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波波创富浪潮下,为什么暴富的总是别人?

2019-02-18 13:38全天候科技

失意的网贷人

程风曾经两次以为,他离财富自由只有一厘米。

2011 年底,程风从上海一家国内排名靠前的游戏公司的基层运营岗位上离职,原因是觉得这份工作清闲但非常无聊,而且缺乏升职空间。

在找工作的时候,一家网贷公司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困惑的他利用搜索引擎搜了半天才搞清楚这家公司是做什么的。

不过,到一个不熟悉的小行业和小公司上班,他还是觉得兴趣寥寥。

和一位职场前辈请教之后,程风改变了主意。这位前辈给他灌输了一套螺旋升职理论——先在一个大公司底层镀金,干几年跳到中小公司做中层,然后再跳回大公司做中层。这位前辈告诉他,这是职场上一条便捷的上升途径。

于是, 2012 年 3 月,程风以运营主管的身份加入到了那家网贷公司。初来乍到的程风对这家公司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小,加上他总共还不到 100 人,还不如他上一家公司一个部门的人多。

从名企“纡尊降贵”而来的程风受到了新公司的欢迎,在入职的当天中午,公司的大老板亲自请他在外面吃了一顿饭。

但是程风还是没有留太久,三年后的 2015 年,他从那家公司离开了,加入上海一家著名的旅游网站。程风这次离开并不是为了实践“螺旋升职”理论,而是对公司和行业都缺乏信心,“总觉得我们在做高利贷,而且外界对和这个行业也有偏见。”

作为前 100 号的员工,程风当时的期权也不少,但在他心里,期权就如同废纸一张,他完全没想过那家公司还能上市。

直到两年后他意识到自己放弃的是多大的一笔财富。

2017 年的一天,他突然看到自己前东家上市的新闻,那个当年请他吃饭的人已经身价百亿,一些核心员工也获得了自己难以想象的账面财富。

眼见互金企业迎来了一大波上市潮,痛定思痛的程风决定重新来过。 2017 年年末,他又加入了一家主打“AI财富管理”的互金公司。入职前他还专门找公司CEO聊过,了解到公司预计在三年左右上市。

“当时公司的QQ群名字就是美国一个交易所的名字”,程风觉得这次十拿九稳了。和前一家单位相比,程风到这家公司算是平薪加入,但他看重的是期权和上市之后的变现。

人算不如天算。 2018 年以来,互金行业迎遭遇大整治,加上六、七月份起网贷行业雷潮出现,程风所在的公司迎来至暗时刻,流动性极度紧张。

虽然工资依旧照常在发,但是他听说这是老板自己从家里拿了不少资金来救急。从国内TOP2 大学毕业的公司老板开始成宿地睡不着觉,头上也出现了白发。

“其实公司早有转型不做网贷的打算,都已经买了好几个传统金融牌照,但是CEO怕用户流失,打算慢慢转型。”程风觉得很可惜。眼看深陷困境已经半年多了,公司还能坚持多久他心里也没底。

至于期权,这次更加难以指望了。程风意识到,这一次可能又要与他梦寐以求的财富自由告别了。

与第一次得知错失财富自由的焦虑相比,程风现在的心态已经平稳了很多,“和我的几个前同事的遭遇相比,我觉得自己还算幸运。”

2015 年,在程风离开那家网贷公司的某一天,忽然发现自己被拉到一个离职员工群里面,里面活跃着很多熟悉的名字,其中就包括李扬。

在那个时候,程风离开后没多久,公司就走了一大批人,其中包括李扬,他拉着几个人成立了一家网贷公司。

对此,程风一点都不感到以外。他和李扬几乎是同时加入这家网贷公司的,李扬曾经透露过自己的父母在老家经营一家小贷公司。所以程风一度怀疑从杭州某互联网巨头出来的李扬来这里上班是为了学习如何开网贷公司,以便继承家里的事业。

在朋友圈和李扬的微博上,程风得知,李扬的公司还拿到过网贷业内大佬的投资,做了好几个现金贷产品,时不时出席各种高端论坛,接受媒体采访,风光无两。

如果现实一直那么发展下去,程风会一直羡慕李扬的。事情的转折点发生在 2018 年 4 月,当时某互金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件爆发,涉及资金高达 600 亿元,李扬的公司也牵涉其中。

新闻照片显示,当时李扬的公司外停了大概 5 辆警车,门外拉起了警戒线,抓了公司老板,疏散了员工,场面十分肃杀。

程风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就在前一天,他还看到李扬在朋友圈晒出了一张和某著名银行大佬在博鳌亚洲论坛的合影。

后来通过新闻他才搞清楚,给李扬的公司投资的大佬就是出事的那家互金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李扬做的那些现金贷产品目标人群都是大学生,记者调查发现,李扬一年就替那个大佬赚了四个亿。

