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创业记对话毕胜 完整实录

2015-07-21 00:44凤凰科技

主持人:毕总,我看你的很多报道里提到,柔性制造链C2M这样的一些概念,能不能跟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毕胜:咱们先说C2M吧,C就指的是这个用户,M是制造商,以往的就是在必要出来之前,以往的这个商品,我们任何一件商品,就是我们的衣食住行穿戴,任何一件商品,它都是从制造商出来,工厂出来,要经过无数个环节,这无数个环节都是成本,都会附加在商品的这个售价上边,到用户。那基本上有多少项成本呢,大概有20几项,这20几项成本,会导致一个普通商品,即便是10块钱成本的商品,到用户手里,差不多也要80到100块钱,甚至到120块钱。在所有成本里边,最重要的一个成本,实际上就是库存,是不可建的,不可控的,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成本。所以我们买东西的时候,实际上买的并不是物品本身的价值,多给了非常8到12倍的价钱。

主持人:8到12倍的价钱?

毕胜:对,多给了8到12倍的价钱,那如果是C2M的话,中间的流通环节没有了,直接从制造商直接到用户,用户直接下订单,然后制造商再生产,这样的话,所有的流通环节被打掉了,然后库存也没有了。必要这块儿,我们招商的商家的第一个标准,是你必须是奢侈品,或者是顶级制造商,否则的话我不招你。因为它有最好的原材料,最好的设计,最好的加工工艺,产品品质也是最好的,那这样一来呢就是说,相当于用户,我们让用户的生活的品质上升了,生活成本也下降了,这个就是C2M和传统的商业模式的一个区别。

记者:您的C2M其实也是互联网+的实践者,我记得您在采访中说到三四月份,你就在做C2M了,那个时候总理开始喊出互联网+的口号了。

毕胜:然后我瞬间拿了政府两百万奖金给我个人。评了各种奖。

【解说词】毕胜,必要商城创始人,C2M(即Customer to Manufactory)模式的先行者。作为百度的早期员工,互联网套路的商业模式对毕胜的影响颇深,也曾令他误以为互联网创业并不难做,然而现实还是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2013年底,曾经名噪一时的鞋类垂直B2C网站乐淘网宣告卖出,毕胜五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毕胜:2008年年初,我记得当时我做乐淘的第一个系统,都没人开发,我去陈年那找个硬盘,把他系统给coppy过来。

主持人:他让你拷吗?

毕胜:对,都是好朋友嘛,去了之后,我说我连办公地点都没有,我说陈年你赶紧搬家,把你办公室留给我,陈年就搬走了,把家具全都留给我了,我说好,我开始创业了,硬盘搬来拷过来。但是做了五年之后呢,就是觉得传统零售的模式,或传统流通模式,即便搬到互联网上来,你不用任何复杂的数学方法去算,用加减乘除,最后算出来的利润是负数,你怎么算都是负数。最后发现零售最大的症结是库存,那解决库存最好的方法是什么?是没库存。解决流通链路过长,流通环节过多的方法是没有流通环节,全都打没掉,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所以没有乐淘那五年的经营思考,我还是一个空军,我有了这五年的思考之后,我发现原来有了互联网之后,这个模式,原来的模式已经不work了,最work的模式就是我刚才说的C2M。

C2M只是必要的一个组成部分,然后全球最高的性价比,才是必要的一个核心。包括前不久还出了一些好玩的事情,以前咱们不都是中国人去海淘吗,海外被别人偷偷背回来那些东西,前不久我们看到有几个品类,都有一个人下非常大的定单,然后寄送地址是美国,开始有人反向海淘了。因为老美也喜欢30美元一副的眼镜,老美买眼镜也很贵,他也喜欢40美元不到的,30多美元一双的这个耐克品质的运动鞋,每个人,其实全世界的人都喜欢性价比。

所以说我觉得这个世界上的未来的这个商品,应该是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叫品牌,这些品牌呢,而不是说我随便起了个名字,我开了几家店,不是,因为真正的品牌的含义是什么,是能够(00:28:40英文),我认为有存在价值的就是这些奢侈品,因为它能让你虚荣,能彰显你的生活地位,我觉得这是一批能够生存下来的这个零售单位实体。剩下的就是性价比,没别的,就是你跟普通老百姓讲调性什么没用的,你通过整个零售市场,中国零售市场差不多有几万亿,十几万亿的,里边真正所谓的我们说能够耳熟能详,占比非常小,真正的老百姓还是要的是性价比。

