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 评论 2007-07-25T04:05:26 +08:00

中国首部站长网络小说《网命》第五章

 

中国首部站长网络小说《网命》【中国站长站CHINAZ.com及站长中国原创首发】 中国站长站专栏作者:令狐孤 站长中国论坛(https://bbs.zzchn.com)2007年7月25日,QQ:58893388,本文每天更新,有意见或看法请与作者联系。感谢合作。版权归属令狐孤(狐狸)和站长中国所有。未经允许请勿擅自修改小说内容,转载请慎重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5

电话那头,扬警告璐赶紧回来,如果不回来就立即分手,扬不想璐跟着那样的女人去扬州,璐太单纯,做事情老是大大咧咧的,怕她出事。结果,璐以为扬真的想和她分手,“分就分!”说完电话就挂掉了。只留下傻傻的扬呆呆的面对着手机发呆。当然,手里还有那支笔。

几天以后,璐回来了,很显然,心情不是很好。扬试着找了几次,都不理,心里很着急。因为家里早在和璐和扬认识之前,就已经定下了门亲事,正逼扬和那女的完婚。而这一切,璐只知道扬定了婚了。而不知道今年就会回家完婚。扬也没想到家人会这样死命的命令。扬从来都是个听家人话的人,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将会让他痛苦一生。失败就失败在了不能矜持。几次无果的努力以后,璐还是不理扬,扬只好作罢,在回家的车上,扬不无感叹的想:“璐,来世有机会,在做情侣吧。”回到家,完成了那个简单的仪式,互相不认识的男女,就这样成了夫妻,没有任何感情,没有任何语言。扬在结婚当天,对那个女人说:“不要指望我会给你任何感情,这个只是个仪式而已,我不想让父母难过。”结婚第四天,扬离开了家,回了南京。在中国故有的几千年观念里,依然存在着这样的弊端,身体衣发授之父母,这样的愚孝,毁了多少人。

回到南京,马上面临着毕业找工作的困惑,很多平时不学习的学生这时候开始抱怨起学院就业办,嫌弃起学院找的那些网管类的职务。早晨,扬和梁光商量着毕业工作方向。扬打算回广州,这时候,突然想起了宝应公司的模式,在加上毕业前赚了那么多。互相商量了以后,决定回去自己做。兴致勃勃的找到了班主任,签了离校手续,开始了所谓的个人创业路程。在这期间,扬还是找了璐,很可惜,要到正月十五才可以回到南京。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只好作罢。回到家乡,扬就开始着手公司的建设问题。先是联系了曾经在网上聊过很多次的中创老板孙永贵,中创在步行街那租了个房子,几台PC机,孙永贵是个很有头脑的人。见到了扬,孙永贵邀请扬到中创来做技术,扬没有答应。只是看了看环境,后来谈了下希望能成为中创的分公司,在灌云设个点。不要孙永贵提供什么,只是承认有这样的分支机构就可以。孙永贵面对这样的消息,不用投资一分钱,就可以拉个伙伴来,欣然答应。通过简单的沟通,说明了一些事项,扬就带着在新华买的PC机去了灌云。到了灌云,梁光和他父亲接待了扬,简单的购买了一些办公用品,就开始了他们的创业路。而在这时,包新冲和张志远正在为工作忙碌着,面试了很多公司,都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学院强烈要求张志远和包新冲留校任教,其实也不怪他们两,新华创办十三年来,第一次出现一个班同时考得了CCNP的,而教他们的老师,也只是CCNP而已。

