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技术墙亟待突破,商业化潜力无穷,播客浪潮里没有中场休息

2019-10-23 09:05全媒派公众号

播客 播客市场 Spotify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播客已经成为现代人和世界对话的一种方式。数以万计的人在喧嚣的信息社会里戴上耳机,挑选着由媒体、品牌、名人甚至普通人发布的播客节目。他们或是学习知识,或是放松疲惫心情,抑或是从日常生活里暂时逃离,在拥挤的高楼里、在逼仄的地铁上钻进自己钟爱的一方天地。

继盘点 2019 年上半年的播客新发展《尼曼盘点 |2019 过半,播客市场的新入局、新挑战、新风向》之后,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再次聚焦播客,看看这颗声音星球将“流浪”至何处。

播客 播客市场 Spotify

听众数量稳定增长

内容品类&平台选择多样化

Westwood One发布的《 2019 年春季播客听众报告》(下称《报告》)发现:“美国人对于播客的熟悉度和收听率仍在继续增长,每月至少收听一次播客的听众数量(Total monthly podcast listeners,下称‘普通听众’)已从 2018 年的26%上升至今年的32%。”

细观这一日益壮大的人群,《报告》发现,过半普通听众是男性,占比55%。就年龄层而言,听众平均年龄为39. 5 岁,X世代(报告定义为目前35- 49 岁人群,下同)占比最多,为30%;其次为千禧一代(25- 34 岁),占比27%。

播客忠实听众(Power podcast listeners, 每周收听时间超过 5 小时)占普通听众的35%,约74%的忠实听众年龄段为25-49,男性占主导(69%)。

播客吸引力的与日俱增,让更多人开始好奇其优势源自哪里?与电台广播和其他媒体形式相比,59%的受访者认为播客的优势之一在于,当你想要听点什么的时候,你总是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节目;46%的受访者认为,播客内容是独一无二的。

当听众听播客的时候,他们总是在寻找自己最感兴趣的领域。回顾自己第一次收听播客节目的经历,44%的受访者会听自己关注的、感兴趣的节目。播客普通听众平均会收听4. 7 种节目,而忠实听众的涉猎范围就更加广泛了,平均会收听 6 种节目。根据统计,喜剧是最受欢迎的节目种类。是啊,谁的生活不需要点欢声笑语?

《报告》还发现,播客听众不局限于一个平台或应用来收听节目。Apple Podcast、Spotify和Google Podcast是目前最受欢迎的播客平台。约2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经常”通过Apple Podcast听播客,其次是Spotify(22%)和Google Podcast(20%),从比例分布来看,并没有哪个平台占据绝对优势。

现阶段,播客的发展势头依然向好,但是逐渐暴露的问题也不可忽视,面对同时出现的机遇与挑战,从业者应该如何突破呢?

播客 播客市场 Spotify

进阶路上,排除万难

渠道/技术/内容/商业各个击破

新老渠道加持播客曝光

播客领域,收购不断。包括iHeartRadio、Pandora和Spotify在内的音频平台通过收购强势进入。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是播客领域长久以来存在的问题:怎么被听众听见?他们积攒已久的传播经验,能解决这一问题吗?

《报告》发现,46%的普通听众是因为亲朋好友的传播注意到新的播客节目;通过广播找到播客节目的普通听众占比为25%;也有50%的忠实听众是通过某个播客的内容发现了另一个播客。

近期,美国第二大无线电广播公司Entercom收购了两家播客公司——Cadence13 和Pineapple Street Media。Entercom便计划使用多种方法来推广播客节目,比如通过一档播客来穿插推广另一档播客,在无线广播节目中播放 15 分钟版本的播客内容等。

虽然不确定是否能够奏效,但是许多播客制作方已然被这一消息所鼓舞。PineappleStreet Media的联合创始人Jenna Weiss-Berman说:“我一直觉得广播和播客之间的关系应该比以前更加紧密。”他补充说,“播客缺乏一套好的推广方式,很多听众没法发现我们,而传统广播平台很擅长传播。”

谁也无法否认播客总体向好的成长势头,这吸引了风投的极大兴趣。与此同时,谁也无法忽视播客领域存在难以“露出”(被听众发现)的问题。据统计,目前网上至少有 60 万档播客节目,但是人们却缺乏简单有效的办法去搜索、选择和收听。

因此,老牌音频巨头的进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众望所归。因为巨头不仅拥有稳定且庞大的用户群体,而且也愿意在播客节目营销上下重金。举个例子,iHeartRadio的播客负责人Conal Byrne就表示,iHeartRadio承诺将投入 1 亿美元作为播客节目宣传费用。

Byrne透露了更多的推广细节:iHeart一般会用大多数电台推广1- 2 档新播客节目,另外还有5- 7 档老节目也在进行推广。在 200 家iHeart下属广播电台首播播客节目Disgraceland第二季,其单期下载量从平均每期 20 万次跃升到 200 万次以上 。

除了传统广播公司,数字音频公司也想另辟蹊径。Spotify计划推出三项鼓励播客收听的新功能,其中一项名为Morning Drive,将音乐和播客混合在一起,供用户在上班途中收听。

除了新功能,Spotify在整体营销策略上也给了播客更高的权重。这些举措带来的影响还有待观察,但至少能让从业者增添更多信心。

新技术有望连接播客孤岛

如前所述,播客的发展道阻且长。如何将听众和节目之间的付费关系转化为听众对某一特定应用的体验?商业化是否会让从业者固步自封?有没有某种方式可以将独立封闭的订阅整合到开放的播客生态系统中,促进媒体的发展?

