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号- 传媒资讯 2021-02-02 09:57:51 +08:00

专访FTX交易所CEO Sam:FTX的目标是做令人感到兴奋的产品

  前言

  在很年轻的时候事业上就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似乎这样的人必须要贴上“叛逆”、“高智商”、“桀骜不驯”甚至“见谁都不服”、“说干就干”的标签才符合人们心目中“天才少年”甚至“屠龙少年”的形象。但是事实上,通过与 Sam 的交谈,以及他回答问题的态度上,我(们)发现 Sam 其实为人很谦虚,并没有让人感受到内心非常骄傲的感觉。

  FTX交易所CEO Sam

  对于之前美国总统大选为当时的总统候选人拜登捐赠了500万美元的行为,Sam 的回答其实很简单。其实就是因为他觉得这么做是对的,他觉得一个好的总统能够帮助解决美国甚至全世界正在面临的许多问题。

  Sam Bankman-Fried(SBF),三年多前接触了数字资产,随后便成立了 Alameda Research。Alameda Research 是行业内广为人知的量化团队/流动性提供商。在2019年,Sam 创建了FTX交易所,专注于衍生品交易,开发了如杠杆代币、Move 合约、指数合约、美国总统大选预测合约等行业创新产品。

  经过与 Sam 的交谈,TokenInsight 发现 Sam 对于数字资产、DeFi、交易产品本身充满了激情,非常在乎是否能够做出令自己和用户感到兴奋的产品。作为行业内的青年才俊,Sam 被很多人称为是天才,但是 Sam 认为,是否聪明其实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投入和坚持。Sam 喜欢关注前沿创新领域,并且随时紧跟市场动态。采访中谈到了关于 Sam 自己、FTX 交易、DeFi 与公链性能等相关的问题。Sam 的主要看法包括:

  · 认为投入和坚持比是否聪明更加重要;

  · 为拜登捐赠500万美元的核心原因在于,觉得那是正确的事情;

  · 捐赠的目的并不在于获得回报,但却意外获得了很多关注,未来如果有机会愿意和当局分享自己在数字资产以及其他领域的见解;

  · FTX 交易所、Serum 和 Solana 生态是自己目前最关注的地方,认为公链的性能(成千上万甚至更高的 TPS)比当前的生态发展状况更重要,所以选择了 Solana 公链做 DeFi 项目;

  · 对于 Sushi 被交到自己手中完全没有预料,临危受命完成了这个意外工作;

  · 背后有算法机制调节的通证很让人兴奋,但可能稳定币并不是最适合算法调节机制的产品;

  · FTX交易所大多数产品的想法和设计都是在团队沟通讨论中成型;

  · 做产品的核心原则是用户需求,是否能够做出让用户感到兴奋/满意的产品是关键;

  · 关于既做平台(FTX)又做交易员(Alameda Research)收到很多争议,目前 Alameda Research 的交易量已经下降到整个平台的 10%-15%,为FTX提供流动性,未来还会进一步降低;

  · BitMEX 被调查后FTX的确获得了一批用户,但并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希望 BitMEX 能够早日恢复;

  · 并不担心 FTX 会遇到 BitMEX 类似的事情,因为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

  · 未来有融资的想法,但是需要有明确的市场规划,融资的规划应该在未来的几个月(1-2个月)内有定论,估值肯定比上一轮高(上一轮10亿美元);

  · FTX的目的标是成为业内第一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成为用户交易的最佳选择,Binance、OKEx 和 Huobi 是对手也是伙伴。

  以下内容为采访实录(英文)翻译后的中文,有些地方可能与英文原意有些许不同的地方。可能存在表达精确的地方额外将英文原文附上。

  TokenInsight:感谢 Sam 抽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先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经历吧!

  Sam: 没问题。我叫 Sam,是 FTX 的CEO,大概在三年前进入数字资产市场。在此之前,我在华尔街做 ETF 交易,后来了解到数字资产之后就在全球范围内的交易所做套利交易。两年前,随着衍生品交易市场的逐渐扩大,我创立了专门做衍生品交易的交易所 FTX。

  我还做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最近在做的是一个搭建在 Solana 上的去中心化生态系统 -- Serum。做这个事情的主要原因是看到了 DeFi 领域的潜力,同时也看到了太多的项目遇到了链上性能的瓶颈。所以(我)就想在 Solana 上重新做一个生态系统,Solana 是一个非常快的(底层)区块链,每秒能够处理上百万笔交易,这一点对于大规模的DeFi 应用都非常关键。

  此外,去年春天的时候,我又开始做了在美国的合规交易所 FTX.US,发展到现在终于开始获得关注,非常开心。2020年中我们收购了欧美知名行情追踪应用 Blockfolio ,团队正在把它整合到 FTX 的生态里面。总之就是在努力把这些产品都做好。

  关于自己和总统选举捐赠

  TokenInsight:您会觉得您自己是一个聪明的人吗?因为很多人觉得您很聪明是个天才少年?