自从这件事情以后,程风再没有看到任何与李扬有关的消息。李扬的微信和微博定格在其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那一天。

在互金行业中,李扬并不是个例。根据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的数据,自 2018 年 6 月网络借贷平台风险集中爆发以来,公安机关立案侦办的网络借贷平台 380 余个,仅从国外缉捕回国的犯罪嫌疑人就有 62 人之多。这些人中很多都是曾经的社会精英,但是由于禁不住财富的诱惑而身陷囹圄。

“看到了趋势也不能无所不用其极,被抓了一切都等于零”,程风感叹,李扬的教训给他了当头一棒,现在时长告诫自己追求财富不能太过着急,还是要顺势而为。

性格决定财富?

在廉价智能手机和4G网络的共同推动下,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开始前所未有地渗透到所谓的下沉市场中。拼多多、趣头条等瞄准下沉市场的公司席卷广袤的中国低线城市。随着这些公司的快速崛起和上市,它们也批量生产出了许多财富故事。

在这个过程中,抓住财富机遇需要的不仅仅是才华和能力,甚至一个人的性格、气质也会成为决定其能不能走到最后的过滤器。

李莉常常在想,如果再给自己一次重来的机会,她会不会改变主意,选择在X头条待下去,直到手里的期权变现?思考到最后,她给自己的答案总是NO。

作为曾经的员工,李莉在 2018 年的某个晚上失眠了.那一晚,X头条正式在美国上市。在李莉的朋友圈里,庆祝的文字和图片狂刷了一夜,那是她的前同事们在狂欢。

李莉没有理由不感到失落。她知道,在这一夜之后,她和这些坚持到最后的前同事们财富差距已经被拉开了一个档次。

2018 年,拼多多和趣头条分别在美国上市,作为下沉市场的代表,这两家公司的上市在各自公司内部造就了一批新的富豪。以黄峥为例,按照上市开盘价算,黄峥的身价达到 100 亿美元,成为杭州最富 80 后。

本来李莉也在这座急速上升的造富火箭中获得一个机会。几年前,李莉刚成为X头条的一名员工,最初她觉得挺满意,毕竟,X头条给开出的薪资在市面上还算有竞争力。

但是没过多久,李莉就对加入这个公司感到后悔,问题的关键出在她与企业文化的不匹配上。

作为一个面向五环外人群的资讯类APP,X头条上充斥着各种标题党的娱乐新闻、婆媳关系、养生健康等内容。在这里“技术没有价值观”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五环内的精英们从来看不上这些内容,X头条却用这些内容“喂养”它的用户,利用低线人群贫穷、贪婪、文化水平低等特点,去换取资本市场上的真金白银。

李莉对这些东西有一种本能的抵触,内心充满不屑,拒绝与之为伍。这种内心挣扎让她日渐感到难以承受。在经历过激烈思想斗争之后,李莉选择了离开。

在李莉在X头条的上司王艳看来,公司内部对这种“又黄又暴力”的产品不认可的人不只王莉一个,包括王艳自己。只不过,很多人看在薪水和期权的份上忍了下来。

王艳也动过换工作的心思,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实际情况,她觉得出去能不能找到一个职位和薪水都差不多的公司是一个疑问,她还是决定选择在这里坚守,并最终如愿以偿。

忍耐让王艳获得了更可观的财富回报。但在李莉看来,错失这一切她虽然遗憾,却并不觉得意外,她更愿意相信“道不同不相为谋”。

财富自由的“配方”

每个与财富自由擦肩而过的人,都有过反思:黎东认为自己知识储备不够,程风后悔没有早一点看懂行业发展趋势,李莉则觉得性格让她吃了亏。

他们都认为如果自己能改变自己,那么命运也许会完全不同。

真的是这样吗?

“知识积累、人脉、努力程度、性格只是取得财富成功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一位连续创业者认为,财富自由没有必然的配方。

事实上,当一些造富潮中的冲上巅峰的人被要求分享成功经验时,极少有人能正面给出答案。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隐隐透露出一种不安和焦虑,对于如何取得下一次成功同样感到困惑——没有谁有把握能再赢一次。

在程风的老家,老年人信奉一种说法——人一辈子能赚多少钱是命中注定的,且会有某些征兆。程风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认为“都是事后诸葛亮”。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实现财富自由这件事情似乎充满了神秘性,他也见过不少人明明离暴富只差一步,却始终跨不过去,“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机缘或者运气吧”。

尽管如此,他还是努力弥补自己的不足,准备学习点新东西。最近他买了很多人工智能方面的书,打算平时看看。“万一有个馅饼掉到我的头上呢?”,他半开玩笑地说。

他还在寻找下一波的创富机会。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网贷
289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