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 传媒 2016-05-26T16:22:35 +08:00

大朋VR陈朝阳:朴实的终极梦想

陈朝阳大朋VR创始人兼CEO,中国第一台臂式可穿戴计算机发明人之一,前英特尔研发经理,曾获英特尔最高荣誉奖。

采访之前,听闻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理工男,纯“技术范儿”。

果不其然。采访了1个半小时,80%都在聊技术,他对每个问题的回答都极其认真。

当谈起大学时光,他说自己做过足球机器人、灭火机器人……我眼睛一亮,心想终于有故事了,“那你能详细说说吗?”

“嗯,机器人主要运用的是自动化控制技术。行走的轮子是由电机驱动的,双轮电机的转速必须完全一致,机器人才能直线往前行走,这里面需要有一个反馈系统……”

就这样,陈朝阳不时用手比划足球机器人在策略库的控制下如何走位,一口气又讲了十多分钟有关足球机器人的技术原理。

 “不知道消费者想法是最大的挫败感” 

陈朝阳从小迷恋电子产品:家里的收音机、电视机统统修了个遍,还不满足,高中买来元器件,自己动手做了一台收音机,“能收到台的”。

上大学也没闲着:他就读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的自动化专业,第一年下来发现课堂没什么意思,大二便申请进了实验室,在实验室里泡了三年,捣鼓各种项目,足球机器人就是那时候通宵奋战半年之久的得意之作。

他的实验室可不一般:早在1998年就开始研究VR,相关论文占全国的60%左右,承接了诸多国防军事VR项目,可以说是中国VR学术研究的重镇之一。

他的硕士导师是“可穿戴计算领域”的中国第一人——陈东义教授,目前为大朋VR的首席科学家。虽然陈朝阳的研究方向是可穿戴设备,但在陈教授的引领下,他早早地对VR有了认识。

“当时几乎没人知道VR,那时候的VR是小尺屏幕,视角非常小,沉浸感很不够。主要是军方国防有这个需求,学术界才跟进研究。”

在那个实验室里,他和导师一起,做出了中国第一台臂式可穿戴设备。

一毕业,陈朝阳就进了英特尔。仅仅三年,他便拿到了英特尔的最高荣誉奖。

这在英特尔可算个金饭碗,但陈朝阳却萌生了去意。

“从我读书开始,我都一直在做自己的项目;但在英特尔,每年的工作成果只是研发新一代芯片,一年一代,太像一个螺丝钉了。”他的成就感在不断地消失,“我不想人生就这样被浪费掉。”

在陈朝阳看来,芯片隐藏在硬件内部,远离消费者,“我不知道消费者想什么,不知道自己做的产品有什么意义,对我来说,这是最大的挫败感。我非常非常不甘心。”

在这份不甘心的驱动下,在拿到终身成就奖的第二年,陈朝阳坚决地辞职了。

与其它创业者不同,陈朝阳没有刻意等待一个所谓的合适的“创业时代契机”,只是诚实地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义无反顾地去做了。

辞职时,他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产品,但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样的产品:

“我想做一家能够接近消费者的电子产品公司,贴近用户,不想像英特尔芯片似的被埋在电脑里,我要自己的产品能被直观感受到,类似手机,能够被我的家人天天使用。”

找团队,定方向,他寻觅了一整年。

辞职一年之后,2014年6月,大朋VR成立。

       “VR真正解决的是人类梦想问题” 

“人类在现实世界里已经生存了300万年,我们脱离不了这个地球,这里是真真切切的存在。我现在跟你坐在一起,但是我不能穿越时空跑到美国的西海岸边上,或者瞬间穿越到火星上去。这是一个很大的限制、很大的障碍。”

“而且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我这一辈子就六七十岁,都困在这个地球上了。我只能生活在现在这个世界里,我不能在多个平行世界里穿梭。”

“VR是人类除了做梦以外第二个能够实现时空穿梭的东西。”

陈朝阳认为VR对人类的意义还在于对视觉的改造。

智能手机的兴起源于两个最基础技术的改造:一个是交互技术,人机交互方式从打键盘变成了触摸。第二个是显示技术,屏幕变大,视觉效果更细腻了。

VR也是如此,再一次颠覆了这两大基础技术本身:

在虚拟空间中交互,方式变得更加自然、更加符合人类天性,不需要点触摸屏,这是一种交互技术的改变;

现在几十年的显示屏技术都是二维的平面,但人类是生活在三维的世界中,我们更习惯看三维的物体。VR的出现带来视觉上的颠覆,真正以360度的三维方式显示整个虚拟世界。

“科技的发展以人为本,这句话是有哲学意义的,以人为本意味着科学会向着一个越来越拟人的方向发展,最自然的方式发展。”

那人类为什么会需要VR来实现“时空穿梭”?

