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 动态 2015-07-29T11:51:01 +08:00

李在镕的全球化野心:“继承者”能否带领三星重回巅峰?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7月29日消息,美国《财富》杂志网络版今天撰文指出,由于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久治不愈,他的独子、47岁的李在镕也从幕后走上台前,向外界展示其亲民、充满活力的一面。作为三星集团这个“商业帝国”事实上的掌控者,李在镕拥有国际化视野,强调技术创新和全球化战略,注重与联想等重要合作伙伴的关系,希望将三星从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转变为全球最具创新精神的科技公司。在他的领导下,三星能将苹果推下王座,再次引领行业潮流吗?

以下是文章全文:

三星电子堪称世界上最大的家族式商业帝国之一,作为这个商业帝国的实际掌控者,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Jay Y. Lee)近来有些自顾不暇。例如,在6月初的一个早晨,李在镕与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在首尔共进早餐时,得知纽约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旗下掌管着260亿美元资金)对他发动了突然袭击。Elliott Management想要阻止李在镕合并三星电子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的努力,一旦这家对冲基金的“突袭”取得成功,李在镕巩固自己在集团地位的计划有可能会泡汤。

几个星期以后,就在李在镕度过47岁生日的那一天,他在韩国发表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全国电视讲话,对三星的工作失误鞠躬道歉,原因是首尔的三星医疗中心未能遏制住MERS疫情的爆发。不久后,这个韩国最有影响力财团的实际继承人就领着一帮高管,踏上了硅谷之旅,展开实地考察。

长期活在父亲阴影下

李在镕非常喜欢打高尔夫球,因此,在这次硅谷之行中,他仍然抽出时间来到圆石滩(Pebble Beach),与好友、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一起参加在柏树点俱乐部(Cypress Point Golf Course)举行的高尔夫球比赛。这种比赛只对俱乐部会员开放。返回韩国没几天,李在镕又踏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与参加爱达荷州太阳谷Allen & Co.年度大会的全球科技大佬们会面。7月中旬,李在镕发现自己在与Elliott Management长达六周的斗争中已经占得上风,因为股东们投票批准了兼并案。

李在镕个人净资产达到80亿美元左右,不仅是三星电子这个“商业帝国”名副其实的“王子”,而且在全球精英圈都拥有大量人脉。尽管如此,在韩国以外的国家,李在镕却并不太引人注目。在韩国,作为单身父亲和三星下一代领导人的生活,让他成为一个焦点人物。然而,即便是在韩国国内,外界对李在镕的一举一动也知之甚少。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长期生活在颇具传奇色彩的父亲、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Lee Kun-hee)的阴影下。

不过,李在镕的人生注定会发生巨变。近几个月来,李在镕经常抛头露面,含蓄地承认他现在已是李氏家族及其商业帝国的掌管者。现年73岁的李健熙执掌三星达30年之久,14个月前突发心脏病,自此便住院治疗——李健熙住的医院恰恰是MERS危机开始扩散的那家三星医疗中心——病情不容乐观,目前已无法与人交流,而且还被认为难以康复。换句话说,这个将三星打造成为业务覆盖半导体、电视、手机等各个行业的全球商业帝国的人,将永远地退居幕后了。他的接班人便是自己那个相对没有经受过考验的独子——虽然李在镕并未被正式任命为三星集团下一任领导人,但他已经成为实际掌控人了。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

李在镕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简而言之,他具备了三星所需要他拥有的一切。作为三星电子(三星集团旗下最大的子公司)三位副会长之一,李在镕并未掌管任何一家公司,但却对三星电子旗下所有子公司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他还有两个妹妹在三星集团内担任高管;第三个妹妹已在2005年自杀。)他还是最具国际视野的三星高管——他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和英语,而且经常到处旅游。就在李在镕辗转于亚洲和西方国家的时候,他的目标是带领三星走向更为广阔的舞台,而不限于在韩国国内发展,同时又不会失去使其获得巨大成功的特性。

三星遭遇严峻挑战

这种权力交接恰恰出现在一个对三星来说极为关键的时刻。按照市场份额计算,三星智能手机业务已在世界登顶,但近年来它却陷入了前后遭到夹击的窘境:在高端市场,苹果开始蚕食三星的利润空间;在低端市场,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不断威胁着三星的地位。此外,作为韩国大财阀特权俱乐部的一员,三星在国内面临的氛围也不同于从前,这个国家正走进一个股东权益运动盛行和公众舆论突然转向的新时代。

