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专访 2008-04-01T15:25:59 +08:00

专访宝宝树王怀南:接下来的一年半很关键

主持人:创业邦的网友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方平潮,今天来到创业邦访谈室的是宝宝树董事长和CEO王怀南先生,他将与创业邦杂志的副主编以及我一起探讨宝宝树这一年的创业历程。请王总与网友打个招呼吧。

王怀南:创业邦的网友大家好。

王怀南访谈:打造充满爱、关怀与温馨的母婴社区

张路:宝宝树在业内已经很有名了。王总您也是有很深的资历,从一拍网到google,再自己创办宝宝树。宝宝树已经做了一年了,在这一年中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王怀南:宝宝树确实已经走了一年了。从去年3月8日上线到现在,不知不觉已经一年多了。最近,我们也刚刚完成一轮融资。我觉得最大的感受是我、邵亦波以及我们另外一个创始人(CTO)三个人觉得中国的母婴行业,家长们没有被满足的需求正在被宝宝树这个平台所满足。1、记录孩子的成长;2、育儿知识上的迫切需求;3、亲友分享。这三个大的需求证明我们一年多以前的看法是对的。这三个方面也是今天大多数家长用宝宝树的原因。

张路:这一年的发展符合您的期望吗?

王怀南:我觉得符合我们的期望,在有的地方会超过我们的期望,当然有些地方还有不足。整体来说我给宝宝树的成长打及格的分数。超出我们期望的是,这么多妈妈会在这个平台上建立自己的小家,会这么无私的分享自己的知识,会这么无私的帮助别的有需求的用户。这点远远超出我们的期望。

张路:记得宝宝树半年的时候我们曾见过面,那时候高质量的母婴类的网站还不多。宝宝树也是开创潮流的。但是在08年3月的时候,这个市场突然火起来了,包括老牌的摇篮网、新军马云的妈妈说等等,最近都获得了数额不错的融资。最近宝宝树也融资了1000万美元。你怎么看待目前的母婴网站市场。

王怀南:我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乐观是因为,宝宝树切入这个领域一年之际,因为我们地成长,带动了外界以及投资界对于这个领域的关注。有创业者进入、有资金进入,一定会把一个很需要做好的领域迅速的做好。 谨慎的原因是因为,一个行业火不火,不能只用投资的额度来衡量。我自己觉得这是一个慢热型的,需要长期耕耘的行业。我不觉得这是一个速战速决、高举高打的行业。我们整个团队不会因为融资的额度很大我们就成功了,融资成功只是代表资本市场对我们过去一年工作的认可。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从事10-20年的行业。没有这种准备,这个行业做不下去。作为这个行业的创业者,看到孩子、看到家长,要由衷的高兴。除此之外,任何投机的心态都是错的。所以我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方平潮:刚才张路说到的摇篮网、妈妈说以及宝宝树定位的都是0-6岁的婴儿,宝宝树有什么独特的竞争优势?宝宝树的定位是什么?

王怀南:宝宝树并不是要把自己做的跟别的网站有什么不同,差异化的东西以后慢慢会发生的。首先,我觉得宝宝树在刚才提到的家长的三大需求方面做得都很扎实。首先是我们的小家,是我们流量最大的,也可以通过小圈子结实不同的朋友。还有我们的宝知道,这有点类似于百度知道。但是不同的是,我们这里确实都是家长们在这里交流和互相帮助。我们在这三方面的框架、想法和改进的速度,都很扎实,都很快。我觉得今天整理来讲,父母的需求还没有全面满足,所以目前还不是做差异化的时间,至少宝宝树目前没有太在意与别的网站有什么不一样,每个网站都有它生存的原因。我们工作就把基础打好,比如相册的样式、上传照片的时间。我到每一个城市出差都会做同样的机械测试,测试上传照片的时间,然后再根据这些测试进行改进。永远从用户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在大局方面要作的很硬、很稳健,在细节方面要非常挑剔,这样的话,你得到的回报会很大。其实妈妈们在用网站的时候非常细心。

方平潮:我看有些小圈子都达到了上万人的规模,确实非常厉害。

王怀南:(点头)对,圈子是我们唯一没有动过的产品,完全是用户自己在结社。宝宝树的整个圈子量已经有一万多。

方平潮:我看有些圈子里聚的人也达到了一万多。

王怀南:对,一万多,八千多,五千多地就非常多了。

张路:您最开始切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别人会感觉非常好奇。因为这个市场是需要长期投入的市场。以您和邵总的经历,应该都是电子商务的先驱了,为什么不选择从电子商务这方面切入母婴市场,而选择从社区切入呢?比如红孩子它们,在电子商务方面都做得非常不错。

王怀南:我们也想过不少别的主意。我觉得只要三个方面能融合到一起,创业才有意义,这三个方面是:一,个人的兴趣非常大;二,市场非常大;三,今天的状态还非常不令人满意。符合后两个条件的相当多,几乎我们所有的主意都是符合后两条的。对于我和邵亦波来讲,现在去做一个电子商务的网站也仍然会很得心应手。但我们觉得现在我们再做一个我们非常乐意做的事情。能满足上面三点要求的,我觉得只有这一个方面是能完全交叉的。关于这个创业,我们没有想过成功要多久。我们把自己最宝贵的时间放在这个创业上,时间长短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过程,因为我们喜爱这个事情。#p#分页标题#e#

张路:最重要的出发点是您的兴趣?

王怀南:最重要的出发点是因为我这样的用户没有被互联网满足。而这件事情我们非常非常有兴趣和热情把这件事情做好。

张路:您觉得这个需求一个是用户交流的需求——社区,另一个是商务的需求。您觉得用户交流的需求更让您产生乐趣?

王怀南:我们是以人的角度切进这个市场的,以人为主自然而然的是社区为载体。我觉得社区里的人群有很多的需求,他们也有商业的需求。宝宝树也有很多用户问我们,你们为什么不开始卖东西。宝宝树自己的品牌也不错,为什么不卖自己授权的商品。而且很多用户在利用我们的大圈子——论坛在卖东西,在团购。我觉得,一个比较自然的交流平台,应该是从社区的交流。从社区切入进去也可以满足用户其他的需求,包括商务的需求。我不认为一个从电子商务角度切进去的社区最后能充满人文的关怀。步骤地不一样,造成的结果很不一样。

张路:宝宝树目前的模式有点像facebook,做人和人之间的交流,而不是去做亚马逊和ebay.你当时创办的时候有没有参照facebook.

