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传媒 2019-12-16T14:15:41 +08:00

抢占5G“蛋糕”,MediaTek面对对手又该如何接招?

6 月 6 日,5G发牌;

9 月 9 日,中国电信联通宣布5G共建共享合作;

10 月 31 日,面向首批50+城市开启5G商用;

11 月 7 日,中国联通发布“新直播”5G杀手级应用,

11 月 15 日,中国移动发布五大品类 47 款5G商用终端;

11 月 19 日,中国电信+三星联合发布折叠屏5G手机W20;

11 月 26 日,MediaTek发布天玑 1000 旗舰机5G SoC;

12 月初,高通发布骁龙765/765G和骁龙865;

12 月 10 日, 1999 元5G双模手机Redmi K30 发布;

……

2020 年下半年:5G终端市场将迎来换机潮

关于5G市场现状与预测:

(1)截至 10 月底,全球共有 32 个国家/地区的 58 家运营商开始商用5G,已发布 172 款5G终端;

(2)IHS报告,截至 2019 年底,全球5G手机出货可以达到 1000 万台;中国信通院报告显示, 2019 年1- 11 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3. 58 亿部,其中,5G手机835. 5 万部;

关于5G终端:

(3)中国移动预计 2020 年国内5G手机销量将超过1. 5 亿部,5G手机款型超过 100 款,其中,网内5G手机超过 1 亿部,发展 7000 万5G用户,5G模组降至 500 元以内档位;

(4)中国电信预计 2020 年国内换机5G手机将达1. 7 亿部规模,其中,中国电信5G手机需求将达 6000 万部。

(5) 9 月,中国电信对在高端终端上下行能力上也发布了规范,如支持n78 100*2 2CA,计划 2020 年H2 开展试验;2.1G DSS,n1 NR与B1 LTE共享最大40MHz, 2020 年Q1 实现上市机型的支持;支持超级上行,提升5G上行覆盖、速率及低时延;……

(6) 11 月,中国联通在终端层面规范了对系统的支持能力,要求 2020 年 4 月去必须支持n1 的20MHz,根据产业进展支持40MHz和50MHz系统带宽;支持n78+n78 载波聚合;

(7) 11 月,中国移动 2020 年5G手机要求支持多模多频全球通,上行能力提升(上行双发、256QAM、HPUE),下行能力(SRS天选,试验下行NR CA),Band41 4*4 MIMO,必选WiFi5、推荐WiFi6;

(8) 2020 年5G手机将形成高中低全面发展的市场格局,下半年,5G手机价位段将快速下滑,下探至1500~ 1000 元区间。

关于5G应用与流量:

(9)爱立信报告显示, 2019 年底,全球5G签约用户将达到 1300 万。截至目前,已经推出的大多数市场都对5G签约用户收取平均近20%的溢价。到 2025 年,5G的签约用户将达到 26 亿,覆盖全球65%的人口,占全球移动数据总流量的45%;

(10)韩国5G商用仅半年,韩国5G用户数超过 500 万,是4G同期的近 3 倍;5G 的人均流量达到24GB,是4G用户的2. 6 倍;用户使用的5G终端中VR设备占到近50%;

关于5G网络发展:

(11)继电信联通5G共建共享之后,明年启动SA部署,在 12 月的3GPP  RAN# 86 上,中国联通、中国电信联合牵头在2.1GHz频段上增加50MHz带宽的项目成功立项,明年 3 月完成,目的是增强NR上行覆盖与整体网络能力;

(12)中国移动长远目标是,打造“覆盖全国、技术先进、品质优良”的5G精品智能网络;

(13) 11 月,在国内5G商用短短 20 多天内,5G套餐签约用户达 87 万,5G基站建设11. 3 万个,年底将达 13 万个。

(14)相关业内预测: 2020 年国内5G基站全年建设将超过 100 万,其中,上半年5G基站规模将超过50+万,网络覆盖的完善将进一步刺激终端销售;

综上所述,预计 2020 年下半年将迎来5G换机热潮。同时,5G带来ARPU溢价,并推动周边设备的销售,例如VR/AR从消费级走向行业市场,借助5G实现规模商用。