李在镕还从未接受过媒体的公开采访,他和三星其他高管都对久病不愈的李健熙相关话题讳莫如深,这种举动也符合尊重长者的儒家传统。与此同时,三星又是一家极为注重公众形象的公司,充分意识到接班人这个话题的敏感性。有鉴于此,三星最近一反常态,竟然允许《财富》杂志深入探访这个商业帝国的各个角落。三星还让集团旗下两家子公司的CEO出来接受记者采访,公开讨论李在镕的领导能力及其面临的挑战。

这两位CEO及三星其他高管表示,李在镕当务之急是简化复杂的公司结构,在刺激三星管理层具有创新精神的同时,还要百折不挠,实施全球化战略——从本质上讲,三星目前仍然是一家业务局限于韩国本土的公司,只不过碰巧在全世界销售产品而已。李在镕和整个三星管理团队都很清楚,这些变革将面临很大的阻力。毕竟,三星几十年来将其传统的“追随”(me-too)战略运用地驾轻就熟——涉足新的业务线,在执行力方面又强于竞争对手,直至超越他们成为市场领导者。

得益于这一战略,三星已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大、最富有的企业王国之一。三星电子去年的营收达到1958亿美元,在今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第13位,同时也是这一榜单中规模最大的科技企业,比苹果高出两位。三星集团旗下建筑与贸易公司三星物产(Samsung C&T)和三星人寿保险(Samsung Life Insurance)也双双入围《财富》“世界500强”,分别排名第441位和第456位。三星集团旗下有数十家子公司,销售总额超过3200亿美元。

全力避免重蹈日本电子巨头覆辙

然而,三星管理层却担心,这种巨大的成功会转瞬即逝,尤其是在科技领域。科技市场的领导地位往往不能持久,三星近年来在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下滑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整个三星都弥漫着一种“健康”的偏执感,认定狭隘的心态以及对日用产品的依赖,将让三星未来无法像以前一样辉煌。三星高管经常以索尼和夏普等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电子产品巨头为负面材料,告诫自己切勿重蹈覆辙。

三星曲面屏超高分辨率电视机亮相在纽约市举行的家庭娱乐展览

为了避免遭遇这种命运,三星在技术创新上的投入可以用“疯狂”二字来形容——侧重于可改变市场游戏规则的技术进步。这家公司长期以来就在不断挑战半导体、智能手机和电视机等各类产品的创新极限。例如,三星智能手机芯片的性能被认为优于英特尔。遗憾的是,三星未能像苹果那样创造新的行业。为了提高获得重大突破的几率,三星电子去年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接近140亿美元,是苹果2014年研发投入(60亿美元)的两倍以上。

当然,光靠投入是无法取得李在镕想要的成绩的。李在镕和他的重要顾问均认为,若想保证三星持续增长,不断向苹果施压,三星一方面要勇于尝试新的创意,另一方面还要向具有海外背景的人才敞开怀抱。三星物产CEO崔志红(音译,Choi Chi-hun)表示:“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许多人在三星都是老前辈,根本不懂‘全球化’是什么意思。李在镕是一个具有全球化视野的人。他很明白这一点。”当然,明白全球化的意思是一回事,改变一家拥有近50万员工的企业集团又是一回事。

铸就权力与辉煌

2015年新年伊始,三星电子电视制造部门的几位高管举行了一次会议,李在镕也参加了。三星电子以20%的份额在全球电视市场中位居第一。对于该部门的营销努力,李在镕发表了一些批评性言论。在三星任职30年的执行执行副总裁Park Gwang-gi,也是三星电视部门战略营销主管,据说因为李在镕的批评而感到脸上无光,不久即提交了辞呈。

这件事之所以值得关注,是因为尽管三星集团内部所有权和管理系统错综复杂,但它却有助于解释三星创始家族所拥有的权力。首先,运营权存在于单个业务部门,而不是总部。此外,李氏家族持有三星电子相对较小的股份,在三星集团其他子公司占据的也是不太重要的位置。更让人感到困惑的,要想定义三星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公司真是不容易。看看三星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的这个免责声明:“三星集团的各子公司都是一个独立的法律实体。三星集团并不是一个法律实体。三星集团只是一个用语,为了方便提及一系列子公司,它们被共同的企业历史联系在一起。”

三星集团的历史最早要追溯到大约80年以前了,李在镕的祖父李秉哲(Lee Byung-chul)于1938年创建了一个食品贸易公司。今天,这家企业巨头旗下拥有67种不同的业务,产品包括服装、游乐园、造船、洗衣机和金融服务等。由于在三大市场领域——智能手机、内存芯片和电视机——的领先地位,三星电子是迄今三星集团内最重要的子公司,占集团总收入的三分之二,利润占比甚至更高一些。

