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19-02-18 13:38
+关注

一波波创富浪潮下,为什么暴富的总是别人?

摘要: 过去几年,从网贷到区块链再到下沉市场,涌现出多个草根创富浪潮。但一轮轮财富大潮奔涌过后,一夜暴富总是降临到极少数人头上,而与绝大多数人无缘,也有很多人与财富自由擦肩而过。为什么抓住机会的总是别人?

美元、投资、金钱 (2)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张吉龙 编辑|安心

多年之后,知乎用户“小竹子”已经不敢回顾当初自己提的那个问题了。

在那一瞬间,无数世人所梦寐以求的财富自由之路就在她的脚下,她却犹犹豫豫地绕开了,最终追悔莫及。

故事要从 2011 年 12 月 21 日说起,当时的小竹子还在北京一所大学读大三,手里攒了 6000 元钱打算做点投资,由于没有投资经验,于是想到网上问问。

那天中午,她在知乎提了一个问题,“大三的学生,手头有 6000 元钱,想要做些小投资赚点儿钱,有什么好建议么?”

在问题发布的当天,小竹子收到了三个答案,其中一个名为blockchain的ID写下了自己的建议:“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 6000 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人生的戏剧性此时显露无疑,多年以后,小竹子才意识到这个答案的价值。

但是她显然没有把blockchain的建议当成一回事,只是觉得比特币挺新奇,“比特币还真不太了解,仔细研究看看,感觉这个以后会火,希望不要衰得碰到黑客什么的。”最终,她还是决定保险点儿,去银行的金融超市进行理财投资。

按照小竹子后来的说法,这笔钱最终并没有产生任何投资收益,她用这笔钱进行了一次到杭州的旅行,实际上旅游的过程也并不愉快。

后来的故事,外界都知道了,她放弃的是一个价值数千万的答案,有人算过,如果按照比特币高点时的价格,小竹子当时的 6000 元后来应该能升值到 3000 万元人民币。

但是现实中不存在如果,现实中的她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每天和开发撕逼、跟运营吵架、与设计互怼。她依旧在追求财富自由,但前路漫漫,希望渺茫。

在这个时代,财富自由是一个有魔力的词汇。媒体上、社交网络上不断冒出一夜暴富的新闻刺激着每个人的心脏,似乎人人都渴望“ 35 岁退休”。

但是如何能够实现财富自由?这个答案既清晰又模糊。

清晰的是,财富自由的路径大部分人都见过,最近几年,区块链、网贷、下沉市场都是财富效应最集中的几个领域,得益于币市火热或者IPO,很多籍籍无名的人忽然一夜暴富,让外人羡慕不已。

模糊的是,即便身处这些领域,大部分人最终与财富自由无缘,甚至谈不上赚到钱。人人都想成为少数人,但难于上青天。

区块链的赢家和输家

在前媒体同行眼里,付文不是最顶尖的记者,但是从媒体记者到区块链创业者的身份转换中,他确实是少数成功的佼佼者之一。

如何界定一个创业者是否成功?这是一个大而空的问题,但是也有朴实而简单的衡量标准:赚了多少钱?

和付文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在区块链领域赚了很多钱,但具体数字是个迷,付文自己也不愿意透露。很多和付文同时期一起跑口的记者们第一次意识到付文发了大财,源自一次偶然的相遇,他邀请前媒体同行们“到我的游艇上坐坐”。这成为他个人财富的惊鸿一瞥。

在前同行的印象里,付文个性沉稳,并不是那种赚了钱就嚣张的创业者,买游艇这种事似乎并不符合他一贯的人设,“这说明他赚的钱确实太多了。”有人私下认为。

作为一个昂贵但不实用的交通工具,拥有游艇不仅意味着有钱,更重要的是有闲。按照民间对富人的财富判断标准,游艇是富人排在名表、跑车、别墅、私人飞机之后才会进行的消费。

作为与付文相熟的媒体同行,何亮对付文能从区块链中赚到大钱这个事并不感到意外。

“机会会留给那些敢于向前走的人”何亮认为,勇敢和判断力是更强的能力,在这一点上,他是佩服付文的,他觉得这也是付文能够成功的根本原因。

和很多科班出身的记者不一样,付文大学读的是金融学专业,在进入媒体之前,曾经在券商和私募公司做交易员。 2013 年比特币的暴涨暴跌让他第一次认识了比特币,在大部分人将比特币视为洪水猛兽的时候,付文大胆买入,开始了自己的炒币生涯。

