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号- 传媒资讯 2021-01-08 09:54:27 +08:00

荔枝主播用声音记录视障儿童的不凡人生

在音频平台荔枝有一群特殊群体,他们虽身有残疾却在声音世界里找到了生命的光。 2020 荔枝年度盛典活动中年度励志之声的获得者“用耳朵看世界”就是这样用声音追梦主播,他们将受邀出席 2021 年 1 月 23 日举行的 2020 荔枝年度声典线下颁奖晚会并表演精彩节目,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2018 年冬天,恩琳和钊哥从佛山出发,一路北上,想去见见北京的雪。恩琳和钊哥都是视障人士,这是他们第一次出远门,对于土生土长的广东人来说,看雪可是件大事。

这趟行程很顺利,到达的第一天,北京就下雪了。他们和小伙伴们在雪地里玩的开心极了。尽管脸被冻得通红,嘴里哆嗦着“好冷啊”,手里还是紧紧地捧着雪,感受它一点点融化。还一边竖起耳朵,听雪落下的声音,静静地在脑海中勾勒出雪花的形状。

这一趟北京之旅,他们摸过长城的砖块,走过北京胡同四合院,在故宫里合唱…

《推拿》作者毕飞宇这样形容盲人的世界:“目光明亮的人们由此可以去想象世界的另一重面相:一切都看不到,没有注视没有目光的交流,只能靠声音靠手和身体去感受、认识和表达。”

恩琳和钊哥,是佛山市启聪学校的学生,同时也是荔枝“用耳朵看世界”的主播,从 17 年初在荔枝上传音频至今,播客已走过了快 4 个年头,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主播都是患有视障的同学。

做电台就是梦想一个个被点亮的过程

“起初创办这个电台,也是钊哥提议的。”电台负责人李浩发对我们说,他来自佛山市禅城区关爱青少年成长协会,电台从创立、到后期的运营、包括音频的剪辑和上传,都是协会在负责。

钊哥从小就喜欢听电台,梦想就是成为一名电台DJ,家里的收音机是他最爱的宝贝,他甚至连零件都烂熟于心,拆了的收音机都能原封不动得装回来。

电台的第一个音频就是由钊哥录制的,他还担任台长,经常指导小伙伴们录节目。电台成立之初,为了让孩子们更好的了解音频,协会带着他们参观佛山电视台。钊哥见到了他的偶像——佛山电视台的一位资深DJ,跟着他一起录制半小时节目,没有台本,全靠自由发挥,凭着多年看节目的经验,他没有掉链子。“原来梦想达成是这样的感觉。”三年后的今天他回忆起来,依然很激动。

钊哥(右)

而电台对于恩琳来说,则是开启了另一种可能。一开始她对电台完全不感冒,因为钊哥的缘故,开始接触电台,意外的发掘到了自己的声音才华。

恩琳(中)

她喜欢朗诵诗歌,电台为她设置了一个专栏,不仅朗诵名家诗篇,还有很多来自恩琳的原创。《你是太阳我是雨》的灵感,就来自于恩琳一位从小就很优秀的舍友,她把舍友比作太阳,自己比作雨,没有妄自菲薄,更多的是为自己加油打气, 17 岁的恩琳,想的比很多成年人都要通透。

命运注定我是雨,我会好好的珍惜。

我要洒在春天的土地上,让种子发芽;

我要飘在夏天的树林里,让树叶茂盛;

我要飘进秋天的梦乡,让奇妙变成现实;

我要飘去北方的家园,装扮着世界的角落。

做主播遇到的挫折,可能是甜蜜的负担

盲人做主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对于还在读书的他们。首先,他们没有文稿,基本都是凭着自己的记忆朗读。需要主播花很多心思把文本背诵下来,才能流畅的录下来;

其次,很多文本是没有盲文的,同学们找到了资料后,需要找老师翻译成盲文,而盲文又是没有声调的,需要找老师一遍遍调,或者利用手机的读音软件,跟着念。所以,我们花十几分钟录制的音频,对于他们来说,可能需要用上一整天甚至更久。