王怀南:facebook我们一直看,我们并没有考虑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做这个社区,06年11月要创业,立即在11月底就组成了一个小小的团队,12月份做,马上就新年了。2月份就是春节,在春节那一版,我们自己内测,看了之后,我们自己觉得完全不可以上线。但是从2月中旬到3月八号,整体的把这个网站改了结构,做到我们觉得差强人意可以上线,当时我们确实想到了国际上比较流行的方式。但你看宝宝树有一点facebook,web2.0的性质,但也有一点互联网的1.0的大圈子bbs的形式,有一点百度知道的性质。宝宝树不太在乎选择什么样的工具,只要妈妈们的需求能够得到满足。我们也走错了一些路,当初我们认为大圈子,也就是bbs,搜索功能很重要。所以我们引进了ebay的搜索引擎,那个搜索引擎非常好。你可以用很多关键词来搜索,而且能给不同的关键词设置不同的权重,后来我们发现这是完全错误的,妈妈们并不太需要需要搜索,她们大多数只是需要在这里进行情绪的宣泄,进行分享和交流。她们不会把大圈子作为知识的载体。不过还好,我们有一个机制能迅速的看到用户根本就不需要这个工具。于是两个月左右就把这个功能撤掉了。

方平潮:是不是开始做"知道"那个功能?

王怀南:两个月以后我们开始着手做"知道"那个功能,这个功能就算是百度去做也需要6-8个月的时间,我们团队还比较小,但是我们用了3-5个月的时间开发出来了这个产品。在这个产品上投入了非常大的人力物力。这个产品在07年11月27日上线的,今天看来,这个产品的效果非常好,现在每天用户互相之间能回答上万个问题。相当吓人的一个数字。

张路:用户是怎么积累的?用口碑宣传还是……

王怀南:大多数宝宝树的用户都是通过口碑宣传。早期对团队创业的一些免费的PR,对于网站的帮助不是很大。因为受众不是IT界人士,IT界人士都比较年轻,大部分都不是我们的用户。而真正创业走到这个领域去,还是需要扎扎实实地去努力。当妈妈发现一个好用的工具的时候,她非常急迫的要跟家人分享、要跟朋友分享。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事情本身,就能帮助别人。所以大部分的用户、最好的用户都是通过口碑宣传来的。

方平潮:我昨天也体验了一下宝宝树,还有另外的一个相似的网站。我发现宝宝树非常纯正,感觉人文气息特别浓。我看见大圈子和小圈子里面的人,他们交流的问题都特别真诚。

王怀南:有人说创业公司的文化是前3至6个月形成的。我引申一下,一个平台或一个社区的灵魂,也是在前3至6个月之内形成的。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独特的灵魂,天涯有天涯的灵魂、donews有donews的灵魂,它都跟它的创始人当时的诉求、文化、状态有关,与第一批用户有关。宝宝树的灵魂,我确实同意你刚才的提法。宝宝树的灵魂是非常关爱的、非常无私的,非常透明纯真理想的,同时又充满对世界各种地方文化的好奇,这种人文的情节。宝宝树的用户海外用户占的比例非常高,我们博客点击最高的有50至60是海外的用户。海外的妈妈也在用宝宝树,这点对中国的妈妈有很大的帮助,我想看看其他地方的妈妈在育儿方面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这些跨国际、跨地域的交流,也是宝宝树的一条主线。是一个相对有知识的、相对眼界开阔的、相对包容的,同时商业气息相对的低的这么一个社区。

张路:完全是一个纯正的社区。

王怀南:一个温馨、有爱心的这么一个地方。

张路:我看到宝宝树还推出了一个爱心的希望基金,这个也非常感人,当时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王怀南:宝宝树网站成立差不多几个礼拜,就有一些妈妈在发帖子,说这个小孩需要救助,那个小孩需要救助。今天国内的救助渠道相当少,有钱不知道向哪里都。很多方式都是妈妈自发的,组成一些人,攒了一些钱,向这些小孩的家里去投。但这种模式相当不具重复性。所以我们想,能不能救助更多的小孩?我们公司筹集的第一笔资金不是用的投资的钱,完全是公司的员工攒起来的,其中以邵亦波投资最多。我们在三个月的时候筹集到了60万人民币,然后将这些人民币投入到我们非常信任的一个机构——儿童希望基金。 我们目前已经救助了近150个小儿先天心脏病。在这个阶段救一个小孩,也就需要几千块钱的事情,就了以后他们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在美国有一个奥林匹克冠军,曾经就是小儿先天性心脏病。但超过15岁以后,形势就没办法逆转了。回到刚才那个话题,我们不是以IPO、不是以发财致富、不适宜短平快的方式在做,否则我们不会在半年做这种事情。#p#分页标题#e#

方平潮:是不是也会因为这些因素导致宝宝树的文化更充满了温情和关怀?

王怀南:创始团队做的每件事情,都会造成某种文化的形成。我们刚才讲到的开始筹集的60万,其中就有一部份是我们开放了平台以后,妈妈们捐赠的。我很感动的是,有些妈妈在北美,他们捐美金,但是中国没有一个渠道能寄美金进来。于是他们就通过国内的亲戚捐人民币,然后再通过其它的方式补偿这笔钱。所以这种爱心呈现的方式,对宝宝树整个文化形成有某种帮助。但他们的动机,完全是出自对于真心的。

张路:您刚才说到宝宝树有两种属性,一种是社区、一种类似于百度知道,这两种有一定的差别。是不是需要通过工程师建一个好的社区,然后由编辑搭建一个比较好的知识平台?这两方面是怎么协调和平衡的?