2015 年,当大部分人对区块链的概念还闻所未闻的时候,付文从他供职多年的一家财经媒体离职了,他做了一个区块链自媒体。“那个时候大多数记者还在死盯着网贷跑,我们只是知道比特币和区块链这两个名词而已,他就敢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出来做。”何亮感叹,这个就是勇敢。

据何亮了解,付文在刚创业的时候,拿到过一笔投资,“也就百八十万,最多两百万,如果给我这点钱让我做一个公司我是不敢下手的”,他说,但是付文敢。这份魄力让何亮感到服气。

付文一开始就意识到区块链自媒体的局限,于是将目标放在了交易领域,“其实当时并不想做媒体,想做一个区块链众筹平台”,但是他发现时机并不成熟,还是决定从自己熟悉的媒体做起。在媒体之外,付文还将业务拓展到了投资和技术落地上。

等到很多记者发现区块链行业的机会,投身到区块链行业时已经是 2018 年初了,这个时候付文反而劝自己的前同行们不要做区块链媒体了,“区块链媒体没有门槛,盈利的模式很单一,很难发展壮大。”他说。

事实证明付文的判断是对的。在 2018 年下半年,币市低迷导致区块链自媒体行业一蹶不振,付文虽然也遭受了一些损失,但相比那些晚入局的同行,他依然是赢家。

和还坚持在区块链行业等待春天的付文不同,黎东属于那批被区块链寒冬被淘汰的人。

回想起在币圈的一年经历, 27 岁的黎东觉得堪称魔幻。

一年多以前,他还是深圳某电子厂流水线上打工的一个普通工人,对于农村出身只有中专学历的他来说,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快 10 年。其中最大的变化不过是打工的公司从一个名字换成另一个名字。

和其他的打工仔相比,黎东性格外向,脑子活络,手脚勤快,能吃苦,是打工者中的活跃分子,和谁都愿意聊几句。有工友曾经介绍他去富士康干,说那里加班多、工资高,但被一位亲戚拦住了。亲戚告诉黎东的父母——富士康名声不好,之前发生过不少员工跳楼。

拦住了黎东的这位亲戚给他介绍了一份新的工作——到北京一家区块链媒体上班。黎东不懂什么叫区块链,但那里工资给的高,在深圳一个月只能赚 5000 元,那边一个月可以给 7000 元。

有些事情是黎东后来才知道的:他之所以能到这家区块链媒体上班,是因为那个亲戚在这家公司有股份;另外,亲戚介绍黎东来不仅是为了“提拔”自己,也是因为他“便宜”——黎东后来和同事们聊了才知道,在北京区块链行业招人薪资单位都是万。

按照黎东的说法,他的工作就是“打杂”,包括准备各种论坛、峰会活动的物料。这些工作没有技术要求但需要细心负责,老板也不愿意高薪在北京招一个人专门干。黎东还是很感激那位亲戚,毕竟相比在流水线上一站就是 10 个小时,这里的工作舒服太多了。

但是,由于学历低,他有时候也有点自卑,能模糊地感觉道同事们对他的态度有点怪怪的,只不过大家一般不会当面表现出来。

不过渐渐在币圈混的时间久了,黎东也发现,中专或者高中毕业的 90 后在这个圈子里并不罕见,很多人从挖矿做起,做比特币“矿工”到参与ICO项目,再到“坐庄”套利ICO项目,一夜暴富的故事不少。

黎东很羡慕这些人,他也想一夜暴富,他认为捷径就是炒币。他和他的同事们都炒。当第一次炒币赚了一些钱之后,黎东发现了新大陆。

为了炒币,有时候一发下来工资,就马上全部拿去炒币,甚至也会借网贷、现金贷,“有时候币的价格涨的很快,一夜就能翻几倍,现金贷放款最快”,对他来说,一旦赚了钱,现金贷的利息都是小意思。

不过 2018 年年中,他发现,这个圈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冷,公司举办的活动越来越少,自己变得越来越闲,炒的币也被套牢。黎东算了算,自己亏了大概有十来万块钱,基本上相当于来北京的几个月白干了,还搭进去以前的不少积蓄。

为了节省成本,公司开始裁员,从四五十号人变成了二三十号人。虽然老板没有主动和他说过裁员的事情,但去年 10 月份国庆节后,他主动提了离职,老板没有挽留他。

离开了北京的黎东又回到了深圳,这次他重新找了家厂子上班,他觉得还是在这里上班踏实稳定,“虽然挣得少,好歹稳定些能攒点钱”。

他说自己原本打算瞒着父母偷偷去富士康的,但没想到富士康也在裁员。之前介绍他去富士康的那个工友告诉他,自己被休假到今年 3 月份了,到时候他自己还能不能去都不好说。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网贷
137篇文章
查看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