盲文书

电台建立初期,钊哥和恩琳、以及另一位台长家建,都是在一遍遍重录中走过来的。为了更好地体味人物的情感,他们还各自总结了一套方法。钊哥喜欢读历史类的书,他会找相关的音频来听,记住里面的动作和细节。再去找类似的电影来看(听),“声临其境”的感受具体的人物形象。他以前私下有录制过《明朝那些事》的音频,发在家长群和粉丝群中,好多人都追着他更新,“他讲的绘声绘色的,不比那些说书人差!”恩琳则平时会听一些校园情感、人生波折的有声小说,“这样我就体验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人生,也能让我在朗诵上情感更加饱满。”

佛山市启聪学校

说起录制中遇到的挫折,他们总是轻描淡写。可能比起他们在人生中遇到的挫折,这些都不算什么。甚至被他们当成:甜蜜的负担。

声音这一小切口,开拓出他们更多的人生可能

电台成立近 4 年,一共产出了 120 首音频。小主播们也从最开始胆怯稚嫩的声音,蜕变成了沉稳、专业的播音腔。他们用这种独特而又温情的方式,记录着自己的成长轨迹。反复录制的疲惫,往往都会在音频上架后烟消云散,他们会为音频多了几十个播放量欢欣雀跃,看到粉丝有粉丝留言互动,能开心一整天。遇到播放量不太理想的音频,他们也会拉着电台负责人李浩发一起,复盘、分析。

恩琳(左)

除了声音才华,恩琳的音乐才华也被挖掘出来。据李浩发说,很多钢琴曲她听几遍,就能大致弹出来。在做了电台后,有钢琴老师主动找到恩琳,为她免费授课。恩琳还考进了合唱团,和其他正常小朋友一起排练、演出,唱过外文、拉丁文、日文、英文。如今,她也成了她笔下《你是太阳我是雨》的太阳。

钊哥除了是电台台长,还是唱粤曲的好手。他学习粤曲已经 4 年了,这学期开始接触粤琴。身在佛山,他对粤语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做电台、学粤曲始于兴趣,现在钊哥有了更长远的想法,就是把粤语文化一直传承下去。不久前,他作为电影《瞽师》的主角之一,参与了拍摄,该电影就是记录视障少年传承粤曲文化,预定明年 6 月上映。不仅如此,他们还是学校乐队的成员,恩琳弹小阮,钊哥负责唱曲。“生活变得更充实了,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恩琳笑着说。

声音给他们封闭的内心开了一扇窗,此后阳光便不断地投射进来。令李浩发印象深刻的不止恩琳和钊哥,还有一对视障双胞胎,之前一有合照就把头埋得很低很低,接触了电台、参加了关爱协会其他活动之后,内心被打开了,拍照每次都抬着头,笑的特别灿烂。

视障伙伴体验织布

他们值得很多朵小红花,同样也值得一个光明的未来

恩琳和钊哥正值初三,是启聪学校的最高年级,对于未来,他们没有迷茫,各自都有了坚定的方向。钊哥一直觉得,视障人士不应只有盲人按摩一条出路。毕业后,他依然会继续做电台、唱粤曲。多开几个栏目,做一个说书人、唱曲人,尽管知道会走的比较辛苦,但他还是想试试看。

而恩琳则会继续读书,努力考上广州启聪学校,参加盲人高考,最后成为一名老师。“成为老师”一直是恩琳的执念,“一直以来,我们都接受着社会各界的帮助,我想通过教书育人的方式,培养更多的人才,为社会做出一点点贡献,来回馈那些帮助我们的人。”她说这句话时,午后的阳光打在她稚气未脱的脸上,我感觉她整个人都在发光。

热映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中说:人活着都会经历失去,面对失去,最好的反击就是认真的活好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恩琳和钊哥做到了,尽管世界漆黑一片,他们却用一分的热,发出了十倍的光。他们值得很多朵小红花,同样也值得一个光明的未来。

相关话题

推荐关键词

大家正在看

24小时热搜

查看更多内容