王怀南:宝宝树的工程师数量还不是很多,但质量相当高。我觉得宝宝树的工程师能以一当五。他们主要的目的是做一个能支持很大流量的一个平台,但是社区确实需要经营。经营我们放在社区团队,社区团队不完全是编辑,一部分是编辑,即把好的内容(不完全是帖子,还包括照片、动画、博客等),把最精华的内容展示过来。这一点国内很多网站都做了,而且是必须做的。同时编辑们最大的工作是作为社区里的大使,他要教给新用户怎么玩转宝宝树,要教给老用户怎么与新用户搭起手来,他有一个牵手的作用。

张路:像客服一样。

王怀南:像客服一样。但这个客服是一个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这一点我觉得我们的社区团队与其它的编辑不一样,他们在营造一种温馨的氛围,让用户第一天进来就感觉很温馨。编辑的任务还不算太多,刚才你说到的"宝知道"这个频道,很大一部分内容是用户自己编辑的,就像百度知道一样。哪条知识用户觉得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就可以关闭了,可以成为知识了,可以搜索了。但以后我们可以把有关的知识聚集起来做成一些专题,这些需要一些人工的编辑。但这不是我们的主线,我们还是相信妈妈帮助妈妈这种摸索。今天已经不是用编辑和专家来制造一个知识平台的时间了,这个时机过了。今天需要动员所有的家长来帮助其它的家长,建立一个家长自助、互助的平台。

方平潮:在帮助别人的同时,自己也能得到帮助。

王怀南:完全对。你帮别人解了一个问题,你得到的帮助可能是自己的一个满足感。

方平潮:还有一个就是,每个人不可能都是全才的,肯定自己也会有其它的问题。当你帮助别人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帮助你,这时候就能形成这种互助的氛围。

王怀南:没错,就是这样的一个氛围。

张路:那这样的话,编辑不需要非常多,技术也不是google这样地很厉害的平台,那宝宝树是什么样的……

王怀南:我觉得产品和技术还是非常关键的。它不一定是社区成功的原因,但一定是社区成功的基础,你的平台究竟能承载多少流量,百万流量计还是千万流量级等等,这取决于技术,所以工程师很重要。另外,产品一定要非常便捷。有些妈妈可能没时间上网、或者不懂得怎么上网,所以用宝宝树的人与用google和百度的人是不一样的,与用donews或其它网站的人也是不一样的。这个人群可能时间比较少、但需要解决的问题比较多。写篇日记,也没时间把各种元素弄得非常漂亮。所以基础的工作一定要做好。社区的运用管理非常重要。但我觉得最关键的,是社区创始团队的风格、心态和文化。如果你问我,这个领域的瓶颈在哪里?我会告诉你:不是技术、也不是金钱。我觉得宝宝树事业的瓶颈可能是一个爱心的屏障,也就是你所做的事业是你热爱的事业吗?你有这种热情吗?很多互联网创业不太需要热爱这个事业,比如你做一个搜索,做一个生活搜索,没必要谈到爱心这个层面。但我觉得宝宝树是一个爱心这样的事业,这个爱的事业最后的屏障就是这个。 

探索独特的社区广告模式

方平潮:由此我产生了一个问题。我觉得前期宝宝树这样做是可以的,比如通过资金的介入,使宝宝树的文化得到传承。但是三年、五年以后,宝宝树是否还能坚持这样地思想、这样的理念?毕竟,对于一个团队、对于一个企业来说,生存或者盈利的基本需求还是需要考虑的。您怎么考虑这个问题?

王怀南:团队大了以后,这个文化怎么传承。我觉得这个需要在第一天开始,就需要给团队灌输你文化的底蕴。我们在考核员工的时候,把文化放在第一位。今天的战略有四条,但是第一条最关键的就是文化和团队。当你的团队都非常重视这个文化的时候,文化在传承的时候就会丧失的比较少。我不觉得有其他的东西能够超过团队文化的重要性。第二点,确实,我觉得在温馨的、热爱的事业是一方面,另一方作为一个企业要有一个企业的行为。要有营收,要有商业模式。我不觉得这两方面有天生的矛盾。我觉得一个爱心的事业如果没有合适的商业模式一定没办法生存。你看比尔盖茨的基金会,它的运作是以商业的模式在运作。我觉得这两点是天然连贯存在的。只是我们在商业模式形成的过程中,千万不能丢掉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当搞清了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就不会觉得他们有天然的障碍。但我觉得竖的方面可能会有一些摩擦,比如说做广告可以算一种营收。如果banner算是一种广告行为的话,我的销售肯定希望banner在页面上越来越多,但我的社区团队肯定希望越来越少。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一定是另辟蹊径。我觉得banner广告既对用户不尊重,又对广告主没有效果。今天用户已经完全把banner广告忽略掉了。不知道二位上次点banner广告是什么时候,我自己已经n年没有点banner广告了。我们需要找到一条既尊重用户,又能满足广告商价值的商业模式。最好的广告,google和yahoo都有这个传统,其实和最有用的信息是等同的。如果你在搜索一个东西的时候,google右侧刚好出来这么一个广告,这也未必不是一个好事。如果我给一个哺乳妈妈一个关于哺乳期的书,而且这本书的质量非常高,其它用户也再看这本书,这可能是双方都能接受的一个模式。解决一个看起来浅层的矛盾,要用深层把这个问题成功的解决掉,我不觉得在逻辑上作商业合作一个爱心的事业有什么本质的矛盾。就像google他的愿景是把所有的信息整合在一起呈现给人。同时google在广告方面也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只有这样成功的公司才能将这个愿景推到极限。我觉得宝宝树也需要走这样一条路。#p#分页标题#e#

张路:在社区的广告方面您有什么新的想法?

张怀南:我们今年会尝试一些社区广告的形式。我觉得社区广告无非是两种形态。第一种是深度了解每个用户习惯以后,我主动向用户推荐。这种模式对宝宝树来说比facebook好做,我们知道用户已经是家长,知道孩子多大,而且知道你在什么地方。Facebook做了一个Beacon‘s(灯塔计划),但没有成功。我觉得这个东西方向性没有错,只是时机没有把握好。做的太急了,而且撤的太快。有些开始不被用户接受的东西,不一定永远不被用户接受。我觉得宝宝树会去探索这样地一种模式。第二种是用户自发的去选择广告,因为自己最清楚自己的需求,比我猜测需求要准的多。用户可以告诉我们他们需要什么产品、需要什么服务,我们将满足用户的需求。这两种模式我们都会去尝试。我不是特别看好banner的形似。当然,也不排斥。商业模式是一个尝试、尝试、再尝试的过程,就跟产品一样。

张路:现在有了么?

张怀南:今天没有,但是我们会去尝试。

方平潮:根据用户习惯去做推荐,很难被复制。每个人的需求都不一样,就拿我和张路举例,我跟他的需求就不一样,可能跟你的需求也不一样。那你怎么能判断我们之间需求的区别?又如何能满足我这一类人、张路这一类人、你这一类人等等这个不同类人的需求呢?

