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动态 2015-06-27T11:11:01 +08:00

特斯拉车主亲历充电桩缺少之苦:折射特斯拉在华困境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27日消息,彭博社近日撰文,以一位中国特斯拉车主的亲身经历,讲述了缺少充电桩给他们带来的痛苦。文章指出,虽然特斯拉对中国市场寄予厚望,但由于其充电网络覆盖范围太小,这给特斯拉车主造成了诸多不便,同时也折射出特斯拉在中国市场面临的困境。 

以下为文章全文: 

那是一个下着毛毛细雨的星期一早晨,我驾着黑色Model S 85行驶在上海外滩,由于恰逢交通高峰时段,车速非常慢,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1300公里以外的北京——我此行的目的地。这不是一次普通的自驾旅行,相反,我是要验证一下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今年2月份的说法是否属实,即中国车主购买电动汽车以后,根本无需担心充电方面的事情。针对外界有关特斯拉电动汽车“充电难”的批评,马斯克当时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这不是真的。在中国给你的车充电,并不难。”

马斯克有充分的理由去打消大陆车主的疑虑。特斯拉对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寄予厚望。一旦在中国市场有强劲的表现,那么特斯拉2015年全球汽车销量达5.5万辆的目标就更容易实现了。在中国媒体眼中,马斯克就像是一位摇滚明星,大陆从不乏一掷千金的买主,为了购买一辆Model S电动汽车,他们心甘情愿花费10多万美元。

在华水土不服

然而,自2014年4月份登陆中国大陆市场以来,特斯拉的销售却遭遇了马斯克所说的“出人意料的疲软”。对长途旅行中电量耗尽的担忧,似乎是特斯拉在中国市场水土不服的原因之一。中国向来以大堵车而著称,多位分析师表示,因为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充电网络仍然在建设之中,“里程焦虑”是所有替代能源汽车厂商面临的一个挑战。

我和我的司机以及摄影师沿着京沪高速,朝西北方向的南京驶去,我算了一下,这一路线无形中将增加400公里的路程。这恰恰也是一辆充满电的特斯拉Model S 85的平均续航里程。从上海到北京的特斯拉自驾之旅,将花费我们整整三天时间。当然,如果是采用汽油燃料的传统汽车,也许一天半就能到达目的地,但别忘了,我们此行可是为了拯救地球。 

但在中国,数学只是这个等式的一部分。特斯拉此前表示,一旦中国政府公布了标准化系统,该公司将让Model S电源插座兼容国家标准的充电桩。中国政府尚未透露这一标准何时会建立起来。 

高速附近无充电桩

眼下,我只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特斯拉超级充电站,即可以在大约90分钟内给电动汽车充满电的充电站。在像加州这样的美国地区,由企业拥有的超级充电站已成为主要公路上一道常见的风景线。但在中国,我只能依赖特斯拉GPS定位系统和智能手机应用来寻找超级充电站。 

中国全国目前共有大约70个超级充电站,而京沪高速沿线有27个,但没有一个处在我们经过的这条高速公路上;它们往往建在城市中心或是工业园。第二种选择是由1000多个“目的地充电桩”(destination charging station)组成的网络,不过电动汽车在它们上面充满一次电需要12个小时,虽然充电桩上面写着特斯拉的公司标识,但它们其实由与特斯拉有合作的宾馆、商场和银行拥有和管理。

在我们此行中所要经过的大城市——南京、徐州、济南、沧州和天津,都建有超级充电站,但它们距离高速出口都非常远。另外,前往城市中心沿线的交通堵塞,也让电量管理变得十分棘手。 

另外一张“万能牌”是江苏淮安,那是中国开国总理周恩来的故乡,我觉得我们出发第一天必须在那里给Model S 85充电。淮安是一座拥有500万人口的城市,处于南京和徐州之间,全城只有一个目的地充电桩——也是周围200公里以内唯一的一个充电桩。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好在淮安过夜,同时给Model S 85进行充电。 