所以我这个模式,我又把它称为就是每个行业的小米化改造,小米的成功就是高性价比,就是你用成本价再加一点点这个去零售,满足这三个条件的制造商,在每一个行业里边,也许只有一家。

主持人:能不能理解为,这就像iphone和小米,就把全球主要的手机市场给全部分割了。

毕胜:对,iphone定的就是,我要的就是品牌,剩下我要的就是性价比,但是自从小米一代出来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用过iphone,我一直用小米,并不是因为我跟小米有这种关系,而是因为小米的产品性价比是好啊,为什么不用啊?这是我的想法。

主持人:这个让我想法跟你挺不一样的,我就是典型的果粉,一直用iphone,说这个衣服它如果是(00:30:25)的,prada的,就算它跟你的产品是同一个,一模一样的,还是花多一点钱买这件衣服。

毕胜:没错,所以我说未来就存在两部分消费。

【解说词】在毕胜眼中,未来商品市场将两极分化,一面是阳春白雪的奢侈品品牌,一面是下里巴人的高性价比产品,而他也将牢牢锁定后者市场,突飞猛进。

然而像毕胜这样在“乐淘”兴衰中摸爬滚打过后,将传统行业和互联网行业完美结合的人却并不多见。更多人还只流于表面,看不透互联网+的本质。

主持人:我记得您接受采访的时候,您也说,互联网人实在是太聪明了,但是很多聪明都是小聪明

毕胜:对。小聪明是什么,互联网人有一个它的行业特性有一个特点,特点是什么呢,就是说能够快速起来,特别是媒体报道的,产生了特别,比如说我们百度那一带人,所谓的造福神话,最早出来造福神话的就是我们百度那一批,所以说这时候大家容易膨胀,不可一世,觉得这个什么事都是我们都能做。实际上到传统行业去看看,那些东西是我们做不了的,之所以说这个互联网人太聪明了,就是觉得什么都能做的时候,反而做了自己不擅长的。我现在挺担心就是说,很多互联网的同仁们,弄个这个,开个餐馆,弄个那个。

主持人:搞个互联网思维。

毕胜:对,我挺害怕的,我好几个兄弟,用互联网思维卖小龙虾。

主持人:卖的怎样?

毕胜:卖的特别多,我的特别多,不是他卖的特别多,是特别多的兄弟去卖小龙虾了。

主持人:但是卖得好吗?

毕胜:卖的不好,你想小龙虾是个什么,它不是刚需,是个季节性的小吃,然后一帮那么厉害的兄弟们,把主要的生命去投注在两个月,只有两个月生命周期的小龙虾的身上,那反过头来,我为什么说这些小聪明呢?比如说它必要上线之后,它不会追求说,你为什么不像小米一样,一秒钟卖40万部出来,它不是,它会走的比较稳。它说我还有很多不足,咱们慢慢来,它甚至有的生意我就不接比如说我们现在实际一天,真正接单的话,能够接一两千单,但是马上打掉,不要,因为我生产不过来,我生产不过来,生产了就伤一个。而如果是纯互联网出身的,赶紧,2000太少了,20万才过瘾。还有一个是急,互联网人太急了。 所以说我带着一个互联网的心态去改造传统行业,那肯定是必死无疑,我的解决方案是,我什么都不是,但我就会互联网,这个我行。每个行业我找最厉害,那个行业的大牛去合作,他能知道,你对他那些东西你不知道,你对他产品都插不了手,你偶尔去关注一些细节,只是说你把互联网用户的一些行为,或者比如说这个互联网用户的这个比如说大规模,它的这个平均收入是多少,它的购物习惯是多少,比如互联网的购物习惯,晚上9点钟是个高峰期,但是线下商场9点钟早关了,这些不一样,跟他们分享就好了。

主持人:那你们觉得在这种互联网思维,或者有互联网人的传统行业人,在对接和合作的时候,有没有一些什么不吻合?

