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传媒 2008-07-03T17:55:21 +08:00

内幕人士独家揭秘“山寨手机”

严查不过隔靴搔痒 畅销着实四海风靡 内幕人士独家揭秘“山寨机”
受台风“风神”的影响,深圳这些天每天都有雨,潮乎乎湿哒哒的糟糕天气让李志行(化名)心里不由一阵烦闷.自中央电视台6月中旬暗访深圳华强北市场,并做 了《揭秘山寨机》的报道之后,深圳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开始了新一轮的严查行动,“山寨机”又一次被置于风口浪尖.由于“寨主们”看“风声紧”都低调了许多, 靠山寨机吃饭的李志行也略微有些烦心.不过对于之后的日子他并不担心,“ 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市场怪现状】 严查之下全无惧色

市场里鸡飞狗跳

上周末记者打电话给李志行时,他仍在上班,“最近这个话题太敏感,咱们还是在网上聊吧”,于是记者和他开始了3个多小时的“马拉松”对话.

李志行从事手机天线的调试工作,主要的服务对象就是山寨机厂商,“我每天都要去华强北市场、天安数码城还有南山科技园区那边,现在这些市场中天天有检查”.“鸡飞狗跳,”这是李志行对目前“山寨机”市场的描述,“明通数码城公告栏里都贴着几张工商局的公告,上面的内容基本上是某某柜台的假冒手机被扣,罚款1000元或者2000元.”

一位在“山寨机”重灾区——深圳华强北市场明通数码城做手机生意的销售商向记者描述了前些天他看到的一幕场景:中午,正是商家最忙碌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叫“工商来检查了”,商户们立即把柜子下的手机、柜子上的包装盒通通收起.此时,商场内出现一位穿制服的人士,很快大家都松了口气.原来这位不是工商检查人员,而是铁路工作人员,是来买手机的.“大概是商户都用特别的眼光看着他,他也没买手机直接出去了.”这位“老板”称.

查的只是高仿机

“现在外界可能存在误解,认为此次打击的是所有非正规手机.其实并不是这样,这次严查打击的只是高仿机.”,李志行说道.

在李志行看来,高仿机和山寨机是有区别的.高仿机是完全仿造名牌手机,无视知识产权法律要求进行销售,当然也没有相关部门的入网检测,“工商局公告中提及的假冒手机就是指高仿机.”而山寨机则不同,它并没有仿造其他品牌手机,只是没有经过入网检测.

“就我们业内人士来说,也觉得高仿机应该去打击,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直接买来外壳,然后组装一下就进行销售,这肯定损害了品牌公司的生意.就像香烟,你贴着别人的牌子去卖不吃官司才怪.从这点上来说,央视这次曝光是好事,不是说不许做手机,而是要大家规范做.”

给工商一点面子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经历多次检查、打击之后,商户们早已有了应对之策.“其实央视报道之前,也经常会有检查.只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经销商们应对检查的方法不少”,李志行说道,“现在市场里依然是人潮涌动,严查对这些商户的生意似乎没影响.”

首先一条应对之策便是“纸上谈兵”.现在很多商户在柜台里都不摆机器,只留下很少几款正规手机,柜台上只摆着宣传单页.顾客看中宣传单上哪款手机后,商家才会去仓库中提货.“这种现象在明通数码城里很普遍,柜台里摆放着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几款真机,款式极少,而且型号较老,不过是个幌子而已.”

第二招是“乾坤大挪移”.很多商户在不同市场里都有柜台,货物可以随时在三个档口间腾挪.“其实,很多时候检查都是走走过场,卖场都会提前得到消息.如果哪家市场今天要检查,商户们就会把货物转移到其他市场.”

还有一招是“走后门”.在深圳赛格等大厦里有众多的生产销售“山寨机”的小公司.为了应对检查,这些公司采取了“关闭大门、走后门”的办法.“比如赛格大厦有60多层,95%都是这样的小公司.严查的这段时间,很多小公司不仅大门锁着,而且灯也关了.其实人都在里面,只不过联系生意的人进出都走边门或者后门.用这里老板的话来说,应对检查,面子总归要给的.”

【生存全调查】 内销无利 出口红火

怀念以前的岁月

虽然卖场内的生意不受影响,但对于“山寨机”生产商而言,日子并不好过.“以前生产一台机器能赚几百甚至上千元,但现在每台只能赚个十几块、几十块钱.价格战打得厉害.”李志行说道.

这个说法也被深圳某实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许先生所证实.他告诉记者,“山寨机”链条中终端生产商的利润只占整个的10%-15%,甚至更低.“渠道商则占据了其余利润,国包商、省包商和地包商赚20%到25%,零售商则赚的最多,只要能高价卖出去,利润都是他们的.”

许先生给记者算了算成本账,“比如3.0英寸大小屏幕的新款手机,成本在380元左右,我们的出货价则在400元多一点,每台赚二三十元.如果原材料再涨,赚得更少.”

