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03-26 13:42
+关注

站姐江湖:是造梦者,也是投机者

创业,互联网,合作,伙伴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这年头,谁都可能拥有站姐。

拥有盛世美颜?荣登顶级流量?手握现象级爆剧?都不重要。即便你是“矮大紧”,也可以喜提神级彩虹屁和百万修图师。

“站姐”这个名词进入国内大众视野不过几年时间,但对外界而言,这个近距离接触明星的小众粉丝群体,仍然是一股“神秘力量”。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就带你走进站姐江湖,看看在拍照修图文案控评的“十八般武艺”背后,她们的梦想、热爱、虚荣心,和疲倦感。

“全网只有 300 个站姐”

免费的宣传KOL

站姐是一个舶来词,源于韩国爱豆饭圈的“大炮女神”,指运营和管理偶像的网络粉丝站的人。

大众概念中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站姐”通常指的是图站站姐。她们身兼摄影师、设计师、修图师、文案、策划、执行、微博运营等多重职责。

站子作为粉圈中的KOL,是明星形象传播中的重要节点,能够全方位地挖掘并放大明星的魅力点并向粉群传播,既可以为粉群提供物料,也可起到对外宣传吸粉的作用。一些圈子里的“神站”,能用图片讲出故事,让明星的美好形象更加鲜活。必要时,粉丝站会对明星的争议问题进行澄清数据的整理发布。

小芋(化名)是一个演员的站姐。她认识的站姐中,有继承家业的富二代、媒体记者、被国外名校录取GAP一年追星的大学生,甚至有人在关站后成为了 48 线小爱豆。大家因为对偶像的喜爱来到了追星圈子中,不少人从零开始学设计,“为爱发电”。

“大家总觉得站姐是一群荒废生活的人,但其实很多人是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并且能够平衡好自己的生活和追星的。像我认识的一个大学生站姐,一边追星一边考研还是考上了。圈子里有能力的站姐还是挺多的,不少直接就能为偶像拉来资源。”

跟拍行程从财力和体力上都是一件消耗颇高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之下,饭圈的二级产业应运而生。拍照、修图、文案、设计、绘图、代发周边快递,乃至整合全程的一条龙服务,和站子运营相关的一切流程都可以找到代工。

当追星变成赌博

代拍行业的兴起催生了更多的“职业站姐”,她们只用相对低廉的成本就可以维持站子的运行。对于她们而言,开设站子不再只是表达喜爱的方式,而成为了一种“投资”。

小芋看到《偶像练习生》的火热后跃跃欲试:成为大火偶像的大站站姐,既能享受粉圈追捧,获得大卖周边,也有更大的可能被偶像注意到,满足虚荣心。“搞糊逼处处受气,周边也卖不动,就想挑个上位圈的扬眉吐气一把。”

怀有这样想法的人显然不止小芋一个。《青春有你》选手官宣后,他们的站子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中不乏买图运营,押注谁能出道大火为自己带来更多的关注度和盈利的站子。然而赛程过半,能够稳定更新的站子只有其中的一部分,一些站子仅仅注册了账号稍加更新就不再运营。

没有倾注感情的投机追星行为,不仅难以长久,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有人说:“全网只有三百个追星女孩。”虽然听起来戏谑,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饭圈人员的构成相对固定但流动性强的特点,站姐爬墙掉皮(爬墙,指从一家粉丝转为另一家的粉丝;掉皮,指暴露账号管理者属性)的事情时有发生。“圈子里来来去去这么点儿人,下个圈又能遇到老熟人”。有的站姐同时开设多个站子,拿一个站子的钱养另一个站子的运营。一旦被新的圈子发现前圈的劣迹,就会被挂上社交媒体被众口讨伐。

粉丝中的“人生赢家”?