陈朝阳的回答是:因为它满足了你的想象力。

“因为你有在现实世界中满足不了的一些欲望或者梦想,每个人都有的,VR真正解决的应该是人类的梦想问题。”

比如说双腿残疾的人不能去坐飞机,也不能跳水,那怎么办?只能利用VR的方式在虚拟中体验一把。或者说,人在地球上,有生之年不能到达火星,那怎么办?通过VR方式去体验一把。

“驱动每一位消费者需要VR的背后,是他们的梦想、想象和欲望。这也是科技以人为本的必然发展结果。”

“那你的梦想是什么?”

陈朝阳给出了一个极为朴实的答案。

       “我的梦想是人手一部大朋VR眼镜” 

带着能“让家人使用”的使命感,陈朝阳希望大朋VR能以一个朋友伴侣的姿态出现,从一开始便选择了消费者市场。

很多VR企业选择2B,压力会小很多,因为C端消费者对产品的要求很严苛,既要在受限的成本下做到较高的技术参数,同时还要保证外观漂亮,更重要的是能让小白用户一下子玩转。

陈朝阳欣然接受了这个挑战,在他看来,目前大朋VR产品的水平已经到了让消费者使用的地步了,尽管用户习惯还在慢慢培养。

“公司的产品理念在于将科技与艺术完美结合,在美的约束之下,把技术做到最极致。”

在陈朝阳看来,“一体机”符合这个产品设计逻辑:“一体机是VR行业的发展方向,未来三五年将成为主流。如果你看不到这一点的话,那你对VR本身缺乏一些深度理解。”

在他眼中,VR一体机的终极形态是眼镜的样子,“把它做成一副眼镜,戴到每个人的头上去,这是我的终极目标。”

至于手机厂商对VR企业产生冲击的想法——“这是杞人忧天。”陈朝阳说,“竞争无时不在。无论做什么,都会存在同行竞争、跨行竞争。我们举全公司之力、没日没夜、付出所有心血、花费百分之百的精力去做,你就有机会干得比别人好。”

“衡量一个公司,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考虑:第一个是产品设计实现能力,第二个是产品供应链能力,第三个是产品的生产能力,第四个是产品的渠道能力。现在的VR行业是一个非常细分的行业,那么在全球竞争的情况下,只要将某一能力做强做大,就非常不容易了。”

陈朝阳对大朋VR的产品设计实现能力十分自信。“我们的核心优势在于整个VR的优化算法,自定义了眼部的控制系统等等。”

除了硬件产品,大朋在内容和平台上也做了不少事:

2015年9月主办了中国首届VR游戏开发者大赛,给参赛的VR的游戏开发团队提供了一个路演的机会,邀请到将近30多家的资本方前来,帮助他们对接资本。今年5月12号在上海举行大朋VR“Connect”生态战略发布会,发布了十款中外重量级大作游戏。

“我们是产品公司,做内容、做开发平台都是为了服务产品。用户拿到产品,没有内容是不行的。”

在陈朝阳看来,目前的VR行业是由硬件公司驱动的。“我们是硬件公司里面跑得比较前面的。既然已经拿出了最好的硬件,那我就去号召游戏开发者和视频开发者,花了很多代价,让他们把内容放到我的平台上来,让我的用户免费使用这些精品内容。”

在陈朝阳看来,大朋VR的核心仍是产品,未来不会去做内容,而是建立开放式的聚合平台,让更多的开发者参与进来,共同打造VR生态圈。

       做事就要有框架和规矩 

陈朝阳喜欢清晰的规则。“我做任何一件事,都是提前定好规则,做事要有框架和规矩。”

为此,他立了几个规矩:

 ▼规矩一:创业之初不要90后

“做VR很难,做智能硬件很难,这意味着我要去找一流的技术团队——我不招90后,只招80后,甚至年龄更大一些的。”

陈朝阳的考虑很现实。公司是要量产的,但是90后几乎没有把智能硬件投向量产的经验,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面对生产上的难关,很容易让公司“倒大霉”。“这就好比我高中能够搭出一台收音机,但是我没有办法进行量产。”

他解释道,原型机都是按照最宽泛的要求去做的,元器件只要性能好便选进来,并不过多考虑它的成本,而且对设备外形也没有任何要求。只有等到真正量产时才会发现,元器件可能无法批量购买、整机成本过高、生产厂家达不到标准等等难题正等着你。

“开模具的时候往往一次开不成功,需要开两次、三次。每开一个模具要一百多万元,花三个月时间。如果一个模具开不成功,就意味着两三百万元和五六个月的时间全浪费掉了。”——这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是承担不起的风险。

“生产经验是书本教不来的,只有做过才知道。但创业公司没有时间试错。我等不及,也等不起。”

      ▼规矩二:招9分人才

“公司招的第一批人是天花板,决定了公司的高度。”

陈朝阳说:“如果第一批找的人是3分的水平,以后的人招的都是低于3分,如果第一批招的是9分的人,那公司的整体水平都是9分以下,这里面就还有很大的空间。”