  Sam: 我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聪明的人(笑),而且我们也尝试招聘更多聪明的人。但是人本身是否聪明不是最重要的,很多时候并不是聪明就能把事情做好,而更重要的是投入与坚持:你是否愿意真的全身心投入到一件事中。投入的程度、思考的深度,以及不满足于平庸解决方案的心态才是最关键的。

  TokenInsight:FTX 是之前美国总统候选人拜登的第二大捐赠(机构),你们捐了500万美元,为什么这么做呢(实际上是 Sam 个人)?

  Sam: 首先我觉得人们对这件事可能有很多误区。人们通常会觉得能够对世界的政治产生影响的钱,可能是要巨大到无法想象。确实美国总统选举非常重要,一般以为候选人的总花费可能高达数十亿美金。虽然相对于数十亿美金来说,我们捐赠的这笔钱很小,但是对比之下还是能够产生一定影响。我以为捐赠的500万美元并不会被人们记得,但是它实际产生的影响可能要比我们看到的要大得多,而且现在很多人都还在不断讨论这个事情。(的确500万在很多衡量标准下都是很多钱,但对于美国政府或者其他部分国家来说,其实这笔钱不算什么)。

  TokenInsight:那这500万美元对您来说是笔大钱吗?

  Sam: 是啊,肯定是很多钱(笑)。如果不是什么我特别关心的事情,我肯定不会花那么多钱的。当然,这笔钱对我来说也没有多到夸张的程度(But it's not an insurmountable amount)。实际上你可以对比 FTX 的营收数据,FTT 的回购销毁数据看看它算多算少。

  TokenInsight:(我)可能要再问一遍,因为您其实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笑)。捐钱的目的具体是什么呢?广告?想让政府重视这个行业?其他目的,比如帮助 FTX.US?

  Sam: 美国一些媒体报道犯懒了,其实这个不是 FTX 捐的,是我自己捐赠的。有些媒体可能就找到了我的名字然后看到了我跟 FTX 的关系就把这件事情和FTX联系起来了。所以这个捐赠并不是以 FTX 的名义。事实上捐赠带来的影响我自己都没想到,也没有计划通过这次捐赠获益什么的。

  之所以要捐赠的原因其实很简单,是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正确的,所以我需要去做它。其实就是作为一个公民对自己国家正在发生的大事(总统选举)想要出一分力。我觉得这个选举十分重要,两个总统候选人也十分不同。

  TokenInsight:所以您支持拜登,特别不喜欢特朗普,是吗?

  Sam: 其实这不是个人情感上的喜好(笑)。只是我觉得这次选举非常重要,谁有能力引领未来的走向,谁有能力和其他国家合作,帮助共同建立一个合作共赢的世界。根据过去的表现,拜登是一个很愿意与他人合作的人,包括其他的政党、其他的国家。再加上过去一年全世界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比如新冠肺炎,所以我觉得是谁来解决这些事情其实非常重要。

  TokenInsight:所以这个捐赠有什么回报吗?有没有获得跟政府甚至拜登直接沟通的机会?

  Sam: 其实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回报,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做,但是慢慢可能就会知道了。但是确实有很多媒体采访我,让我聊捐赠这个话题。我觉得这样的捐赠不是说我捐完了就马上能够让我上台然后聊聊我自己,或者直接跟拜登对话,同时也不能有这样的预期。但是这么做的确是能够让我与这个领域相关的人沟通上,我自己也很乐意提供我在数字资产领域或者其他领域的见解,希望能够帮助相关的人做出更加合理的决策。但是在做出捐赠的时候,我是没有考虑会有什么回报的。

  TokenInsight:美国新政府上台,对 Crypto 市场会有正面或者负面的影响吗?

  Sam: 其实很难说,因为不同政府对数字资产行业的影响并不是那么明确。不管是什么政府对行业的影响都会有好有坏。但是一般来说民主党相对更加温和,而共和党则相对极端一些。比如,怀俄明州政府就公开表明了对数字资产行业的态度(特别是托管,TokenInsight 注)。

  我们也不能简单地把政府对于数字资产的监管定义为对该资产类别的支持或是反对。这些监管机构一定都会关注KYC/AML 并提出要求。

  关于公链和 DeFi

  TokenInsight:Serum 选择了 Solana 做底层而不是以太坊,这是不是意味着您不是特别看好以太坊?

