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08-16 08:51
+关注

从阅文谈起:中国文学里的大生意

中国文学 阅文集团 网络文学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ID:hlwzhibei),作者:指北君,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19 年 8 月 12 日,阅文集团发布了 2019 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阅文集团 2019 上半年实现总收入29. 7 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0.1%;毛利为16. 2 亿元,同比增长35.5%,并且期间不乏良作诞生:在 2019 年 6 月公布的百度小说风云榜里,排名前 20 部的网络文学作品中有 17 部出自阅文,占比85%。

中国文学 阅文集团 网络文学

这显然是一组留给人们很多思考的数字。早在两年前, 2017 年 11 月 8 日阅文集团在港交所上市时成为中国文化产业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也随之迎来大量的关注和疑问。

比如当时有说法表示,在线阅读业务的想象力十足有限,IP运营也是一个漫长而又线性的坑。然而随着《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将夜》、《扶摇》等文学IP在改编成影视作品后成为现象级爆款,以文字内容为主题的在线阅读业务,似乎又在以最硬核的方式在为自己的行业上限正名:

从创作者孵化到内容成长再到生态搭建,文学内容产业的想象空间远比想象的要大很多

繁荣的文学IP,难做的文学生态

文学IP对于内容产业繁荣的推动作用是可以精准量化的。

有数据显示,在所有获得奥斯卡奖的电影中,有大约42%改编自小说。而如果将检索范围扩大到整个市场,改编类电影则占到了好莱坞电影总量的50%,其中纯小说类改编的电影就占到20%,并且数字还在连年上升。

无独有偶,繁荣的日本ACG产业也对“小说/文字改编”的创作方式情有独钟。同样据资料显示, 2005 年之后日本动漫业每年会诞生超过 20 部的“轻小说改编动漫”, 2013 年更是达到创纪录的 35 部,其中就包括《凉宫春日的忧郁》、《全金属狂潮》、《魔法禁书目录》等具有里程碑意义式的大作。

当然这个现象的背后逻辑并不复杂:相比起原创剧本,或者漫画等其他形式的改编原作,文字类作品显然更具有逻辑性,能够最大程度地保证故事的完整性和可读性;此外文字相比于图形、音频等内容载体,显然也赋予了读者更大的形象空间,也同步带给人们更大的想象空间。

简单来说,虽然如今内容创作的形式已经多种多样,但文字作品仍然有能力决定内容行业的上限

不过文字内容的重要性和市场潜力是一回事,如何量产优质的文字内容并以此形成内容生态又是另一回事。

以日本著名的轻小说企业“电击文库”为例,为了源源不断地寻找到优质的文字内容,电击文库一方面设立了“电击大赏”等机制不断给予新人高额的创作回报,也同时也要求员工们以超高的工作负荷不断对接作者和消费者,以不断更新创作思路——每年最忙的时候甚至只能保证日均 3 小时的睡眠,秒杀一切996。

然而即便已经付出了几倍于同行业竞争者的努力,并成功孵化出了繁荣的“轻小说IP宝库”,“电击文库”距离理想的“以文学IP为基础的内容生态”仍然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最典型的例子出现在 2015 年秋天举办的“电击文库,秋之祭典”中,当时为了应对读者们对“《魔法禁书目录第三季》”不断跳票的愤怒情绪,在确认无法在保证动画质量的前提下缩短制作周期后,担任总编辑的三木一马在新闻发布会上当众下跪向所有人道歉。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能够迫使总编辑“当众下跪道歉”,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电击文库”的成功,毕竟能够让文学IP在读者心中拥有如此分量,已经是创作者们的究极梦想了。

但考虑到日本更加完善的内容产业体系、经过更长时间沉淀的内容市场氛围,以及与我国相似的文化底蕴,“电击文库”的经历显然更像是一个经典的模型,集中暴露出了“文化IP”在形成“文化生态”过程中的许多痛点:

1、首先创作是一个典型的感性行为,人们很难通过客观的工具或者方法来推动整个创作过程的完成

在这样的前提下,创作质量的好坏就成为了一个不可预知的结果,从业者(也就是编辑们)最多也只能通过经验进行粗略的预判——这不仅无形地抬高了从业者的从业门槛,也让整个产业都难以保证稳定的质量输出,只有通过不断地扩大从业规模来放大“感性创作”的几率——这显然又增加了行业的运行成本,进一步压缩红利空间,难以为生态提供稳定的基础设施。

2、而即便行业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创作经验,能够对创作进行充分的引导,但同样难以改变的是,内容从创作到成型是一个漫长而又线性的过程,即从世界观体系的搭建、到人气的积累、再到最终完成出圈,都是需要时间来完成成长的

在这样的前提下,创作者实际上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内很难创造价值,需要行业进行必要的“对赌式”投入,也从而给行业留下一个难题:如何评估创作者在“IP成型”过程中不同阶段的价值,以平衡创作者动力与生态运行之间的矛盾。

3、此外还有一个大环境的设定:在信息越发过载的社交网络时代,任何形式的内容创作归根结底都将进入一个卖方市场。尤其是对于更强调沉浸式体验、情节延续性的文学内容来说,卖方市场所带来的困境将凸显得更加明显:

一方面文学IP需要去主动适应新传播环境下的传播路径,设法在过载的信息流中给读者留下更深刻的记忆点;另一方面,文学IP也需要考虑被新传播环境的改造程度,是否会导致其失去本身区别于其他内容载体的核心竞争力。

而这一点在好莱坞曾经引发巨大争议。人们曾经发现许多优秀的“小说改编电影”实际上往往是那些“并不尊重原著”的作品,比如比如科波拉的《现代启示录》,就将《黑暗之心》那些涉及殖民主义的场景,移植到时空完全错位的越战来体现。

所以听起来很疯狂,但其实如今有不少好莱坞电影人相信“失败的改编都失败在谦卑,失败在对文学这座高坛紧张的服从”——当然这也引发了文学界的巨大抗议。

总之这三个来自于“文学作品”本身的天然难点,无论是在产业已经充分发展的好莱坞、日本ACG,还是初现繁荣的国内市场,都长时间地羁绊着从业者们对于“生态”建设的角度,也迫切地需要行业拿出一套解决方案来完成破局。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中国文学
222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