三星集团这个“商业帝国”的旗下产业

从中等企业集团升格为全球商业巨头,三星把这一成绩归功于现任会长李健熙。他力劝三星高管们进行大规模投资,以获得规模和市场份额,而不是过于看重短期利润。三星电子副会长、半导体业务部门负责人权五铉(Kwon Oh-hyun)说:“无论商业环境怎样,我们的会长都一直鼓励我们去投资。”他还谈到,当时人们普遍认为李健熙真的“太疯狂了,他对内存芯片的投资会使公司破产。但他成功了,并且还成了一个传奇。”1985年,权五铉加盟了三星电子,此前他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

快速模仿战略有利有弊

在主要的业务领域,三星都遵循相同的“为了规模而投资”模式,在电视机和手机市场先后取代了索尼和诺基亚的霸主地位。在此过程中,它赢得了这样的赞誉——用强有力的手段对付竞争对手,在时常加班的员工中间宣扬“不惜一切代价取得胜利”的精神。今天,三星电子是一个有着30.7万员工的“巨无霸”。事实上,由于企业规模太大,三星还创建了一些迷你城市,为这种快速增长提供动力。三星数码城位于首尔城外的水原市,从外观上看就像是硅谷的企业园区,有着500条不同的公交线路,在首尔和韩国其他地区之间往返运送3.4万名员工。

这个经过精心策划的环境也符合三星控制其生产每一步的战略。三星物产CEO崔志红说,建设自己的工厂给了三星速度上的优势。三星最初打算在今年秋季发布Galaxy S6智能手机,但后来决定提前6个月投入生产。崔志红在首尔市中心繁华的江南区三星总部接受了采访,提到了他的建筑业务:“我们正在为这款智能手机建厂。只要齐心协力,我们就能想办法生产出任何人都没有生产过的手机。”

三星快速模仿战略有利有弊,其最大的业务——智能手机——的巨大成功及近来相对滑坡,就是这种问题的极佳体现。在苹果2007年推出iPhone以后,三星电子开始全力进军智能手机市场。2009年,三星电子决定在旗下所有产品中都采用谷歌低成本Android操作系统,用以快速对抗苹果专有操作系统iOS。得益于这一战略,三星最终在2011年凭借Galaxy S II称霸智能手机市场。

随后,三星的利润也开始飙升,特别是因为三星大屏手机深受市场欢迎,而苹果却反应迟缓。第二年,苹果也推出了大屏智能手机iPhone 6,三星的利润增长开始陷入停滞。三星电子最近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预测,预计当季利润为61亿美元,同比下滑4%,这将是公司利润连续第七个季度下滑。三星与苹果似乎又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屏幕尺寸都一样了,但消费者看起来宁愿溢价购买苹果的智能手机产品。

三星与苹果两大科技巨头之间的全面对比

三星公司内部有一种观点认为,2012年和2013年智能手机高利润和高增长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即便当前利润率下滑,同样是一种成就。法国里昂证券(CLSA)驻韩国分析师肖恩·科克伦(Shaun Cochran)觉得这种观点也有可取之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利润几乎被两家公司瓜分,而三星就是其中之一。”他说,“智能手机的利润已不再是超高水平。确实,从本质上讲,超高利润率只是暂时的现象。现在只有苹果一家可以做到。”

据一些熟悉李在镕的人透露,虽然他对智能手机增速放缓感到失望,但并不轻言放弃。李在镕承认,在智能手机领域,三星不再是“老大”。李在镕曾经对身边人说:“无论是营收、利润,还是在用户心目中的地位,苹果才是老大。多年来,我们一直以索尼、飞利浦和诺基亚为标杆。但现在,可以成为我们标杆的企业越来越少了。”

无冕之王

在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联想集团CEO杨元庆第一次见到了李在镕。三星和联想都是北京奥运会的官方赞助商,杨元庆说,“我们俩的私人包厢紧挨着。”尽管在多条产品线上是竞争对手,但联想还是三星最大的客户之一,每年从三星购买价值20多亿美元的半导体和LCD设备。两个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杨元庆称赞李在镕注重细节,尤其对李在镕在北京特意购买的礼物深为感动:“他听说了我是哪一年出生的,然后送了我一瓶那一年产的葡萄酒。”