王怀南:你说的完全对,你这个例子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你成为宝宝树用户的时候,这个用户人群相对比较单一,我们对他们的需求把握会比较准。因为作为新生儿的父母他们的需求我们能把握7至8分。但到最后,即使小孩都是4个月大小,生活在不同的城市、家庭背景不同、理念不同需求还是有差异的地方。所以我觉得商业模式一定是推荐加自荐。最后用户一定要告诉宝宝树,你有什么什么样的商业需求?就像去一个超市一样,你自己去选购商品。当然宝宝树需要的是把琳琅满目的东西展现出来。最后一定是两个方面结合起来,才能百分之百满足用户的需求。好处是我们不是facebook,不是一个非常嘈杂的人群。我们的人群相对比较单一。两个学生的差异化会比两个妈妈的差异化大很多。我觉得这点我们会比别的社区会容易一些。

张路:您说的自荐这个模式比较有意思。一般的社区,给社区贡献内容的用户大概只占百分之零点几的比例,宝宝树怎么解决这个自荐这个问题呢?

王怀南:宝宝树不太一样。宝宝树贡献内容的用户比例有百分之四十多,这个比例非常高。对于妈妈来说,她有爱心、她要分享,甚至有时候她有一点孤独感。在孤独的时候她需要分享、需要交朋友。所以这时候,她必须迈出一步:只有我给别人贡献内容了,我才能得到回馈。所以宝宝树在这一点上跟其他的网站有很大的不一样。我很少见到这么高比例的。在这个基础上,用户的需求也会比较容易得到满足。所以通用社区遇到的问题,可能就不是同样程度的遇到。

张路:像一般的网站评价指标可能是比较单一的,比如是alexa排名或者其他的一些参考标准。对于广告主来说,投广告肯定要判断广告的价值。那么,像宝宝树这样地网站怎么判断广告的价值呢?

王怀南:广告主会看两个方面。首先,流量、整体的独立用户访问、注册用户、活跃用户等等,肯定是他们惯常要看的。Alexa完全没法看,我隔几个月也会看一下alexa,发现自从去年3月8日上线以来,我们的流量就没长过。而且是3月8号上线那天流量最高,呵呵。然后就是平缓的无作为,所以我从来都不相信alexa.真正好的广告主,他仍然会看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社区的质量。社区的质量是无法用刚才第一个方面的数据来衡量的。社区的质量包括:用户的粘性大不大、用户的教育水平怎么样、人文关怀有多少。想想一个卖8000元童车的广告上,是希望有一个受教育的、有人文关怀的、一个人能影响士个人的地社区,还是希望去一个没有消费能力的、不一定有影响力的、没有人文关怀的社区,它会在这方面进行权衡。当然作为广告主,它肯定希望这个社区是大的、粘性非常好的。我们甚至碰到了一个广告商,他特别想在我们社区做广告,但又不敢做广告。他跟我讲:他说我是你们的用户,我不敢做广告的原因是我怕影响了你们社区的氛围。其实,我们也是有这样的初衷。你看,我们有这样的用户和广告主,他们没有单单考虑纯商业性的广告,而是为了社区整体质量在做权衡,维护你的社区质量。这家公司差不多一个月之内能与他们合作,它将是我们的第一个广告主。

张路:有没有很简单的广告模式?社区的模式会不会比较复杂?

王怀南:我觉得,最后不会以点击数作为社区的衡量标准。比如,口口相传的效果是没法用点击率来衡量的。我认为,社区有社区的一套独特的广告模式,这些模式我们也在探索。

方平潮:刚才您说到的那种广告,标准化不是很强,可复制性比较差。

王怀南:你说的很对。这个广告案子和案子之间的雷同性不大。如果你给他量身定制一套东西,复制性确实不高。所以我们可能要从两个方面来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我们需要若干个大的广告商,你给他做几套案子,虽然复制性不高,但每个人比如出几百万,金额比较大,这种事情就可以做。另外,确实需要找到一种可复制的迅速的模式。所以我们这两端都会开展。今天我们也会做很多的尝试。你刚才提到的所有的问题,我们都在想。最后,成功的商业模式,一定是所谓的长尾,也就是可复制模式一定能覆盖你的大多数广告主。而不是单独给长尾的头上几个大客户。但是即使是google,他也认为每个人需要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所以你花钱越多,你得到的服务也越多。如果你花钱更多,甚至有一两个人能单独为你服务,你能选择管理你得广告投放。不同类别、不同大小的用户的管理、服务的层次,没有什么特别惊疑的地方。但是一定不能最终这个平台只能大客户用,而没有小客户可复制的模式。#p#分页标题#e#

方平潮:如果模式没办法复制的话,公司的成本也特别高,用户的成本也特别高。

王怀南:没错。是这样的。  

宝宝树有一个充满爱心、充满激情的团队

方平潮:还有一个问题是:宝宝树妈妈和爸爸用户的比例大概是多少?

王怀南:宝宝树妈妈和爸爸在注册时候比例大致是相等的。但是越用到最后,妈妈的比例越高。每周频繁返回的,每天写日记的,妈妈的比例增高。到最后妈妈和爸爸的比例估计能到80:20.甚至更多。在超级用户里,一定是妈妈占大多数。这一点不是坏事,你会发现,大多数的妈妈是家里购买的决策者。同时,她们更有精力、更有耐性去分享。有的时候,爸爸的人群和妈妈的人群胶合在一起反而不太方面。因为妈妈们谈得话题,爸爸不一定喜欢。所以妈妈跟妈妈之间相对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方平潮:我问刚才的话题,其实有一个其他的想法,我也认为是爸爸的数量少。爸爸的数量少是不是因为妈妈的聚合挤占了爸爸们交流的空间,爸爸们的需求得不到满足?还是爸爸本身交流的意愿比较小?

王怀南:我觉得主要是爸爸交流的能力和欲望确实没有妈妈强,社会分工不同。所以造成了表面上欲望比较强,实际上比不是很强。我不觉得是因为妈妈谈的东西太多,所以排斥了爸爸。你看我们的论坛里,有男人帮的板块,男人帮不算不火,但绝对不是最火的。我觉得爸爸有自己的天地,他们不会被这个文化拒之门外。这个领域再细分的话,你也可以专门给中国的爸爸这这样的一个网站,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创业方向。这样的网站美国已经有人做了,因为他们的想法确实与妈妈有不同。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创业点子。

张路:团队里是爸爸多还是妈妈多?

王怀南:妈妈多。工程师里男的比较多一些,但是我们的运营团队,尤其是社区团队,女孩子比较多。我觉得,你不是目标人群,你很难在灵魂上、在心灵上与妈妈沟通。你很难做到你做的决定能代表大部分女性的声音。不是家长很难像家长一样生活。

方平潮:是不是她们也对这种工作充满热情?

