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04-01 10:06
+关注

中国外挂产业:每天进账过万,不愁没有买家

程序员 黑客 代码 漏洞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陈彬,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中国,外挂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每天产生着超乎想象的财富。它就像是网络游戏的影子,一直摆脱不掉。

刺猬公社 | 陈彬

“买不买外挂,不买就补(刀)了。"手游《刺激战场》里,一开挂玩家开启了全部语音,他在对靠实力打上王牌一星的墨墨喊话。

选择买挂,全队苟活。拒绝买挂,四人队团灭。“我们一开始宁死不从,但是后来就不挣扎了。”墨墨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一起打游戏的朋友“考虑到游戏体验”,最终选择了妥协,“王牌十五星的局是挂杀挂的那种,一局里最少一个挂。一时坐挂车一时爽,一直坐挂车一直爽!”

走捷径得来的游戏体验,并未持续太久。几局过后,墨墨因为“主动和开挂玩家组队”,遭到了游戏平台的封号和清空赛季积分的处罚。

外挂在国内市场就是这样的存在,你不主动找外挂,外挂也可能找上来,外挂给玩家带来的“不道德感”,并不强烈。

十余年来,外挂从未消失在中国游戏市场,如今甚至漂洋过海,连未进入中国市场的游戏也不能幸免。最新的受害者是蹿红海外的大逃杀游戏《APEX英雄》。

该游戏开发商Respawn公司的一名华人员工@Prog-Veka在微博上爆料,已经封禁了十几万个外挂账号,大部分来自中国。因此众多海外用户开始在各大论坛上呼吁,希望能够“封锁中国区玩家,避免该游戏被外挂毁掉”。

防不胜防的游戏外挂

中国的游戏史,就是一部“开挂”史。

锋子既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电子游戏玩家,也是最早在《CF》中开挂的一批玩家。“( 2008 年)因为管控还没有那么严格,所以在大环境下大家都是开挂的,自己也跟风去用了外挂。”锋子说,百度上随手一查,就能找到一大堆免费的外挂,平时也多在网吧玩游戏,不用考虑电脑病毒的影响。

他所使用的外挂,功能比现在丰富得多。除去现在常见的自瞄、透视之外,还有显示对方位置,瞬间移动、无限子弹、穿墙等等,甚至能让角色直接飞天遁地。锋子当时只需要躲在地面下,对着上面一通扫射,就能不断收获击杀数,普通玩家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

据他回忆,那个时候游戏内的外挂检查机制也不完善,没有封号之类的措施,根本不用像现在一样演戏,可以放开胆子撒泼。但游戏太过“一边倒”也会丧失许多乐趣,不使用外挂又打不过,锋子在玩了一下午之后,就再也没有碰过《CF》。

锋子所用的外挂,和目前《APEX英雄》中猖獗的外挂是同一类型,也就是本地外挂。

据熟悉游戏编程的HRC介绍,目前的外挂主要分为两类,程序外挂和硬件外挂,而本地外挂就是程序外挂的一种。

所有的客户端游戏,都可以通过本地外挂,来达到作弊的目的。其原理是使用暴力计算工具,将游戏公司加密的程序进行解算,从而达到修改游戏数值作弊的目的。

本地外挂对FPS类游戏(First-Person Shooting,即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杀伤力”最大。因为FPS游戏复杂的场景,使得其需要计算的数据量巨大,限于技术条件这些运算只能在本地进行,外挂可以轻松乘虚而入。

在一些早期网络游戏中,因为几乎没有任何防外挂措施,导致普通玩家都能“写外挂”。

例如当初流行的游戏《反恐精英online》,一段时期内,只需要将某个文件使用txt打开,将文档里的 0 改为1,就可以把生化武器带入爆破模式使用,轻松达到作弊的目的。

因此,本地外挂的编写难度并不高。不管怎么给本地游戏文件加密,总会有人拿着更加“暴力”的计算工具将其破解。当然,这类外挂的售价也不高,以《APEX英雄》为例,在某宝上一般是 10 元/天。