4G规模发展:让终端产业链走向5G领先

截至今年 9 月底,我国移动通信基站总数达 808 万个,其中,4G基站总数为 519 万个,占比64.2%。截至 10 月底,我国4G用户达到12. 69 亿。

4G流量的大幅激增及用户信息消费需求变化,以及发展数字经济社会等诸多诉求,促使电信运营商将网络建设的重心转向5G网络新建。

尽管,包括韩国、美国等在5G商用时间点上领先于全球,但5G的大市场依然在中国,诸如上述预测中,中国在 2020 年的5G手机+行业模组市场接近 2 亿部规模。

5G终端呈现出同步于网络发展的进度,5G手机已上市 24 款;芯片侧如高通、海思、MediaTek和三星均已经推出了双模5G SoC,紫光展锐也将于 2020 年推出5G SoC。

11 月 26 日,MediaTek推出了首款5G旗舰级SoC天玑1000,这距离M70 在国内首秀已过去 355 天,但发力时间点依然早于国内5G规模商用约 7 个月。

从12nm的M70 到7nm的天玑1000,这颗 5G SoC集成了CPU/GPU/APU/Modem等等,挑战难度最大的是如何保证Modem在整合的过程中,网络能力不被裁剪。相较于5G基带M70(定位面向于5G的测试阶段),Modem的低功耗、网络性能的调试均在天玑 1000 上完成,因此,天玑 1000 的基带部分并不等同于原有的M70。

不过,外界往往注意到的却是5G SoC制程工艺的升级带来的整体功耗降低。

在蜂窝网络连接能力方面,天玑 1000 支持5G双载波聚合(2CC CA),在Sub-6GHz达到4.7Gbps下行和2.5Gbps上行速度;天玑 1000 在双载波聚合时,能够增加30%高速层覆盖;配合外围器件,具备支持2.1GHz DSS的能力,同时支持n1 50MHz 系统带宽;在NR CA方面,通过n1+n78 组合上,可支持50MHz FDD+200MHz TDD系统带宽,使得上行覆盖和网络能力进一步增强。

可以认为,天玑 1000 是为 2020 年~ 2021 年国内市场量身打造的旗舰级5G SoC,或许,这也得益于4G时代拥有国内 5 成手机市场份额下对未来演进的前瞻性洞察。

在双卡双VoLTE的当下,天玑 1000 支持5G+5G双卡双待。

在5G双卡组合层面,天玑 1000 不仅支持NSA+SA,还支持了SA+SA,使得双模终端的组合走得更远。

在语音方面,天玑 1000 还支持了VoNR。尽管,VoNR的商用有待时日,但双卡5G的产品规格超前现有业界5G商用方案至少一年时间,也彰显了“岂止领先”的内涵。

功耗一直是5G终端的痛点,天玑 1000 集成了号称“最省电的5G基带”,MediaTek称相较于当前市场商用方案,在轻载模式下省去超过40%功耗,在重载模式下省去近50%功耗,不过,低功耗的实际表现还有待终端上市后整机的最终体现。在3GPP RAN# 86 上,MediaTek作为报告人在包括手机节能方面提出了UE power saving规范。

目前,天玑 1000 的身影不乏出现在广深高铁等高速移动场景下,基于NR特性进行持续优化,尤其是在高速移动场景下语音上的优化等等,以保证首款搭载天玑 1000 的终端在 2020 年第一季度量产上市时最佳的网络适配。此前,M70 在5G弱覆盖方面已经表现出了较好的网络能力。

在面向家庭场景,天玑 1000 内置集成了WiFi6,同时支持L1 和L5 双频卫星系统,这使得5G终端上网能力和体验不受限于场景变化。例如,5G终端从室外向室内移动时,使得5G+千兆光纤+WiFi6 上网体验无落差保证了业务的延续性。此外,在大屏应用上,MediaTek还推出了支持8K电视芯片S900,配合天玑 1000 电视等级的MiraVision PQ引擎,在电竞对战时保证暗部环境的清晰。