办理了简单的事项以后,扬和梁光开始忙碌了起来,对于IDC,扬第一次接触,孙永贵免费给扬的一个代理平台,才基本明白卖空间是这么会事,孙永贵给扬的提成是40%,而1G的全能空间,网上只卖200元。扬暗自想了想,1G提成就是80元,在加上其他的一些收入,利润相当可观了。两个人的配合下,一天也能有几百的收入。在这时,璐回到了南京,依然在等着毕业,璐并没有拉扬的QQ到黑名单,互相聊着无关的话题,互相都有个坎,过不去,璐为了忘了扬,拼命的玩劲舞团,并在里面找了个所谓的老公,天天在消费着自己的精神世界,整个人也变了。扬不想这样结束,老是觉得有点不对,一年下来的感情,让扬难以割舍,虽然,扬很矛盾,不想在去找璐,但,那种难以割舍的爱始终放不下。在梁光的帮助下,扬天天泡在劲舞里,在慢慢的讨好璐。人在感情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什么对和错。面对这样的情形,谁也不能说是坏或者好。扬这两天要去南京拿服务器,包新冲和张志远去接了扬,当然,扬也没有忘记璐,约了璐出来吃饭。同时请的,还有班主任和长虹路校区的负责人。班主任来不了。只是来了点负责人盛传东,璐由于去面试,迟到了几分钟,当她进了饭店房间看到盛传东的时候,一脸惊讶,马上想逃,结果还是被扬拉了回来。扬当晚喝多了。在送璐回去的时候,在车上睡着了。璐和黑妹费了好大劲才把扬弄起来。到了他们租房的地方。璐安排扬在她们那睡,扬怕打扰。就是不同意,最后不得以,璐只好送扬去宾馆。扬硬拉着璐进了宾馆。第二天,两人依依不舍的告别,扬和张志远包新冲告别以后,回到孙永贵那,把服务器放好。晚上吃饭,孙永贵介绍了沭阳老家的华军软件园的朋友与扬认识了。还有同陪的张宇,互相聊的很多。回到了灌云。最近孙永贵想在灌云建个机房,扬在四处跑关系,最终以2万5的价格定下了100M光迁和20个IP地址。扬新租了个房子,并从东莞找来了曾经在酒店里跟过扬的陈汉,陈汉从东莞坐火车到了南京时已经晚上11点,没有当天到灌云的车,只好在南京的一个洗浴中心睡了一夜。而此时,由于梁光家庭里的反对,也退出了新组建公司的行列。只剩下陈汉和扬两个人辛苦的干着。由于先期要铺垫的钱太多,扬没有准备好那么多钱,刚刚在QQ上认识了两天,还在警官大学读书的李楠听到这消息,马上汇了5000元给扬,解决了燃眉之急。扬又跟陈汉去沭阳买了几台网吧淘汰的二手电脑,没日没夜的忙碌并愉快着。

在这时,包新冲突然打开电话,说南京有个网络工程公司需要有个苏北公司的代理,全面开拓苏北市场,希望扬可以去谈谈,而这个公司的老总是以前新华的老师,万新春,于是扬就去了南京,说是去南京,其实扬只不过是想见见璐而已,扬到了南京以后,先是找了张志远,而后去了夫子庙附件开了个房间,等璐,而包新冲则是去无锡回来的路上,在简单的和张志远聊了以后,明白了是家小型网络工程公司,主要做的是网络工程项目。希望在苏北寻找个点,可以帮忙跑跑市场,由于包新冲的推荐,才找到了扬。约定晚上见面。在这中间,扬带了数码相机,去了新华找了班主任等拍了几张照片留恋,晚上的宴请,万新冲大谈特谈了网络发展环境,以及未来3G的优势,说的天璇地转的,“你们可以接什么项目?”扬试探的问。“哦,小到小区智能,大到卫星上天,只要你能接,我们就能做。”万新春笑哈哈的回答。