许先生没有讳言公司现在处境艰难,甚至有可能倒闭.他很怀恋以前的岁月:“IC芯片是 MTK(联发科),比飞利浦、TI等便宜15美元左右;不用办理入网许可证,每部贴牌仅需20-30元,成本至少比国产手机低20%;而且还不用缴纳 17%的增值税.在2004年,每台机器总能赚个几百元.可现在参与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多,市场竞争更激烈,四款手机能有一款盈利就不错了.”

有信号的地方就有“山寨机”

国内市场生存压力增大,“山寨机”厂商们同国内品牌厂商一样,把目光投向了海外,而且都做得有声有色.“现在比较强的'山寨机'厂商,一半生意都是走外销的道路.”李志行透露,他接触的“寨主”中,几乎都在做外单生意.“现在可以这样说,无论在欧美、中东、印度或者是非洲,只要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就有'山寨机'的身影.”#p#分页标题#e#

从去年10月开始,陈海(化名)就一直做“山寨机”外单生意,他的手机组装厂现在每月出口量在8万部左右,“这在深圳属于中小规模,做得比较好的厂商每月能出口30万部.” 陈海现在热衷于外单生意,因为这比内销有赚头,“利润大概是国内市场三到四倍.”

陈海第一笔外单做的是印度生意.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在印度做贸易多年的一位温州老板.“虽然1万部量不大,但利润却等同于国内4万部手机.这让我发掘了新的市场.”现在有的厂商已经同海外小运营商建立合作关系,为后者提供定制手机.

“山寨机”在海外市场的红火也让国外厂商眼热,开始在深圳生产山寨机.“深圳有家叫强特的印度公司,就是在深圳采购配件组装成手机,然后销到印度.”李志行说.

【历程大起底】

一个链条“拴”着数千家“蚂蚱”

“山寨机”凶猛,这不仅是消费者,也是品牌厂商的感觉.“山寨机”近两年“攻城拔寨”的速度惊人,弄得诺基亚、三星不停叫冤、波导夏新叫苦喋喋.那山寨机是如何占山为王?深圳又怎样成为山寨机之都呢?

“山寨”不是小作坊

山寨机整个产业链大致由方案商(也叫手机设计公司)、集成商(又叫终端生产商)、配件供应商、经销商构成.“一个手机的诞生流程大致是:终端商去方案商那里采购主板,然后寻找相关供应商,及做外观 (ID)的公司,把所有配件集合起来组装,就是一个手机,然后走渠道.无论哪个环节,深圳都有上千家企业参与其中.”李志行介绍.

在这条产业链中,方案商的角色相当重要.集成商想做某款手机,一般是找到方案商,将自己的构思与方案商进行商讨,决定使用何种主板.集成商从方案商手中购买主板后,后者会提供一张BOM(物料清单)表,里面包括了相关配件的供应商产品,“集成商即使自身资源不是很丰富,也可以照着表去联系供应商,采购相关物件.”

“深圳的山寨机并不是人们想象中家庭作坊生产出来的.生产一两款山寨机,启动资金起码需要500万.”李志行告诉记者,现在很多集成商都是由以前的渠道商转变而来,有一定实力规模,而且手里又有销售渠道,自然就走上了“寨主”的道路.“ 一般集成商在项目完毕后,都会举行招商会,国包、省包级别的代理商都会参加.渠道商中相当比例是温州人,他们很能吃苦而且善于动脑筋.什么机器好卖,市场需要什么,这些温州人经常一起沟通交流.”

成本低、更新快推动“山寨机”崛起

“山寨机”迅速崛起,首要原因便是其低成本优势.不依法缴纳相关税费、没有入网检测的成本、无需花钱研发产品、抛弃广告、品牌宣传,山寨机的成本之低自然“合情合理”.

“'山寨机'减掉的成本中,有些不合规,但也有些是合理的.比如品牌厂商攻击'山寨机'不花钱搞研发,我就觉得没关系,因为联发科已经开发出MTK芯片,相当于有了'半成品',那么为什么还要花钱在芯片上研发呢?不过山寨机逃税,我认为应该治理,不论哪家企业都应该依法纳税.”李志行表示.

在品牌机面前,山寨机不仅具有很强的价格优势,而且它推出新产品的速度也极快.品牌厂商推出一款产品的周期大约在半年至一年左右,而山寨机的这个周期只需40天至两个月.在李志行看来,品牌厂商产品更新慢的原因之一在于入网检测,“光这个环节就要耗时好几个月.”他告诉记者,工信部南方手机检测中心现在已开始接纳山寨机,“一款手机只要你拿出20万就可以去检测,检测的好处是可以做五码机,五码机比三码机好卖,而且销售周期更长.但也有人怕检测时间太长,耽误产品更新速度.”