实际上,李在镕在许多方面都被认为是三星的全球形象大使。他曾在韩国最知名的院校首尔国立大学学习历史。与父亲及祖父一样,他曾在日本留学,获得了庆应义塾大学MBA学位,后又在哈佛大学商学院攻读博士,虽然最终没有获得博士学位。二十一世纪初,在互联网泡沫时期,李在镕掌管了一个名为e-Samsung的业务部门,然后扮演起一生下来就要承担的角色:在父亲身边学习,为接掌三星集团大权做准备。

根据父亲的安排,李在镕要代表三星与最主要的客户打交道,其中一些客户,比如说联想,又是三星主要竞争对手。例如,由于不满苹果购买iPod Nano所用闪存芯片的价格,据说李在镕亲自出马,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进行谈判。这笔交易最终成为一个分水岭,因为它要求三星必须承诺给尚未接受过市场考验的苹果产品预留大量产能。

时至今日,李在镕仍然是左右三星与苹果之间复杂关系的一个关键人物,他与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和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经常保持联系,后者曾接替库克成为苹果全球采购与供应链管理的负责人。一位与三星和苹果都打过交道的美国企业高管说:“他们二人在谈到李在镕时,口气甚是欣赏。”

三星全球公关部门负责人Lee Keon Hyok说:“我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比做罗密欧与朱丽叶。两个家族之间长期不和,但他们却死也不分离。”(无论是否欣赏李在镕,库克和威廉姆斯都不同意接受采访,对他的为人进行评价。苹果仍然在从三星购买芯片和显示面板,但它曾在2012年智能手机设计纠纷中获得了美国法院的支持,法官当时认定三星侵犯苹果专利权,要求三星赔偿10亿美元。)

韩国首尔,一名男子从Galaxy S6广告前走过。

注重加强与合作伙伴的关系

得益于三星强大实力和李在镕的个人魅力,三星进一步强化了与重要合作伙伴的关系。约翰·艾尔坎恩(John Elkann)曾邀请李在镕加入Exor董事会。Exor是一家上市公司,负责管理阿涅利家族的股份。作为阿涅利家族的继承人,艾尔坎恩在菲亚特商业帝国的地位相当于李在镕在三星集团的地位。李在镕建议Exor继续推进简化公司结构的工作,同时进军保险行业,艾尔坎恩对此深表感激。

一个有关李在镕的常见说法是,他是一个相对正常的人。一位曾与李在镕打过交道的三星前高管说:“他平易近人,人也很好,非常好接近,根本没有等级观念。他经常一个人出去旅行,从不带随从。穿着也很随意。他会说,‘你好,我是Jay,很高兴认识你。’”李在镕还吩咐三星总部的保安不要再给他鞠躬行礼。当他出现在三星总部周围时,会向保安主动出示自己的ID卡。李在镕还会带来访的贵宾一起参观他父亲投资建设的托儿所,此举是为了让三星女员工不会因照顾孩子而分心。

李在镕或许是韩国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李在镕与前妻育有一子一女,但二人于2009年离婚,两个孩子目前都在上学。李在镕如今住在首尔高档区,据造访过他家的人透露,李在镕住的地方相对简单,建在李氏家族已拥有数十年的一块土地上。他的餐厅距离Leeum艺术博物馆(Leeum是由“Lee”(李)和“museum”(博物馆)组成的一个词)只有几步远。这座博物馆收藏了大量无价之宝,包括韩国古代和当代海外艺术珍品。据说,李在镕对他安装在自家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尤其感到骄傲。

受到合作伙伴的好评

很显然,李在镕有意成为一个比父亲更亲民的三星集团掌门人,后者只是偶尔才去办公室,更喜欢在家里办公,给员工留下一种神神秘秘的印象。在某种程度上,李在镕已经在三星打下了自己的烙印,因为它仍在继续简化公司业务线。最近几年,三星先后出售了硬盘、防务和石油化工等业务。

外部高管们已经看到了这种战略的精明之处。硬盘制造商希捷CEO史蒂夫•卢克佐(Steve Luczo)盛赞了李在镕的洞察力和雷厉风行的作风,正是因为这种作风,希捷最终在2011年收购了三星硬盘业务。卢克佐表示,当竞争对手西部数据和日立同意对硬盘业务进行合并的时候,李在镕意识到三星硬盘业务在希捷手中会得到更好的发展,毕竟这笔交易会显著提升希捷的市场规模。卢克佐说:“他开始提出每一个很合适的问题,这些都是十分详细的运营问题。”

