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个写出5000万爆文的小编裸辞了 | 新媒体人的职场挣扎与突围

2019-10-22 09:22新榜公众号

新媒体 公众号 爆文

馒头,北京, 93 年

朋友问我:你是不想活了吗?

粗略地算,我已经裸辞 9 个月了。

我 2016 年毕业,去了一家社会新闻媒体。那个工作时间很“鬼畜”,要凌晨 4 点起来做早间新闻。更要命的是,有时候会加班到 1 点多。后来我裸辞,去了一家娱乐公关公司,工作内容倒挺好,可是做了 1 个月项目黄了,我被动裸辞了。

毕业后,我一直啃老。整个 2017 年,我都在问家里要钱。

我不会让自己沉浸在负面情绪里。有件事我记得很清楚:那时我住东直门,想去三里屯一家公司。因为我面试成功率挺高的,就信心满满地去了,结果没通过……我就很上火,越上火越喜欢玩游戏,逃避现实。玩游戏真的很快乐,不会很沮丧。

我今年 1 月裸辞,到现在都没有工作,因为真的不合适。我其实去了蛮多公司看,但高不成低不就,蛮尴尬的。我不愿将就,想着反正兜里还有钱,还可以挺一挺。但这个月真的要找工作了——钱快花光了。

上一份工作,我做了快两年。在一家文娱新媒体,做公众号。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视频,我 17 年 6 月去的时候,刚开始搭建公众号团队。我从 0 粉丝开始运营,去了 3 个月就提前转正,并且升职成主编。走的时候,公众号已经有 10 万粉丝。

我的第一篇推送,根本就不是文章,而是 300 字的文案。现在,我可以写 3000 字朝上的文章了。我能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成长,从 60 分到 80 分。但是现在,我不知道怎么从 80 到 100 分了。

以前我写稿,数据很差,但是被KOL转发,就很有成就感。现在却就有种,我见过好东西,但自己写不出来的失落。有段时间,我特别想去人物、GQ这种传统媒体。

这份工作非常纯粹,大家就是为了工作聚在一起。那时我和同事一起住,每晚能赶上 10 点回去的公交就很开心,回去了还要聊工作。

身在创业公司,我的职位变动也很多。后期已经不单是负责公众号了,还会写视频脚本,策划活动。去年 11 月,有个项目做得太让人崩溃了。很多事情不对,但是没法解决,因为这是系统性的问题。

我开始失眠、耳鸣。那时刚好我奶奶病重,我周五请假回家,刚下飞机就进了医院,做了个小手术。休息了一会儿,再去医院看奶奶。这也就是一个周末,周一又得回去采访。

离职前,我手上带了四五个人,不停地做项目,但我的KPI还是公众号。我总被扣工资,后来都不在乎了。

今年 1 月,我正式提了辞职。回家过年,玩了一阵子。接下来的 4 月和 7 月,我分别入职了两家公司,一家兼职主编,一家视频编导。但都做了一两个月辞了,因为和老板价值观不符。你别以为我很草率,这两家都是精挑细选的,只是没有选好而已。

裸辞后,我会在家通宵打游戏,第二天下午三四点起床。远离人群的七八个月,我感觉和世界脱轨了。不是接收的信息少了,而是缺少那种氛围。而且我休息了这么久,并没有感觉身体在变好。我不后悔日夜颠倒,但大家会问我:你真的不想活了吗?

这很可怕。今天早上我 7 点就起来了,也没有睡回笼觉,感觉一天变长了好多。

至于工作,以前我不想去平台,觉得海淀离家太远,现在也可以考虑。希望年前无论如何,先找一个工作……但我感觉最后我可能还会挑挑拣拣,毕竟我也不是第一次失业回家了。

今年十一回家,我其实感触蛮深的,真的感觉父母在老去。我本来说,年底要带爸爸去泰国玩的,但是现在我没钱了——我不希望他带我去,而是我带他去

以前每次裸辞,我都会先疯玩一个月。因为有很多朋友内推,每次都能拿到三四个offer。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年不行了。

你说我要求太高?其实没有,要么给够钱,要么给成就感

新媒体 公众号 爆文

张斌,深圳, 94 年

情侣创业,女朋友比我坚定

我只裸辞了一次,但一次长达 14 个月。

毕业后,我在深圳一家创投孵化器,主要做被投项目的新媒体运营。我们组有 24 个人,其中运营有 6 人,前前后后打理过 20 多个公众号。我们每人手上都有几个固定的号,同时还会轮流运营大的服务号。

