎的身上,也同时贴在了360的身上。不用怀疑,上述标签都是辩证统一的关系,没有贴错。

这和创始人的个性张扬分不开。就在11月14日,360旗下快视频App发布,周鸿祎的演讲环节被压缩到了1分钟,以至于他被"赶下台"时,发出感叹:花这么多钱就让我讲一分钟,这个账等回去再算!

其实,这一对内部人开炮的举动,只是一个秀,快视频发布会的主题是"超短超有料,质在一分钟。"红衣大炮不过使用这样的言论,让这个主题更为舆论所关注,而已。

类似这样的"大炮",周鸿祎伙同360放过无数次,尤其是面对舆论总会不断玩针对的"流氓软件之父"话题,周鸿祎也毫不讳言。

在他的新书《颠覆者》中,他如此描述:2006年下半年,"流氓软件"的讨论在媒体中达到高潮,这其中,对我的讨伐当然是少不了的。一睁眼,就是媒体铺天盖地的骂声。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连着一个星期不敢出去,砸坏了一张桌子和两扇门,被冤枉的愤怒让我几乎要冲过去决斗。但最终,我冷静了下来,我知道,这个潘多拉的盒子终究是我打开的,我只能自己亲手合上它。

谈论360,必然先要从它创始之前、周鸿祎起家的那个3721"网络实名"开始。

  • 不管3721,这是360的产品个性

互联网行业,从来不缺乏思考者,而周鸿祎则表现为二十年如一日。

1998年10月,周鸿祎怀抱"让中国人能用母语上网"的梦想离开北大方正,创办了北京三七二一科技有限公司。这是周鸿祎创办的第一家公司。

对于刚刚开始上网的第一代中国网民来说,3721"网络实名"是一个绕不开的回忆。而对于周鸿祎来说,这个产品本身也成为了之后360诸多产品开发路线的一个"索引",但不是母版。

"Flash插件安装的方式给了我灵感。如果用户本来没有安装Flash插件,浏览了那些需要用Flash软件才能使用的网站,弹窗就会出来问"Yes"或者"No",即问你是否想安装Flash。我认为这个方式很好,让软件安装的过程实现了最简化。"周鸿祎回忆3712插件的诞生时,如此描述:按照这样的思路,我们将软件压缩到了100K,然后找网站合作……用户点击"Yes"按钮就能完成3721的自动安装。"

1999年,以此为奇迹,3721公司推出的"中文关键词搜索"技术迅速蹿红,覆盖了 90%以上的中国互联网用户,每天超过8000万人次使用,并拥有超过60万企业客户。这项技术为3721带来40%的广告搜索市场份额,亦在那个以"烧钱"为荣的互联网泡沫时代里,为数不多的盈利异类。

2004年,倍感来自百度压力的周鸿祎,选择了将3721以1.2亿美元出售给雅虎中国;而在次年,他则从雅虎中国出走,再次创业,成立了奇虎公司,即今日的360(以下为叙述方便,统称360)。

是3721的红利的红利,让360能够顺利崛起。只不过,360扮演的是一个绞杀者的形象。

"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我更多考虑的是,怎么把竞争对手打下去,而没有考虑用户的感受。最糟糕的是,我们当时做插件的方式后来被很多软件公司学了去,一时间互联网使用环境乌烟瘴气,我也不幸背负上了骂名。"周鸿祎在叙述起创立360前的种种时,多少有点为自己辩解的味道。但不可否认的是,3721的强制安装、难以卸载、各种弹窗等功能,由于当时的杀毒软件都难以克制,成为了更多插件效仿和提升装机率的不二法门,也引发了流氓软件的浪潮。

360安全卫士这个产品,主打的就是卸载包括3721在内的流氓软件功能。一时间,3721昔日的辉煌重现,而周鸿祎进一步背上骂名……

可很多人从来没有关注到的是,无论是抱着赎罪心态还是有"自造自杀"嫌疑,从3721到360安全卫士中,一个极简主义的设计思路,正在逐步形成。

同时,不管3721,先让产品冲上去,占据市场的"无赖"打法,也成为了360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的产品和营销特质。

  • "安全第一"竟然是个副产品

如果说3721时代,周鸿祎的目标是搜索,那么到了360时代,他的任务则转向了安全。

只不过,以周鸿祎的一贯思维,他一直都企图占据流量入口,只是在做法上更加剑走偏锋,以至于在业界,一直将360的产品,视为是一种取巧的产物。

2006年7月, 360安全卫士横空出世,在没有太多推广的情况下,这款产品于2008年迅速突破一亿用户。

只不过,当时的360安全卫士,仅仅只是作为一个副产品出现,周鸿祎创立360的初衷,本身也是为了弥补当初做3721和进入雅虎中国担任副总裁期间,一直谋求搜索霸主而不得的遗憾。

彼时,360的主打产品是一款名为奇虎搜索的插件,走的路径和3721一致,想要直接从浏览器入手,取直线进入用户视野,在效率上较之当时还需要通过域名进入网页的百度更为快捷。

360安全卫士的目标则十分明确,把附在用户浏览器上的各种流氓软件清理掉,为奇虎搜索插件清理出一个空地来。可结果呢,在算法优势更为明显的百度面前,仅仅够快捷的极简搜索,在每月上百万推广费的推动下并没有获得任何进展。反而,实用价值强劲的安全卫士,在十余人组成的团队运作下,快速获得成功。