然而,由于特殊的背景,李在镕也面临着一些质疑。一位与李氏家族关系不错的韩国企业高管说:“李会长召集了几千人,说‘我会给你们需要的一切资源,但我想拿下手机市场50%的份额。’我不确定Jay是否有这种魄力。他从小就被灌输了一种思想,即要成为国王,而非企业家。”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李在镕并无意于成为那种代表三星集团整体形象的“代言人”,即便是在他接掌大权以后。他父亲允许一线主管成为所在业务的头面人物,他也会延续这种路线。李在镕曾经告诉别人,他明白成为谜一般的掌门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他还说过,他觉得有必要不再神话李氏家族的作用。

显赫的李氏家族

在首尔城的另一侧,距离三星总部很远的地方,是一个名为“数码媒体城”(Digital Media City,千万不要将它与“三星数码城”混淆)的新开发区,那里已成为电视与游戏创业公司的聚集地。在六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韩国人气组合EXO正在片场排练热门单曲《Love Me Right》。外面的两百多个少女正迫不及待地想进入片场,与偶像见上一面。EXO的经纪公司隶属于从事电影制作与消费品业务的企业巨头CJ集团旗下娱乐部门,该集团赞助了一部热门电视剧,当天下午要拍EXO的镜头。

表面看来,CJ集团与三星鲜有共同之处——后者向来是一家很低调的公司——不过,CJ集团娱乐部门的掌门人是李在镕的堂妹李美京(Miky Lee)。李美京是梦工厂动画的早期投资人,这笔投资也让她大赚了一笔,并由此声名大噪。CJ集团名称中的“C”代表Cheil,Cheil则是李氏家族控股公司的最早名称,这家公司至今存在,称为第一毛织(Cheil Industries)。

CJ集团是韩国最大的院线运营商,还拥有国内外多家零售店的特区经营权——实际上,它只是李氏家族业务覆盖面如此之广的一个典型例证。李在镕的妹妹李富真掌管着韩国高档酒店新罗酒店,这家酒店还开始涉足免税业务。李在镕的另一个妹妹李叙显则负责第一毛织旗下时尚业务。

第一企划(Cheil Worldwide)是韩国最大的广告代理公司。李在镕的家人还掌管着韩国知名百货公司新世界百货和韩国最大的日报《中央日报》(JoongAng Ilbo)。《中央日报》也是由李健熙在上世纪60年代创办的,被认为对三星十分友好,虽然它并不归属三星所有。

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熙与他的两个女儿李富真(右)和李叙显(左)

简而言之,李氏家族的业务几乎触及韩国人生活的每一个方面。现如今,韩国年轻人不约而同地将矛头指向三星以及现代、LG这样的大财阀,认为正是这些企业巨头让韩国没有了创业氛围,令他们失去了工作的热情。外界普遍认为,三星帝国版图中的18家上市公司当前交易价低于其真正的市值,因为李氏家族是出于自己的目的来经营这些公司,而不考虑股东的利益。

这种批评吸引了Elliott Management的注意,在三星物产公布了要与第一毛织兼并的计划时,Elliott Management已拥有这家公司7%的股份,而李在镕则拥有三星物产23%的股份。Elliott Management表示,三星物产的价值被低估,而由于第一毛织拥有三星电子4%的股份,因此它提供的报价并不合理。李氏家族之前持有三星电子不到5%的股份,Elliott Management声称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的合并将让李在镕及其两个妹妹再次大赚一笔,按照规定,一旦他们的父亲去世,他们将因为自己继承下来的财产而缴纳遗产税。

虽然Elliott Management的突然发难让三星措手不及,但这家电子巨头随后便为这种斗争做好了充分准备。Elliott Management曾向韩国法院提出了两项涉及三星的禁令,但三星在法官的判决中都笑到了最后。三星物产的股东们(韩国养老基金持有三星物产大部分股权)最终在7月17日的投票中批准了这一兼并案。这也是三星帝国首次遭遇外国投资者的“突袭”,但很有可能不会是最后一次。

三星的未来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曾在黄海彼岸的西部港口城市仁川登陆,扭转了朝鲜战争的战局,我们可以在这里一窥三星的未来。在仁川,三星集团在短短四年间便构建了一个名为三星生物制剂(Samsung Biologics)的全新业务,为全球知名医药公司生产生物药品,包括Roche Genentech和Bristol-Myers Squibb。据悉,三星生物制剂是李在镕十分喜欢的一个项目,它具有三星奋斗的所有特征:大规模、数十亿美元投资以及从生产专门技术向一个有前途的新公司发展的历程。