  Sam: 其实主要还是性能问题。虽然以太坊现在发展的不错,但是它处理交易的速度够快吗?现在以太坊每秒也就能处理10多笔交易,这远远不够。大型的应用,比如交易所,每秒要处理成百上千笔交易。Twitter 和 Facebook 每秒钟也要处理成千上万个推文。Visa 每秒能处理差不多五万笔交易。这些都表明了大型的应用对性能的需求都很高。即使以太坊现在的行业地位不错,但它的性能跟这些大型应用的需求相比还是相差了五个数量级。

  我们都知道 ETH2.0 正在开发当中,同时也有很多人也在探索其他的扩容方案。这些探索很有可能能够帮助以太坊解决性能瓶颈的问题,但是很多方案目前看来还是不足以支撑大型的应用需求。目前行业内能够支撑百万级别 TPS 的区块链也是几乎没有。

  TokenInsight:但是性能只是影响生态发展的其中一个原因。对于以太坊来说,它上面已经有了非常多的项目沉淀,有许多的基础设施,更是在全球范围内有一个巨大的社区帮助开发丰富以太坊的生态。这会不会成为一个 Solana 不如以太坊的原因?为什么在这样的因素下依然没有选择以太坊?

  Sam: 的确!以太坊的社区和生态系统目前非常丰富。另外以太坊生态还有数量庞大的各种应用和工具能够当作模块来调用。如果是在一条新的链上做开发,这些资源暂时都还没有。

  在一条新的链上做开发,会增加很多的成本。但是在一条高性能的链上意味着未来不太会遇到像以太坊这样的拥堵情况。当然你也需要期待其他人会同样地选择在这条新链上开发,然后逐渐构成一个生态系统。这些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但是对于以太坊来说,除了生态的丰富之外,拥堵的问题对于需要高性能的开发者来说其实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所以开发者很可能开发到了一定程度因为性能无法同步提高而卡住了。有些问题,例如生态丰富程度不足是能够解决的,但技术的性能问题,如拥堵,解决起来的难度可能要更大。ETH 2.0 可能还要几年时间才能够成熟,此外,以太坊分片的开发也很复杂。所以如果是为了支持更广泛更大型的应用,主链上其实没有太多选择可言(所以以太坊可能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TokenInsight 根据原意补充)。

  TokenInsight:其实就是一个选择的权衡。

  Sam: 是的。

  TokenInsight:既然说到了这个,就顺便聊聊 DeFi 吧。为什么会进入 DeFi 这个领域?而且还莫名其妙接管了 Sushi 项目,成了“全村的希望”?

  Sam: 其实有很多原因。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 DeFi 在去年是一个非常火热的话题,大家都在讨论、参与 DeFi。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其实是想给用户提供他们想要的产品。但是 FTX 它不是去中心化的,而且将来也不会是。但如果你想给用户提供他们想要的产品,那你就要深入了解那个领域,开发自己的 DeFi 项目。

  另一个原因是,我对 DeFi 的潜力也十分好奇。DeFi 最强大的地方在于其“组合“的能力。不同的人做了不同的 DeFi 项目,这些项目是能够“组合/拼接”到一起的,然后成为一个更大的项目。这就意味着这个生态能够呈指数的形态发展,而在传统的金融领域这一点是不可能的。所以如果性能上能够提升,DeFi 将来能够有无限潜力。

  TokenInsight:所以现在您的重心都在 DeFi 吗?

  Sam: 去年确实是,但是现在 Solana 和 FTX 本身生态的发展我都很关注。

  TokenInsight:对,这个正是我(们)想问的问题。FTX 交易所,Alameda Research,Serum,还有 FTX.US 这几个现在你的重点是放在哪里,时间是怎么分配的?

  Sam: 目前我的大部分时间精力都在 FTX 交易所和 Serum 项目上面。一方面是通过与其他人的合作以及提供资金上的支持来帮助搭建 Serum 生态。另一方面是交易所的双重任务,主要是产品端的新产品(衍生品),FTX.US 以及整合Blockfolio,用户端的用户体验等。2020年 FTX 增长很快,这意味着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是同时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所以需要花精力帮用户解决这些问题。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其他事情,比如之前 SushiSwap 的 Admin Key 神奇地交给了我。其实那一周过得非常神奇,还打乱了我们之前的计划。真的是很突然,所以我们那段时间就忙着把 Sushi 的事情解决,把控制权合理地交出去。

  TokenInsight:所以您完全没有预料到 Sushi 会到您手上是吗?