王怀南:完全对。宝宝树的好处是生活与职业基本在交融。这些人也是年轻的爸爸妈妈,所以他们的想法与用户的想法基本相同,这个网站也给他们自己带来很多便利。这个事业在这个层次上与其他的事业不太一样。  

创业是必然的

张路:说到事业,大家对您的经历也很感兴趣。您在世界上最好的公司yahoo、google都呆过,而且自己开始创业。现在的公司跟以前的公司比规模比较小,您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魄力来做这件事?

王怀南:这件事情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做。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的生活和社会责任。而创业确实是一件非常有风险的事情。但是当你基本上能够控制创业风险的时候,我觉得在今天的中国,如果你有创业的冲动,是必须要做的。所以不是每个人都应该做,但是当你可以控制你的风险,又能实现对家庭、社会的责任时,应该做。我觉得今天中国经济飞速发展,互联网在中国虽然发展10几年了,但互联网还没有深入到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虽然有很多人缺少不了互联网,但仍然有很多人没有得到互联网的好处,所以我觉得这时候创业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Google、yahoo,一个是10年前的创业公司,一个是14年前的创业公司,走到今天,它也有它的过去。我看到过yahoo的过去,我看到过yahoo创业时大家战战兢兢的样子,所以想到10年和14年之内你能创造这么一个事业,能影响到这么多人,只有互联网能做的到。所以,大公司是从小公司走过来的。小公司只是回溯到google的原来,或者yahoo的过去,我觉得创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所以我不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大的屏障。

方平潮:会不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落差?因为在google、yahoo那样的大公司,资源、金钱、人脉等对您个人的事业都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支撑,而自己创业的时候,很多资源可能都会成为瓶颈?

王怀南:对。可以想想google创业的时候,它也有这样的落差,yahoo创业的时候,同样有这样的落差。其实我在以前的公司,我在麦肯锡、在宝洁都呆过。这两个公司历史更加长,宝洁100多年了,但是100年宝洁也是创业公司。一战之前,它还是做肥皂的。我觉得人脉和资源大公司固然多,同时繁文缛节、大的官僚的机构繁琐的东西每每让大公司错过革命的机会。按道理来说、按资源来讲,革命永远是大公司的事情。世界上,根本就不应该有微软,应该是IBM的天下,有了yahoo以后根本就不可能有google,但是我觉得恰恰是小公司在生存的缝隙里找到了用户的需求,以一个比大公司更加坚决地信念和执行力超过了大公司。这种例子比比皆是。

张路:您说的这个文化是车库文化,或者说是美国的硅谷文化。您觉得美国文化和中国的创业文化有什么样的差异?感觉中国的创业环境……

王怀南:中国的创业文化越来越好,这是一个趋势。我讲的是创业文化,不是竞争文化。既是指创业的生态圈。比如,投资者、创业邦本身、创业者、市场以及并购。这个圈子比以前转得更通了,所以对于创业者来说,你不会觉得孤立无助。中国的互联网,比较让我不太满意的地方是不思变革。比如新浪的模式就是所有人的模式,谈到2.0就是facebook,或者在国内就是拷贝校内,而校内又在拷贝facebook.我觉得缺少从最基层用户出发,为用户而量身定做的魄力和决心,这点我觉得国内的公司可以做得更好。第三,从竞争来讲,竞争在任何战场上都很残酷都很激烈。对于母婴行业,竞争也存在。但母婴行业有今天局面,大家应该一起来把它做大,再谈所谓的竞争。同时,作为管理者来讲,心胸、格局、气度都要大。惨烈的竞争我们都见过,竞争到最后肯定会有一些公司倒闭或者被并购掉。我不觉得中国的竞争比美国的竞争更尘土飞扬。很多人将中国的竞争没有规则,我觉得竞争只要在道德的准则之内,什么都可以做,因为商场确实就是战场。但母婴行业本身,又是一个爱心的行业,所以要拿捏好恶性竞争和其他行业的区别,要把握好度。#p#分页标题#e#

张路:很多人都想在互联网创业。但是发现,创业的机会越来越少。门户做不过sina,即时通讯做不过qq,搜索做不过baidu.很多细分的领域都已经被别人占尽先机了。那您觉得互联网行业还有什么样的大的创业机会?

王怀南:在这一点上我同意邵亦波讲的。他觉得中国互联网、中国的商业仍然机会遍地。但是人才很难得。我自己觉得我作为用户,我看到好多地方都是创业机会。刚才我们可以谈到可以做一个中国父亲的社区,为什么不可以呢? 当然在这之前要考虑需求会有多大。但如果有个小的团队去做,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只要你从用户的角度去想,你会觉得中国机会遍地。每一代人都会有这种感觉,我记得我们经常抱怨为什么没有生在战争年代,革命事业都过去了。每一个年代的人,都不可能把所有该做的事都做完了。肯定还有99%的事情还没有做呢。在所谓大公司的眼皮底下,一定有它们看不到的盲点。这个盲点遍地都存在,聪明、敏锐的创业者肯定可以发现这些盲点。我认为,创业应该稍微少的从技术的层面去考虑,更多的应该从用户自身的需求的角度去考虑。今天我们看到的创业公司,很多都是从这个角度想出来的。Yahoo的杨致远当时觉得互联网飞速成长,都乱了,所以要做一个目录。Google虽然创业者都是技术出身,但是他们是发现目录已经满足不了需求了,他从自己的角度来思考的。Ebay的创始人,是想让他的女朋友能找到一个买卖东西的地方,当然美国没这么一个地方。所以从用户自身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很多困惑就可以迎刃而解。而当你过多地考虑投资人喜欢什么,今天的关注点是什么的时候,通通是没用的。宝宝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初我切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很多人都大跌眼镜,说:"王怀南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这行业怎么能做呢",但过了12个之后,他们又说,这行业太需要做了。这对我们来讲,都不重要。我们从第一天就知道这个行业太需要做了,因为我们都感觉到应该做。

方平潮:刚才您谈得那个问题很好。前两天我们在跟戴志康对话的时候,也谈到,互联网行业其实有很多机会。但国内的人都是在模仿、模仿、模仿。很少有人从基本的层面去考虑问题,很少有人从用户的层面去考虑问题。我们从本质上考虑的可能比较少。所以,刚才您提到的可能跟这个有一定的类似。