为了说服9分人才放弃现有稳定的高薪工作一起创业,陈朝阳总结了三点策略:

一、相互建立信任;

二、描绘事业前景;

三、长期的利益捆绑。

陈朝阳再三强调“信任”。在他看来,描绘事业前景和提出长期的利益捆绑是CEO必须要谈及的,但是信任是最关键的一点,“你认识我,了解我,知道我的为人。如果不信任我的话,讲再多都没有用。”

陈朝阳在离开英特尔的前一年时间里,依然没有休过一个周末,每天晚上工作到12点甚至两三点,这么拼命的原因只有一个——我负责的项目要做好,否则对不住把这件事情交托给自己的人。

正是这份信誉口碑,让陈朝阳赢得了难能可贵的伙伴:

因为信任他,人力资源总监放弃了上市公司的优渥待遇,不顾家人的反对,加入进来;

因为信任他,首席工业设计师辞去洛可可设计总监一职,从北京飞到上海,一起创业;

因为信任他,五个大男人愿意以办公室为家,一起吃一起住,挤在四张床上睡了半年……

      ▼规矩三:No excuse

他在公司还定了个规矩,叫“没有理由”(no excuse)文化——说到做到,别找任何借口。

“只要找借口,那就是没有尽到全力。”陈朝阳认为,只有竭尽全力,创业公司才能生存下去。“2014年那时中国没有多少人知道VR,供应商都不相信,得一遍遍地去说服她,一遍遍地解释,尽到全力才争取了下来。”

“如果你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做到,我会很生气,你失去了我的信任。”

因为对“竭尽全力”的要求,在员工眼里,他是个严肃较真的老板:

一次开发布会,需要设计师制作PPT的图。两周之后,陈朝阳晚上十点钟出差回来发现进展不大,PPT还是老样子,立马打电话叫市场负责人把那两个设计师从被窝里拉了出来——陈朝阳说:“今天晚上必须把这个图改好,今天晚上不来公司的话,明天就不用上班了。”

“没办法,我是个危机感极重的人。”他形容自己,每走一步都会想两三步,生怕万一一步走错,公司倒闭了,“这么一百多号人失业了,个个都要怪我,你们媒体都要怪我。”说到这儿,他不禁苦笑起来。

       “我不能心累” 

陈朝阳最开心的事是公司在战略上没有犯过大的错误:“庆幸过去两年做的几个大决定都是正确的。”

比如说产品方向上的调整。去年六七月份,陈朝阳决定停掉当时正在做的一个PC项目,决定转做移动端的一体机,结果这个决定没有做错——今年四月,大朋一体机发布,目前基本上两万台备货都差不多卖光了,出货速度远远快于PC产品。

他将大朋VR形容成“死过几次的企业”,在死亡边缘徘徊过,还算生命力顽强:

“我们早期一直处于资金紧缺的状态,要不断地去寻找融资补上,甚至去找股东借款,才好不容易度过难关。所以,我们花钱一直比较小心谨慎。”

“第一代产品没有量产,当时遇到了生产上的问题,根本就量产不了,没有办法,只好咬着牙重头再做,将第二代产品做出来,才顺利量产。”

这中间的种种波折,陈朝阳没有详细描述,他只是庆幸地说:“回过头再走一遍的话,也许不一定能走到现在。”

要知道,2014年跟大朋VR同期在上海创业发展的几家VR公司如今都已不再。陈朝阳带领着大朋VR走到今天,压力很大——因此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工作。

“我大脑唯一不想工作的时候,就是我在电影院看电影的时候,那是我唯一的放松时间。”他每隔一两个月看场电影,基本上不挑类型,光影声效和他人故事将他短暂地从工作中抽离出来。

“每天都这样,你心累吗?”

“心累一般是……”他停顿了几秒,似乎在寻觅一个恰当的形容词。可最后他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没办法,我不能心累的,公司必须要我扛着。”

在两个月一次的公司全员例会上,陈朝阳看着台下一百多名员工,有时回想起当年挤在一起睡觉的几个人,鼻子还是酸酸的,“我是个比较重感情的人,特别感激第一批创业的员工现在还跟着我干。这一路走来真的很艰难,但我要对得起他们的信任,肯定会一直做下去。”

从学生时代起接触VR,到现在以此为事业,陈朝阳已经离不开这个老本行了。

“人一辈子,感兴趣的事就那么几件,擅长的事也就那么几件。我们创业者比大多数人幸运的地方,就在于找到了这样的事。”

Xtecher原创 

本文作者:凌云  

相关话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均为站长传媒平台用户上传并发布,文章为企业广告宣传内容,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对本页面内容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相关信息仅供参考。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页面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可及时向站长之家提出书面权利通知或不实情况说明,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或不实情况证明(点击查看反馈联系地址)。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依法依规核实信息,沟通删除相关内容或断开相关链接。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