针对以上问题,RadioPublic作为共益企业(Public Benefit Corporation,也译为公益企业、社会企业)提出了名为PodPass的提案。这是一种简单、开放的协议,使用RSS和HTML以支持播客跨平台的新旧认证交互。不过,目前PodPass仍处于概念测试阶段。

如今越来越多的播客节目开发出了与听众互动的新服务,比如独家内容、个性推送等,但是服务越多,听众体验越好吗?现实似乎不是这样。

如果订阅用户想要收听付费的额外内容,需要复制粘贴URL,在网站登陆收听;而一旦会员资格失效,收听过的历史缓存也随之消失。还有,听众可能需要安装多个APP,才能集齐想听的节目。这难道不是极差的用户体验吗?而这却恰恰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也是PodPass致力于解决的问题:管理听众的身份验证,支持播客制作方的不同业务需求。

对于听众而言,通常需要登录才能进行付费收听,而播客生产者们当然希望听众能够提供其“身份”,以此建立更有价值的联系。需要注意的是,身份验证不仅仅是指收集个人信息。

在访问控制(Access Control)领域,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概念:

  • 标识(Identification,你的身份,比如“用户名”);

  • 验证(Authentication,证明你是谁,比如“密码”);

  • 授权(Authorization,你拥有何种访问权限)。

通过“访问控制”,听众可以使用用户名和密码登录网站收听节目,且普通用户和付费用户的权限也进行了区分。

PodPass给播客app提供了一种方式,用以触发“验证”和“授权”,以此来解决上述问题。换句话说,听众原本可能需要安装五个APP才能集齐自己喜欢的节目,但如果有了PodPass提供的身份验证帮助,可以省去这一麻烦。

PodPass的协议还有两大亮点:

一是给主播和播客app提供一套简单的管理规则,用于管理用户身份。

二是一致的用户体验框架,让听众可以在任何播客app里交互。

播客 播客市场 Spotify

除了PodPass,还有别的解决方法。比如越来越多的播客采取第三方托管、第三方支付的方法,或在众筹网站上抽签。但是这类解决方法有一个问题,粉丝需要复制链接后在第三方APP中再打开,用户体验不佳。

当然,就算不共享用户身份,播客可能也不会面临发展停滞的威胁,特别是那些致力于通过广告实现变现的播客节目。但是,在PodPass这类协议的帮助下,播客的变现路径或许能走得更顺畅些。

高成本投入内容制作

播客的内容更迭速度比想象中更加迅速,在五花八门的节目中,事实核查播客节目成为后起之秀。

制作一期事实核查的播客,可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人力和金钱,但它值得。Mevan Babakar是事实核查播客节目TheFull Fact的幕后人员之一,他说,“我们每做一期需要花两到三天来编写脚本,”并且需要至少一天的时间进行事实核查。他们发现,好节目“是和观众互动的绝佳途径,也能吸引用户参与”。这个节目虽然是 2015 年做的,但是直至今天仍在为他们带来捐款收入。 

TheFull Fact上线于 2015 年英国大选前几个月,每期时长17- 30 分钟,共 7 期。英国事实核查平台的首席执行官Will Moy说,当时没想把这个节目做成连续的剧集,但是听众的热烈反响使得制作团队决定“如果有能力的话会再做一次”。

虽然The FullFact的效果令人羡慕,但是到达顶峰前的路程之艰险、成本之高企却让人却步。对于考虑制作事实核查类播客内容的公司来说,“轻装”上阵的路径有两条——合作或者小试牛刀。

巴西事实核查节目Verifica的内容总监Natalia Leal分享说,“工作量很大,所以我们和其他公司合作,共同分担。”具体来说,Leal方面负责拟定节目的当周主题,准备包含虚假信息的文章,播客制作公司ColmeiaPodcast则负责编写脚本,编辑音频。

“我们仍在寻找一些方法来变现,不过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是获得观众的好评。”Leal说。事实上,Verifica的前两期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收到了大量的积极反馈。

阿根廷播客节目ElPodcast de Chequeado的制作流程与Verifica类似。由事实核查组织Chequeado和播客制作公司Posta合作,推出了四期节目。

仅推出四期,其实是为了试试水。该组织主任Laura Zommer表示,“节目想探索一种新形式,看看听众是否对此有兴趣,结论当然是肯定的。”

让广告投放更加精准高效

播客的商业化竞争已然非常激烈,在近期于比佛利山庄举行的冬季播客推介会上(Winter Podcast Upfront),ESPN、iHeart等七家媒体公司集结,轮流向一家广告主及其代理公司推介播客资源。

当下是“人均一个播客”的时代,但对广告主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广告主需要评估更多的播客节目。怎样才能减少寻找和匹配的时间,是广告主和制作方都急需解决的问题,像冬季播客推介会这样的活动,也许有一定的帮助。

制作方在与广告主的多次协商中则发现,如果自己能拿出确切的数据表明优势,那么广告主就更愿意拿出足够多的钱。

营销公司Stitcher的首席收益官Korri Kolesa表示,公司从 2018 年开始和市场调研公司尼尔森合作,量化广告主的品牌形象优化效果,去年已经完成了 24 个品牌的研究。除此之外,Wondery也同样与尼尔森追踪用户行为,以监测用户在收听到播客广告之后,何时会访问该品牌网站。

NPR的用户洞察高级主管Steve Mulder评论说:“目前播客市场缺乏有效的衡量标准,如果我们想要充分开发播客市场,我们需要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并能获得业内一致同意的标准。

与此同时,为了优化广告的投放效果,“动态插入广告”的方式正在被大量使用。据 2016 年互动广告局(IAB)与普华永道联合出品的报告显示,动态插入广告已成为播客行业广告投放的主要形式。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播客
2328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