紧跟着包新冲问“做过什么项目吗?”这时候,万新春身边的工程师结结巴巴的说:“哦,做过个**区的疯人院内部网络改造,还有还有...”万新春看势头不对,赶紧敬酒给扬和璐,“祝福你们尽早结婚。”扬听了不是滋味,心里想“如果可以,我愿意。”而璐则是甜蜜的笑着,这一刻,璐无疑是幸福的人,有这样的一个刚毕业就算成功的男友。酒席完毕,约定第二天早晨签约,而扬也在璐的搀扶下回了宾馆。璐看到了扬醉的不轻,想早点离开,扬不让。也许是酒精的作用,面对那么多次躺在身边的璐都没有碰过,这次居然把璐给动了。而璐,在扬醉酒无力挣扎下,也就顺从了。醒来以后,扬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而璐只是幽幽的哭着,“扬,你是我今生唯一一个男人。”扬抱紧了还在哭的璐,说不出来的伤感和难过,此时,扬在想,也许,我会欠这丫头一辈子的。第二天,张志远来敲门。叫醒了正在熟睡的扬和璐,扬和张志远送走了璐以后赶紧和包新冲一起去到万新春所在的公司签合同。万新春的公司在一个高级的居民大厦38楼里,很多现实中的网络类公司都会选择这样办公住房两用的居民大厦,减少成本和提高效率。在经过一番谈判以后,终于顺利的把代理合同签了下来,通过万新春的介绍,让扬更清晰的明白了另一个赚钱项目:网络工程。一般一个百万项目工程,除去成本,利润点居然高达40%多。小公司一年只要接两个项目,整年不愁。

晚上,璐和扬一起在蒋金艳的办公室聊天,蒋金艳一时兴起,聊到结婚的事情,无意中蹦出了句:“扬,你年底结婚的时候都不请我的。”刚说完,璐的脸色就难看了。而此时,蒋金艳好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赶紧补一句:“这次你和璐结婚一定记得请我。”璐连忙站起来和蒋金艳打招呼“蒋老师,我身体不舒服,先回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扬赶紧追上去,外面下着雨,很大的雨,璐伞也不打,眼泪随着雨水往下滴,扬连忙帮忙打伞。“扬,你告诉我,你到底结婚了没有?很多人都说你结婚了。是不是真的?”璐委屈的问道。扬面对委屈的璐,实在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小声的说:“没,没有。误会,误会”其实,扬心里比谁都清楚,对不起璐了。只是,因为所谓的爱,没有办法向璐坦白。扬好好的安慰了璐,并送了璐上公交车。扬看着远去的公交车背影,很长时间,一个人站在雨中,心在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不应该这样对璐这么单纯的女孩。”而璐,没有回住处。在网吧上网,找了个网友聊天。哭了一夜,自己也不明白到底自己对扬的感情是这么了。

 

回到灌云,陈汉已经招了几个新手来替扬这个草头公司做事,说是公司,还不如说是工作室,几个人,几台电脑,代理点产品,就这样奋斗着,虽然机房就在隔壁,扬居然没有想到服务器托管这个业务,依然卖着空间。几个人没日没夜的工作,维持着这个他们心目中的公司。面临着就业前景不是太光明,璐跟扬说要她的好朋友露露来扬这上班,扬答应了。开了800基本工资加提成的待遇,唯一的要求就是销售额达到800以上才发800,不然,销售多少算多少工资。露露来了以后,由于房间有限,陈汉和扬把唯一的房间让出来给了露露,而扬和陈汉只是晚上加夜班或者出去开房间睡,小县城的房间很便宜,一个晚上两个人只要十元钱,即使这样,扬和陈汉也很少外去开房间睡,一般都是加夜班到天亮,而后等露露醒了或者睡在机房里。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陈汉和露露的业绩还是平平,整个公司六个人只能依靠扬一个人支撑着。虽然很辛苦,但是扬并没有放弃,依然努力着。而此时,在淮北还在读大学的晏闯给扬打了电话,说他老师愿意往IT方向发展,愿意投资扬二十万开辟新的模式,要扬给个项目方案,并且预先打了三千元铺垫。而南京方面,扬需要去取台服务器,正好璐希望到扬的地方看看情况,在拿完服务器以后,扬带着璐先回了老家沭阳,孙永贵正好又想着沭阳发展前景不大,约了扬和张宇准备三人组建新的中创网络公司,晚上,扬带着璐兴高采烈的参观了老家的风景,和孙永贵,张宇一起吃了饭以后,扬安排璐先上了张宇公司楼上的宾馆休息,而扬和张宇孙永贵聊合作的意向。办公室里,第一次讨论由于孙永贵坚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不肯放而失败,孙永贵走后,张宇和扬一直在商量着,扬顾及到自己拿钱单干风险性高,而且又没有长时间的从事机房管理的经验,所以想促成合作,而张宇也因为公司效益不太明显,也想合作。最后,在孙永贵第二次登门的时候,大家谈定了合作意向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多,扬回到宾馆,看着熟睡的璐,感慨万千。