我们做过很多项目,曾经的 95 后风口少女,有段时间成了我上司。不止是她,很多名人的新媒体营销,都有我们一份功劳。

其实代运营并不好做,我们懂的行业还好,碰到我们不熟悉的领域,就抓瞎了。

比如老板曾投资了一个中专,他让我运营那个学校公众号。但我不知道学校的背景,也不知道读者关心什么,对接人也不想管。后来,校长以“推送中出了个错别字”为由,把账号拿回去了。

也就是说,代运营的双方都不想做,只有老板想做。我们为什么做,因为需要工资糊口,校长为什么同意,因为想拿下一笔融资。一切都是围绕老板的需求来的。

我干了一年多,去年 8 月裸辞。原因有二:一是公司目标不清晰,CEO不是定大方向,而是抓细枝末节;二是直属领导没主见,什么都听领导或者行业KOL的。另外,当时我女朋友在深圳做程序员,月入过万,但没什么盼头。我俩就商量着,出来单干。

等女朋友离职的那两三个月,我去面试了深圳十几个新媒体公司。不是奔着拿offer去的,而是想看一下市场,一是了解成功公司长啥样,二是看他们怎么评价我。

今年 1 月,我成立了公司。主要帮企业对接校园活动,帮社团拉赞助。其实公司至今只有我们两个人,但这一年,我们的业务从深圳做到武汉、长沙。我们以 8 个粉丝的公众号为基点,办过千人活动,最高一天涨粉1. 5 万。有半个月,我们一天净赚一万,都是门票钱。

但是最近三个月,我们总共只赚了 1 万。收入太不稳定,而且比以前焦虑多了。有次活动被迫取消,我们连续退票三天,第一次知道微信每天只能转账 200 次,支付宝也有限制。我们四个账户同时操作,还被一堆人骂“骗子”。女朋友受不了,当时就哭了。

情侣创业就这点不好。其实女朋友比我优秀,她还在公司时听说,有个工作 10 年的同事,月入才 1 万6,就觉得怎么也要自己当老板。她的创业决心比我坚定,就是容易心态崩溃。碰到事了,我还要想着怎么安慰她。

创业这一年,我们辗转几座城市,啥社保都没有交,就是想把事做好。虽然压力倍增,但我接触了很多层次比我高得多的人。不管怎么说,我觉得都比上班好。

我不是鼓励裸辞,但如果是毕业两年内的人,我建议想到了就去做,年轻人最有的就是时间了。你瞻前顾后的那点考虑,其实很肤浅。

新媒体不像产品和技术,学习成本低,不需要平台,自己听课+实操,就能做出点什么。环境再差,还不至于影响到基层新媒体人。拿着这个去求职,总会有工作的。但我不建议裸辞去接外稿,因为没有品牌,本质上还是用时间换金钱,和工作没区别。

我在这里给别人建议,但其实我现在是最难熬的时候。已经创业 1 年了,我都不知道目标在哪,收入也不稳定。我们想过很多东西,但现实和理想有很大区别。如果接下来一段时间还是亏损,我可能又要出去工作了。其实最近,我就在考虑出去面试,想再看看市场行情。

生活不是电影。这六个人中,没有一人是跟老板大吵一架,愤而离职。

不管他们是否深思熟虑,此后的经历都证明,他们至少具备三个条件:一是待过知名公司,或有拿得出手的案例;二是攒下了几个月的生活费;三是确认自己不想要什么。

做到以上三点,至少裸辞后两个月,都不会很焦虑。但快乐总有保质期。时间长短,取决于你有多少梦想,以及有多自律。有梦想但不自律的人比较惨,没梦想却自律的人怎么都很开心。总之,当生活节奏陡然变慢,你得自洽。

除开极端情况,对于有一点点梦想,一点点自律的多数人而言,确认“不要什么”远远不够。确认“想要什么”,才能真正缓解焦虑。这是最不容易的,每个人deadline不同。有多宽松,可能就要看你钱包有多鼓了。

注:本文由“新榜”(ID:newrankcn)授权转载。新榜(www.newrank.cn)是内容创业者服务平台,涨粉、变现、运营、观察,新榜给你不一样的思路。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新媒体
4983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