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口红一哥”李佳琦太火,就连胡歌也来蹭热度?

2019-12-14 10:41FUNJI种瓜基地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FUNJI种瓜基地(ID:FUNJIdata),作者:独行的猎手,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一个是成名已久的实力演员,一个是暴得大名的淘宝主播。

胡歌李佳琦,到底谁的牌子大?

如果放在几年前,这样的问题似乎有点侮辱智商。

但随着双十一出圈之后,李佳琦已经成为了一名“炙手可热的流量明星”。而当胡歌走进直播间,卖力地和李佳琦一起为《南方车站的聚会》卖票时,胡歌和李佳琦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悄然间发生了逆转。

李佳琦 胡歌 口红一哥

胡歌需要借助李佳琦么?

在直播间里卖电影票,胡歌不是第一个,更不可能是最后一个。

实际上,对于许多高咖位的艺人来说,做直播一般都是不情不愿的,一是觉得low,二是觉得带货肯定不及顶流网红,很没面子。

既然如此,为啥这些演员还是会进直播间卖票呢?    

因为卖得实在太太太好了!

之前大鹏和柳岩就曾经在薇娅的直播间里将 116666 张《受益人》的电影票一售而空。上周,雷佳音和汤唯也做客多余和毛毛姐的直播间,吸引了超过 1000 万人的关注,累计讨论量超过了1. 7 亿。

而胡歌在李佳琦的直播间里,更是在 6 秒钟内就将25. 5 万张电影兑换票售卖一空,有了这张售价0. 1 元的兑换票,用户可以再加19. 9 元购买一张售价 45 元以下的电影票。

要知道,当下互联网红利的将尽,线下宣传的效率也没有任何提升。拿大鹏来说,作为直播卖票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大鹏在跑线下路演上一直不遗余力。 2017 年国庆档,他曾经和主创团队为了《缝纫机乐队》做了全国 50 城路演。   

然而,《缝纫机乐队》的上映首日排片和上座率都只排在同档期第五位,远远落后于竞争对手《羞羞的铁拳》,最终也只拿到了4. 3 亿元票房。

“二线城市票房占比最高,一线城市波及人群最大”,正因为此许多电影依然坚持“ 20 个城市以上的路演”,这也让宣发成本居高不下。

但随着消费下沉的加剧,线下宣发已经愈发变得“事倍功半”。与此同时,短视频和网红直播却成了“风口上的猪”,特别是在李佳琦、薇娅为首的网红艺人崛起之后,这样的态势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

2017 年底,一部《前任3》利用短视频瞬间打开了局面,并一举拿下了近 20 亿票房,此后《超时空同居》《一出好戏》等电影也纷纷利用短视频在线上获得不小的热度。雷佳音的土味情话一时间走红全网。

《超时空同居》宣传短视频中雷佳音的土味情话

而在此后,众多电影宣传都开始使用短视频,继“两微”之后,“一抖”也成了电影宣传过程中的标配。曾有电影宣传公司的负责人曾经和FUNJI聊过,“在国贸买一个巨幅广告非常贵,但其效果远远不如一个爆款短视频。”

但短视频如同公众号,虽然见效快,但门槛却极低。当众多电影蜂拥而至之后,短视频红利瞬间消失,爆款率在 2018 年下半年开始大幅跳水。当下,短视频想要出圈已经越来越难,对于宣传方来说,短视频“食之虽已无味,但弃之却也可惜”。

在这样的环境下, 2019 年,李佳琦和薇娅的崛起也给电影宣传,乃至整个电影行业带来的新的可能性。

直播背后的“淘猫博弈”

2018 年, 3 亿; 2019 年, 10 亿。

李佳琦用连续两年的“双十一”战绩毁掉了许多人的三观。

一个公式当中,当一个变量足够大,公式就将崩溃。

“李佳琦们”就是足以让线上票务公式崩溃的变量。

但其实不难发现,这几次直播卖票,售出的票价都仅仅只有 20 元(0. 1 元兑换码+19. 9 元)。而从这些票卖出的速度来看,大部分人来抢票,根本原因还是票价足够便宜。这和双十一 0 点抢货,原理上是类似的。

换句话说,李佳琦直播卖出的并不是“电影票”,而是实打实的“票补票”,淘票票只是靠他巨大的流量推销出了25. 5 万张“低价票”而已。

比起卖票,电影更看重通过直播带来的影响力,以及影响力所带来的票房。截至目前,《南方车站的聚会》已经收获了1. 8 亿票房,作为一部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文艺片,这个成绩已经超过了《地久天长》( 4500 万)和《江湖儿女》( 6995 万)的票房之和。

而对于平台方——淘票票来说,他们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

要知道,在线上票务平台的争夺当中,猫眼在出票数量上一直都领先于淘票票,双方市场份额大约在2: 1 左右。就在今年年初,猫眼顺利的在港交所上市,其业务触角也在这两年从票务平台,延伸到了宣发,出品和制作,完成了对“制宣发”的全产业链整合。

作为一家更具电商基因的平台,这样的数据是淘票票难以接受的,这也让他们有更强的动机去做出改变。

但在当下,随着观众对电影口碑的愈发注重,市场的日趋成熟,单纯的在平台上卖票补已经很难拉动票房。有消息显示,票补对票房的拉动率已经从高峰期的1:12,降到了当下的1:1,甚至1:0.8(即投入 1 元票补能带来的票房从 12 元,降到了 1 元,甚至0. 8 元)。

随着抖音和淘宝直播的崛起,短视频和直播显然是一种更接近销售的售卖模式。而比起短视频,直播更接近销售场景,更适合拔草。正因为此,淘宝直播也成为了淘票票的新神器。可以预见,随着近期几次直播卖票的成功,直播很可能成为线上票务平台的有力补充,也将成为淘票票在票务平台竞争中的利器。

都来蹭李佳琦吧!

在电影行业的生态位中,作为直接面向观众接触的终端,“猫淘”的地位几乎是不可撼动的。

对于所有人来讲,电影的热度并不是最重要的,只有把热度转化为实际购买才是最重要的。

像《小猪佩奇过大年》那样“只有热度,没有票房”的营销是毫无意义的。

认清了这一点的宣传方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找李佳琦不丢人,卖出的票才是真。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李佳琦
376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