行程计划被打乱

在出发第一天,由于遭遇暴雨,我刚离开上海就感到有些紧张。车上的电量计量器显示我们已经开了270公里,距离我计划中停留的第一站——南京还有240公里。由于这一计划根本无法实现,我们驶向距离上海135公里的工业城市无锡,希望在那里通过超级充电器给Model S 85充电。 

给Model S 85充了一半的电,只花了一个小时左右。好消息是,我又有了402公里续航里程的电量。坏消息是,我们不久便会遭遇大堵车,而淮安距离我们还有281公里。鉴于淮安距离最近的充电站还有200公里,如果我不能及时到达那里的目的地充电桩,那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在前往淮安的一个服务区休息时,我们碰巧遇到了重庆商人李强(音译,Li Qiang)。他开着一辆Jeep大切诺基,对我们的特斯拉Model S很感兴趣,他说希望有一天能买一辆,但不是现在。“如果充电站像今天的加油站一样无处不在,那么我会非常想买一辆电动汽车的,”他说。在距离淮安49公里的地方,我们又在一个拥有充电桩的宾馆休息了一会儿。 

亲身经历“里程焦虑” 

第二天,我们马不停蹄地开赴徐州,在充满一次电以后,又朝320公里以外的济南驶去。由于一路上走走停停,我们的电池消耗速度超出之前预期,于是我们决定临时在泰安停车休息,那里距济南还有80公里。我们碰巧在去泰安的路上碰到了一个目的地充电桩,但它所在的地方仍然在建设之中,而已经建好的三个充电站则还没有启用。 

我们歇息了一会儿,期间那里的管理人员打了好几个电话,最终允许我们在那儿充电。两个小时后,我们离开了泰安,走的时候我们相信这次有足够的电量可以一路开到济南。在济南,我们找到了一个超级充电站,给Model S 85再次充满电,然后开往209公里外的沧州,并且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晚上。 

第三天,我们从沧州出发,驶往不到300公里远的北京。由于北京交通堵塞向来十分严重,我们选择在107公里外的天津暂作休息,给Model S 85充满电,然后再驶往最后一站。这绝对是明智之举。离开天津后,我们开车进入所谓的五环路,这也是环绕北京的多条高速公路之一,我还看见了中央电视台新址“大裤衩”。但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的车只能一点点挪向我的办公室。 

特斯拉坚称,中国买家没什么好担忧的,因为在95%的时间里,他们可以在家给其电动汽车充电。特斯拉中国区发言人陶融说:“我们已经知道这些不便,而且之前就已经想到了,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战略才围绕教育展开。”然而,在经历了三天的“里程焦虑”后,下一次再从上海前往北京,我会选择乘坐火车的。

3年后或迎来腾飞

中国政府决心缩短相关政策的规划时间,让民众为电动汽车的长远发展献计献策。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旗下50个充电站开始在京沪高速沿线投入运营,同时计划在2020年前进一步扩大这一充电网络,令其辐射长达1.9万公里的高速公路。 

韩国市场研究公司SNE Research副总裁卡尔文·李(Calvin Lee)认为,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将在2018年取得腾飞,届时电动汽车的价格会下降,充电网络也将建立起来。特斯拉还在中国进行大规模投资。特斯拉中国区发言人陶融(Gary Tao)说:“我们的计划是在每一个地方都建设超级充电站,可以让我们的客户进行长途旅行。” 

另外,中国还有一个特斯拉车主社区,一旦某个车主遇到紧急情况,他们随时都会伸出援手。通过智能手机应用,这个社区还建立了一个“家用充电网络”,让特斯拉车主可以到办公室或家中去充电。已加入这个网络的天津Model S车主陈林(音译,Chen Lin)说:“特斯拉汽车的买家可能有许多共同之处,他们应该都很诚实和正派,所以我会毫无犹豫地开门迎客。” (编译/清辰)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