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另外一个“迅速模仿”战略的例子。三星生物制剂根据客户订单提供生产难度极高的药品,这类似于富士康给苹果和戴尔等厂商代工生产手机和电脑产品。生物制药是蛋白质,这意味着它们比传统的药物更难以消毒,传统药物是从稳定的化学制剂中提取的。在仁川一个不断得到扩建的工厂设施中,三星已经具备了3万公升的产能。第二个工厂也在建设中。“在业内没有人用这么大的容器,”三星全球业务开发副总裁詹尼弗·怀特(Jenifer Wheat)说道。他是三星从西方制药公司聘请来的60多位经验丰富的专家之一,这些人也是三星生物制剂业务的奠基者。

对三星生物制剂的投资需要数年才能获得回报,但三星正在想方设法靠它获利。三星生物制剂持有Samsung Bioepis 90%的股份,后者生产“生物仿制药”。Samsung Bioepis最近表示,计划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有报道称这家公司的估值为70亿美元。三星表示,医疗保健方案只是其更全面战略的一部分,旨在寻找医疗市场与信息技术相结合的出路。怀特说:“两个行业之间有着可能不是太明显的的协同效应。”这意味着,将来有一天这些协同效应甚至会产生一个新的业务,并诞生在真正的创新基础之上。

三星素来倾向于创建企业而不是收购。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韩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鼓励此类做法,三星和其他财阀因在研发上的投入而获得了高额回报,也更好地刺激了韩国国内经济。当然,三星同样遭受过20年之久的企业并购失败的折磨,即20世纪90年代中期收购南加州电脑制造商AST Research。三星花了近10亿美元进行收购,而后来AST Research的亏损又有数十亿美元。失败的阴影始终萦绕在三星战略师的心头,也多次解释了为什么三星会避免进行企业并购。

三星电子简介

营收:1958亿美元

利润:219亿美元

员工人数:30.7万人

五年年化投资回报率:11.8%

不过,三星近来开始展开更多的收购,相对于其庞大的规模,收购对象都好像不值一提。三星设在美国的一家风投公司最近收购了软件公司SmartThings——后者进入了所谓的物联网市场。今年早些时候,三星移动业务部门又以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LoopPay,这是一家移动支付创业公司,三星希望通过这笔交易来应对苹果、谷歌等科技巨头的挑战。

不过,在自家移动生态系统的发展上,三星要远远落后于苹果。随着Galaxy智能手机产品线取得成功,三星终于意识到它必须要建立比肩苹果和谷歌的移动服务。于是,三星在首尔创建了一个名为媒体解决方案中心(Media Solutions Center)的部门,该部门的运营资金由三星移动业务部门提供,但保持独立运营。这个媒体服务机构惹怒了谷歌等三星合作伙伴,更为糟糕的是,它的成功例证屈指可数。

去年晚些时候,三星悄然解散了媒体解决方案中心,在此之前,这个服务媒体中心在全世界拥有2000名员工。令人好奇的是,三星并未关闭媒体解决方案中心硅谷分部,同时还聘请迪士尼前高管约翰·普莱森特斯(John Pleasants)掌管该部门。知情人士透露,三星仍然在探索新的移动服务战略。风险投资人、三星前雇员Jay Y. Eum说:“三星是世界上工作最努力的科技公司,在找到解决办法之前,他们不会停止自己的探索。”

对未来充满憧憬,努力寻求机会

20世纪90年代初,李在镕的父亲意识到三星的企业文化太闭塞了。于是,他创建了一个项目,每年送出100名最有前途的中层管理人员访问世界各国,在一年的休假中汲取当地文化素养,再把新的视角带回韩国。三星至今仍然保留着这种传统。今天,三星首尔总部也聘请了几百名非韩裔的工商管理硕士,研究国际战略,因为该公司认为外国人能带来全新的思想。

长期以来,三星始终是一个对未来充满憧憬,努力寻求机会的公司。在下一任会长李在镕的领导下,三星将努力实现从研究世界的最好产品到走向国际化的重要转化。按照惯例,三星将于今年12月份公布一年一度的组织调整,届时,无论他父亲的健康状况如何,李在镕都很有可能被任命为会长。突然间,三星将会正式拥有一位经验丰富的领导人,给这家公司带来全新的视野。如何将全新的经营理念付诸于实践,将是未来几十年李在镕面临的挑战。(编译/清辰)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三星Galaxy S21 FE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