王怀南:一定是,一定是。回顾一下中国十几年前这一代成功的互联网公司,很多有抄袭的痕迹。但是近来抄袭比较少了,另外美国模式也不一定适合中国。所以那国外的模式到国内来做,这个路会越来越窄。另外,从纯技术的角度来说,很多东西会想不通。很多工程师可能会觉得很多事情很好玩,而如果工程师觉得好玩的事情与大众觉得好玩的事情温和的话,可能这个事情碰巧会成功。但我觉得,最最最后,肯定还是从用户的角度去想的。 

需要控制的三个创业风险

方平潮:但是有一个问题。对于风险投资机构来说,它可能觉得你现在在做的一个低层的东西、或者用户有需求的东西在国内并没有成功的案例可以借鉴。对于创业者来说,融资的难度就比较大。而如果没有资金的介入,创业者成功的可能性就小很多了。毕竟新东西肯定需要去探索的,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和代价。不像您在做宝宝树的时候,已经有一定的资源了,以前在大公司的工作背景让你有一定的积累。对于普通的创业者来说,既没有资金、也没有人脉,他如果去做这种东西,从用户需求、从本源上去思考问题,去创业的话,需要花三年、五年、十年的时间才做这方面的创业,也许我在两年的时候就死掉了。

王怀南:讲到资源,其实我自己的资源也不是很多,宝宝树融资也不是一个容易得事情,虽说每次都比较轻松。但没有这一年的积累,没有这么多用户,我不觉得投资人投我们公司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我觉得创业可能要把创业的定义放宽泛一点,我觉得创业有两种形式:一种,自己创业,单打独斗。另外一种形式,是找一个你喜欢的行业、你喜欢的团队,你跟他们一起创业。我觉得第二种创业对很多人来说更加现实。今天对这创业邦的受众来讲,我奉劝一句,有创业冲动的人,不一定非要自己拉出一支队伍来,苦干多少年。当然,勇敢地人可以去尝试。用宝宝树来距离,宝宝树目前的几十个团队成员,一定是以创业者的心态来干事业。几十个人一起创业,创业的风险相对来说小很多,创业的乐趣会大很多。如果创业邦的受众里,有正在想着创业的工程师,有正在想着创业的个人,可以加入像宝宝树这样的团队,(下面是广告时间……)在你早年加入宝宝树的时候,你一个人可以改变很多的事情。我们怎样做产品、怎样做宣传、我们的文化会怎么样,都会因为你的加入而或大或小的变化(广告结束。有想加盟宝宝树的,创业邦可以做媒……)。我觉得把创业的理念放宽泛,扶助一个好的团队创业,仍然是创业。既然不是每一个创业团队都能成功,所以加入一个创业团队,你失败的概率会小一下,成功的机会会大一些。你仍然可以在这个团队里面做基础性的研究,这并不矛盾。

方平潮:这确实一个比较好的思路。

王怀南:每个人都单打独斗不太可能。但每个人都可以从基本层面去思考问题,当你想清楚了,我有这么一个主意,我觉得可以在中国可以做父亲这样一个社区。那你可以做两种选择,一个是自己做,另外可以选择跟宝宝树说,我有这个一个主意,咱可不可以一起做? 如果你最终能跟宝宝树一起把这件事情干好,你的理想起码实现了一大半。

方平潮:可能多数人理解的创业就是,我自己创业,我拉一个队伍出来干这件事情。您现在已经把这个创业的扩充了一个很大的范围。就是,加入一个创业型的团队,也是一种创业。而且这个过程,对于创业者来说,风险更小一些,成功地概率更大一些。#p#分页标题#e#

王怀南: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创始人,一个是创业者。创始人显然是创业者,但创业者不一定是创始人。创始人只是把这些人招呼来,说咱们一起起个炉灶、一起革命,但革命需要很多人。 一批一批地人加入一个创业团队,会把这个事情干的越来越好,做到一定程度了,你会觉得创业的感受在减少。这就是为什么今天google的人会流向facebook,因为他们可能觉得google的天地不如facebook大,大家渴望的是一个创业的平台。

张路:大家对宝宝树的创始团队也非常感兴趣,有点天作之合一样的。您现在和邵总是怎么分工的?

王怀南:每天具体的管理我来负责,我既是公司的CEO,也是公司的董事长。邵亦波有两重角色,一是创始人,而是董事。这个董事及代表了公司的利益,也代表了投资人的利益。除了日程工作之外,一些战略性的决策或者大的战术上的决定,我们都会一起商量。大的产品肯定一起商量、投资上的事情也会一起想象。如果想进入新的领域,肯定也会一起商量,你也知道宝宝树也进入线下领域。拿捏,下一步怎么走,下一个里程碑在哪里。他在易趣的创业经历,直接影响了宝宝树今天的创业经验。不是每一个方面都可以借鉴,但是大致的都是类似的。每个阶段遇到的困难,我们起码可以预测一下。

张路:邵总对细节关注的多吗?

王怀南:他对细节的关注非常多,而且他全家都是宝宝树的用户。他太太是宝宝树产量最高、阅读量最高的用户,他爸爸是我们的用户,没想到。一个从来不用计算机、从来不用网络的人,学会用计算机、学会用网络,也是个高产作家。所以他们全家都会从用户的角度给我们的产品提意见。他作为一个对产品感觉很好的人,对产品大的方向揣摩得很好。不管是从商业的角度,还是从用户的角度。

方平潮:我觉得这个团队蛮有意思的。邵总既是创始人、然后又是投资人,他在这中间作用非常大。其他的公司可能会产生投资人要投资收益,或者三、五年以后需要公司做到某一个阶段。邵总在这两个角色之间怎么去权衡?

王怀南:首先,从时间上来讲。他首先是一个创始人,然后才是作为一个投资人。所以他的着眼点是想把这个网站做的非常好。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讲,既然自己都愿意把自己的钱放进这个公司,那他的机构没有任何理由会怀疑这个决定。自然会把钱都会把钱放进去。而且他在每一轮都放钱。证明他个人对这个公司是有信心的,对团队是认可的。所谓的投资人何创业者之间的矛盾,在宝宝树这个平台上,是不存在的。确实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不但没有矛盾,而且最大程度的回馈我们的投资者,更有好处。因为我们都愿意把这个平台做到极致、做到更好。至于说什么时候投资人会有压力,我想在投资人有压力之前,我们自己就产生压力了,而且比他们的压力大很多。因为经纬创投是一家优秀的创投公司,因为邵亦波得这种双重角色,我们可以回避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摩擦。

张路:时间上有没有要求?投资可能有一个退出时间的要求,但您又说这个行业,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经营。

王怀南:我们没有仔细的谈过时间的问题。但要做一个伟大的互联网企业,一定要有长远的心态。但互联网,你可以很容易知道自己做到什么程度是朝着成功去还是朝着失败去,这个层面上,自己会有一个时间的感觉,或者说自己对于时间有一个判断。

张路:大概的时间?

