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 动态 2016-06-12T13:59:29 +08:00

Papi酱入驻分答,各路大咖为何扎堆付费语音问答?

继2015第一网红王思聪入驻分答后,6月4号papi酱也低调上线。身为“2016年第一网红”、“网红界学历担当”的Papi酱,在微博粉丝已超千万、微信公号文章篇篇阅读量10w+的势头下,为何还要选择加入分答?

不仅仅是papi酱,诸如知识界、娱乐圈、科技界、医疗界等数位大咖均纷纷入驻,这种现象级的火爆背后的原由在哪里?分答,到底是什么?

“ 分答,“在行”旗下的一款语音问答平台。上线不到20天,分答就已吸引到各路行业,数千万大咖入驻,甚至像王思聪、汪峰、章子怡等也都纷纷进驻分答,奠定了持续性的高质量内容生产基础;“ 同时,分答也与“罗辑思维”达成了战略合作,罗辑思维和分答合作的模式是罗胖在分答平台上去回答一个用户的问题,同样是60秒,而大家要偷听这个回答,则需要付一块钱,所得的收益是和罗胖五五分成。而如果提问者是罗辑思维会员,首周收益全部归提问者所有。毕竟与用户的问答式互动所形成的社区粘性要比单方面的语音内容输出效果更佳。

像罗辑思维、papi酱这些自带粉丝的网络红人如果积极参与到了分答的互动中来,无疑分答创造了一个极佳的变现的渠道。

以下是摘取分答上两个精彩的问答。

在分答上有用户问周国平:“看了您的很多书,想象中的您应该是不大可能出现在这个平台上,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您会用这样一种方式与大家交流?”

周国平:“其实,许多大哲学家、大学者都是愿意和社会交流的,康德会认真地回复读者来信,据说胡适更是有信必回,我相信如果他们生活在今天,也会乐意使用互联网平台。我自己觉得分答是个有趣的平台,人们愿意付费提问,一定是很看重自己所提的问题,并且期待回答的。这里面容易出好问题,提问提得有意思就能够激发答主的灵感,想平时所为想,产生一些新东西。一个学者,沉浸在自己的问题思路里,虽然比较系统,但有局限性,好的互动有助于拓宽思路,得到意外的收获。”

还有一个用户向窦文涛进行自由式的提问,让其随便说上几句,当开场白。

窦文涛:“会提问是真会聊天,它更了不起。因为很多佛经里头,佛坐哪,他是不主动开口的,他得有人问。比如说,舍利佛说:佛啊,我心乱如麻,我该如何降服我的心?实际上有个老和尚跟我说:其实这佛的大弟子早就觉悟了,他是为了众生,为了大家伙问的。”

随着垂直化AMA(ask me anything)新型问答社区“分答”的爆红,不少人已经开始热议起这款现象级新品的未来。这款外套“知识共享经济”和“认知盈余”模式外衣的现象级新品,其爆红路线与脸萌、足记等产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迹——依靠用户间的社交和口碑获得快速传播,并在短时间形成了爆炸性吸睛话题;

1、分答这款产品究竟有多火?

目前,分答这款爆款新品已经将其影响力覆盖延伸到史航、王思聪、章子怡、Dr魏、冯仑、巴曙松等知名网红及各行业内的意见领袖人群,深入刷屏了互联网圈、科技圈、文化圈等圈层。

而就我所知的互联网媒体圈,关于分答产品的内容还引发了虎嗅、36氪、Pingwest、百度百家等30余家媒体报道以及数百位行业大V的自发传播。在产品上线的3天时间内,分答便已迅速积累到了100万付费用户和20万个问答内容等数据。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和与日俱增的用户数流入,让姬十三第一次对这款产品,在知识变现的可观商业未来上满怀期待!

2、强刷屏级产品诞生背后的产品模式创新

玩起共享经济式的知识分享,在行可谓是轻车熟路的“老司机”,加上在前期运作“在行”产品时积累下的各方面资源配合,这使得分答这款产品在诞生之初,就具备了强势的资源和丰富的运作经验支持,这为其后期的爆红提供了强运营基础。

至于为什么“分答”突然之间爆红于朋友圈?除了强运营基础外,或许与其产品的设计模式上自带的趣味性具有强相关。

在分答的产品模式设计上,分答涉及到的用户有三类,分别为提问方、回答方、偷听方。围绕这三方,分答分别为其设置了特色的游戏机制:

