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Foursquare十年创业史

2019-03-14 16:31猎云网

Q:Foursquare和Swarm在 60 天内拥有 5000 万用户,这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数字吗?

D:这是Foursquare在过去五年里的一个关键洞见,在我们拆分应用程序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我们不可能拥有 1 亿用户。这些利基产品并不适合我们,我们必须找到另一种方法将我们拥有的资产货币化。然后我们顿悟了,这么说听起来很愚蠢,我们应该要求使用我们API的人为API的使用付费。这是一件有争议的事情,但我们选择做这件事。我们和开发商谈了谈,他们说:“我们当然会付钱。”这让我们意识到,继续建立、成长和发展这家公司是可能的,但更多的是通过企业销售模式,而不是直接的消费者广告。

现在,我们拥有大量的技术和数据。我们有能力通过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使事情正常化,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中等规模的面板很好地了解世界上许多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 10 亿用户才能理解 10 亿用户可能在做什么。

Q:Foursquare已经成为纽约科技社区的一部分十年之久了,你们从来没有被某个大公司收购过,但是你们仍然活得好好的。你能谈谈在纽约的经历和感悟吗?

D:我感觉自己几乎经历了纽约科技历史的所有阶段。 1998 年,在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末期,我搬到了纽约。当时我刚刚结束了我的第二份工作,因为我在互联网泡沫破灭期间被解雇了。我经历了一个没有很多新兴企业的时期,但是有很多有趣的创新。当时我在纽约大学,我的第一家公司Dodgeball,就是从这些工作中走出来的。

几年后我们决定做Foursquare,我们决定在纽约建立一家科技公司。每个人都认为我们疯了,他们说:“这是不可能的,这里没有足够的工程师,你永远也做不到!”常常有人问我们:“你还要多久才能搬到旧金山?”当时我们只是决定要在这里生存下去,我们不想搬到西部去。只有我们、Etsy和Tumblr这一小群初创公司在努力让它运转起来。

继我们之后,更多的创业公司涌现出来,风险投资家们也随之而来。过去只有六家风投公司在纽约设有办事处,现在大概有 50 个。我认为我们应该感谢谷歌,在谷歌工作时开设了这么大的工程办公室。我们最初的 20 名员工都来自谷歌,他们都是和我们一起见证历史的人。

Q:你们公司现在的人才库是什么样的?与早期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吗?

D:答案是肯定的。 2009 年、 2010 年、 2011 年、 2012 年,我们是小池塘里的大鱼。然后有一天Twitter说:“嘿,我们应该在这里有个办公室!”紧接着,Facebook说:“我们应该在这里有个办公室!”然后Snapchat说:“我们应该在这里有个办公室!”然后竞赛变得不一样了,因为这些大型上市公司在工资和流动股票方面拥有更多的资源,对于我们来说竞争变得更加困难。但这里的科技生态系统仍然非常健康,因为有很多人不想在大公司工作。他们希望能够为像我们这样只有 300 名员工的公司做出巨大贡献。

Q:如果Foursquare一开始就搬到旧金山,它和现在比较会有什么显著的不同吗?

D:你知道,你刚刚问了为什么我们能够生存下来,而其他的模仿者却不能。我的回答是:我们有这样清晰的愿景等等。但我一直在想的另一件事是,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一家技术定位的公司,对吧?我们的工作是弄清楚手机应该放在哪个地方,而世界上最难做到这一点的地方之一就是圣马克广场,那是因为在商业之上还有商业,且它们的位置都非常紧凑。有些在楼上,有些在楼下,有些在其他地方。圣马克广场离Foursquare总部只有三个街区,我们就是在那里进行测试的。

我们总觉得我们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为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城市进行建设。 例如,在旧金山建造或在奥斯汀建造的人们正在处理更多分散的城市蔓延类型的环境,这些环境并不像我们正在建造的那样密集。 我认为这真的给了我们一个优势,因为我们被迫解决了难题。

Q:你刚刚谈到了你是如何发现Foursquare并不是一个拥有大量用户的消费品,你们一直在为应用程序添加新功能,例如一个名为Marsbot的推荐机器人,还有Hypertrending。你能谈谈消费类应用的现状吗?

D:人们仍然在使用我们 10 年前生产的产品,这让我感到有些惭愧。我们有城市指南产品和用户群产品,但是现在我们不想改变太多。因为人们喜欢他们所做的,而且他们做得很好。我们可以继续改进它们,但我们不需要重新发明它们。也就是说,我们总是在这里开发新技术,而且技术总是在不断改进,主要是为我们的许多企业工具服务。我们最近推出了一个名为Foursquare labs的研发实验室,这就是我们在做的现状。

我们的工作就是生产一个不需要一百万用户的产品,当你基于我们的数据和技术来建构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个产品只是为了让人们看到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这就是Marsbot!做一个用户用不着的东西,听起来就像是一个疯狂且愚蠢的想法。但是,这就是Marsbot的工作,这是一个非常酷的产品,就像最初的Foursquare应用一样古怪,即让我们创造一个基于现实世界的游戏!

此外,我们现在正在试验的东西,Hypertrending,也是一样的。我们想给人们看到一个多普勒雷达视图,看看奥斯汀所有的手机在哪里,让我们来看看这一切如何改变人们做什么、他们去哪里。对于我们来说,这也是一种对于我们思考方式的学习和发展过程。我们在不断思考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应该建设什么。

Q:就像你提到的,你把Dodgeball卖给了谷歌。然后你把一些相同的想法变成了Foursquare,但从来没有卖出去,你研究这个想法已经有十年了。你能比较一下这两种经历吗?

D:Dodgeball在当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伟大的成果,因为我们是纽约大学的学生,我们真的只需要付房租、不再整天吃披萨。我们去了谷歌,带着我们所有的梦想。但当时的我们就是不知道如何在这样一个大的环境中生存和生产,Dodgeball的失败有一千个原因,有些是我们的错,有些只是因为那时候遇见了 2005 年的谷歌。

Foursquare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旅程,我从来没有为一份工作坚持 10 年。这份工作是我参与过的最有价值、最令人沮丧、也是最疯狂的事情。我们现在正处在Foursquare历史上的高光时刻,我们正在建立一个叫做Hypertrending的东西。从来没有人这么做过,也没有其他公司能做到这一点,甚至都没有其他公司会愿意尝试做这样的事情。

但这就是我们所做的!我们有这种疯狂的技术,我们有非常有趣的数据集,我们有非常棒的员工,我们有所有的基础设施来建造这个古怪的东西。这就像, 10 年后,你赢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然后你开始用自己的一切来创造未来。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创业
17249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