王怀南:可能接下来的一年半左右很关键,一年半到两年左右。

方平潮:三月份新进来一轮的资金主要用途在哪一方面?

王怀南:最关键的用途,是投在团队建设上。进一步挖掘或引进最好的团人才。有了人才,我们的产品会做得更好。人才之后是产品。其他的,会花一点钱在商业模式的尝试上。差不多这些钱会花在这三个方面,这三个的顺序的权重也不一样。大部分都会投入在团队的建设上。

张路:您的精力也是这么分配的?

王怀南:对,我的精力确实是这么分配的。第一是,招揽和维系团队的文化。第二是产品,指线上的产品。然后,我会分一点小小的精力去看我们线下的模式怎样做的更好。

张路:能否跟网友具体解释一下您线下的模式?

王怀南:宝宝树1月27号走到了线下。我们现在在建外soho有一家中心,提供0-3岁小孩子的早教服务。这件事情,第一,用户的需求非常大;第二,我们自己也想走出一条独特的道路来。而且宝宝树的用户对宝宝树的品牌非常信任。所以我们希望很多线上的用户能得到线下的帮助。不管在线上分享多少知识,最后的成长还是需要一对一的更快更好。线下商业模式的尝试,既是对用户需求的一个反映,希望又是一次成功的商业格局。国内互联网有这样的例子。宝宝树有这样的责任、有这样的义务、有这样的能力走出一条跟别人不太一样的路来。

张路:0-3岁的早教市场,其实之前已经比较热了,也已经有人在做了。像东方爱婴这样的公司,就做得很不错。宝宝树在这方面有什么样的独特之处?

王怀南:我们还在探索。今天会有几个月的时间是线下模式的探索阶段。我自己的小孩也上过东方爱婴、上过金宝贝,也很喜欢它们的课程,每家可能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侧重点不一样。我们现在还没有信心说宝宝树能做的多么不一样,只是我们还在探索,在尝试。

张路:也是不是因为自己感觉某种需求得不到满足才想到做这样的事情?

王怀南:今天的早教在国内父母的观念里已经扎根了,但今天参加早教的家长并不多。还有很大的一个空间。我不认为是目前的早教机构满足不了用户的需求,只是都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需求。我们想尝试一个宝宝树这样的网站和一个线下交流、分享的地方能否紧密、无缝的衔接起来。如果有的话,对于我们的盈利模式、扩张方式、选址方式都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在这种战略层面上我们觉得可以做。但具体的运作方式和模式,我们还需要像东方爱婴、金宝贝、红黄蓝这样的机构学习。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优势,成功与否很难说。#p#分页标题#e#

张路:线下团队是不是另外一个团队。

王怀南:线下团队是另外一个团队,但跟我们在一起办公。所以文化上基本上是一样的。但具体的从业人员,都是早教过来的。可能背景文化跟网站不太一样,但这只是一个融合的过程,因为大家的受众都是一样。我们今年希望这个团队多犯错误,学习所有我们没在这个领域尝试的东西,然后看看我们能否在中国早教市场生存下去。第一步是生存,第二步是看能不能跟他们做的一样好,第三步才是看能否作的更好。我们现在在生存期。

目前不会考虑B2C和品牌授权经营

方平潮:今年宝宝树是在尝试和试错的这样一个阶段。那有一个叫菠萝家的网友问王总一个问题。他说宝宝树在母婴领域有一定的号召力、用户量也不少,而且品牌做的非常好。他问有没有尝试做一系列宝宝树的产品,通过这些产品形成一定的商业模式。而且您以前做过一拍、邵总做过易趣,你们完全可以把以前的经验带到这种模式里,而且B2C的这种模式对于你们两来说,太擅长了。会不会可能有这样的尝试?

王怀南:很坦诚的说,完全没有想好。所谓电子商务和社区的对接,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可以延伸出很多的商业模式。这是我们积极在思考的一个问题,但没有想好的原因是:我觉得这件事情或许若干年之内可以做,但这是一件可作而不着急的事情。因为社区的品牌职能越做越好、社区的影响力只能越做越大。没有会卖宝宝树的衬衣,以为这个品牌是我们的。卖也可以帮我们打品牌。所以这件事情是一件今年可以做、明年也可作的事情。属于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但着急要思考的事情是,除了我们刚才讲到的广告模式,社区还有没有其他的经营模式。我觉得电子商务是一条特别大的路,电子商务可做的事情也特别多。每每想起我们也觉得很高兴。邵亦波在中国也算是电子商务领域里的领路者这样一个角色,今天他也没有失掉自己的敏锐。所以这个团队有一个别的团队不具有的基础的能力,也就是操控电子商务的能力。但我们没想清楚电子商务怎么和社区完美的结合。

方平潮:对,既要把电子商务做好,又不影响社区的氛围和品牌。

王怀南:刚才那个网友的问题非常好,我们也在积极的想。像那种品牌经营或者授权经营,我觉得在特殊的时期,我觉得不是特别着急。所以你不会看到宝宝树品牌的奶粉、尿布什么的(大笑……)。宝宝树做成尿布穿在身上也很不开心吧?(再次大笑……)

方平潮:奶粉可以、衣服可以,但尿布……

张路:有没有一些创意的事情。比如说动漫或者其他方面的东西。

王怀南:这也是一件可以做而不着急的事情。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个阶段想清楚自己最该干的事情是什么,不要因为做了一年而头脑发胀。其实我们不懂的事情还很多,早教就是其中一块。我们已经在这个领域在挣扎、在生存,何必再进入更多的领域。

方平潮:其实从我和刚才那位网友的角度来说。在早教这一块,你以前也没有探索过,您的团队也没有探索过。但是,B2C那一块,你们已经有很多的经验了。而且很多都期望着,邵总和王总在这一块有那么丰富的经验,这做起来结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也许两年还是三年,就很不一样。

王怀南:我们在仔细的考虑,也在观察。但答案不那么容易找到。虽然我们对ebay那套模式很熟悉,但社区与电子商务一定会挂钩,但不是显而易见需要去做的事情。我觉得我们目前还是做好我们目前在做的事情,做一到两件陌生但应该做的事。这就是我们线下的模式。其他的我们通通可以不做。

方平潮:我想问一下您。你以前在宝洁、yahoo、google那样的大公司工作过。现在又自己创业。在这个角色转换的过程中,您的经验可能对其它的创业者有很大的借鉴意义。你能否给其他创业者一些建议?