《刺激战场》中一部分的外挂,开发难度就要高很多,属于服务器外挂,它的工作原理是先通过游戏公司的防火墙,然后寻找到服务器内部的漏洞进行破解修改参数,破解完成后,还需要将数据发回到玩家的设备上。

毕竟游戏公司也不是吃素的,光是防火墙就够很多外挂制作者玩儿的了。

也有游戏公司的程序员会自己故意设置一个漏洞。

超级IP“精灵宝可梦”能够火爆全球,也是因为程序员森本茂树的个人行为:

舍不得自己创作的宝可梦被列为废案,便私自将其写进了游戏的漏洞之中,结果极少数玩家获得了这只藏在漏洞里的精灵,瞬间引爆了话题。而那只废案宝可梦,就是梦幻。

所以,程序员私自设置漏洞从而方便制作外挂,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硬件外挂在市场上也颇受欢迎。以《刺激战场》为例,某宝上遍地是各种硬件外挂。

手机上操作不习惯?没事,你可以购买蓝牙设备将手机连接上鼠标和键盘,转眼变身为客户端游戏。连续射击时弹道不集中?没事,你可以购买鼠标宏,一个按钮就能完成“压枪”这样复杂的游戏操作。

相比于程序外挂,硬件外挂因为没有直接修改游戏,而是修改了硬件设备,所以比较隐蔽。很多游戏厂商为了反击,会在启动游戏之前扫描玩家的硬件信息、安装的软件信息、软件驱动以及IP地址等。

开公司,卖外挂

按照中国法律的规定,开发制作外挂是未经许可或授权,挂接运营合法出版、他人享有著作权的互联网游戏作品,从而谋取利益、侵害他人利益的违法行为,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后果特别严重的可以判处 5 年以上有期徒刑。

因此中国的外挂产业属于黑产,外挂制作者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其售卖少有通过公开渠道的。

去年 5 月,四川省遂宁市射洪法院就公开宣判了一起非法制造游戏外挂的案件。 3 名外挂制作者在 10 个月内,竟获取了 145 万元的非法收入。最终都被判处 3 年有期徒刑,没收所有违法所得收入和作案工具,还需要承担数万元的罚款。

但对于欧美很多国家来说,外挂产业却属于灰色地带,所以就有胆子大的直接开公司制作贩卖外挂,德国外挂公司Bossland的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熟悉欧美游戏巨头暴雪的玩家,一定对其开发的外挂“兄弟”不会陌生。“兄弟”外挂一直是《魔兽世界》摆脱不了的阴影,在这款游戏中存在了 6 年之久。

暴雪系的其他游戏也都被Bossland一起打包做成了“豪华外挂套餐”,公开售卖。无可奈何的暴雪,打了 8 年的官司,才总算是扳下一城。

因为暴雪长期的诉讼,导致Bossland资金紧张

但即便是Bossland公司,根据暴雪公司起诉时公布的数据,在美国数年,也才卖了 42818 份外挂,和Respawn公司公布的几个月封禁十几万账号比起来简直不够看。

中国虽然没有像Bossland这样的公司,产业却要庞大得多。

以《APEX英雄》为例,如果Respawn公司的数据当中有 10 万来自中国,价格按照常见的 10 元/天来算,那么这些账号在封禁之前每使用 1 天外挂,就会产生 100 万元的交易流水,其体量和欧美自然不是在一个层级上。

个人卖家很多都是通过QQ群来售卖外挂。如果一个加满顾客的 2000 人群中有一半的人最终购买了外挂,按照 10 元/天来算的话,每天就能有 1 万元的进账,每个月交易额能达到 30 万元。这样的QQ群遍地都是。

2018 年,腾讯联合警方破获各类外挂制作销售和游戏诈骗盗号等案件 33 余起,抓获犯罪嫌疑人 350 余人,其涉案金额更是达到了夸张的1. 51 亿元;相比之下暴雪被Bossland“折磨”了这么多年只索赔 870 万美元,就显得有点小家子气。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外挂
3586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