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深圳要争春

2019-03-12 08:48首席人物观公众号

04

2000 年春天,当北京几家门户网站接连登陆美国资本市场时,远在深圳的马化腾成了受益者。

互联网投资热由此兴起,他终于不用再四处兜售OICQ。 4 月,来自IDG 资本等机构的 200 万美元把他从过去半年的资金困扰中解救出来,这笔钱也将成为他在互联网寒冬中的储备粮。

13 岁就随父母从海南迁入深圳的马化腾深深扎根于此。

他初到深圳是在 1984 年,中学时,老师们会在课堂上急切喊着“时不我待”、“机会就像河流里的泥鳅,处处可见,都不易抓获”。

到了大学,他发现师兄们早早就在编写软件赚钱。他一度考虑去华强北开家电脑装机的小公司,不过他很快发现,这一行的从业者大多不是专业出身,他们只有初中或者小学文化,但市场经验丰富,比专业对口的大学生们更有竞争力。

大学期间创业的想法只能就此作罢。

但耳濡目染之下,当他几年后辞掉稳定工作选择创业时,一切都显得顺其自然。

他们起初并没有过于宏大的理想。 1998 年,在华强北赛格科技园那间 30 多平米的房子里,张志东曾与马化腾一起畅想:三年后,腾讯的员工将达到 18 人。

低调务实正是这座城市的底色,这在很大程度上也成就了马化腾。

“如果不是在深圳,腾讯还会不会是今天的腾讯?” 2016 年春天,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口号的老改革先锋袁庚去世,马化腾写下悼文,也这样自问。

马化腾没有答案,但他毫不吝啬地表达了身在深圳的庆幸。

事实上,过去四十年里,无数创业者缔造的瞬间在延续着深圳的春天故事。

这些瞬间有喜有悲。

2003 年春天,海归邹胜龙注册成立了深圳三代科技开发公司,他的办公室与腾讯公司在同一座楼里。

日后,迅雷那只小狮子与腾讯的企鹅一起盘踞在几乎所有人的电脑屏幕上。不过,这样的光景只有几年,如今,两家企业量级已经相差甚远。

2008 年春天,大疆陷入黎明前的黑暗。这家起步于深圳一间不足 20 平米仓库的创业公司正在遭受连环打击:炸机频发,飞手离开;创始团队摇摆;产品尚未量产,前景充满未知。

当时有人前去拜访,对汪滔脸上的阴郁印象深刻。转机,其实很快就会出现。

2014 年春天,快播收到2. 6 亿元的天价罚单,王欣躲去香港,几个月后被抓捕归案。 4 年后的春天,他出狱,创业市场已经全是陌生模样。他努力融入新潮流,但做出的第一款社交产品“马桶”在短暂喧嚣之后很快归于平静。

……

温暖如深圳,并非一直春光明媚。

2002 年,一篇《深圳,你被谁抛弃》成为热文,次年春天,时任市长于幼军还专门会见了作者。

在传统的“北上广”一线城市面前,深圳人民不服气,又满怀掉队担忧。随后几年,制造业内迁、总部外迁、用工成本高企、房价高涨等趋势,都在多少动摇着人们对这座城市的期待。

而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深圳虽然有腾讯、华为、比亚迪这样的大型企业,但它们都是“老家伙”。在最近几年的互联网浪潮之中,除了大疆,这座城市没有诞生第二家独角兽公司——这个数值远远低于北京和上海。

不过,机会往往出现在转变之中。

如今,深圳终于坐上华南C位,大湾区建设也成为新利好。行走在春风之中,这座城市里的人们是否又一次听到了“时不我待”的召唤?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深圳创业
14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