第二天,在孙永贵公司办公室,急急的签下了合同以后,扬带着璐打的回到了灌云,并告知了露露和陈汉合作的情况,而此时露露由于男朋友的关系,不想在继续呆在灌云,扬说了几次,没有挽留的住,也就放弃了挽留,毕竟,这是个小地方,不适合有才能的人发展。璐在扬的陪同下,好好的玩了几天,玩的很开心。而露露先和男朋友回了南京。孙永贵安排了几个原来沭阳公司的同事先搬了过来,并且叫了陈汉过去搬迁,正好那天电梯停电,陈汉一个人抗着张宇办公室的桌子从6楼抗到搬家用的卡车上。中国的IT从业人员,从来都是这么的可爱并且不怕辛苦。拉了满满一卡车的东西,在暴雨刚下完的凌晨,从沭阳老家,开到了灌云。张宇女朋友任新组件公司的财务,而新公司,也一下子从六人变成了十八人。孙永贵和扬一起新租了栋两层的楼房,三个股东睡单间,而另外的员工睡在二楼和客厅里。璐最近两天老是胃痛,扬陪同璐看了几天医生,吊了几瓶盐水有所好转,孙永贵开玩笑的说,璐怀孕了。扬直骂孙永贵乌鸦嘴,等了几天,璐的身体好了些,扬送璐回了南京。而工作依然继续忙碌着。

在忙碌的过程中,扬逐渐对网建感起兴趣来,先后做了几个站点,通过IDC独有的资源,都获得了不错的排名和效益。又自学了搜索优化,短期内,凭借着努力,也可以小赚一把。而此时,孙永贵老是谈到落伍,并高喊落伍广告价格太贵,贵的吓人,扬看到这个情况,偷偷的注册了个NIM286.COM,并且利用公司关系,安排十几个人每天更新,并到处发广告,狠是炒作了一把。短短几天,居然把专门的一台服务器拉到了IIS当掉,当然,扬因为此举,也被更多活跃的站长鄙视着。扬的文学造诣不错,经常会跑到落伍发广告,经过一个月以后,居然大部分站长都知道了伪落伍的存在,而扬,也因为宣传过度,变成落伍上不受欢迎的人,细算下来,居然被落伍封掉了十二个落伍号。

 

当忙碌着的扬正在兴叹原来网络站长不过如此的时候,璐打来电话,说医生检查,已经怀孕了,而且是三个月,扬当时就吓住了。立马叫璐来到灌云,而孙永贵此时也在电话旁,电话挂断以后,孙永贵悄声的对扬说:“我上次就跟你说了,是怀孕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如果想证明自己是男人,也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这样你会害了这女孩的。”扬只是闷闷的说:“让我安静下,让我安静下。”对于很多人面对这样的难题时是一样的,没有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心里会高兴,而璐来了以后,问扬:“扬,这宝宝这肯定是老天送给我们的礼物,我们善待他吧”并兴高采烈的规划着孩子的未来。而扬面对这么单纯的璐,根本没有办法说出任何话来,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最终,两个人考虑到未来的发展,还是决定打了这孩子,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先叫做B超,面对这么也喝不下去矿泉水赖皮不喝的璐,扬流了泪,心情低到了谷底。想着留那个宝宝,不管这么样,都要留,结果,B超诊断,先兆性流产,不打对璐的身体更有危害。当璐被推进冰冷的手术室的时候,而扬正在楼下缴费,当跑回来的时候,发现璐已经在手术室里呆着了。扬徘徊在手术室门外,一颗接着一颗的吸烟,期待着手术结束的灯亮起。当医生通知扬璐手术结束的时候,扬从手术室抱着昏迷的璐回病房,过了十来分钟,璐醒了,眼角满是泪水的看着扬:“我们的孩子是不是没了。当我一个人被推进去手术室,面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的时候,你知道吗?我好怕,好怕,我们的孩子是不是没了?”扬默默的抚慰着璐的头,哽咽的说“不要想了,过去就过去了,我会好好照顾你,我发誓,永远不要你一个人面对冰冷的手术室”。在心里,扬想:“注定了,我欠这个女孩一辈子,我永远不要让璐一个人伤心难过,永远。”