  Sam: 对,完全不知道。我也不知道Sushi创始人是谁,我只是在 Twitter 跟他私聊了一些关于产品的问题,提了一些建议。那段时间特别忙,一直住在办公室。

  TokenInsight:有没有大概的时间精力分配?

  Sam: 其实更关键的其实不是我个人的时间分配,而是我们团队的时间分配。我个人差不多60%的时间放在 Serum 上,30%在FTX,还有10%在其他地方。但是有时候会根据实际情况有所调整。

  TokenInsight:对于 DeFi 领域最近很受欢迎的话题,比如算法稳定币这些怎么看?

  Sam: 我觉得背后有算法机制调节的通证其实很让人兴奋,只是我觉得可能稳定币并不是最适合算法调节机制的产品体现。算法稳定币的价格锚定目标是 1(TokenInsight:大部分算法稳定币锚定的价格都是1 通证 = 1 美元)。

  对于稳定币来说,人们需要的不是“大概率稳定”,或者“稳定在一定范围”,而是绝对的稳定。对于美元稳定币就是,1 美元稳定币正好等于 1 美元。所以我认为算法稳定币其实是一个不太恰当的尝试(Stablecoin is a bad thing to try to make it algorithm-based.)如果是想利用算法设计产品,产品的背后应该是组成元素众多的复杂的复合逻辑。算法实现的目标应该是方向明确但价格模糊,而不是像稳定币这样非常精确的数字。

  稳定币非常罕见地跌10%(已经很多了)是非常大的波动幅度。稳定币的核心在于能够让人非常安心的使用,交易不用担心波动。如果是想要波动,不如交易比特币。

  TokenInsight:DeFi 领域或者 Crypto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领域是非常感兴趣,甚至投资的?

  Sam: 当然,而且有不少。首先是性能(或者说扩容)方面。一条链的性能如何能够尽可能的做到最强?一个能够承载数十亿用户的(区块链)生态系统会是什么样子?生态中的逻辑关系会是什么样子?生态中应该会有什么产品?有什么关键的元素?帮助用户搭建应用的工具又会有哪些?

  第二个问题是,假设我们拥有了一个高性能生态系统底层,有足够强的性能支撑足够多的用户,那么这样一个生态的增长路径是什么样子的?(FTX 其实没有做太多市场推广活动,用户的增加都是自然增加。)但是最近我们开始很认真考虑这个问题,不管是中心化交易所,DeFi 项目又或是其他,项目如何启动,才能够获得成千上万的用户(也是目前行业内大多数项目的目标);此外,在获得成千上万用户了之后,如果能够实现飞跃,变成一个拥有百万,甚至数十亿级别用户的项目。

  关于 FTX 交易所

  TokenInsight:想聊聊 FTX 上面的实际产品,比如 MOVE,总统大选衍生品等是谁设计的?

  Sam: (笑)不同的产品诞生的背景都不太一样,中间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大部分的产品还是来自于和团队的沟通交流,任何人想到了一个点子,抛出来大家讨论,然后着手开发。比如 MOVE 合约,其实我们内部讨论了很多。讨论的关键点是什么样的产品才是对的产品,才是能满足用户需求,同时让人眼前一亮、感到兴奋的产品。

  TokenInsight:那你们的产品团队有多大呢?或者说你们有没有一个产品团队?

  Sam: 和其他平台不太一样,我们没有产品这个专门的职位,也没有特定的产品团队。我们的方式是团队里谁有想法,抛出来,大家一起讨论。很多产品其实是来自于用户的需求,我们常常在群里和用户沟通。FTX 的开发团队一直都非常给力,在我们有了很酷的想法之后,他们都能快速地将其实现落地(有趣的是,FTX 开发团队目前只有4个人)。如果非要说产品团队的话,参与产品设计的核心的团队,大概是五个人,但其实是大家一起讨论、脑暴。

  TokenInsight:好的感谢。那说到这,核心原则是什么?就是设计产品的核心理念是什么?