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天玑1000 采用了主频达2.6GHz的 4 个核A77+ 4 个主频为 2.0GHz的A55 核心,并采用了G77 GPU;在AI能力方面,天玑 1000 搭载了独立AI处理器——APU3.0,拥有4.5 TOPS的AI算力,比上一代 APU2. 0 性能提升两倍以上,虽然和各家厂商相比时脉工作速度不是最快,但因为优异的设计仍刷新了苏黎世的跑分。

正是具备了诸多领先的能力,使得ARM、华为、vivo、OPPO、Redmi、微软以及射频供应商Skyworks、Qorvo和村田制作所(Murata)等产业链合作伙伴,纷纷为天玑 1000 站台。也因为这样的开放合作,才能在国内商用初期就做好对n79 频段的支持,避免了高通自家射频元件不支持的困境。此前,中国移动希望充分发挥2.6GHz与4.9GHz双频协同带来的覆盖、容量优势,加速4.9GHz频段5G端到端产业测试和部署。

正如MediaTek总经理陈冠州所言,天玑(英文:Dimensity),是北斗七星之一,指引着5G时代的科技方向,我们以此命名5G解决方案,象征我们是5G时代的领跑者,是技术、产品的领先者,是标准制定的积极参与者,更是5G产业生态的推动者。

双模,才是5G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

今年,是5G商用元年,对MediaTek而言,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MediaTek不仅会针对不同价位段的手机推出多款芯片,还会将5G应用在各式各样的模组上,为工业自动化等等提供多元化服务。此前,基于Balong5000 的工业模组售价 999 元,引起业界不小轰动,MediaTek也将在工业模组领域有所耕耘。

“5G是从手机开始,但是不仅限于手机”,MediaTek无线通信事业部总经理李宗霖认为,除了手机外,5G还会带给跨行业的创新能力。

尽管当前5G应用面向eMBB展开,但业界认为,mMTC和uRLLC才是5G商用的真正价值所在,只有SA阶段才能实现对后两者的支持能力。在国内,三家运营商目前均将5G SA作为目标网, 2020 年开启5G SA建设。

应该说,正是由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华为、中国信科、爱立信、诺基亚贝尔、中兴、海思、MediaTek、紫光展锐等产业链上下游的共同推进,使得SA规模商用即将成为现实。

相关运营商首席专家曾指出,在网络侧,实现SA相较于NSA更加具有挑战性。

在终端侧,芯片实现支持SA的难度也同样如此。MediaTek从初始研发5G时,便同步发展SA+NSA架构,“今天,看来是正确的选择”。

9 月 6 日,麒麟990 5G芯片发布,华为Fellow艾伟认为,双模终端可以尽量缩短NSA向SA转换时间和空间的成本。

华为从 2019 年初,便推出了首款5G芯片便支持NSA/SA双模,“一方面考虑了与现有网络部署的兼容,另一方面,双模中SA的推出能够让消费者早日享受SA高性能的体验。”

因此,基于3GPP R15( 2018 年 12 月)版本,在截至 10 月 31 日的相关芯片测试中,balong5000、M70 均完成了室内功能和外场性能的SA+NSA测试,紫光展锐也完成了SA+NSA的室内功能测试。在芯片与系统互操作测试中,balong5000、M70 与五家主流系统设备厂家均展开了测试。华为和MeidaTek因此成为唯二两家完整通过IMT2020 北京怀柔外场SA/NSA实网测试的厂商。

对于当下4G向5G的升级,艾伟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量变转换期。

“包括移动支付、电子商务、在线视频、无线直播、以及短视频都成为中国的创新力量,这些创新力量发展的基础是中国4G产业,包括网络覆盖和能够普及(便宜)的终端,从这个阶段,创新引领的可能性完全具备了。”

包括oppo、vivo等国内手机终端厂商也开始涉足芯片层面。不久前,vivo与三星推出了联合打造的5G SoC——双模 AI 5G芯片Exynos 980,对于这项举措,vivo副总裁周围指出,过去十几年,我们在智能终端软硬件层面积累了一些经验,现阶段,我们会有选择地尝试参与到芯片产业的一些环节中,比如将需求前置到芯片定义的初期。Vivo此举的本质是希望通过C2B2B,以便于更贴近于市场需求。