送回家的时候,扬抱着没有全醒的璐,刚回到房间,璐就吐了。做饭的阿姨看到以后,赶紧拉过扬说:“你女朋友是不是怀孕了?多照顾下啊”此时,只有扬一个人在心里喊:“是怀孕了,但是,已经没有了。”经过两天的休息,璐的身体好了点,便缠着扬说要下床上网,扬面对这个单纯的女孩,真不知道这么办,又爱又痛的,只好劝她好好养着身体,并开了电视给璐看,结果,还是没有拦的住璐,璐蹦蹦跳跳的下床了。面对还是一如既往单纯开朗的璐,扬心里不是滋味。突然一个晚上,璐开口问了扬:“扬,我求你了。你告诉我,你结婚了没有?”“怎么突然问这个?好好养病吧”,扬轻吻了下璐,心情沉重的说。“不是,很多人都在说,求你告诉我好吗?我只要你一个答案,你告诉我,不要骗我,即使你结婚了,我也可以和你在一起的,不要骗我,我最怕人家骗我,那是不可原谅的。”璐流着泪说。扬看着璐,不想在这时候刺激到她,只好骗她说:“没有。真的没有。”“希望没有,如果有,你骗我的话,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璐警告着扬,希望可以得到一个真实的答案,璐的心情是矛盾的,一方面,不敢相信扬会真的结婚,一方面,希望得到扬的真实答复,而扬,此时,只是在想。“为什么,为什么不幸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面对这样的女孩,还这么忍心去伤害。”

经过了一个月的疗养,璐逐步恢复了健康,而因为扬工作的关系,只可以晚上12点下班和早上12点前的时间陪璐,璐感觉很无聊,而且扬坚持不让璐碰电脑,害怕电脑的辐射对璐的身体有什么损害。璐面对扬,很郁闷,想着为什么不花多点时间陪自己,偏偏要这个时候上班,在刚满一个月的时间后,就匆匆上车离开了灌云回了南京。在这中间,张志远和包新冲和扬一直保持着联系,并商量着在新华时的梦想,兄弟三人一起出来开公司创业,经过几次的接触,包新冲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了个房地产的老板,愿意第一期出资30万组建个新的网络公司,注册资金三百万。张志远和包新冲来扬的公司好几次谈了这事,为了更好的发展,扬决定放弃灌云的公司,带着陈汉一起去新组建的公司。而扬将放弃在中创时期花了几万元购买的设备和股份。经过兄弟三人的商量,公司地点设在淮安,由扬先期去选择住房地点和办公地点,包新冲和张志远第二天赶到。孙永贵没在,出差去了宁波,扬和张宇交代了下公司事宜,带着陈汉一起离开了灌云,带走的,只是扬在新华时期的电脑,这台电脑对于扬来说,不单单是台PC机那么简单,还有的,是扬顷之以心血的网命事业。从新华出来以后,扬就注定了这个网命。(5完)

相关阅读:

中国首部站长网络小说《网命》第一章

中国首部站长网络小说《网命》第二章

中国首部站长网络小说《网命》第三章

中国首部站长网络小说《网命》第四章

推荐关键词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

大家正在看

美图秀秀网被罚关闭网站

自如CEO熊林接任董事长

网站买卖微信号被判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