  Sam: 核心就是用户的需求,用户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产品。用户需要这个产品的话,自然会到平台来交易。平台交易量和用户量的增长是遵循这一原则得到的结果。从产品的定位、用户需求的评估,到实际产品落地,这中间我们会有很多考虑和斟酌。

  最后是用户对产品的热情和兴奋程度。有时即使产品可能带来的交易量不大,但是如果能让大部分用户满意,这样的产品也是值得做的,比如说股权通证类产品,虽然现在股权通证的交易量没那么大,但是用户很感兴趣,未来依然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TokenInsight:关于做令人感到兴奋,或者很酷的产品这一点其实很有趣。很多地区的参与者其实并不怎么关心生态的发展,并不关心产品是否让人兴奋与否,只是关心价格的变动。不知道这一点您怎么看?

  Sam: 我承认价格很重要。在交易平台这个领域,FTX 是新人,我们没有先发优势,这个领域日新月异,容不得“新人”慢慢增长。所以我们领悟到的出线或者说破局方式是只能通过产品本身,去吸引用户,而且要快。产品创新可以说是 FTX 的核心竞争力,我们想通过优质的产品来吸引用户,并且长期留住用户。

  TokenInsight:FTX 是交易所,Alameda Research 是量化,既是平台又是运动员,是否因此受到很多批评?

  Sam: 我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的创业历程,大家也都知道我是这两家公司的创始人,所以不太知道实际情况的用户,会有“批评”的言论,也是可以理解的。

  首先,FTX 是一家非常公开透明的交易平台,我们所有的规则都能在公司网站和公告上找到。其次,两家公司从头至尾都是分别独立运营的,中间有 Chinese Wall。Alameda Research 是专业的做市商和二级量化团队,在包括头部在内的几十家交易所上都是重要做市商之一,他们在 FTX 上也是同样的角色,负责提供流动性而已。早期,Alameda Research 为 FTX 提供了足够的流动性。交易所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没有用户的时候怎么有足够的流动性,没有流动性又怎么能获取用户。我们的这个问题就是 Alameda Research 帮助解决的。而随着平台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优秀做市商都陆续开始在 FTX 交易并提供流动性。数字可能更为直观,Alameda Research 在 FTX 的交易量占比目前差不多在10%左右。

  TokenInsight:说到 FTX 的增长,FTX 是不是占了 BitMEX 被调查的便宜呢?BitMEX 流失的部分用户转移到了 FTX 上面。

  Sam: 我们的确是因为这件事获得了一批用户,但是我们并没有特别地去计划如何占这件事的便宜。只是我们有准备好产品,时机到了,用户自然就过来了。但是我其实并不希望看到 BitMEX 发生那样的事情,这对于行业其实是一个伤害。我希望 BitMEX 能够尽快恢复。

  TokenInsight:所以 FTX 是否会担心将来某一天面临 BitMEX 经历过的被调查情况?

  Sam: 这个其实我们相对有信心,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在合规方面。其实 FTX 一方面在产品上投注了大量的时间和心血,打磨研发;另一方面也倾注了大量的时间、人力在合规端,比如严谨且完善的 KYC体系。合规相关的事情的确很耗费时间精力,但是我觉得最好是现在做这些事情,而不是等到坏的情况出现之后再做工作,这一点绝对值得。

  当然,合规团队也有仔细研究 BitMEX 的情况,希望能够尽可能地避免类似的情况出现。

  TokenInsight:对今年,明年或者未来的数字资产监管环境有什么什么看法?

  Sam: 我觉得今年开始,有些交易所可能要陷入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主要原因在于,这个行业开始从一个非常原始、混沌的阶段,慢慢走向部分监管的阶段。一些国家地区其实已经在制定相应的监管框架。但同时行业内目前又缺少一个完整的监管框架,仍然有很多灰色区域。

  TokenInsight:FTX 是否有下一轮融资计划?什么时候?

  Sam: 一年前我们以10亿美元的估值进行过一次融资。2020年对 FTX 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一年,这一年 FTX 交易量、用户量呈现了井喷式增长,所以现在如果要融资的话价格肯定是比之前的价格要高很多,可能是之前的几倍(A few times higher than that)。至于下一轮融资计划,我们还在考虑中,目前还没有结论。其实如果我们就按照现在的模式往下走,我们其实不太需要融资,平台从2019年秋开始一直处于盈利状态。

  但是就像我之前说的,商业的增长方式是多样的。所以我们确实有认真考虑未来有哪些比较有效的方式,我们可能会需要一定的资源。那么这样的融资就更像是战略方面的合作和资源整合。

  TokenInsight:FTX 的目标是什么?

  Sam: 目标当然是成为业内第一的数字资产交易所,就好像做事就一定要做好一样,我们希望 FTX 可以成为用户交易的最佳选择。Binance、OKEx 和 Huobi 是我们共进的伙伴,也是对手。

相关话题
FTX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