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站长之家
2007-12-26 21:07
+关注

灭了珊瑚虫,下一个是谁?

“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避席畏闻文字狱,著书都为稻粱谋。田横五百人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

这首龚自珍的《咏史》,作于晚清年间。现在虽不是晚清,更不是什么国民政府,但每当读到这首诗时,我却总犹如身临其境般,惶惶而不能自己。是错觉,还是什么呢?天知道。而最近,还有一件让本就愚钝的我更加莫名的事情。

那就是,身为珊瑚虫QQ主体依附者,竟被名为腾讯的软件公司,第二次以同一原因将珊瑚虫QQ作者位于[北京]的作者soff,以民事诉讼“逮捕”到[深圳]法庭的事情。

也许正如诗中所说“当犹太人被德国人带走时,我沉默;当波兰人被带走时,我沉默;当捷克人被带走时,我依旧沉默;当我被带走时,所有人都在沉默。” 

有些事可以沉默、有些事必须沉默、而有些事,即使想要沉默,也不可能沉默!身为一名程序员,身为一个自认为还算天良未泯的中华儿女,在这件事上,我不想沉默,我无法沉默,我不可能沉默!我要将我所见的、所想的,用文字加以表达,用行动加以证明。 

关于珊瑚虫:

珊瑚虫是一款基于腾讯QQ的辅助插件,开发团队主要由Soff和Quaful组成. Soff本职是北京理工大学计算中心教师,业余从事IPQQ开发多年.据说早在2002年,腾讯就与他有过接触——因为当时的珊瑚虫,传闻后来Soff写 下保证书,保证“关闭本人网站上关于QQ软件该修改版本的下载服务,删除与该修改软件版本有关内容”而作罢。

然而,不修改原程序——外挂形式的QQ显IP思想出现又一次引起了Soff的兴趣.由于珊瑚虫外挂规避了版权问题,Soff重操旧业,并逐渐成了“温水中 的青蛙”,慢慢的走向“末路”,而不自知。Quaful是清华大学在读博士,技术出众.珊瑚虫前期采用的是纯真版的IP库,由于纯真版的IP库越来越大, 因此在2006年珊瑚虫推出了自己的精简版IP库,体积大大减小,准确度也还不错.珊瑚虫QQ的发展和IPQQ的历史紧密结合,自邹丹发明破解方法之后, 珊瑚虫就开始紧跟脚步。如前所述,2003年与腾讯的一次碰面导致前期珊瑚虫版本搁浅,中间经历木子时代,珊瑚虫又以新的面貌
出现至今。

引子:虫Q恩仇录

故事起源于2000年某个伸脚不见金戒指的夜晚……

一个名叫陈寿福的年轻人,本着在当时看来或许还是“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依托当年某个我还不知道是什么的不知名软件,开发出一款称为“珊瑚虫”的辅助插 件,他能够去除那不知名软件不时弹出的广告,能够显示好友IP,能够运行种种原程序不具备的辅助功能,在软件运行速度上也有一定的优化,而唯一不变的,就 是原程序的用户数据,依旧是会归原程序所有。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除了利益的收取,全帮原程序代劳的“雷锋型”软件。在当年它一出现,就被视为一款“绿色环保软件”而得到广泛应用,在日益庞大的网民群体中获得了相当大的影响力。

依稀记得2001年,在我无奈(我一直用MSN,有友人偏用QQ联系我才用的,现在也是)开始使用珊瑚虫QQ之际,当年网络下载大多只有珊瑚虫QQ,真的是“只闻珊瑚虫,不识马化腾”。

这期间珊瑚虫QQ与那不知名软件间,据说还曾有过合作,据说还被他们邀请参加公司内部活动,当然,都是据说。

而此后,原来那个我不知道名字的软件(哦,现在知道了,那个软件叫OICQ,后来不知怎的改称腾讯QQ,江湖传说是由一款叫ICQ的犹太人制软件改变而成 的,改名也据说与此有关,当然,也是据说的)。但就在2006年,那家软件公司(传言中当年那家软家公司和某种盈利空间N大的卡片状物体运营扯上了关 系……传言、传言啊~),腾迅公司首先发难,控诉珊瑚虫QQ作者陈寿福侵权,于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

结果陈寿福虽然主场作战,但依旧不敌败诉,铩羽而归,被判赔偿人民币十万元。

但此后陈某虽缴纳了10万元的罚款,但仍旧“贼心不死”,从未停止珊瑚虫QQ的更新,直至最近被深圳公安局机关仿佛对待通缉犯般自北京押往腾讯的主场——深圳拘留所看押。一方,是已然富可敌国,年收入以数十亿记的业内大佬。一方,是被指责“七年收入117万”的大学教师。一方,是号称用户覆盖全中国的巨头。一方,是虽少也以百万计的珊瑚虫用户群。一场普通人民教师与“中国IM大佬”之间的纠纷,牵扯进无数网民与业内人士关于情、理、法的年度贺岁黑色幽默大戏,就此拉开帷幕。

孔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古往今来,但凡诉诸公堂,无非是利益冲突。对腾讯而言,第三方改版QQ的盛行使得原版QQ的用户越来越少,而各种改版的QQ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会去除广告显 示IP.虽说QQ客户端广告并不是腾讯的主营项目,但无疑还是损害了腾讯及其广告客户的利益.另一方面,部分改版QQ擅自捆绑其他软件,给不知情的用户带 来困扰,这些用户自然也会把账算在腾讯头上.因此拿人气最旺、技术最好的珊瑚虫QQ开刀,也实在是有理有据。

我的观点:

就软件行业本身来讲,有其自身的发展及运营法则,大体上应该本着“互惠互利”的基本原则。而今腾讯以侵犯著作权法为理由起诉,虽看似合理,私以为悖。

只因为软件产品有其他产品无法比拟的唯一特性——为客户需求而存在。这是软件工程的真理——至少是最接近真理。 软件——服务,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没有需求,就没有任何软件存在的价值,更加不会有人去制作。如果有人认为珊瑚虫QQ在犯罪。那么很遗憾的是,这样按 软件规律推导就意味着——自2000年以来,所有和珊瑚虫QQ有关者,哪怕是见过而没有举报者(法律中有不作为的相关条款),都是犯罪份子。因为并不是 soff要制作珊瑚虫,而是有客户在需要珊瑚虫类的软件出现,若没有你们,就绝对没有soff长达七年的“侵权犯罪史”。

我倒认为,腾讯若有胆量的话,还是干脆起诉所有珊瑚虫相关人员“集体侵权犯罪”更干脆、更“爷们”些。

另外,从开发的角度来说,现在的珊瑚虫QQ,其本质上不过是一个插件,一个不改变原程序的软件增强包罢了,是一个利用原程序公开API的辅助工具。就和IE上的那些或强制,或自愿安装的雅虎助手,Google工具条如出一辙,根本就属于同类。

试想,如果在一个软体主体上,不经版权者同意就无法开发辅助软件的话……天!那么Windows程序员都自杀好了(死吧,死吧,我是Java程序员,不用 Windows,以后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因为你们都没有和M$申请开发权,以及基于Windows系统的软件销售权,凭什么调用微软的API,凭 什么使用Win32及后续格式发布软件?更进一步说,谁允许你们在Windows发布商业软件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站长之家合作媒体,不代表站长之家的观点和立场。
猜你喜欢
最新趣闻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