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04-01 15:16
+关注

被整合的yoo视频和论腾讯短视频的持久战

yoo视频3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读娱(ID: yiqiduyu),作者:赵二把刀,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但对于很多人和公司而言,这确是一个告别的季节……

3 月 29 日,盛大游戏正式宣布更名为“盛趣游戏”,由此,曾经站在中国互联网巅峰的游戏公司品牌彻底和世界说再见——盛大之于传奇,传奇之于中国的网络游戏界的影响,到现在为止,也是游戏市场上的传奇之一,大哥、渣渣辉等代言的传奇和传世类的页游和手游,动辄仍然是月流水破亿,而“盛趣游戏”也和腾讯的合作持续挖掘“传奇”的剩余价值。

3 月 30 日,曾经在自媒体领域风光无限的咪蒙被传解散公司,从最高点跌落

的咪蒙或许真的就此告别网络的名利场,但“马凌”和自媒体的关系却不可能就此说再见,无论她以什么样的形式继续自己的故事,她从神坛跌落的经历或许应该让她吸取到一些经验:在调动网民情绪吸引流量的同时,还要守住价值观的底线……

同时,对于很多腾讯yoo视频的员工而言,内心一定是相当波澜的,毕竟,作为腾讯整体架构调整之后推出的一款短视频产品,yoo视频不仅被视为腾讯内部狙击抖音的重量级产品,同时也吸引了腾讯内部和诸多外部优秀的人才涌入,但仅仅半年时间,yoo视频就从独立运营到并入腾讯视频,来的太过突然。

1

含着金钥匙的yoo视频

春江水暖鸭先知——在 2018 年 11 月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正式亮相之前,读娱君就感觉到腾讯内部对于这款短视频应用的重视和野心勃勃。

为什么?因为仅就读娱君的朋友圈,就有包括腾讯视频的资深员工、娱乐公司的资深从业者以及网媒娱乐版块的大咖等在这之前纷纷被调入、跳槽到yoo视频,而从这股人才流动的方向来看,也可以看出yoo的整体布局,就是和腾讯的泛娱乐内容战略相呼应,以更娱乐化的玩法吸引年轻的用户们。

之后,在 2018 年 11 月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林松涛也亲自站台,并且提到yoo视频和它独特的赛道模式是一场“永不落幕的达人秀”,而腾讯也将为yoo视频提供最强有力的资金和资源支持——从潮流和酷出发,似乎目标也直接瞄准抖音,并且抖音最初火爆的原因之一,就是其区隔与快手的潮和酷的玩法,以及对于追逐时尚和潮流的年轻达人们的向心力。

在这场发布会上,腾讯短视频产品部副总经理陈鹏表示企鹅号将推出TOP计划,拿出每天 100 亿流量来提供支持,而优质短视频内容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方向,并根据级别给予相应的资金扶持。以及当内容成为爆款,平台还会给予奖励。

当然,更重要的是,腾讯还将旗下的剧集、综艺资源往yoo视频上倾斜,《即刻电音》等重量级的腾讯自制综艺,《将夜》等腾讯视频独家剧集,都与yoo视频展开合作,引入的独家内容、明星艺人资源都非常可观。

与此相对应的是,此前被激活的微视,在 2018 年的年中开始,就传出了微视停止或者减少补贴的传闻——这也使得当时诸多mcn机构和达人开始将商业化的可能押注在yoo视频,纷纷试图进场薅羊毛。

但在 2019 年的 3 月,露露事件爆发之后,或许才让很多人意识到,薅羊毛党和真正的达人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2

内外变革之下,被赋予特殊的使命

yoo视频的上线被投入如此多的资源,其实也是腾讯在内外大环境变化之下的应变之道。

首先,整个 2018 年,对于头条系抢占腾讯对于年轻用户的关注和吸引力以及时间的说法是相当的盛行。根据当时QuestMobile的报告数据显示,在 2018 年上半年短视频行业总使用时长飙升至7.4%的同时,即时通讯的占比却从37%下降至32.2%,所以腾讯激活微视,并且推出了包括yoo视频在内的多款短视频应用。

其次, yoo视频还是腾讯公司整体架构大变革之后发布的首款短视频应用,也承载着特殊的使命。

2018 年,腾讯在集团层面做出了 20 年第三次大变革,其中,将原社交网络事业群(SNG)、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原网络媒体事业群(OMG)中,与社交平台、流量平台、数字内容、核心技术等高度关联且具有高融合性的板块,进行有机地拆分和重组,成立“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即Platform and Content Group)——也就是说,腾讯的泛娱乐内容基本上都集中于这个事业群,而yoo视频则是PCG成立之后的试金石。