并不能“喜提海景房”

站姐们通过售卖、PB (photobook写真集)或是周边商品(如钥匙扣、娃娃、钱包、人形立牌等等)盈利。周边成本往往低廉,却能卖到几十到几百一份。

去年,朱一龙、白宇的双人站肆月山河因为PB 销售额超过 260 万,一时间被追星圈内奉为“财神”。小芋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也开设了一个CP的站子,用买图维持站子运营,希望能借此大赚一比。然而事与愿违,这个CP不温不火,粉丝的购买力不强,她还没有收回成本就草草关站。

汪口(化名)是偶像练习生中一位选手的前站姐。她在大学期间通过兼职积累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但开站后把业余时间扑在行程上没法继续兼职。“追星中的开销很大,加上周边物贩售也只能将将填平略有盈余,算上人力时间成本之后,血亏。”

与大众所想象的不同,能够做到“喜提海景房”的站姐只是凤毛麟角。对大多数亲力亲为的站姐来说,追星并不是一个多金的好差事。真正上手运营一个图站需要巨额的投入,包括支付专业的摄影器材、机票、酒店和各类活动的前排门票等等费用,一次外地的活动就要花费几千,这还没算上时间成本。

福利是把双刃剑

为了近距离和偶像互动,大学刚毕业知世(化名)就做起了站姐。不断上涨的微博粉丝和微博的高转评赞让她十分满足,然而与粉圈的追捧相伴而来的是不断提升的期待值——站姐们应该是完美的产出者,出图、应援、文案,一旦哪项成果不符合预期,粉群中就会出现质疑和嘲讽的声音。

做站姐,知世还是多少有点福利。粉丝经济火热的当下,各类APP都想抢占粉丝市场。她被拉入了不少APP的粉丝对接群,粉丝站参与APP组织的活动,可以获得门票、大屏应援、签名等福利。大多经纪公司也会与粉丝站有一定联系,方便了解粉群意见,沟通应援活动,通过这个渠道,站姐有时可以获得特殊的活动入场名额。

即便只是日常对接,粉丝也对公司怨言颇多。知世存了不少经纪公司老总的表情包,“隔三差五就要骂他”。为了掌握主导权,个别经纪公司希望把持控制粉丝站的管理权,插手或者直接运营明星的后援会,迫使粉丝站与公司斗智斗勇,形成对立。

接近他的生活

与偶像取得更深的接触对于一些站姐来说并不是难事。对于很多不算大热的明星来说,身边的工作人员甚至本人和粉丝有私下的联系的情况十分常见。杨迪曾在节目上吐槽过自己的站姐,把航班号用微信发给站姐后,还需要自己等着迟到的站姐来接机。雷佳音站姐也曾吐槽过发消息给雷佳音却得到冷漠回复。

偶像甚至会记得长时间追随站姐的账号和长相,在线下多给对视打招呼的“关照”,在线上更多“翻牌”互动。有些站姐自己的工作和娱乐圈相关,追起来很便利,能轻易获得TO签和活动门票,偶尔会因为工作和偶像有接触,俗称“公费追星”。

即便是大热明星或是流量爱豆,很多人脉广阔的站姐也总能找寻到私联的方法,甚至有明星直接联系跟行程的前线站姐,只是这种“私联”为粉圈所抵触。

知世的朋友圈中不乏这样的神人,有在机场送礼物时要到了偶像的联系方式的,有跟拍行程中被偶像搭讪,暧昧了一阵的,也有通过朋友认识了偶像,一起去吃过饭打过游戏的,“越糊的明星,联系起来越容易。”

汪口很反对私联,“不说谈恋爱的可能性,偶像和粉丝群体过于密切在我看来都是不得当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爱豆也是人,一旦接触的话。人心的偏爱让粉丝们和其他站姐都很不舒服。”

除了私联以外,有的粉丝会选择做私生(指喜欢跟踪艺人私人行程,窥探打扰偶像私生活的粉丝)来接近偶像。她们跟随明星的私人行程,更有甚者会拨打明星的电话,严重打扰明星的正常生活。粉圈常有关于站姐与私生边界的争议,出机舱图、私人行程图片的站姐会被怀疑为私生。“我身边跟机的站姐很多,但都不会出机舱图,也不会跟私下行程只跟公开行程,很多跟私下行程的都是有私生倾向的散粉”,汪口解释道。

“人可能难免有点窥私欲吧。我们偷偷扒过他的微博小号,没有关注,只是默默视奸。他的微博里没什么内容,我就翻了他大半年的点赞,里面有他的朋友、他自己的微博,也有恶俗的段子。”知世犹豫了很久要不要给爱豆发条私信,最后还是选择不打扰他。“我们毕竟是两个圈子的人,接触了也不能怎样,我还是想远远地看他。”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站姐
3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