王怀南:我认为,我在作一个大公司的从业人员的时候,从来没把自己当成守业的人才。尤其在互联网,万万不可以有做大了而饮食无忧的感觉。互联网是一个迅速的行业,革命可能会发生在眼皮底下,所以自己应该战战兢兢的做事。我从来没有一个守业的心态,所以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复制的例子。从大公司到一个创业者,我没觉得有一个太多的鸿沟。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可能跟很多大公司的从业者有一点不一样,所以可借鉴性不强。但我与大家一样的是,在大公司,你会遭遇某种意义上的瓶颈,有些人可能会遭遇升不上去的瓶颈,这个没有在我身上发生,但你会觉得有些事情你的影响力不够,有些你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公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做一个决定,最后这个决定还不是你所要做的事情,所以这是你会感觉抓不知自己的命运。以这个为基础,可能有很多人都有创业的冲动。但第三条必须要具备:就是一定要想到,创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事情、创业是一件非常有风险的事情。创业可能输得一塌糊涂。所以创业之前,一定要想足了风险。如果你可以接受这种风险的话,再想想自己的主意有没有用户的基础。所以可能会是这样一个过程,开始的时候对大公司不满,然后觉得创业能解决这些困惑,然后就是家里能承受那种最险恶的环境,然后再考虑自己到底怎样创业?这几个过程如果想清楚了,作为一个创始人,找一个创始团队,有几个人一起创业,这些创始人一定需要在风格上高度一致,要充分信任对方,在长短项上有优势互补的部分。差不多就具备了创业的条件。

最后我觉得,创业失败了也没有关系。互联网创业是失败非常快的行业,互联网在创业6-12月之内就知道失败或者成功了。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数,刚才所有走过的路,应该是在12个月之内的路。所以,你即使输的很惨,但你知道什么时候会输。输掉以后你仍然可以回到你目前的这种岗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创业的风险其实不是很大。同时作为一个创业失败或创业成功回到职场上的人,职业可能会做得更好。你会带给你新的公司,一种创业对的感觉。而恰恰是这种大公司,需要这种有创业感觉的能带动已经疲惫的团队的人。所以创业,只要能够承受12个月的风险,有百利而无一害。#p#分页标题#e#

方平潮: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您其实在之前提到了一个问题就是您在创业的过程中已经知道了怎么样去控制风险,也就是说,您创业的时候已经把创业的风险控制在了可承受的范围之内。我想问的是,您是怎么进行创业风险控制的?

王怀南:控制风险最关键的一步是控制成本。创业初期一定不要想到自己创业会成功,基本上要假设自己创业会失败,但不尝试又不甘心的事。我们第一次租的房子是4000元,随后我们发展到20人,结果大家都坐在纸箱子上。对成本的控制是对风险的一大控制,即使你输了,你尝试的成本也不是很高。只有尝试一段时间之后,你发觉你对这个很感兴趣,同时你需要扩充自己的团队,才开始走第二步。前期每走一步都要很慎重,不要着急。第二个风险是控制文化,国内我发现有些公司第一年很火,融资也融的不少。但你发现第二年这个公司有点迷茫,第三年就换了商业模式了。你会发现有些团队,第一年500人,第二年发展到200人,第三年变成100人了。这是对创业节奏和文化没有把握好。创业者应该知道公司发展到什么地步需要什么类型的人才,这样的人才需要多少个。然后尽量保护他们,不让他们走。当一个好的人才离开团队的时候,对公司文化是一个巨大的风险。所以,第二个风险十人才的风险。第三,是商业模式的风险。到最后,公司靠的就是商业模式。宝宝树上线的时候我跟大家说没有商业模式,但我从来没讲过不关注商业模式。那时候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把我们的用户体验做的最好。但今年我们必须要关注商业模式。现在不关注商业模式会影响5年以后、10年以后我们会不会存在的问题。这三块是创业最大的风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第二块可能风险更大。有一天你如果发现,这个团队不具有做大公司的能力,辛辛苦苦搭起来的框架有可能在一天之内垮掉。第四点,对个人来讲,加入别的创业团队,风险要小很多。

方平潮:针对您的第一个风险,我再展开来问一下。第一个风险是控制成本,对于创业者来说,风险控制能力可能不是很强。拿母婴网站来举例,假设我还在控制成本,而3月份已经有三家公司拿到了投资,这时候市场一下就热起来了,被很多人关注了。这时候,会有一些大的成功的公司可能会进入这个领域,而如果你还在控制成本或者你没有太多资金可用的话,会不会很快就别别的公司吃掉或者倒掉?这是不是也是一个风险?

王怀南:这也是一个风险,这是一个运作速度不快的风险。刚才我们说到的控制成本,应该作为一个理念来传达。即使宝宝树有了融资,我们在花钱的时候还是很谨慎。我们不太谨慎的地方是公司的机器、员工的福利,在这方面,我们做的比较宽松。但家具、椅子、灯等用品,我们非常谨慎。我们打印从来是双面打印,报效用的是废纸,这是很小的事情。但我仍然觉得很不够,还需要更节约成本,比如说每天走的时候关灯,一件小的事情每月可能能省好几千块钱。刚才你讲到的,如果你的公司相对别的已经有某种资源上的劣势了,作为创业者,仍有很多选择。第一,可以选择走一条差异化的道理;第二,你可以选择带领团队加入那家公司。早期的合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对于一个网站来说,如果你有10个工程师,我们有20个工程师,如果30个工程师能做到50个工程师能做的事情,为什么不一起干呢?这是一条很好的路。今天,你的速度不能再慢了。如果你认可那个团队的话,加入那个团队也未尝不可。如果理念是相当的,为什么不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好。

张路:中国人有一种思想,就是宁为鸡头,不畏凤尾。怎么摆脱这种思想呢?

王怀南:互联网是一个有规模是行业。一个有规模平台一定比一个没有规模的平台要厉害的多,所以你在一个有规模平台的一杯羹可能比没有规模平台的一盘菜大很多。所以不管从哪个方向考虑,这都是一条可以走的路。

方平潮:今天聊得非常愉快,谢谢王总做客创业邦,希望今天的访谈能对大家有点帮助。感谢大家。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