一、用户可以向任何人进行付费提问,无论是你明星、大咖还是“国民老公”,只要你愿意,你均可通过设定提问费用,进行选择性回答。

二、回答者采用60s的语音回答形式。因为60S的语音回答,在内容属性上既兼具了短平快的社交特性外,还将低了大量用户的参与门槛,极大地刺激了用户的表演欲望;于是,便诞生了五花八门、天马行空式的趣味提问和八卦式爆料性回答,而这些都是撩起用户新鲜感和好奇心,刺激用户兴奋点之所在;

三、亮点的偷听环节引入了第三方收费和分成:当回答者回答了提问者提问后,该答案任何人只要花费1元便可进行偷听,而经由“偷听”形式所获得的收入,将由问题的提问者与回答者平均分取。

“偷听”这个亮点功能的出现,无疑完美了这款产品的功能设计。因为在社交圈的庞大付费人群偷听的收入驱动下,对于提问者和回答者来说,无疑均能形成有效的内容生产刺激,而少额的“偷听”付费标准的设立,也能更好满足偷听者在可接受的价格范围内进行“偷听”知识和八卦的欲望,在内容的生产和用户消费上均调动了用户的双向积极性,形成了良性的生态循环。

3、知识变现的空间被撬开

当然,要知道,不管是回答者也好,提问者也好,分答的商业模式就是在总流水里抽10%,这其中包括偷听者的10%,也就是1毛钱。如果按照这个模式发展延伸下去,在付费语音这个品类里,分答如能持续性地实现用户盈利,那么分答在未来的知识变现商业空间上将是不敢想象的。

从商业模式的探索上看,而随着分答的横空出世,除了解决了知识分享平台变现能力弱的特点,一改了在行在知识变现上的困境,同时也为在行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拥抱商业增殖空间的契机,加快了在行实现对共享经济下知识共享的市场收割。

4、强运营驱动的持续性刺激:从奇葩说选手“毒舌鹦鹉”到哲学家“国民老公”的引爆

往往,一款爆红之后便销声匿迹的产品,大多都是因其缺乏持续性的运营操盘能力。而与那些昙花一现,三日夭折的爆红产品有所不同,分答这款新品在运营方面体现出了强大操盘的能力。

除了显性的报酬为其用户提供持续性的运营驱动力外,分答在前期运作上还集聚起了“在行”在行家领域积累下的大V的资源进行滚动造势,这种注重强运营的产品运作方式在目前看来还颇为见效,以致于分答产品在推出以来,迅速形成了用户起量的效果;其中,在网红娱乐圈的首发引爆,在后面看来,可被视为是分答在圈层运营选择上,最为正确的打开方式。

伴随着这款产品的走红过程,在分答社区上出现过两个重量级的大V前来撑场子:奇葩说选手“毒舌鹦鹉”和自带“哲学家”标签的“国民老公”王思聪,当然也为前期的产品宣传折腾出不小的“动静”,同时也创造了不少的史无前例。

诸如,向其他大V提问一般一条付费1至500元,而向王思聪提问却已从开始的3000元/条上涨到4999元/条,但仍有不少提问者乐此不疲的付费,所提问题也五花八门,既有严肃的“投资标准”,也有励志类的“人生挑战”,当然还有“泛娱乐类问题”……

仅开通一周的时间,王思聪便通过回答了32个问题,总收入超20万,同时其不少的提问者还因为别人的“偷听”在赚回了成本之余,反倒还浮盈了几千到上万,可谓是“睡着觉都能赚钱”。

有价值的碎片化知识,它可能会给人启发,让你茅塞顿开;趣味性的内容,它可能会给你带来娱乐;就某种程度而言,“分答”兼具了这两者的属性,目前已成为了一个具备娱乐和专业属性相结合的知识消费平台。

在与在行产品的对比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在行依托的是行业大V的专业性解惑,而分答已经和在行的知识技能分享模式有所区别,它将更为创新性德将趣味娱乐、八卦爆料和知识观点更有机的结合,形成了一套新的知识分享模式。

5、轻量级 “分答”的模式

在「在行」的知识问答领域,知识变现的产品布局已经相当完善,三层生态体系已经逐步形成。首先是模式线下约见,解决需要当面解决的问题;第二层是一个内测产品叫做“吱”,做的是一个悬赏征集答案,然后电话解决产品,而最轻的产品就是“分答”,60秒语音解答用户提问。围绕着知识付费变现和以人格为核心的价值交易的产品思路,「在行」新推出的“吱”和“分答”,作为「在行」产品线的延续和补充,未来将进一步将知识共享产品推向大众,而像papi酱、王思聪、鹦鹉史航等人,他们在分答上的表现,以及产品本身所引起的共振效应,非常值得期待。

加入分答:可以获得许多有趣有用的知识,还可以赚钱!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