新设计吸引眼球

与中规中矩的品牌手机相比,“山寨机”有充满想象的创新,其集成的功能和新奇的外观吸引了不少消费者的眼球,外形如赛车、香烟、手表之类的山寨机满足了不少青年人追求时尚的需求.“其实消费者买'山寨机'原本对其质量和售后预期就低,一旦实际情况超出了预期,对其青睐也不足为奇.”李志行自己用的就是400多元买来的“山寨机”,双卡双待、蓝牙、MP4、照相、手写触摸屏等功能俱全,用了半年感觉还不错.

记者手记

“山寨”不是久留之地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从业人士详细叙说了山寨机为何能攻城拔寨、占山为王,成为国内手机市场的一股主要力量.但细细想来,“山寨”虽好,终不是久留之地.

首先,从山寨自身情况而言,加入山寨的人越来越多,市场环境已经险恶,价格战越打越厉害,最终结果是“山寨”负担过重而崩溃.其实,部分“山寨人士”已意识到风险,因此欢迎监管部门介入来规范山寨机行业,此次严查高仿机,众多“山寨人士”拍手欢迎不难说明问题.

其次,借鉴“劣币驱逐良币”的经济学原理,很多人会用低廉的“山寨机”取代手中的品牌机,导致正规厂商没有办法生存.到时候,价格低、产品和售后服务质量低、缺乏研发精神的“山寨机”一统天下的局面很有可能出现.而这对于国内手机行业和消费者来说无疑是噩梦,整个行业维持在低层次运作状态,消费者很难再享受到新技术、新应用.监管部门当然不愿意看到此种局面出现,肯定会采取相应措施来规范.

从以上两点而言,规范山寨机行业是有必要的.因此关键问题就是“山寨机”如何漂白?

如果能从良,谁也不愿意落草.就目前情况而言,“山寨机”从良的机会是有的,因为去年手机牌照已经取消,而且工信部南方手机检测中心开始接纳山寨机.但“寨主们”仍觉得成本有点高,因素有二:一是觉得每款手机20万元的检测费用过高,二是检测周期长,影响新品推出进度.#p#分页标题#e#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有利益驱动,又何愁“寨主”们不从良.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由于通过检测后的五码机,比三码机更好销且销售周期更长,还是有不少“寨主”对检测感兴趣的.因此,监管部门不妨从这两点入手:降低检测成本、缩短检测周期,一方面能使一大批山寨厂商漂白过来,另外这也对目前品牌厂商的发展大有益处.

链接

专家论道“山寨机”

针对现在很有市场热度的“山寨机”现象,不但消费者和品牌厂商之间态度迥异,业内专家也向外界阐述了他们的不同看法.

支持方

“山寨机”是一次革命

阚凯力: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和众多其他专家认为“山寨机”是毒瘤或癌症的看法相反,阚凯力认为“山寨机”的出现是我国手机产业的一大创新,是对手机产业链的一项重大革命.

“山寨机”是种新的手机生产模式,把诺基亚、三星、摩托罗拉通过深度研发,然后再去搞半年甚至一年的研发周期,才能推出一项新产品的这种模式给打破了.而是在手机芯片套装的基础之上,迅速地开发出百花齐放的、各种各样的适合消费者需求的手机,甚至还可以做到个性化.“山寨机”是对诺基亚这种传统势力的挑战,可以称之为蚂蚁啃骨头.

中立方

招安而不是围剿

舒华英: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对于“山寨机”,舒英华认为通过招安的方式将其收编过来,提高其产品质量,繁荣国内手机市场,而不能去堵.对于“山寨机”大量销售冲击现有的手机行业体系的现状,舒英华表示担忧,认为犹如商品经济中的柠檬市场,坏柠檬把好柠檬挤出去,最后整个市场上剩下的全是坏的.同时,舒英华认为“山寨机”也有其积极的一面,它的崛起给既有的手机品牌企业敲响了警钟,促使他们看到自己在生产经营方面存在的不足,加速产业资源的整合.

反对方

“山寨机”犹如过度放牧

何桂立: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中国泰尔实验室主任

何桂立认为“山寨机”破坏了目前手机行业的生产和消费环境,犹如在牧场上过度放牧,最终导致整个生态圈被破坏.

比如说现在人们很想吃羊肉、喝牛奶,而且希望价格便宜,于是牧场上就放牧了更多的牛羊.羊肉牛奶供应十分充足,价格也降低不少,于是消费者很高兴.但是由于过度放牧,牧场生态被破坏,会逐渐变成了沙漠.到了此时,不仅没有足够的牛羊可以吃,牛奶羊肉的价格上涨自然在所难免.

何桂立认为“山寨机”如果这么持续发展下去,会导致正规企业没有办法健康的生存和发展,最后会导致技术的后退还有产品的匮乏,或者说质量完全让消费者没有办法接受.

文/《IT时报》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