Sub6GHz:全球5G商用备受关注

目前,全球5G商用网络中,绝大多数选择了在Sub 6GHz上进行现阶段的5G网络部署,包括T-Mobile前不久也在600MHz上进行了面向美国全国的广覆盖。

据VentureBeat信息, 2019 年,FCC主席表示,美国在中频频谱上迈进了关键一步,美国取消了2.5GHz繁琐限制,这项政策将频谱规划从过去错误的选择中解放出来,并依靠市场力量“快速和充分地合理规划5G频谱。”

此前,在讨论3.5GHz频段拍卖时,FCC认为,3.5G有可能成为5G服务的主要频谱。这一相关行动是5G FAST计划的又一步,确保美国在5G领域的领先地位以及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

包括3.5GHz、2.6GHz等全球主流的中频频谱,兼顾了5G覆盖和容量。正是由于Sub6GHz是5G商用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受限于历史现状,美国FCC才不得不高调呼吁。

据Analysys调研,美国在中频频段商用落后于其他国家, 2020 年其他国家计划提供的中频频谱许可比美国多 4 倍。

相关传闻称,只有支持Sub6GHz和毫米波的5G基带才是真5G,或许,这也表达了5G毫米波及北美市场在相关芯片厂家心目中的真正分量。

国内毫米波研究:将探索行业应用

目前,毫米波在国内的进展,已经完成了关键技术和系统特性的验证。

2020 年主要面向设备层面,验证基站和终端的功能、性能和互操作测试,开展高/低频协同组网验证,

2020~ 2021 年开展典型场景验证,探索5G毫米波适用场景,以及后续毫米波和工业领域的融合应用;未来研究Sub6G打底与毫米波的协同。也就是说,国内最快支持毫米波商用是 2021 年之后的事情。

截止到十月份,在国内相关测试中,有三家系统厂家完成了今年相关毫米波部分的测试工作。同时,有两家芯片厂商也参与进行了毫米波关键技术的室内功能的测试。

MediaTek预计, 2020 年下半年,将在毫米波上准备就绪。

目前,欧洲多国已经完成或正在开展3.5GHz中频许可,正在研究26GHz;美国进行了28GHz和24GHz频谱拍卖,启动包括37GHz、39GHz、47GHz拍卖,还将进行3.5GHz、3.7~4.2GHz的频谱拍卖;日本已经开展3.6~4.1GHz等中频段和28GHz毫米波频段许可;韩国已经完成3.5GHz中频段和28GHz毫米波许可。

在中国,如 11 月份中旬,中国移动要求 2020 年5G手机支持n41、n78、n79 多模多频全球通,而此前的 6 月,中国移动的表态还停留在推动5G终端在2.6GHz、3.5GHz、4.9GHz的同步发展。

Sub6GHz的最大带宽是100MHz,3GPP定义单载波实现2.3Gbps峰值下载速率,因此,天玑 1000 支持的双载波,对应的便是4.7Gbps。

在整体性能方面,骁龙 865 与天玑 1000 不分伯仲,但相较于MediaTek的竞争,高通乃至相关系统设备厂家更忌惮华为的逐渐强大,某种意义上,高通与MediaTek并非完全的竞争关系。 2021 年,高通在M-IoT领域的潜在竞争对手,除了海思,又将增添一个——紫光展锐。

同时,也可以看到,小米近期在中档5G市场可圈可点。

12 月 10 日,Redmi K30 5G首发骁龙765G,稳住了 2000 元档市场,Redmi这一激进举措存在三方面有利影响:

1.使得在 2000 元及以上档位手机,采用5G SoC成为标配,一定程度上将遏制友商为手机提供外挂5G基带的方案,让Balong5000 的竞争优势仅局限于工业模组层面;

在芯片层面,帮助高通遏制潜在竞争对手如紫光展锐可能采用的外挂5G基带的侵袭策略,这间接也是在帮助MediaTek稳固中低端市场;

在云业务上,小米通过适度的内存配置完成5G时代千元机的布局,使得未来5G+云结合得更加紧密,间接利好电信运营商的家庭云业务。

正是鉴于5G高速率之下,云业务+AI的应用即将普及,终端用户在5G时代的行为改变,MediaTek也正在与合作伙伴进行云+端协同,实现竞争的差异化领先优势。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