毕胜:有,这是最大的冲突。前两天我们那个运动品牌的张志勇是董事长嘛,他总经理董俊跟用户打起来了在微博上,真吵起来了。怎么回事呢,用户买了一双他们的跑鞋,首先是跑鞋,从我的平台买一双跑鞋,在微博上晒,说你这鞋底太烂,碎了。你想,按正常思维,它是一双跑鞋,是干吗,就是跑步穿的,这兄弟穿着在石子路上打羽毛球了,你想羽毛球多大活动量,而且石子路,生生给搓碎了。

主持人:立刻就质量不好。

毕胜:就说质量不好,就是说你非得拿一个这个菜刀去砍电线,你说把我电了,你说菜刀不绝缘,这是不work的事情,可以举这么一个例子吧?但是这个用户就不依不饶,然后老董传统行业的性格,他的思维就是固化,我给你买的是跑鞋兄弟,你只能跑步穿,你去干那个,只能穿铁鞋,说这句话之后,这用户疯了一样,在网上攻击他,骂娘都骂出来了,老董也急了,就跟他对干。我说老董,你真的是不懂互联网用户。互联网用户是你别讲用户在想什么,他就穿这个去跳火山口,鞋底被烫掉了,唯一的反应是,拿来我给你退了。因为是什么呢,他不懂老百姓也不懂,你不能认为老百姓都像你一样是鞋类专家,但因为互联网是个渠道,是个载体,它又是个媒体,一这个不专业的用户,会引来一大堆无知的用户围观,我说要是我,直接退掉,我给你换双新的,闭嘴了吧,老董就不适合。

主持人:我听过一个比喻,他们说互联网行业的人,是有点儿类似于找死的人,传统行业的人是等死的人。

毕胜:传统行业是等死的人,所以说找死的人碰上等死的人,大家都往后退一步,反而能成。

【解说词】“人欲即天理”这句雷军在小米创业前的领悟如今也被毕胜贴在必要的办公室内,在当今时代,谁能真正把准用户的需求,才能真正寻找到生存的秘诀。而与亦师亦友的雷军相似的是,毕胜也是中年创业,产品也同样主打性价比。

毕胜:雷军对我的影响,小米的成长给了我非常大的震撼。

主持人:他震撼了全世界的人。

毕胜:对,因为雷军做小米之前,和他的第一次发挥,第二次发挥,第三次发挥我都在现场,到做小米之前,甚至也拉上我,到盘古去核查,这个地方摆一堆手机,你看这个好哪个好,说毕胜,咱们投资内足吧。我说投资内足,你说的头头是道,为什么不自己干?老雷说有道理,我忘了是在2009年还是2008年,我忘了。

主持人:您也算小米的推动者?

毕胜:反正我是早期参与者吧,意见参与者,对,那但是这个,他用那么高配置,然后小米一发布的时候,卖1999元,然后我,李学凌,孙陶然还给他录多少视频,把手上的iphone全扔了,为了配合他。

主持人:第二天,是不是还又回来了?

毕胜:对,因为小米没货,赶紧捡起来摔坏没有,当时他定1999的价位,因为我们知道成本多少,他是不赚钱的,在商品的刚性成本上,加了一点点,那你还得人还得运营吧,市场,他是不赚钱的。但是他就用这么高的性价比征服市场。那老雷又讲互联网思维,又讲什么的,在我理解,在零售这一端,互联网思维是什么,第一个就是短路,让信息去对称,让制造和用户之间对称起来。第二个就是用成本价加一点点,因为什么呢?互联网是一个社会化传播,如果你觉得好,你会迅速风靡全世界。所以说,我觉得小米给我第二个影响就是,我要让我的商家接受这个思路,接受互联网的这种思考方法。

记者:您觉得在,您30多岁创办乐掏,现在是41岁创办必要,你觉得这个心态上有什么样的变化?

毕胜:就是不惑,就是变得稳了,不着急了,反而就是一步踏一个脚印才好,要三十多岁,刚刚从百度出来那会儿,我是31岁。

记者:看谁都不顺眼。

毕胜:不是,那会儿如果有个家伙说他两三个亿利润,我就把百度报表告诉你,我说我。

记者:哥比你挣得多。

毕胜:我就会说,我一年相当于你干一百年,百度不是两三百亿,我说一年相当于你干一百年,然后搞的人家下不来台,又能怎么样,现在两三亿,我说太厉害了,太棒,真多,走了,很开心,双方还喝个酒。

记者:我记得您是说过,尤其像四十岁退休的,但是41岁又卷土重来,重新创业。

毕胜:我还说过35岁退休,然后被老雷拿出来了,退不了,这辈子最大的爱好还是互联网,没别的,闲不下来,我觉得挺好的。

记者:您看雷军雷总也是41岁开始做的小米,你觉得对于小米的成功经验,对你有什么借鉴,他41岁创业这事,对你有影响吗?