但,从结果来看,PCG 事业群虽然给与了yoo视频足够的资源和资金以及人员的支持,但对于yoo视频的成长却没有足够的耐心——事实上,仅仅在正式上线之后的不到 3 个月时间,也就是 2019 年的 1 月份,yoo视频就取消了和mcn的结算机制,而是走企鹅号的通道。

目标和现实的落差,或许是yoo视频失宠的原因,根据七麦数据统计,yoo视频总下载量在90. 8 万左右,未达到微视单月下载量的量级。目前,yoo视频在App Store娱乐榜上排在 80 名开外。

但读娱君认为,数据并非yoo视频被整合的真正原因,毕竟,如果将微视的资源整合到yoo视频,并且在春节期间展开大规模的推广和宣发,yoo视频的数据应该会好看很多,真正让yoo视频连周岁生日都来不过的原因,还是其产品的定位和玩法被证明是弱需求的:对于明星、综艺和酷的追求确实是相当多年轻用户的痛点,但如何触发这种需求确实存在路径和结果的不同轨迹的。事实上,微博、快手和抖音以及小红书等这么多年的娱乐化应用的走红,其实都是普通用户率先进场,明星和达人随后跟着人流涌入才是规律,而不是先集中明星和达人资源,之后生硬的靠推广引流,后者不仅很难形成社区氛围,更是难以让达人和明星产生归属感,用户自然也是很难留下来。

但无论成因如何,结果就是yoo视频被裁撤,团队并入微视和腾讯视频,包括产品总监在内的几位核心成员被调往微视。而腾讯方面的回应则是yoo视频业务团队整合调整到腾讯视频团队,仍保持正常运营。此次调整属于公司内部正常组织架构调整。

读娱君前面提到的从腾讯视频和外部引入的运营和娱乐化人才,也基本上回流微视或腾讯视频——yoo视频或许还在,但团队的变动和资源的减少,前途基本被确定,裁撤还是调整对于市场而言并没有实质性的差别,对于腾讯视频而言,yoo视频也并非优质的资源,这点也基本可以确认。

短视频狙击战会重演微博的故事吗?——进入 2019 年,腾讯和头条的摩擦也是越发激烈,但外部的舆论声音却有了相当大的变化——从舆论一边倒认为头条系独领风骚,逐渐演化成腾讯仍然处于领先位置,而头条系在多个赛道抢占资源。

但可以预见,在头条系稳固客户端和短视频的当前,在直播、游戏和泛娱乐内容端也开始屡屡有大手笔的同时,腾讯在短视频赛道的投入仍然不会停止,甚至加大力度,只是这大手笔会放置在哪款产品和哪个时间点还需要验证。诚如多年前的腾讯微博狙击新浪微博的故事那样,战胜对手或许不太可能,但熬到对手自己从风口走下来,成为一个不那么犀利的产品或者平台,狙击的战略就已经成功。

所以,在闪咖、QIM、DOV、MOKA魔咔、猫饼、MO声、下饭视频、速看视频、时光小视频、yoo视频、音兔、哈皮以及微视之后,腾讯的短视频战事仍将继续——和头条系的竞争也将全线化和日常化,毕竟,虽然腾讯的优势仍然是巨大的,但头条长期蚕食用户时间的局面仍然是可以威胁到腾讯的未来。

当然,除了腾讯和头条系之外,快手仍然是短视频赛道最强有力的竞争者,而百度也并没有停止对于好看视频的投入,短视频江湖仍然炮火连天, QuestMobile最新发布的“她经济”洞察报告的数据也侧面印证短视频仍然是必争之地的缘由,毕竟,从 70 后到 00 后,短视频都是最受欢迎的移动互联网应用之一,风头仍然强劲,尤其是 00 后的女性用户,对于短视频的热爱竟然超过了电商,可见,未来的流量池的喜好,或许决定了未来互联网江湖的格局。

最后:yoo视频渐行渐远,腾讯需要反思的或许不仅是短视频狙击战应该怎么打,同时也应该思考下内容补贴的大策略究竟应该如何贯彻?至少从目前来看,基于mcn的补贴和企鹅号的分成,可以提升的空间巨大……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yoo视频
19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