简单取巧的节奏,由此在360的产品线上划上了句号,尽管此后的很多产品依然被看做投机,但360却实实在在没有走取巧的节奏。

因为,从安全卫士的成功开始,360发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成功要素——安全。

360杀毒、安全浏览器、手机安全卫士、儿童安全手表、安全路由器……一众从PC端到移动端,从软件、插件、应用和各色智能硬件组成的安全产品库,在此后的十余年间快速展开,也让360真正成为了互联网上真正以"安全"为品牌属性的最强公司。

"安全本身是一个足够大的概念。"周鸿祎如是说。而事实上,他也是如是拓展。但凡在安全领域,他总是能获得成功。

  • 第一产品经理总是"不满意"

创始人的性格对于创业公司的影响,总是巨大的。有时候还决定成败。

"我对产品永远是不满意的,我对市场宣传永远不满意的,甚至我对他们的文案永远是不满意的,我老觉得为什么达不到我的要求?可能也因为是这种不满意是一种动力,但是也会给别人强大的压力。"周鸿祎被业界称之为互联网第一产品经理,而他自己对此还颇为自得。

在互联网产品中,总是不满意,将会影响到快速迭代。大多数互联网产品,总是用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在各种缺陷中,匆忙上线,抢占市场份额,然后用一个个版本升级来填补爆发出的各种缺陷。

而安全产品,尽管也可以如此操作,但面对直接威胁到用户"安全"的各种漏洞和陷阱时,在已知状态下,用"不满意"的产品哲学,用传统软件或实体产品的精益求精思维,则可在产品每一次更新时,最大限度的让用户体验达到极致。

只是,当整个360都充斥着这种"不满意"时,难免开始霸气外泄。3Q大战,成为了360的一个转折点。

2010年,腾讯推出了其免费安全软件QQ医生,并迅速覆盖超过一亿用户。QQ医生通过自动升级为QQ电脑管家之后,新增的云查杀木马、清理插件等功能,几乎涵盖了360安全卫士的所有主流功能。

360的底盘被人窥视,很快周鸿祎就发动反击,并且颇为强悍。周鸿祎宣称腾讯公司偷窥QQ用户的个人隐私数据,以保护用户隐私为名,推出了"360隐私保护器"以保护QQ用户的隐私安全。腾讯毫不手软,随即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

双方随后发起了互联网历史上第一次"二选一"的大战,结果是在外界的调解下,双方通过诉讼和停战,回归到常态的安全市场角逐。

这场一度震动全国的3Q大战,至今依然众说纷纭。但对于360来说,安全卫士所开创的网络安全市场绝大份额,从此不再独享。这一事实也让其觉醒,不能仅仅靠一款插件打天下,必须有更多的安全产品,自己才能进入安全区。

此次,360回归A股,其实也是这种思维影响下的产物。"再高的市值,没有市场也是白搭。何况从纽交所退市前,360市值缩水的厉害。"业内人士评价道。

2017年9月,回归A股前夜,周鸿祎对外透,360已经在与一些军工企业合作,网络安全产业与军工产业合并,军民融合成为必然。很快,关于360进入"网络安全国家队"的消息,成为了热议的话题。

"不仅在个人安全,在企业安全,在国家安全,这方面已经有很多的渗透,有很多国家重要敏感单位的网络也有360来提供保护,只要你网络安全企业做大了,都需要和国家利益保持一致。"第一产品经理的野望也由此展开,不再只是传统互联网企业紧盯着普通消费者钱袋子的路数了。

有意思的是,这个从美国退市、回归A股的时间段内,恰恰也是周鸿祎的蛰伏期,以至于

周鸿祎甚至在上市前的重大资产重组媒体说明会上,十分傲气的答复着记者:从去年开始的九三阅兵、G20、金砖会议,到刚刚结束的十九大,这些重大事件的网络安保中(不少)都是由360来牵头的。军队方面也是,我不能告诉你取得了哪些牌照,但我们已经成为了网络安全的国家队。公司不仅在于营收,而是要让国家离不开你,人民离不开你,你的价值才站得住。

"互联网领域挣钱方法很多!"周鸿祎话说得很大,但亦很实在。360变成了孙猴子,跳出三界内、不在五行中,不再简单的和同行们去竞争个人消费或常规的企业级市场了。这也是一个产品经理的思维路数,在美股做概念圈钱,总归很虚,而实实在在的产品和一家独大的市场份额,才能够获得真正的"满意"。

为此,它必须回归。不同于前两波中概股回归,是因为遭遇海外机构做空和造假丑闻,以及A股市场的互联网企业受到高估值追捧、前来短期套利。

这个行业不论是中国的企业还是美国的企业,做大了,都需要和国家利益保持一致。周鸿祎言道:"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安全公司"的身份,让公司遭遇身份尴尬带来的难题,一边是收购美国安全技术时遭遇不少障碍,另一边则是这种身份对安全业务扎根中国本土发展也有不利。

当然,为此也需要付出必要的代价和承受相当的风险。在谋求从美国退市而需要近100亿美金进行私有化,缺钱的360不仅要寻求财团的投资,还向银行申请巨额贷款,抵押了公司位于北京朝阳酒仙桥路的大楼、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一系列"360"商标等。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周鸿祎
13669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