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 点评 2014-07-04T16:52:20 +08:00

从拿雷军投资再到卖身腾讯,我的决策错了吗?

导语:从拿雷军的天使投资,再到把企业卖给腾讯,这位创业者做出各种或昏头或清醒或谨慎的决策。

文|梁宁 天使投资基金极客帮创始人,曾创办旅人网,后被腾讯收购

2004年,我代表CNETChina谈收购蜂鸟网,当甲方。

2008年,我拿了雷军的天使投资创办旅人网,当乙方。

2011年,我把自己创办的旅人网卖给腾讯,当丙方。

2014年,在这次腾讯电商的大调整中,我在腾讯管理的旅游业务,被当作腾讯投资同程网的附属条件卖给同程,当丁方。

签完腾讯的离职协议,从08到14,6年的努力一笔勾销。瞬间的感觉星沉海底,雨过河源。说不清是清爽还是怅然。

过去十年,甲乙丙丁,纷纷往事都搭载时光穿身而过,长在身上的体会,我想是两个词“愿景”和“决策”。

我们从一个职场新人开始在这个社会上游弋,先赢在能力和能量上。然后,输在愿景和决策力上。

我们开始决策自己加入哪家公司,和哪个人结婚,接着决策在哪个价位买入哪支股票多大仓位。接着决策自己开始一个什么样的事业,及,怎么告一段落。

最初大家的素质和能力都差不多,一次又一次决策后,大家的路径、视野、资源、能量千差万别。

蜂鸟的创业团队,把蜂鸟网卖给cnet是个正确的决策。这段故事发展至今,长达10年,有空再讲。

我决定创业,是个昏头的决策。

雷军投资我创业,是个清醒决策。

我把网站卖给腾讯是个思考后的决策。

腾讯决定在大兵团作战年代,把所有小舢板都并入大舰队中,是个战略决策。

我决定不加入新舰队,空手离开,也是个决策。

《挪威的森林》里,渡边问永泽,为什么这么花心。永泽说:“自己有这种能力,身边又总是机会,为什么不试试。”

我的创业决策就是如此轻率和机会主义。

用一天做出决策,然后一掷六年。

但为什么雷军会支持我昏头的决策?我没问过他。雷军可以讲出比温家宝总理更温暖人心的言辞,我自己脑补一下就好了。

我自己更愿意相信的答案是,雷军是一个拥有很高个人愿景的人,他是一只大鸟,需要很多羽翼。所以,以他的地位和财富,才愿意和很多我这样的初级创业者落个交情。

而其他与他同身价的大佬,只需要同等能力的生意伙伴。因为愿景不同,雷军和很多大佬在是否愿意照顾一个初级创业者这件事上,会做出完全不同的决策。

2011年,腾讯为什么会买入我?我也没有问过。

我个人愿意相信的答案是:2011年以前的腾讯,是一个鼓励变量发生的企业。也就是所谓的丛林法则。

竞争分常量竞争和变量竞争。

按照既定模式走,不断获取支撑性资源,不断把体量做大,是常量变化。常量竞争就是比大小。比如武术神马的其实是扯,真打架一定块头小的吃亏。

但如果另外块头小的用枪了,就是变量竞争。

比如,团购出现是商业模式的变量,但千团大战,就是常量竞争了。

那个时候的腾讯,更喜欢买入有创造力的小团队。喜欢在企业内部,保持酝酿变量的土壤。腾讯目前的很多大业务QQ秀、QQ音乐、游戏、微信都不是自上而下规划的结果。

2014年,腾讯为什么把2012年才正式成立的ECC腾讯电商告一段落?

我在北京,在朋友圈照片上看到自己老板吴宵光消瘦的样子,不能不悲从中来。吴宵光,腾讯元老,腾讯的第一个程序员。第一代QQ的代码就是他写的。一路走来, QQ秀、QQ会员、QZONE…都是他一手缔造。正直、勤奋、大公无私、对用户体验无比追求极致。如果再有人说雷军是IT劳模,我就会说,那是你不认识吴宵光。

只有他才能将1000多腾讯好手,从蜜罐子般的高毛利腾讯中带出来,杀入低毛利,辛苦无比的电商地界。

听说在ECC全体大会上,吴宵光声音哽咽。我心戚戚。8000弟兄,在质疑中保持团结,搏杀数年,未能带领他们走到奶与蜜之地,人生最大痛苦莫过于此。

而腾讯面对吴宵光,面对数千兄弟,做出这样的决策,需要怎样斩钉截铁的心力!

这就是决策。

冰冷、坚硬、无情。就像天道。老子说“天地不仁”。

这是常量竞争的年代,京东已经得势,在大体量面前,微创新没有意义。

在唯品会已经100亿市值的今天,经此交易,腾讯过去的投资可以很快收回。从现金来说,是正确的决策。

但同时,这次决策,也会极大伤害腾讯内部创新创业的土壤。论劳苦功高,谁能超过吴宵光?在战略决策不自主的情况下,面对新业务,谁还愿意扯旗而出,拉一帮兄弟走向未知?

没有愿景支持的决策都是机会主义。

所以,判断一个人,除了显性的能力和能量,还应该关注他的愿景。他们的愿景指引他们的决策方向,那是他未来的道路。

而我呢,2014年,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创业的料,但有成就他人之心。所以,希望可以为这个时代最优秀的人服务。并愿意为这个决策一掷十年。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腾讯拟收购黑鲨手机

小米申请雷军签名商标获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