毕胜:我当时就是准备做必要的时候,其实我39,周围的一帮兄弟说,你最适合去干投资人,当时也有好几个大的VCP,把我去当合伙人,这么老了还创业,我说看雷军更老,他也能创业,而且雷军创业之后,这一步一步踏的非常漂亮,我不知道必要的未来是怎么样的,但是我觉得雷军给我,他41岁创业,给我的启示是,其实41岁,特别是互联网背景的40岁以后的这些人,更应该深浅到其他的传统行业里面去,因为这个年龄有一定的稳重程度,当然也有一定的缺点,你不像80后,90后那么灵活了。

记者:体力不如他们了。

毕胜:但是精力够,因为越老越睡不着,不如他们了,但是你可以跟,因为你不是为了捞第一桶金去创业了,你需要坐下来和传统行业的人,我刚才说的是制造业,传统的服务业,农业,重工业,都有非常多的空间,而且这些行业绝对不是85后人能切进去的,你想你去之后,人家负责人的儿子比你都大,他不会潜下心的跟你坐下来去沟通互通有无的,你的稳重,或者理解能力也比年轻的时候好很多了,我跟王江我们俩聊,他就是也是非常认可我的观点,这个年龄更应该扎下心去做,我觉得40岁左右的互联网人士,还有一波焕发青春的机会,就是到传统行业去改造。

【解说词】如今90后、95后们创业者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他们主张自我,他们饱富活力,他们受着投资人们的青睐和这个时代的宽容。而像毕胜这样的60后、70后创业者与90后们相比,少了一份个性,却多了一份从容,少了一些幻想,却多了一些坚持。创业这件事,与什么都有关,唯独和年龄无关。

记者:这是唯一的机会吗?

毕胜:是唯一的机会,做互联网这帮人其实挺笨的,自理能力很差,因为什么?都依赖互联网了,像我们做互联网的这帮人,断了网,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你像传统行业,老板大桌上摆一个电脑,家用电器没动过,他不依赖这个东西,我们就依赖这个东西,所以除了这个东西什么都不会,你的腾挪空间也不大,就应该40岁年纪深潜,我特别用深潜这个词,深入的挖下去,真的卖小龙虾也能卖得很好,也能做得很大,而不是说,但是反过来你要在泡沫的表层,85后,90后根本争不过人家。

记者:为什么?他们有噱头。

毕胜:是这样,他们可以折腾不止,他不怕摔,我们怕摔,他摔完了之后,他还有五年,再摔还有五年,我们再摔五十了,越传统行业越需要这种稳健的心态,但是,你说他们就不能创造奇迹了,你能创造奇迹,但是不那么厚重,后来我看了看柳传志,好像也是40多岁创业的。

记者:这会是您对现在很多35岁家家的互联网创业者的一个建议吗

毕胜:是的。百度我们的那一批的兄弟,最近从美国也待不住了,曾经去年,他连房子都给我看好了,前年,他不知道我在干什么,那会儿已经筹备了,他说老毕,我隔壁这房子才两百万美金,买一下住我们家旁边,天天钓鱼多好,前两天打电话说,我钓不了了,太没劲了,回来了,他说老毕,我准备干这个这些事,我一听,太靠谱了,他就是为传统行业服务,我说太靠谱了,他今天说如果我说我做个APP,做个魔漫相机,我说那死了估计就,但是他说我做什么什么什么,通过我掌握的一些技术,我为传统行业服务,我就盯着传统行业的互联网转型,我说太靠谱了,所以说,我前两天写自媒体文章的时候,我还说了,一定要40岁创业是个黄金年龄,你们爆出来的,没爆出席我周围好多40岁的兄弟又准备出来重新干,特别是我百度那一批老同志,就是我们早期那一批人,都是这个年龄,都待不住了。

记者:这个年龄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丢不起这个面子了。

毕胜:其实脸皮更厚了,已经变得更不在乎了。因为是以事为目的,不是以面子为目的,更年轻一点的时候,还是挺虚荣,挺在乎的,其实现在想想面子又有什么呢,心态变得好了。

相关文章 大家在看
实录
1271篇文章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