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评论 2015-06-15T15:51:01 +08:00

原来大佬们这样看互联网医疗

《原来大佬们这样看互联网医疗》文章已经归档,不再展示相关内容,编辑建议你查看最新于此相关的内容:

中国中西医慢病防治学术会议暨 医养新时代(常州)高峰论坛

据悉,作为“健康中国”万里行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中西医慢病防治学术会议暨医养新时代(常州)高峰论坛将于 1 月11- 12 日在江苏龙城-常州隆重召开。 此次论坛由中关村精准医学基金会、中关村中美精准医学科技研究院、北京中西医慢病防治促进会主办,中国水利电力医学科学技术学会、中华慈善总会诚信公益基金联合主办,江苏华怡明都酒店集团、德弘东方大健康产业集团和普济堂国医馆承办。此次论坛,旨在通过大健康行业交流?

康旗股份入局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 数据或成竞争关键所在

今年是中国互联网行业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分水岭。 12 月 18 日,百度宣布智慧云事业部升级为智慧云事业群组,此前阿里、腾讯和京东均已明确要深耕产业互联网。互联网巨头外,一批垂直行业服务商基于对产业的深耕细作正在壮大,比如擅长大数据价值挖掘的康旗、以机器视觉技术为核心的AI服务商商汤科技、专注于医疗行业信息化的创业软件。跟互联网+强调连接不同,产业互联网意味着用新技术去赋能传统产业,帮助其升级换代,?

互联网医疗市场 万家医疗全新医疗服务平台

互联网对医疗行业的影响不可谓不大,从2014年开始,互联网医疗便正式出现,不断通过多种方式来影响着我国的医疗格局。互联网技术对医疗体系的影响总的来讲是积极的,它有望助推医改,优化就医流程以及改善看病贵、就医难等问题,不过,现实情况是,众多互联网医疗平台口号非常响亮,但实际效果却差强人意。最新发布的《2016Q2中国移动医疗健康市场监测报告》显示,预计到今年年底,中国移动医疗健康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74.2亿元,用

互联网医疗资本争夺战下半场开打

站在2017年初回顾过去一年的互联网医疗和资本,无论是创业者还是资本家,个中滋味和2016年初气宇轩昂的大盘点应该都不好比。2016是此起彼伏的一年,这一年的5月19日,平安好医生宣布5亿美元A轮融资,刷新互联网医疗初创企业最大单笔融资;10月6日,一位互联网医疗创业元老离世,行业“寒冬说”袭来;12月8日,微医创始人廖杰远正式宣布盈利,备受变现质疑的互联网医疗又被打上了“强心剂”。对于互联网医疗行业来说,这注定是变革?

道生智能四诊仪助力即墨区实现“互联网+中医药服务全覆盖”

青岛即墨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与上海道生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互联网+中医药服务全覆盖”建设项目共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即墨区政府副区长宋宗军、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游茂处长等有关领导在现场见证签约。根据协议,即墨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引导组织辖区内各级医疗机构共同构建 “即墨中医智能医共体”。“医共体”建设以“即墨中医云服务平台”为核心,包括:即墨中医云数据管理系统、专科专病中医远程服务网络、名老中医智

青海省卫计委携手腾讯共建“互联网+健康医疗”

5月10日,由青海省卫计委与腾讯公司携手举办的“青海省互联网+医疗健康峰会”在青海举办,双方还签署了“互联网+健康医疗”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发力提升医疗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青海省卫计委党组书记、主任王定邦,青海省卫计委副主任郭弘涛,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基层与健康卡处处长汤学军,腾讯互联网+副总裁李致峰,腾讯互联网+西北分公司总经理李诚出席了双方的签约仪式。 青海省卫计委与腾讯公司签署“互

聚力向前——2016微净界、金华佗携手开启战略合作

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的近视患病人口接近总人口的一半,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据,不止是我国,全世界的近视患病情况都不容乐观。科学技术给人们带来了崭新的生活,加上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在不知不觉间如水的清眸已经开始模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当窗户蒙上阴影,又该如何自处呢?

互联网医疗的前世今生与未来

互联网医疗的这 20 年 从 20 世纪 90 年代到现在,我们经历了PC时代、移动时代以及正在进入的物联时代,互联网医疗1. 0 也伴随着“大智云物移”行业的发展与相关政策的开放正式进入到2. 0 时代。 笔者很荣幸作为一名行业大军中的参与者,一路伴随互联网医疗从萌芽期至今,也亲眼见证了互联网医疗行业从市场参与者、产品形态、社会影响力、政府政策等各方面的发展变化。例如,互联网医疗政策方面,从最开始禁止的态度,到现在的鼓?

万家医疗打造独具特色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

互联网医疗的出现是对传统医疗的挑战,但互联网医疗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从本质上讲,互联网医疗与传统医疗是紧密联系的,所不同的是,互联网医疗能够筛选出优质医疗资源,为消费者推荐极具价值的医疗机构。 当互联网医疗概念提出后,很多企业开始盲目的进入这一领域,但所推出的都是简单的医疗APP,无法代表互联网医疗的核心价值。在这些医疗APP中,通常只有简单的在线咨询、问诊等,而且功能体验较差,无法提供实际意义上的医疗?

互联网诊疗大势所趋,如何修订才能避免成“红旗法案”?

也就是说,互联网医疗被禁系误读,互联网医疗从业者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忧虑,反而对于行业来说,这将会是喜事一件:互联网医疗终于迎来了“正名”和规范的一天。但同时,必须警惕的风险是,在后续的修改中,其中的一些条款若不能很好的纠偏,很可能成为中国医改的“红旗法案”。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张一鸣成中国互联网首富

世界互联网大会金句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